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4.3晚:HBO王牌節目談病毒來自實驗室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4/3/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談):HBO王牌脫口秀主持人Bill Maher節目都開始談論的話題太重磅了意味著什麽?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談,今天是2021年4月3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啊。我們今天大家看標題,HBO,大家知道HBO絕對是美國啊最著名的一個這個臺啊,這個電視臺,他的王牌的脫口秀的主持人Bill Maher在節目中也開始一起討論病毒來自於實驗室,哇,這個Bill Maher都開始討論了。我們待會來告訴大家啊,這個HBO都已經到了,我們前兩天話音剛落,是吧,還未落,是不是,都是全面推進啊,這個Bill Maher他都在討論這個,這意味著啥?這非常啊,非常重要。好,首先啊,除此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信息啊,待會兒說不定說不定我們有有一個重磅嘉賓說不定來到咱們節目來給大家帶來一些驚喜。首先啊,今天早上是叫做有個重磅的導播啊,今天晚上我們看哪個重磅嘉賓啊給大家帶來這個一些啊驚喜。好,首先讓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博博士好。

路德:好的,大家好啊,今昨天到今天有幾條比較重要的新聞跟大家分享啊,就是說,對不起。烏克蘭和這個俄羅斯的這個區域的這個啊情況還在繼續的這個持續發展之中啊,甚至現在在這個俄羅斯南部接近烏克蘭的這個邊境地區都有人都有這個啊網友們觀測到大量的S-400防空導彈啊在往這個前線開進的過程中間還有各種各樣的重型裝備也都在往這個烏克蘭前線啊,所以那個地方的這個啊情況現在是一觸即發,所以說這個時候大家一定要看這個是俄羅斯對於這個拜登政府施壓的一個非常顯著的一個標誌啊。第二,第2個新聞呢,就是說航母的消息,就是艾森豪威爾號航母已經穿過了這個,正在或者已經穿過了這個蘇伊士運河進入紅海,然後這個艾森豪威爾號航母航母打擊群是要到這個啊波斯灣去執行這個在波斯灣的這個駐防任務啊,這是第2條。然後第3條,是更有意思的一個消息啊,就是說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今天穿過了這個馬六甲海峽,又再一次進入了南中國海,但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就是說,同時在還在南中國海的還有這個啊加拿大的海軍的一艘護衛艦卡爾加裏號,還有一艘日本的海軍的這個村雨級護衛艦啊,所以說整還有這個啊法國海軍的一些這個啊像這個核潛艇啊,像這樣,所以現在這個南中國海啊是非常非常的熱鬧,但是最近我們又看到在一些爭議島礁,中共國又在開始就是說進一步的加強島礁周圍的這些這個武裝漁船的這個聚集啊,像這樣的一些事情,然後還有這個啊,當然像菲律賓這樣的這個國家也已經開始在南海這個區域啊進行這個啊爭議島礁上空的這種這個啊宣示主權的飛行,就直接飛越這個爭議島礁上空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這個真的是南海地區的這個緊張局勢是越來越加劇啊,所以艾莉女士你怎麽看?因為你可能對這個地區的這個情況比較熟悉啊。

艾麗:這個可以看到啊,就是前兩天這所謂的外長,這個拍馬屁,馬來西亞的這個外長還這個包括菲律賓、印尼啊、新加坡外長在這個廈門所謂的搞的這樣的一個活動呢,其實都只是為了哄住中共,我理解啊,就是哄住中共讓他不要搗亂。現在到底是誰在這個藍金黃誰?也不知道了,就是,其實事實上你看韓國的這個,早上不是講到嗎,韓國非常重磅啊,這個安全顧問在和日本、美國在開閉門會議啊,在商量戰術問題,那麽東南亞的這些國家剛才講到的這個已經到了又穿過馬六甲海峽,馬六甲海峽過來以後這是一這就是百分之七十八十的,七十吧世界上的物資從這裏走過啊,這個美國又在這邊,大家可想這邊地區的人他到底是不是歡迎美國來呢?那肯定啊,因為要知道,離得最近的是最難處理的,這個中共一直在聲張,到這個菲律賓門口、到馬來西亞門口、到越南門口去聲張它的海面,那事實上這一次的這個動作,我相信就是演練啊,之前這個博博士有分享,已經到了戰術層級的各個跨呃···盟軍之···法國德國都已經在互相分享信息,在開始互相演練,所以我覺得這個動作這個下來是說給這個地區啊,等於呃··這個地區的國家其實心裏是非常高興的,要知道他這個,它是有這樣的盟軍過來,對於這個地區的維穩是非常有利的,而不僅僅是中共一個··以一國在這個地方主張,而他們自己的軍力是絕對對抗不過。所以我我在想,其實這個才是真正的實際的動作,就是這些國家都都會歡迎,都會在某種程度上是歡迎他們來幫忙維持海面秩序,但同時他們也會派外交部長這樣的啊這個使官所謂去安撫中共,那實際上這個實際的動作就是軍事安排部署聯盟,一分鐘就是一天都不會啊這個停止,博博士。

