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槓桿下的債務泡沫何時破裂且看中共央行政策走向

新聞來源:《零對沖(Zero Hedge)》|作者:TYLER DURDEN |發佈時間:2021年3月31日
翻譯/簡評:城堡|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中共病毒給人類帶來的苦難是巨大的,而由於中共病毒,全球央行為維持經濟及就業數據,在2020年不約而同選擇了貨幣放水。而由此放水導致的一系列金融市場波動,以及進而引發未來的金融變革,必將在人類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但新秩序建立的過程,必然伴隨著舊秩序的崩塌,中共國本來就已經危如累卵的重資產行業高槓桿、高負債發展模式,則有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那最後一根稻草。

拜登上台後,火速批准了1.9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而就在參議院批准該刺激計劃後,拜登政府又立即宣布了2.3萬億美元的新基建刺激措施。須知,2020財年美國政府的全部財政收入也就只有3.42萬億美元,而病毒的爆發使財政支出暴漲至6.55萬億美元,導致出現了超過3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遠超2019年赤字9844億美元的3倍還多)。如此情形之下,貨幣超發成為了唯一的選項。

而超發的貨幣,總會在第一時間流入金融市場,推高各種指數。標普指數從2000點漲至3000點花了5年,而從3000點到2021年4月初正式站上4000點,卻只花了21個月。但股市上的一波繁榮過後,釋放的海量流動性通過幾個經濟運轉週期,將迅速滲透至經濟體系的每一個角落——推高我們所熟知的每種大宗商品的價格。而在中共病毒導致的經濟停滯的基礎上,為防止進一步的通貨膨脹演變成為惡性滯漲,各國央行未來幾年大概率會採取加息的手段來在一段時間內收緊市面上的流動性。

但對於中共國,加息則可能不是一個好主意——加息會導致一系列的債務爆雷,進而引發後續一系列不可控的連鎖反應。而究竟為何會發生這一切,我們需要回到過去:2017年,由於意識到了企業債務過高,存在巨大的金融風險隱患,中共首先提出經濟要“去槓桿”。而突如其來的貿易戰,打斷了這一痛苦卻必要的“去槓桿”進程。無奈之下,中共的宣傳在2018年從“去槓桿”變成了“穩槓桿”,直到2019年官方徹底不談槓桿的問題,只在2020年初回顧2019的年度宏觀槓桿率報告中對槓桿率的繼續升高一筆帶過,同時還要順帶一句“6個百分點的增幅並不算高,體現了政策當局的定力”云云,言下之意的潛台詞就是“我知道槓桿不能繼續增加,但因為貿易戰,繼續刮骨療毒可能連命都沒了,只能先採取緩兵之計,拖住,將潛在的隱患留待未來國際政治環境緩和之後再慢慢解決”。但客觀存在的高槓桿帶來的經濟風險不僅沒有消失,反而還在與日俱增,如鯁在喉。想像中所謂的“未來國際政治環境緩和之後”,在習總加速師油門猛踩的情況下則可能永遠不會出現。疫情真相的調查、南中國海軍事對峙、台海上空的陰雲、新疆種族大屠殺的認定、中共的戰狼外交,所有的熱點似乎掩飾住了實體經濟本身存在的巨大危機,所有的強硬好像粉飾了中共國債務脆斷的風險。

魯迅說:“天下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而共產黨卻是“放著有康莊大道不走,非要下河摸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最終讓自己無路可走”。央行貨幣政策的兩難,就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包括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內的官員多次提到“利率水平適中”,機構也認為“2021年不會出現大幅度的貨幣政策操作,降準降息或加準加息都不會出現” ,為何?非不想也,實不能也。中共長期以來的種種惡行,正成為絞緊自身的一根根繩索。

原文翻譯:

創紀錄的高槓桿率,意味著中共國央行政策再無回頭之路

似乎美國總統喬·拜登對其經濟計劃的構想裡,現在還將包含一項2.3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綠色投資及研究的開支議案。當然,國會最終能批准的實際數額尚存疑問,且該項支出將被分配到8個年度內,也就意味著對經濟的直接衝擊不會像媒體標題上寫的那樣誇張。這也許能夠解釋為何週三的國債收益率僅小幅溫和上漲。股市屢創新高的事實表明,盈利的增長,很可能會超過任何資本利得率的上升或潛在的稅率提高。

而說到中共國,經濟面的好消息則一如既往地會被看作金融市場的壞消息。儘管有著堅實的PMI(採購經理人指數),滬深300依然在下跌,使其成為了彭博WEI全球股票指數排名頁面上,唯一一個被收錄為年度虧損的主要基準指數。其中一部分擔憂,來自於認為政策制定者可能會收緊利率以控制金融槓桿。根據花旗的數據,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在企業及省級政府借貸行為的推動下,中共國去年的債務總規模擴大了29%,達到GDP(國家生產總值)的315%。

(譯者註:中共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3月份PMI為51.9%,環比增長1.3個百分點,但基於其路人皆知的數據造假,金融市場投資者早已不將統計局數字計價,作為投資參考。)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債務的堆積對於緊縮的貨幣政策同樣是一種制約。這些槓桿率很高的公司,在上升的利率環境以及銀根收緊的狀態中顯得非常脆弱。

(譯者註:債務償還率,即償債率。是指對公司或國家而言,為藉債所付出的成本在當期收入中所佔的比例。償債率升高,說明債務成本對企業日常經營造成的負擔加重。)

花旗的經濟學家發現,大約有600家中共國的上市公司,擁有著比其相同行業平均水平高20個百分點的槓桿率。而這些公司的總市值合計高達11萬億元人民幣(約合1.7萬億美元),佔整個股市的17%。以劉利剛為首的經濟學家們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假設他們的債務主要是由銀行融資的,那麼在貸款利率上每提高1個百分點,他們的利息支出就將增加1520億元,相當於其利潤的30%。

(譯者註:劉利剛,花旗銀行中國的首席經濟學家,曾任澳新銀行大中華區經濟研究總監,長期對中國宏觀經濟發表觀點文章。)

而對於房地產開發商,由於其債務水平高居不下,以及監管機構旨在限制負債累累的公司繼續借債的“三條紅線”政策存在不確定性,則顯得尤其脆弱。對開發商而言,加息一個百分點將導致他們的利息成本增加490億元,即利潤的42%。

(譯者註:“三條紅線”政策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人民銀行給房企融資設置四檔管理和三條紅線。三條紅線分別是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淨負債率大於100%、現金短債比小於1.0倍。)

“儘管槓桿率的上升引人擔憂,但同樣的原因也應提醒人們謹慎行事,尤其是當中國人民銀行開始逐步退出其支持性的貨幣政策的時候,”劉利剛和他的同事們寫道,“如果處理不得當,我們不僅會在金融市場上看到中國版的’量化緊縮恐慌症’,還有可能會目睹那些負債累累的企業面臨高企的債務違約風險。”

(譯者註:taper tantrum,英文諧音temper tantrum,直譯為“對數量減少而鬧脾氣”,金融市場上援引為對美聯儲等央行的主動量化緊縮之類的收緊流動性的貨幣政策的恐慌性連鎖反應,導致的金融市場暴跌。由於美聯儲削減量化寬鬆的意圖,美國金融市場在2013年6月發生了第一次“量化緊縮恐慌症”。)

這聽起來就像是,中國人民銀行從現在開始走鋼絲一樣。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