惡魔們開始把魔爪伸向了我們的孩子

  • 作者:葛大饼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19日电/西喜社——

他們先是對老年人下手,然後對健康的成年人下手,現在他們又把魔爪伸向了我們的孩子。

曾經有一段時間,當我回顧希特勒及他的追隨者們所犯下的恐怖罪行時,我很想知道,當他們看到自己國家的同胞遭到迫害和殘忍屠殺時,數千萬德國人究竟是如何做到袖手旁觀的!在見證了我們的政府摧毀了無數個從未攻擊過我們的國家後,我明白了這一切。政府是在用數萬億美元的援助來獎勵那些讓全球經濟崩潰的銀行罪犯們,用碎紙機摧毀美國憲法以廢除我們的合法權利。我現在意識到,我們和那些膽怯地向狂熱的納粹份子屈服的人沒有什麽不同。

20世紀最引人註目的詩歌之一是由德國路德教會牧師馬丁·尼莫勒(Martin Niemöller )寫的,生動地描述了二戰前德國人普遍的冷漠態度,這導致了600多萬猶太人的死亡,還有數百萬偽裝成公共衛生官員的人成為了不受歡迎的人。通過一種觸動人心的方式,尼莫勒(Niemöller)描述了一個又一個組織如何成為被消滅的目標,這是一場國家支持的針對平民的恐怖行動,開始於邊緣地帶,然後擴散到整個社會。

“納粹把共產黨人抓走的時候,我沒說話,我又不是共產黨人;
他們把社民黨人關起來的時候,我沒說話,我又不是社民黨人;
他們來抓工會人員的時候,我沒說話,我又不是工會人員;
他們來抓我的時候,已沒有人能抗議了。”

對少數人的不公正變成了對所有人的不公正;我們忽視被邊緣化的人受到的虐待,這其實將給我們自己帶來危險—當柏林和這個國家的其他地方陷入一片混亂時,德國人終於吸取了這一教訓。我們無視那些被妖魔化的人群的困境,對我們自己來說是極大的危險;政府會先攻擊社會上影響力最小的弱勢群體,然後再去攻擊其他所有人。這是一個教訓,許多人都在吶喊,要求亞歷克斯·瓊斯(Alex Jones) 和他的同黨下臺,因為審查制度的套索現在正套在他們最喜歡的記者和媒體機構身上。

我的美國同胞們,我們又在重復犯著二戰時期德國人的錯誤。正當大家在積極地註射實驗性中共病毒疫苗(Covid-19 mRNA)時,我們也一樣只是若無其事,事不關己的默默觀察,誰也不知道中共病毒疫苗對我們的身體在短期和長期內會產生什麽樣的影響。僅在一周的時間內,一位傳奇拳擊手就在註射“中共病毒疫苗”後不久死亡。截至今天,19個國家已經暫停使用阿斯利康生產的中共病毒疫苗(作者在此用到了snake oil,諷刺疫苗實則為狗皮膏藥,騙錢的無效江湖藥),因為發現其產品和造成人體血液凝塊有關聯。邪惡的軸心是政府,而主流媒體和華爾街試圖壓制這些令人不安的真實事例,“中共病毒疫苗”註射者的死亡,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真相正在浮出水面。

這則新聞顯示:阿斯利康的疫苗接種在歐洲有54,571例不良事件報告,包括至少198例死亡(63例心臟疾病),輝瑞疫苗有102,100例,包括至少957例死亡(276例心臟疾病)。

令人毛骨悚然的關於人們在接種中共病毒疫苗後去世的報道層出不窮。有的人是在接種疫苗後幾周內去世,有的人是幾天,而有的人只是接種疫苗後短短幾小時就死亡。這些疫苗制造商分別是輝瑞(Pfizer)、生原體(Biogen)、莫德納(Moderna)、阿斯利康(Astra Zeneca)和強生的基因治療(譯者註:公開資料顯示,強生公司早在2019年3月就對基因治療公司進行了大筆投資)。

