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解讀電影《霸王別姬》

作者:書記已嗝屁 編輯:正義的小新

《霸王別姬》是改編自香港作家李碧華同名小說、該片由陳凱歌執導,張國榮、鞏俐、張豐毅主演的一部由兩岸三地的人共同完成的一部作品,該片一上引就在國際了斬獲的了無數的獎像和殊榮。時隔20多年的今天,《霸王別姬》依然是華語電影的一部巔峰之作。故事圍繞兩個京劇伶人半個世紀的悲歡離合,深刻地剖析了大時代背景下的人性,文化,以及歷史的問題。

1924年的北平,當時的中國還處在北洋政府統治時期,一位母親帶著9歲的兒子來到關家科班,懇求收留他學京戲。戲幫師父關大爺拉著他的手說 “這小孩子天生不是吃戲飯的人, 你看他六個指頭,這一抬手,不是把底下的人都嚇跑了嗎?”於是母親二話不說,拉著兒子直奔前門搶過小販的菜刀,用衣服包住他的臉,把他的手按在凳子上。一狠心,手起刀落,硬生生把他的第六指砍了下來。

就這樣小豆子被他的母親強行按著頭,拜了祖師爺,用布滿鮮血的手染紅了賣身契。母親最後一次為兒子撥上鳳衣,兒子最後一次叫了聲親娘,從此之後母子天涯各兩方。中國傳統社會,一直以來都信奉“棒槌底下出孝子”“嚴師出高徒“ ,“要想人前顯貴,人後必然受罪”。關老爺棒槌不離手,練功不勤快者,逃跑者,發現就是一身毒打。

初來乍到的小豆子,自然免不了一身打以及其他師兄弟們的的嘲笑。這時,他生命中出現了一個重要的人–小石頭。每次受到師兄弟欺負的時候,小石頭都是仗義的給他出頭。小石頭甚至在訓練中給小豆子解圍,而遭到師父的嚴歷處罰。小豆子知道小石頭大師兄是為了幫他而受到師父的處罰。久而久之,大師兄就成了他生命中精神依靠

時光飛逝,日月如梭,轉眼小豆子已長成了俊美少年。由於長相清秀,身段婀娜多姿,小豆子被師父拉去了唱《思凡》。生為男兒郎的他,一句“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 總是唱錯,經常給師父打的皮開肉綻。一旁的小石頭再三囑咐“過二天就給祖師爺上香了,你就當你自己是個女的,你可不能再錯了!”

戲幫里有個叫小賴子的,一天天不好好學戲,凈想著些歪門邪道當角兒。小賴子由於受不了戲幫上的長期毒打,在小石頭的幫助下,小豆子和小賴子選擇了逃跑。和戲幫生活相比,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多姿多彩。這天剛好有個名角兒,在舞臺上他風光無限,唱著“帝王將相,唱不盡!”才子佳人,只聽的臺下的小豆子淚流如柱,如痴如醉。小賴子流著淚說“他們怎麼成的角兒啊,這得受多少的打啊!”

被舞臺上角兒風光所吸引,小豆子拉著小賴子重新回到了戲幫。戲幫一直以來奉行的就是 一人逃跑,全幫受罪。關師父看到他倆還敢回來,拿起家夥就把小豆子往死里打。小石頭見狀不斷哀求師父手下留情,而倔強的小豆子就是不肯開口求饒。 小石頭情急之下,拿起家夥就要和師父拼命。而此時的小賴子早已嚇得面如死灰,不斷的往嘴裡塞他心愛的糖葫蘆,最後弔死在了戲幫的練功房上。

師父常說,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有一天戲園老闆那坤受張公公之托來戲幫挑人。 那坤一眼就相中了小豆子,於是就要求他唱一段 《思凡》。 小豆子一開口就是“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那坤聽後大失所忘,拔腳就走。 師父在後連忙賠禮道歉。小石頭見狀馬上把小豆子拉到一旁的太師椅上,把他按在上面,用一把煙鬥不停的往他嘴裡搗, 流著眼淚說道“錯!錯! 我叫你錯!”此時的小石頭 心裡想的是“你犯了這樣大的錯,師父非把你打死不可!”只見小豆子滿嘴鮮血直流,緩緩起身唱道“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 這一改口就成了定局,從此就錯亂了性別,錯亂了人生。

