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今鉤】從蘇格拉底與耶穌之死-淺談哲學與宗教意義上的為真理獻身,兼談粉紅為黨效忠的愚昧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Kathy(文藝)

現藏於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由18世紀法國新古典主義畫派奠基人–雅克·大衛創作的油畫–“蘇格拉底之死”,以藝術的視角生動地再現了蘇格拉底的學生柏拉圖所記載的哲學家為真理而獻身的震撼畫面,讓人不得不冷靜的思考,何謂真理?為何蘇格拉底可以為了真理而獻身?

稍有點哲學常識的人都知道,蘇格拉底生活在公元前400多年(與中國春秋時期幾乎同時代)的古希臘雅典民主城邦,作為哲學大師的蘇格拉底以對話的方式教化人們何為真理,從而奠定了以其學說為基礎的燦爛的古希臘哲學。他把對世界本源的研究從萬物的起源擴展到研究人的心靈道德等。他有句名言:“認識你自己”。這也是中世紀啟蒙運動與文藝復興所追求的主題。

當時的雅典實行的是城邦民主制,但絕對不是今天意義上的民主體制,由於先天性的理性不足而帶有個體的情緒感覺或體驗的,以多數意見為真理的權力泛濫的暴政專制民主。這對於後來的西方民主制度有著深遠的影響。從蘇格拉底自己被議會判處死可以清楚地看出其民主制度的缺陷。

蘇格拉底被城邦控告的理由是腐蝕青年人的心靈,不認可城邦認可的諸神信仰,對城邦制以多數人意見為準的毫無理性的法制質疑和不認可,提出以德行高尚的精英組成的民主制度代替它。蘇格拉底的言行正是為了城邦的安危,他沒有任何職權,只有堅持真理的大無畏精神。但就是這樣一位為了真理而毫不顧慮個人利益甚至生命的人,卻被當時的城邦檢察官們以及500人組成的陪審團,以輕慢諸神帶壞年輕人為由判處他死刑。

今天看來,蘇格拉底提出的人性的思考等問題是人類社會所必須面對的問題,尤其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們,比如虔誠,正義,真理,國家,政治,政府,統治者。這些問題也許只有少數精英們才會研究,但作為一個民主性的社會的個人,這些也是必須瞭解並實行的品格,否則你就不配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寫的人。

但問題是,這樣一個走在時代前列的智者,被當時的統治階層以人民的意見為準繩,500公民所組成的陪審團,以多數通過判處死刑時,完全有權利為自己申訴,辯解,甚至以自己的威望拉攏檢察官,但他放棄各種使自己活下去的無謂掙扎,而選擇喝毒酒從容赴死。這里不去討論當時的檢察官所遵循的法律條文的民主性(顯然是有嚴重缺陷),僅就捍衛真理,堅持獨立思考,維護自由與尊嚴而獻身的勇氣,以及堅信人類追求真理的本性,蘇格拉底做出了榜樣。

蘇格拉底的死給了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即使是多數人的民主或公意的統治,也必要接受法律的約束,而不是按照統治者或檢察官以人民民意上的意志來取代法律。18世紀法國政治學家托克維爾說過:這種不受法律制約的無限權威永遠是一個“壞而危險的東西”,只有上帝的智慧和公正才能享有無限的權威,人世間是沒有無上權威的,否則就會給暴政播下種子。雅典的民主制度無疑證明瞭一個真理:不受制約的民主無異於多數人的暴政。

蘇格拉底之死以一個哲學家啟蒙家的角度,給我們樹立了一個為了追求自由和真理,而敢於挑戰傳統與現行體制缺陷,為了完善民主制度而獻身的人的高尚無私的品格,值得我們好好思考與借鑒。

基督徒們都熟悉基督教新約《聖經》,講述神的獨子為了拯救人類遵父命,為擔當人類的罪被羅馬教廷以及民眾唾棄被判死刑而受死,但三天后復活的過程。從宗教信仰的角度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人類從出生就是帶有原罪的,即使現成的律法也救不了你脫離“罪行”的處罰,即使是心靈上的罪想。上帝願意捨去其兒子的生命,而讓世人借著耶穌的死一同埋葬自己的罪身得以重生,這個過程就是成全神的律法,即世人借著信仰神而遵循公義,正直,普世價值觀念的基本要求,從而完善現存的法律道德體系的約束,做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公民。

基督耶穌為人類而死的意義,在心靈更深的信仰層面給人以更大的自由思考空間。什麼是真理?自由?人生到底應該追求什麼?耶穌死而復生的意義就在於告訴世人,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唯神才是世間一切真理的本源。根據這個信仰所建立起來的西方民主法律體制,才讓其文明走上今天世界的前列。

中共一直以來靠著帝王權術,扭曲的儒家等級觀念,加馬列大棒維護其獨裁統治。今天,更利用高科技的防火牆等愚民手段,加強對老百姓思想獨立性的鉗制與防控,讓老百姓完全失去了判斷能力,思考能力。什麼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教育,都只是忠於中共一黨統治的藉口。小粉紅們老粉紅們完全被其馭民術、愚民教育耍得團團轉,還以為自己是多麼的愛國。試問,宋朝的所謂民族英雄岳飛大將軍是怎麼死的?他雖抗金有功,但他忠於的只是宋王朝的一家,甚至只是宋王朝的一君趙構、宋徽宗而已。當他聲勢如虹而被宋徽宗擔心他功高蓋主時,被宋徽宗假借姦臣秦檜之手殺害。雖然得到一個忠君愛國的民族英雄牌匾,卻死得不明不白,這就是愚忠獨裁暴君的極好典範。

今天,中共的粉紅們連歷史上的皇權愚忠者還不如。他們只是在鍵盤上打口炮,愚蠢地反美、反日、反文明、反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觀念,追隨一個邪惡到危及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信仰撒旦教的馬列主義政黨,眼下麵臨即將被文明世界大家庭所拋棄而不自知,還在自淫嗨喝。不用說具有神的為人類贖罪而犧牲的信仰,哲學家蘇格拉底為真理而獻身的品格,就連歷史上的所謂民族英雄也免談。不得不說,粉紅們,當你真正平視世界時,用自己的腦子獨立思考一下,你姓趙嗎?有資格,配嗎?你真的在愛國為民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註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