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他們以爲他們是自由的》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一組 文非

一個人長久的生活經驗和閱曆會影響自己的未來命運,個人還會憑借自己的常識對事物進行相應的判斷。自由的概念常常被中共這類專制集權政府所歪解,讓國人總以爲他們是自由的。曆史中,德國納粹政府也是這樣欺騙老百姓的。本文將對《他們以爲他們是自由的》這本書結合當前的中共體制進行分析。

《他們以爲他們是自由的》是一本記錄1933~1945年生活在德國納粹統治下普通人視角的書,作者米爾頓·邁耶通過采訪10個扮演不同社會角色的人物——分別有衝鋒隊隊長、士兵、木匠、納粹辦公室主任、高中生、面包師等——探訪德國納粹體制在普通人身上的作用。

這些小人物善良、勤勞並且對生活充滿樂觀精神,但是納粹體制的存在讓他們的觀念發生了深深改變。這種狀態與生活在中共體制下的人們極爲相似。

1.對外界認知的缺乏

“他們對外部世界沒有興趣,除了從德國的敵人那裏聽說之外,他們不曾聽說任何關于納粹的邪惡事情”,這些小人物滿足于自己眼前的生活,對外界的事物毫不知情,當有任何關于抨擊納粹邪惡的信息時,他們往往選擇掩耳盜鈴,更願意相信納粹的官方宣傳:這一切都是境外反動勢力的誹謗。“戈培爾的那位在宣傳部中直接負責廣播的下屬,在紐倫堡作證說他曾聽說過用毒氣殺死猶太人一事,並向戈培爾做過彙報。戈培爾說那是假的,那是敵人的宣傳。”當前中共被全世界報道在新疆犯下了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中共開足大外宣馬力,歪曲事實,對不知真相的老百姓灌輸自己的意識:這一切都是“反動勢力”的汙蔑。

2.清醒獨立會被群體排斥

“在整個共同體幾乎以一種方式感知和思考時,以不同方式說話或做事意味著一種內部流亡。“相當一部分人知曉納粹的邪惡但是仍然選擇了同流合汙,因爲提出異議的人士會被視爲異類,往往會被群體抛棄。

3.認爲錢財比體制更重要

“快速而出色的發展與我們擁有一個民主政體或獨裁政府或其他什麽並沒有關系。政府形式並不重要。只要讓人們有了錢財,有了機會,他們並不會關心任何體制問題。”這是一個小人物的視角,他們認爲獨裁政府能讓他們生活幸福也是可以的,如果共産主義可以給他們帶來好生活,他們也會高呼萬歲。現在很多國人亦是如此,一時的貪婪與單純只會造成更大的災難。當納粹發動對外戰爭,強迫青壯年上戰場赴死,被全世界審判時,抱著“老婆孩子熱炕頭”思想的人又怎會想到?

4.“我”什麽也做不了

當被問及自己是否可以拒絕納粹的體質時,小人物紛紛表示無法做到。“一個人只能承擔那麽點責任。如果讓他承擔更多的責任,他會崩潰的;因此,爲了使自己免于崩潰,她拒絕承擔超出其能力的責任。”納粹治下的人們對納粹的所作所爲看在眼裏,但是並不爲所動。當然,這與納粹的網格式管理有關,“身份制度像羅網一樣覆蓋整個德國,每個市鎮都有一個罪犯燈具處,那裏記錄者每一個曾惹過所謂麻煩人的履曆”,這些小人物爲了避免惹麻煩,認爲“我”什麽也做不了。

5.領袖永遠是英明的

“屠殺猶太人?我要告訴你下面這個事實——那是希姆萊幹的,希特勒與此毫無關系。” “你認爲他(希特勒)知道此事?”“我不知道,嗨,我永遠不會知道”。這些小人物會認爲希特勒用人不當,這些罪行都是希特勒手下自己幹的,他們欺騙了“偉大元首”。在國內,仍有很多人將毛澤東、習近平等人的畫像懸挂在自己家中,認爲社會中出現的任何問題都是下面執行不當導致的,曲解了中央的好政策,拿著雞毛當令箭。

當前的中共是共産主義的集大成者,與邪惡的納粹有著衆多相似之處。共産主義的思想正在戕害著中華大地的老百姓,意識形態機器對人的洗腦作用是極大的,在滅共後,對共産主義的揭露與批判將是重要的工作之一。要防止其死灰複燃,徹底將中共及其意識形態送入地獄。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