博博士:對,就是說大家可以看到,最近這個尤其是北約國家,你像北約是在大西洋那邊的,過來很遠的,要穿要穿過大西洋,穿過地中海,穿過紅海,穿過這個印度洋,然後才能到南海啊,這是一個繞過半個地球的這樣的航程。但是北約的這個軍隊現在是越來越多的在南中國海這兒出現,為什麽?就是說因為在這個本地的這個國家,首先它以前是北約的這個國家的前殖民地或者是友好國家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他是有這個盟友的這個性質;第二,就是說,北約的這個國家是在跟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嘛,就是說這要在這個亞太地區、印太地區繼續展現自己的這個武裝的這個能力啊,這是二;第三,就是說因為南海這個海域應該是有自由通航的這樣的一個權利啊,所以說這後面多國的這個部隊前往這個南海時行使這個自由通航的這個權利將會是大概率事件啊。大家不要忘了,這個艾森豪威爾號航母到達海灣以後,然後這個啊現在在海灣,就是說帶領這個第五十特溫特溫編隊的法國航母戴高樂號啊,就要開始往這個南海這邊走了,所以大概率也會在,可能在一兩周之內要經過這個南中國海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到北約國家在南海的巡航以及,就是說美日印澳這個新的這個跨度,就是四國四國聯合的這個軍演在這個南海以及周邊印度洋這個周邊進行舉行啊也是水到渠成很快就要發生的事情。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可以看到真正的世界正義力量,對於中共,對於南海的這個侵略,對於南海的這個島礁的這個非法占領已經是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了啊,好的,我先分享這麽多。

路德:艾麗女士,分享一下。

艾麗:好的,我給大家分享一條,先說這個埃及的長榮呃··”長賜號“啊船東這個這個開始在,先說埃及長榮,它不是脫困了以後嗎,仍在這個這個湖裏邊靠邊,那麽現在埃及政府呢打算提出10億美元的這個賠償,就是警告會扣留另外的這個長賜號,那麽這個長長榮這個呃··這個公司呢現在就是受到了這樣的一個停泊,那麽現在就是對這樣的一個作為,在公海上在公共的這個通道上你錯誤的操作,船長所謂錯誤操作已經全部都出來了啊,就是導致河··這個運河交通停滯的這個事情呢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啊,埃及一定會給他一個高高的罰單啊,這也就是對這個這樣的貨運以及利用這樣的大遊輪,然後來進行圍堵或者在這樣重要的海峽的地方圍堵或者造成事故,引發這個堵塞的這種行為呢一定會,不會··,啊,一定會為群起而攻之啊,要看到這個背後有中共的影子。那麽另外一條信息呢,就是我想跟大家先分享一下,就是在馬來西亞的外長拉希沙慕丁呢訪問廈門的時候,要知道他的背景,稍微跟大家介紹一下,他就是納吉的一個表弟啊,他是親表弟啊,曾經做過馬來西亞的國防部長,那一一度呢,因為新的政府上臺以後呢,他就是下臺了,他們這一派下臺了,但是這個新的政府沒有坐住,結果兩年以後呢,他們又上臺就把他推到了外交部長,一度曾經想讓他來取代納吉來接替整個的這個執政黨聯盟的這個主要負責人,曾經有過這樣的考慮,那麽現在看到他的這個嘴臉,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他和納吉家族到底在背後有多少軟肋和蛋蛋被中共捏住啊,所以才能夠如此的諂媚啊,這個是一個補充。那另外呢,就是說我看,今天應該馬上就要到啊這個在亞洲地區的這個啊清明節了應該看到,那麽中共呢大肆的宣傳,在各大媒體宣傳就是從南海掉下來的這個飛行員的死傷,大家都要去,在這個時候,大家一定要知道,這個是家庭的團聚,家庭跟政府沒有任何關系,而在這個時候中共都不余遺力的要把你對祖先和家人的這個祭祀那改成對所謂的中共的英雄的這個祭祀,那這件事情呢我們還是要繼續抵制啊,他完全就是洗腦用中共的利益換取一個小宣傳啊,喪事喜辦,另外呢還要讓大家更多的參軍,所以大家一定要看清楚這個事情的本質,好,我就分享這些。我們這個路德。

路德:博博士啊,這個有沒有需要點評的?沒有是吧?

