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集氣系列(十)香港人寫給葵青石蔭區議員尹兆堅的信

蒐集整理:阿恩 / 封面合成:文粵

阿尹,沒有紅牛喝習慣嗎?

與阿尹相識十多年,直至近年才有機會與他天天共事,之前認識的阿尹是一位平易近人的政界前輩,願意聆聽不同聲音。及至與他共事後,對他才有更深一層瞭解,知道他喜歡喝紅牛,知道他很想天天健身但無時間,知道他經常請同事吃飯(請我比較少,哈哈),知道他比較喜歡當社工而非議員,知道他不承認自己是「肥佬」。

如果問一個立法會議員最花時間是否就是出席立法會會議,我會說對於一個懶的議員答案可能「是」。我身邊的議員日常除了開立法會,還要與市民、團體、屋苑法團、官員會面,處理個案,花時間研究政府的檔,而阿尹作為房委會委員,更有不少關注本港房屋問題的學者、壓力團體都經常找他討論相關政策。有時看到他難得抽到時間健身,笑容如同中了六合彩一樣。

忙碌歸忙碌,相信市民對於這位議員就是印象模糊,阿尹在新一批議員中,無疑認知度明顯低了一點。有時同事們會不禁對他說「現在是資訊爆炸的年代,你的工作要讓人看見,否則市民會覺得你沒做事」,他通常都笑說「我比較老派,搶鎂光燈的事我不懂做」。

印象中,有次某局長大鑼大鼓宣佈「創新政策」學校、工廈改建成過渡性房屋,我想這個不就是尹的倡議嗎!記得數年前尹大力倡議政府應大量收回棕地建屋,其間興建公屋若趕不上進度,就先運用閒置土地、廢棄學校和工廈改建大量過渡性房屋「止渴」,更可藉此壓抑劏房的租金。他自己還去了英國、荷蘭實地考察如何建過渡性房屋,以及如何管理這種小社區。換著是保皇黨,當天就會高調喊叫「成功爭取」,他卻只說﹕「房屋beat的記者會知道的,有需要會找我啦。」

雖然很多人都會預期政權會用盡一切技倆打壓異見人士,但眼看尹失去自由,特別是要與家人分離,傷心及無力感頓時壓得透不過氣。記得尹有次很緊張的問我哪天是「last day」,我還在想甚麼「last day」時,他就說趁還是立法會議員,要提醒同事盡量安排多些公務探訪在囚人士。聽說探監可以讓高牆內的人在刻板苦悶的生活中帶來一點色彩,我就先排著隊,希望等家人律師探望後,可以見他15分鐘。

臨別一天尹在立法會收拾物品,他送了一個平日開會時燒熱水的水壺給我,我當時還打趣說「中共打過來了,很快可能不能見面了,拍張照片留念吧」,遺憾卻一語成真。

前同事 細輝

人物介紹:

尹兆堅(英語:Andrew Wan Siu-kin,1969年6月7日生),英國雅息士大學社會學學士及社會學文學碩士,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的兼職導師。曾任民主黨副主席和香港新界西選區立法會議員,現為香港葵青區議會石蔭選區區議員。2021年1月6日因涉嫌干犯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現被羈押中。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封面素材:明報

審核:卡西歐 /上傳:天網灰灰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