政客、權威人士和公共衛生官員會大聲疾呼,要求暫停並重新評估這些所謂的靈丹妙藥的安全性。相反的,統治階級則在全速推廣中共病毒疫苗時尖叫著“這些該死的擋路者們”。六個月來,他們一直在利用老年人和一線工人作為疫苗實驗對象,來穩固他們這種在江湖上售賣狗皮膏藥的影響力。現在,他們準備擴大實驗室小白鼠的範圍,把我們也包括進來。

生物技術公司有效地利用大流行病作為一個機會來測試他們對人類的假設,而不是用傳統的方法來研究。為什麽FDA只給mRNA“疫苗”制造商緊急使用授權而不是最終批準? 他們正在忙著給自己擦屁股,因為這些所謂的“疫苗”只接受了為期三個月的人體研究,而正常的疫苗研究需要10 – 14年,他們只對疫苗進行了兩次臨床試驗而不是正常所需的5次,這些行為都需要FDA開綠燈,默許才能執行的。實際上,他們是在不斷調整“疫苗”,在通過對人體的實驗後得到的結果,不斷重新審視他們對人體的設想。

這則新聞顯示:莫德納(Moderna)和輝瑞(Pfizer)註射劑都是實驗性的mRNA疫苗。FDA只批準了這些註射劑的緊急使用許可(EUA),他們將一直處於疫苗的試驗階段,直到2023年……

就像蓋世太保把目標對準邊緣群體,然後慢慢把網撒大,誘捕越來越多的人一樣。生物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們一開始把矛頭對準了社會上的弱勢群體和在必要崗位上的人們,只是為了逐漸擴大套索以增加目標人群—也就是更好地擴大了他們的消費基礎。本周,輝瑞(Pfizer)、強生(Johnson & Johnson)和莫德納(Moderna)將全力開發一種針對兩歲兒童的“中共病毒疫苗”。他們也鼓勵懷孕的母親去註射;他們給嬰兒註射那些不科學、未經證實安全的疫苗只是時間問題。

這與健康無關,只是為了完成季度指標、增加利潤和填滿高官的荷包。公共衛生官員批準這一邪惡計劃的事實必將遭到歷史的審判,而醫生們正遵從著和二戰時德國醫生們未經猶太人知情同意的情況下對他們做實驗時一樣的殘忍命令。參與二戰時犯罪活動的德國醫生在紐倫堡審判後被處以絞刑;審判同樣等待著所有“只是服從命令”、參與人類商品化、任由大型制藥公司把我們變成老鼠和沙鼠的人。

成年人為自己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他們把自己的手臂變成跨國毒梟的犧牲品,都是成年人,他們可以選擇生或死,不管這有多短視。然而,讓孩子們接受這種可以導致貝爾氏麻痹、抗體依賴增強、血栓和死亡的藥物是一種最嚴重的過失犯罪。

成年人要為自己的無知和傲慢負責,而無辜的孩子們,他們本該享受著無憂無慮的童年,可是現在因為共產黨的邪惡,讓孩子們失去了快樂的童年,甚至生命。

爆料革命一直在告訴人們真相,這是中共軍方特制的超限生物武器,我們身處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只是這種新型生物武器來的悄無聲息,加上主流媒體和無恥政客的掩蓋和配合,還有很多人不明真相。我們的英雄閆博士發表的兩篇科學報告,證明了這就是以舟山蝙蝠病毒為骨架的,實驗室增強型人工病毒,就是為了更好的攻擊人體。這兩篇科學報告至今無人敢出面反駁。

爆料革命不是反對疫苗,只是共產黨不滅,何來有效疫苗?共產黨的軍火庫裏,還有數不盡的病毒在蠢蠢欲動,還有新的P3、P4病毒實驗室在世界各地建造中!共產黨不滅,何來的安全?共產黨的獵殺一直在進行著,留給人類的時間不多了!滅共是人類的必須!

编辑:Victor Torres;校对:阿伯塔;制图;透明的遮羞布;发稿:信心的选择

新聞來源:https://ghionjournal.com/vaccine-wars-theyre-coming-our-childre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