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貿易新代表戴琪揮舞經濟大棒狠狠回擊中共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gnews

據路透社報道,拜登政府周三(3月 31 日)發誓將繼續與它所認為的損害美國公司和農民的重大貿易壁壘作鬥爭,並特意指出中共國是在多個行業制造產能過剩的“罪魁禍首”[1]。
美國貿易代表(USTR)戴琪(Katherine Tai)在 3 月 31 日發布的長達 570 頁的《2021 年國家貿易評估報告》顯示,華盛頓將繼續挑戰中共國和其他設置貿易壁壘限制美國公司的準入並提高監管門檻的國家。
自 3 月 18 日中美阿拉斯加會議中,中共首席外交官楊潔篪公開違反外交禮儀,進行近乎“侮辱性”交流後,“貿易沙皇”戴琪代表美國高高舉起經濟制裁大棒狠狠回擊了中共。
戴琪是於 3 月 17 日剛剛得到美國參議院確認提名擔任美國貿易代表。目前為止,她是拜登政府中 唯一 一位無異議獲得通過的人,接替的是之前川普政府萊特希澤“美國貿易代表”的職位。
戴琪擁有耶魯和哈佛大學學位,主角光環加持。曾在 2014 年,代表奧巴馬政府在 WTO 上,提出對中共的貿易訴訟,最後 WTO 裁決中共貿易違規。在眾議院擔任職務時,推動了民主黨對《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禁止從中國新疆維吾爾人生活的地區,進口強迫奴工生產的產品。戴琪之前做的事,令中共咬牙切齒,被認為是對共鷹派人物,其強硬姿態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不遜於萊特希澤。
有意思的是,就在中美阿拉斯加會議雙方第二場會談的同時,剛扶正不足 48 小時的“貿易沙皇”戴琪就發了一個推文:“我已經準備好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走路,同時下棋。” 這凸顯戴琪將在可預期的未來美中貿易談判時采取強硬姿態,同時也會采取更有條理、務實的風格。
3 月 28 日,戴琪在記者采訪時直言,美國沒有準備在近期取消對中共國商品加征的 25%關稅。除非中共改變貿易行為,否則不會撤銷關稅。戴琪剛一上任,急於了解拜登政府貿易政策的各國代表就紛沓而至。她在一周內先後與 14 名包括歐盟、日本、韓國、墨西哥等國際貿易官員進行了對話,但直到現在都沒有與中共國的“首席貿易代表”劉鶴進行聯絡,至於何時與劉鶴通話,也尚未確定。
從戴琪的行動來看,或許美國已經要開始延續川普時期的強硬路線了。
要知道,川普政府的貿易計劃就是,通過提高進口關稅抑制進口,降低或取消出口稅促進出口的方法,達到讓制造業回流, 重塑美國貿易的目的。
國家間的貿易往來是與政治相關的。因此, 各國之間貿易總會存在關稅壁壘。 經由關貿總協定演變而來的世界貿易組織 WTO 負責制定全球貿易規則,並擔任執法裁判。WTO 的目標是要求成員國開放市場,削減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實現平等互惠和公平交易。為此, WTO 一方面要求成員國降低關稅水平,另一方面禁止成員國針對特定企業或行業提供專項補貼。
這就是說,以各種欺騙手段變相提高商品進口關稅,或對本國出口商品進行財政補貼都是違反 WTO 的貿易規則的。
由於各國經濟發展不同,為此 WTO 規定發展中國家征收貿易關稅將享有 5-10 年的特殊待遇,例如,可以征收比工業化國家高得多的關稅,在農業上允許允許非對稱的關稅壁壘,但超過時間將不能享受關稅的特殊待遇,與其他成員國一視同仁。中共國一直被 WTO 視為發展中國家。因此,如果比較中共國與美國征收的進口稅,會發現美國征收的商品進口稅幾乎是全世界最低的。
關稅會影響一個國家的行業發展和就業情況。 例如,在汽車領域,中共國對進口汽車征收約 25%的進口稅,導致通用汽車、福特和大眾汽車為避免進口稅帶來產品價格上升,直接在中共國建立工廠,實行“本地生產、就地銷售”的策略。這導致兩個顯而易見的後果,一是由於中共國法律規定合資公司必須進行“技術轉讓”,使得高科技技術外流;二是隨著美國本土跨國公司在海外建廠,美國公民的就業崗位被削減,失業人數上升。
國家間自由貿易反對政府的過度補貼。 WTO 規則明確禁止成員方在貿易中進行補貼,但其為特定發展中國家留出了例外條件,允許這些特定發展中國家暫時提供出口補貼。通常人均國民生產總值(GNP)低於 1000 美元的國家可以享有該項豁免。
長期以來,北京當局一直在大飛機、核反應堆零部件等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領域為國內產業提供“公開或秘密”的補貼。中共還大力支持微晶片的開發、自動駕駛汽車等高科技產業的建設,以確保中共國的經濟保持競爭力。可是,制止甚至哪怕只是追蹤中共的這些補貼都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許多補貼采取的是從政府控制的銀行獲得低息貸款或其他不透明安排的形式。國企獲得巨量的不透明的出口補貼,使得他們的產品能在價格上獲得壓倒性優勢。
川普政府時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 2019 年中美貿易大戰談判中就曾要求中共國將“限制貿易補貼寫入法律”。但美國談判代表團未曾料到,就在談判和交換文件的過程中,中方談判代表突然要求做出大量修改,尤其是在反對限制政府補貼方面表現出更強硬的立場。
要知道, 如果某種商品產能過剩,就會妨礙他國經濟發展,甚至威脅到國家安全。 以鋼鐵產量為例,當前中共國的鋼鐵產量占到全世界的 50%,而美國在從克林頓政府開始實施 20 多年的“全球化”戰略之後,低附加值的鋼鐵制造業大量外移或解散,使得鋼鐵產量僅占到全世界的約 4%,其他全靠進口。但關系國家安全的飛機、坦克、大炮、航空母艦等都需要大量鋼鐵,若美國開啟大規模常規戰爭,當前美國國內鋼鐵產能嚴重不足,將危及到國家安全。
正是上述原因,《國家貿易估算報告》顯示了戴琪要解決中共國的“不透明”出口補貼的問題,因為有確鑿證據顯示,這些補貼造成了鋼鐵、鋁和太陽能行業的產能過剩,導致美國制造業外流,甚至可能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的問題。
戴琪說,中共國政府正在通過 “發放數千億美元” 來支持國企的 “中國制造 2025” 工業計劃。中共希望實現國內和占領全球市場份額的預設目標,從而 “很好地在其他行業創造嚴重的過剩產能”。

參考鏈接:

[1] USTR vows to keep battling ’significant’ foreign trade barriers – Reuters – 2021/04/01

[2] 美国贸易代表发布《2021 年国家贸易评估报告》肯定美中贸易“第一阶段协议” – Voice of America – 2021/04/01

[3] 川普的贸易计划:更多壁垒 – 纽约时报中文网 – 2017/03/08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