從此之後一個京劇名角冉冉升起。小豆子琢漸達到了人戲合一,雌雄不辯的化鏡。他日在張公公的堂會上,二人和唱的一齣《霸王別姬》悅艷四座。在張公公府上小石頭看中了他府上的一把寶劍,對他愛不釋手。小石頭拔劍說道,楚霸王要是有這把寶劍早就把劉邦的頭給砍了。小豆子許諾說,將來他一定會把這把寶劍送給師哥。

在張公公府上回戲幫的路上,小石頭和小豆子發現了一名棄嬰。看到這名棄嬰,小豆子想起了小時候自己被母親拋棄的命運,於是不顧師父的反對,執意要收養了他。然而可悲的是,他的好意收養,在不久的將來會親手葬送掉他們的一切。

時光飛逝,此時的北洋政府已覆滅,國民政府當政。經過多年舞臺的磨合,小豆子和小石頭憑借著深厚的功力,精湛的技藝成為當時炙手可熱的名角兒。此時的他們也有了自己的藝名–小豆子取名程蝶衣 小石頭取名段小樓。

臺上一齣《霸王別姬》可謂是風化絕代,仿佛虞姬轉生在世。臺下的戲痴袁四卿聽得如痴如醉。袁四卿來到後台就送給蝶衣一個閃閃發光的鳳冠,並稱贊蝶衣的技藝已入純青之境,可謂是虞姬轉生在世。袁四卿想邀請他倆去他府上登臺獻唱,卻被小樓拒絕了。

舞臺之上的霸王可是威風八面,不可一世。可在這舞臺之下,他也就是芸芸眾生這下的一個凡人罷了。他日,小樓在妓院唱花酒,見一夥地痞流氓在欺負菊仙。他從地痞流氓手中救下了菊仙。小樓對這位妓院頭牌終情已久。菊仙也被他英雄般的行為所感動,於是傾盡其所有,為自己贖了身。當日他們就喝下了定親酒。

然而小樓不知道的事,此時的蝶衣對他早已產生了非常微渺的感情。蝶衣聽聞小樓和菊仙的事後,對小樓說道“你忘了師父怎麼教過我們的!要從一而終啊!差一年, 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小樓答道“蝶衣你可真是不瘋魔不成活啊!唱戲得瘋魔不假,可是活著也瘋魔!你在這凡人堆里可怎麼活啊!”

小樓還要求蝶衣給他當訂親見證人。蝶衣卻說“黃天霸和妓女的戲我可不會演”。小樓生氣地回道“你可是真虞姬,我可是假霸王!”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二人矛盾的種子從此被深深埋下。

失去精神寄托的蝶衣,去了袁四卿府上。此時的袁四爺成了最懂蝶衣的人。在那裡蝶衣見到了張公公府上的那把劍。袁四爺把劍送給了他。當晚,蝶衣帶著那把劍去了訂親宴上。扔下劍,便拋下一句話“小樓,從今往後,你唱你的,我唱我的!” 此時的蝶衣內心早已崩潰。

時值抗日戰爭的爆發。當時的北平已經被日本人所占領。一天,日本將軍青木正在戲園看戲時,後台的小樓打傷了一名漢姦。於是日本人拿小樓的性命作要挾,讓蝶衣為他們登臺獻唱。蝶衣為救小樓,只好前往日本軍營,為日本人獻唱 《牡丹亭》。臺下的日本人聽得如痴如醉,心悅誠服。於是當晚小樓就被釋放。

被釋放的小樓非但不感謝蝶衣的救命之情,反而大罵蝶衣是漢姦,為日本人唱戲。從此以後,二人便分道揚鑣。大師兄段小樓從此便棄了戲。無戲可唱的大師兄每天面對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比起臺上的楚霸王威風八面,心中感到非常的不滿。而脫離了大師兄段小樓的蝶衣在臺上依舊風光無限,卻在精神層面上失去了自我,甚至染上了毒癮。

