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博士第三份重磅報告出爐 再次封喉CCP

圖片來源:gnews.com

中共病毒最終揭密者——美麗、聰穎的閆麗夢博士,應該是世界上受質疑和詬病最多的病毒學專家。在她決心要揭示病毒真相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那充滿“痛苦、荊棘,但卻精彩紛呈”的人生。

閆博士第一、二份的中共病毒報告,徹底否定了該病毒來自於自然的說法,論證了病毒SARS COV-2 是一種超限生物武器,將病毒來源直指與中共軍方有密切關聯的P4實驗室, 並明確提出了向中共追責的要求。

迫於全球對病毒的追根溯源,中共不僅試圖控制世界各大媒體,而且不惜血本地收買、滲透學術界,試圖將謊言充斥整個世界。而對於閆博士則採用學術上“打壓、攻擊”;媒體上“歪曲、詆毀、醜化”等流氓手法,用以”混淆是非、逃脫罪責”。

儘管如此,閆博士的第三份報告,還是及時地發表出來。報告長達六十八頁,題為《兩個不請自來的“同行評議 ”的失敗,進一步證明了中共病毒的武漢實驗室起源和閆氏報告的正確性》。報告的第一部分是閆麗夢博士回應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評論,第二部分是閆麗夢博士回應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發表的評論。

JCO和MIT兩大機構的專家,為了“攻擊、抹黑”閆博士論文,使用曲解和故意誤導的方式給出同行評議,完全無視閆博士報告中引用的大量證據。而有的評議者,竟根本沒有從事過冠狀病毒研究,也沒有病毒學方面的背景。

對此,閆博士回應道:“評論人員提出的論據沒有堅實的基礎,他們使用的所謂證據已經被證明是欺詐。評審人員在對冠狀病毒生物學和進化的理解上也顯示出嚴重的缺陷。他們的評論毫無根據、粗心大意,而且誤導。”

同樣,擁有87項美國專利的世界著名科學家奎伊博士,用貝葉斯條件概率估算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概率,並發表了長達193頁的分析報告,最終結論是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為99.8%,而只有0.2%的可能性是來自自然。這完全印證了閆博士的論點。

三篇報告如同三把利劍刺向中共,劍劍封喉。也同時將閆博士璀璨的人生推向巔峰。而疫情中,人們的“冷漠、麻木”更折射出她“人性的光輝”,讓世界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中國女性。

參考鏈接:
解讀閆麗夢博士發布的第三份報告
《路德時評》重磅解讀納瓦羅認定閆博士報告極為出色,及美媒直稱病毒就是中共發起的生物攻擊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tt

4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