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疫苗狂人”比爾·蓋茨

路仁

比爾·蓋茨,一個曾經的世界首富,一個在計算機信息領域為人類做出突出貢獻的科學家,近些年來,去熱衷於為全世界尤其時第三世界的人民的健康福祉而奮鬥,作為世界首富,回報社會,為富且仁,這也無可厚非。然而,比爾·蓋茨的野心遠不止於此。

比爾·蓋茨作為一個計算機IT專家,卻常常以“醫藥專家”、“疫苗專家”、“病毒專家”自居。更為可怕的時,當這些“專家”名頭和巨大的資本結合,其出發點和初心就變得不那麽單純了。而巨大的資本後盾,和更加巨大的資本預期,使得比爾·蓋茨的人類救星的野心愈加膨脹。最近有媒體爆出,2008年,由比爾·蓋茨基金會捐贈10萬美元,資助日本自治醫科大學(JICHI MEDICAL UNIVERSITY)的研究院松崗弘之(Hiroyuki Matsuoka)教授,研發進行基因改造過的蚊子。

根據設想,這種設計的蚊子,當叮咬人類皮膚時,將釋放一種瘧疾疫苗蛋白。如同將傳統的傳播病毒的蚊子,進行基因改造成為一個“飛行的註射針”-而註射瘧疾疫苗。同時期望這種釋放保護性疫苗蛋白的方法也能運用於其他傳染性疾病的防治。

聽起來是不錯的設想和初衷。比爾·蓋茨甚至在2009年的一次TED大會上,還當場釋放了一瓶蚊子(沒有感染性的蚊子),他還開玩笑說:“沒有理由只有窮人才有被蚊子叮的體驗”。

然而,正如人民經常說的那樣:武器和兇器往往是同一種東西,不同的是拿在誰的手上。當這種基因改造的蚊子釋放疫苗,看似在造福人類。但如果用它們來釋放病毒呢?

而比爾·蓋茨在面對人類尤其是第三世界貧窮落後,醫療條件差,死亡率高的客觀現實,似乎只想到了疫苗。比爾·蓋茨對疫苗幾乎到了癡迷的程度。在他看來,疫苗似乎成了解決一切的林丹妙藥。1999年比爾·蓋茨出資搭建了“疫苗與免疫聯盟(Gavi)”,而由Gavi和世界衛生組織(WHO)在非洲國家推廣的TDB(白喉-破傷風-百日咳混合疫苗)疫苗接種項目,據一份2017年的研究(作者為摩根森等人)指出,這種疫苗害死的非洲兒童比死於疾病的還要多。接種過該疫苗的少女死亡率是未接種兒童的十倍。世衛拒絕召回這種奪命疫苗,它每年要強迫數以千萬計的非洲兒童接種。並以經濟援助要挾這些國家按進度完成接種。由羅伯特.肯尼迪主編的《兒童健康守護》(Children’s Health Defence)刊文對此事進行了揭露。

難怪有人評論說:“疫苗對於比爾·蓋茨是一個戰略性慈善項目,養活了他許多與疫苗有關的生意,助長了微軟控制全球接種ID事業的野心,並賦予他控制全球衛生政策的獨裁權力。”

最新一期(2018-2019)年世界衛生組織WHO捐贈者名單裏面,比爾·蓋茨以10.82%的份額,僅次於美國的15.15%,遠超其他國家的捐贈份額。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際,WHO不但沒有擔負起守護世界人民衛生健康的責任,反而夥同中共犯罪集團,集體掩蓋病毒真相,替中共犯罪團夥放哨洗地。在川普總統因此將美國撤出WHO之際,比爾·蓋茨與WHO選擇和中共犯罪團夥站在了一起,對川普總統的決定大肆批評。 在病毒爆發之初比爾·蓋茨在一次CNN的采訪中面對記者提出對中共隱瞞疫情的問責時稱: “我不認為那是迫切的,因為這並不影響我們今天做什麽。你知道,在最初,中共國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對的,像許多國家一樣,當一個病毒開始出現時。他們(中共)能夠往回看,並且說他們失去了一些事情。”

時至今日,在中共病毒已經肆虐整一年過去,世界為此付出慘痛代價,仍未見比爾·蓋茨就病毒的起因和來源給出明確的看法。倒是在2015年的一次TED會議上,比爾·蓋茨演講的題目就是:《下一次大爆發,我們還沒準備!》,在這個演講中,比爾·蓋茨倒是精準的預測到了人類即將面臨的一次“細菌流行病”的大爆發!

作為一個IT領域的科學家,和舉世矚目的首富,比爾·蓋茨的慈善之舉,當為世人所稱道。但比爾·蓋茨的“疫苗狂人”的野心,和其背後暗藏的或許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值得我們時刻警惕的。


校對、發稿 文錦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