他們二人不合的事,傳到了師父的耳朵里,於是他們被請回了戲幫。而此時的關師父早已經白發蒼蒼,日落西山。師父按著他們的頭對他們說“當初是你小石頭成全了小豆子,如今你小豆子也要拉你大師哥一把!”於是在師父的要求,他們重新合好。

當日師父在教一曲《夜奔》時,不幸離世。隨著師父的離世,關家戲幫,就地解散。而此時卻有個小孩子跪在地上不願起來。原來他就是當年蝶衣救的小孩。此時的小孩已取名叫小四。蝶衣看他一個人孤苦無依,於是就收了他為徒。

師父出髕那天剛好是日本人投降的日子。隨著日本人的投降,國民黨重新進入北平城。一日,小樓蝶衣在為國民黨唱戲,可臺下一群無組織無紀律的國民黨士兵卻在臺下不停的挑事。小樓出來說“想當年日本人在的時候,也沒這樣!”這下可好,小樓明白著罵國民黨連日本人都不如!於是小樓和一群國民黨士兵起了沖突。在動亂中菊仙不幸受了傷,導致其流產。

在臺上的蝶衣由於當年為日本人唱過戲,國民黨以漢姦罪當場就把他帶走。小樓只好去求袁四爺幫忙。袁四爺和小樓有過節,不願幫這個忙。最後菊仙出馬,袁四爺才答應幫忙。當菊仙交代庭審的相關事議時,她卻收到一張小樓立下的字據,說救下蝶衣後,菊仙和小樓須斷絕來往。

在法庭上,法官之刃蝶衣,賣國求榮為日本人唱堂會。而法座上袁四卿為蝶衣作證說“當年是日本人拿著槍給逼他過去唱的。而此時的蝶衣早已生無可戀,他回答說“我也恨日本人,可他們並沒有拿槍逼我。”關鍵時刻,一名國民黨軍官出於對蝶衣技藝的欣賞而出手救了他。蝶衣被當庭釋放。

隨著國共內戰的爆發 國民黨退守台灣。這一年解放軍進了城,於是他們又開始為解放軍唱戲。多年吸食鴉片的蝶衣,聲音早已沙啞。這次蝶衣是真的唱吡了,而小樓卻連忙作輯賠禮道歉。此時臺下卻響起了寬容的掌聲,這對臺上兩位百感交集的人來說,算是今生未見的光景吧。

好時代真的要來了嗎?為了唱好戲,蝶衣打算戒掉大煙。在小樓和菊仙的幫助下,蝶衣痛苦的戒掉了大煙。而此時的袁四爺則被當成了反動戲霸,給逮了槍斃了。看到當年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袁四爺就這樣沒了,小樓不知所措。

如今的小四早已長大成人。而此時的小四早已被當時社會運動影響,開口閉口不是“勞動人民”就是“階級鬥爭”。小四更是在一次講戲中頂撞蝶衣。面對蝶衣嚴歷的教導,小四心生不滿,在一次訓練中和蝶衣徹底決裂。在一次會演中,小四搶了蝶衣的虞姬,氣的小樓當場罷演。小四卻說“如今這臺下坐的可都是勞動人民!你唱不唱?可要掂量掂量!” 小樓無奈,只好上臺。

運動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此時的小樓卻被人舉報。舉報他的人正是戲園經理那坤。那坤舉報小樓曾經賣西瓜的時候說過反動的話。審問小樓的人正是小四,因為此時的小四早已成了威風八面的革命小將。在審問中,小四要小樓用磚頭砸自己的腦袋。在一次次的審問中,小樓的心理防線徹底崩。小四還要求小樓舉報揭發蝶衣。

小四成功批鬥了小樓和蝶衣,他偷偷欣賞著蝶衣的珍珠鳳冠,得意忘形的唱起了戲。然而可悲的是,他的這一舉動被紅衛兵發現,讓小四自己也成了別人眼中批鬥的對象。面對批鬥,多年的戲海生涯成了他們的罪狀。面對紅衛兵的批鬥,昔日的霸王也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拋下了他那寧死不降的氣魄,不顧人情的開始揭發蝶衣的過去。

面對背叛,蝶衣痛心不已。他也開始了歇斯底裡揭發小樓。他罵小樓卑鄙無恥。他檢舉菊仙是妓女。面對紅衛兵的逼問,小樓承認了菊仙是妓女,並否認了曾經愛過菊仙,徹底和她劃清界線。面對小樓的背叛,菊仙傷心欲絕。當小樓回到家的時,菊仙已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十一年後,年華已逝。小樓蝶衣重逢舞臺。世間即已無霸王,虞姬獨活又何意。

關於影片,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和看法。有人看到的是人性和命運,有人看到的是歷史 和背叛,有人看到的是動蕩和戰。在大時代背景之下,小人物的命運多舛。

有人說蝶衣和小樓的感情是同性戀,而我卻不這樣認為。當蝶衣唱出“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就已經開始人戲不分,雌雄不辯了。當蝶衣和小樓合唱霸王別姬時,蝶衣就已完全融入了虞姬的角色。

虞姬和霸王的愛情故事,生生世世、永不分離,讓無數後人為之動容。這可是戲,戲演完了,始終要回歸現實。蝶衣已明白他自始自終都只是師哥眼中的小豆子。他和大師哥永遠都是師兄弟的情義。可人戲不分的蝶衣始終不願意麵對現實,於是選擇了自刎,讓自己永遠活在戲里,活在夢里。而小樓從來都分得很清楚:戲里他是霸王,戲外他就是個俗人。

關於文革那一場戲,有人指責小樓,說他背信棄義,不顧人情,批鬥和接發他最愛的人。但那是一個特殊的年代,小時候小樓為了小豆子可以仗義而出,他也有勇鬥流氓,怒打漢姦的英雄氣概。但在那個人性扭曲的年代,很多人面對險境,也會像小樓這樣自保。也許這就是人,有血、有肉、有靈魂的真實的人。師父說過“人要自個兒成全自個兒”。於是蝶衣成全了虞姬,菊仙成全了小樓的愛,而小樓卻成全了他自己。

《霸王別姬》從北洋到文革,跨越了近半部中國近代史。那是一段中國人的苦難史。從滿清的倒台,軍閥割據,國民黨的北伐,日本人的侵華到國共之間的內戰……中國人的苦難在中共建國後被推上極致……

《霸王別姬》中有一段討論“漢姦”和“賣國”,法庭上法官指認蝶衣“賣國求榮”。當一個國家,打著愛國主義的旗號,打著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旗號,要求自己人民去別的國家和地區,進行土地資源和財富的掠奪。這種形為算不是算是愛國?當自己的人民反對這種“愛國主義”,這是否算是不愛國?

人性中的善惡、是非和對錯是否可以超越國家、超越種族?國家也是由人所組成的。沒有人,哪來的國家?是人,就會有人性。國家的建立、法律和制度的制定也是服務和制約人的人性。

而在中共盜國賊眼裡,人民就是他們手裡利用的工具。他們享受著的人民創造的巨大財富, 享受著一個國家的全部資源。他們控制著媒體,編造無數的謊言,對人民進行肆意洗腦。人民在他們的眼裡是隨意玩弄的。他們打著“一切為人民”的口號,對人民創造的財富進行無情的收割;他們為了保住手中的權力,可以對人民進行瘋狂的屠殺。當有災難的時候,他們又把人民推到前面當炮灰。他們為了自己的野心,可以綁架他們眼裡所謂的人民去對抗全世界。

《霸王別姬》這部電影發人深思。蝶衣、小樓、菊仙等等都是中共階級鬥爭、人鬥人的受害者。作為紅衛兵的小四,也是被中共紅毒洗腦後的一覺不醒的受害者。直到他自己深受批鬥之害,才意識到自己不過也只是中共的一個不起眼的棋子,最終面臨的還是一死。“跟著共產黨,走進火葬場”。自從中共建政,人民非但沒有站起來,反而是從此被打斷腿,挖掉膝蓋,再也站不起來。

長跪不起中國人還要經歷多少中共的毒害才可以醒過來?《霸王別姬》的慘劇還要發生多少回,人們才能意識到中共是所有一切的始作俑者?醒醒吧,可憐的中國人!

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