博博士:沒有,沒有需要點評的。

路德:好,首先啊,這個剛才我們說到,你看啊,現在這個情況啊,這個HBO啊,那絕對是以娛樂為主,是不是,博博士,是吧,是以娛樂為主,(博博士:對)政論的很少,(博博士:對,很少)所以今天早上我們做節目,是福克斯的新聞的政論新聞類是全美收視率第一,一般都走在前面,是吧,然後CNN那左派的新聞,那排名第二,S··SMS、NBC,排名第三啊,這個這個政論新聞,這個所有的這個娛樂節目裏頭啊包括很多你像娛樂,就是就是所有的媒體的裏面,包括很多個板塊,新聞類的、政論的,那肯定是往前推,排頭兵,那絕對是走在前面啊,這個娛樂的,HBO是絕對娛樂啊,是不是,之前我們昨天還看了ABC, ABC是啊是有電視連續劇啊這種東西啊放在一起,全國廣播電臺它經常還有一些NBA的比賽,是不是,在HBO是典型是娛樂為主,現在都談論這個,是不是?涵蓋,你看,這一次美國的全面的鋪開,大家看明白沒有?過兩天NBA說不定也站出來在討論這玩意兒,都有可能,是吧,橄欖球都會討論,我告訴大家,並且這個這兩位科學家明顯是反川普的,說,啊當時如果是有一個錯誤的人,他說川普是錯誤的人,是不是,如果來說這個事情,那就會怎麽怎麽的,(博博士:對)是吧,因為你要知道在美國,這個娛樂娛樂行業基本上就是好萊塢行業基本上是反川普的,反反美國右派的,特別是反川普啊,是不是,大家看明白沒有?就這都在開始推了,是全面在推進,是不是?這個不僅僅是左中右,更重要的是各個跨行業都在往前推,雖然有前後順序,有前後順序很正常,是不是,就像你一個石頭啊,這個一個一個正圓的中心,它它最終啊受影響力,距離遠,那自然你可能傳導的時間要長一些,那所有的這一切,正源的中心是哪裏?是吧,那就是閆博士的報告,咱們爆料革命,絕對的啊,告訴大家,為什麽?我們接下來看下面一個,就什麽呢?就是福克斯啊現在推的步驟,就Warroom那在英文的媒體那絕對是推得最快的,往前面走,那Warroom之前是哪?那毫無疑問,那肯定閆博士,那閆博士和Warroom中間有一個是哪裏?我們來看啊,另外一個啊,大家看,這裏,這是Sellin就是Sellin啊Sellin博士,這個絕對是啊,這個我們之前說他是美國軍情部門前軍情部門啊,就像現在國務卿,前蓬佩奧,前這個納瓦羅總統助理阿,前什麽什麽,也是前,你看他的推,0Follow,就從來不Follow任何人,這個推純粹就是傳遞信息的,他不Follow任何人,只發東西,發的什麽東西?今天發的這個東西絕對重磅啊,他說COVID-19病毒很可能啊是通過什麽呢,pre-adapted提前適應了讓人類感染被一系列的什麽呢叫做什麽?Humanized就是就是人性化的動物模型,通過連續傳代感染,然後具備傳染人的這個能力,然後他打的這個標簽是超限生物武器、超限戰武器、COVID-19的來源。這是,我告訴大家啊,這個,然後他附兩個圖,一個是,大家去看這兩個人,一個人叫做Deng Hong-kui,Deng Hong-kui啊,一個叫做Qin Chuan兩個,這裏頭,我告訴大家啊,這是我們,我們看老外啊,老外,這個人絕對是美國軍情部門的,他是生物專家、生物武器專家,第1次提到動物傳代,這個動物傳代,是我們告訴大家,告訴大家,是閆博士,我們在119、120的時候就告訴大家通過動物的傳代,那個時候閆博士第一時間告訴我,她說動物傳代打模,然後呢吸引人,然後她在第1份報告裏頭,閆博士的第1份報告裏面就講講整一整頁,19頁啊,大家去,第5部分大家去看啊,就專門提到就是說humanized 的animal.的模型就是這個動物模型它是類人的,就是跟人的免疫,我們在去年我們就當時就說過記不記得,專門就是跟人類的免疫系統基本上,模仿人類免疫系統,然後再做一系列的動物傳代serial passage,是吧,然後具備變異變異,變成模仿人的,這可是第1次,這,很多人這意味著啥?這意味著這就是那個當代基因武器裏頭寫的很清楚啊,要把人工的如何變成自然的,就是動物傳代,美國人總算有有人看明白了這一點,這是關鍵中的關鍵啊。這一點的提出,這個Sellin其實說白了,太猛了,這這個概念就是這一點提出,可見他們完全認可閆博士的重要的報告的重要的點,我先說到這啊,博博士。

博博士:對,大家可能就是說跟著我們節目的這個觀眾都知道,我們去年就已經給大家講過這樣的這個道理,要怎麽弄的,就是說它是通過這個動物,但是這個動物就是通過,就因為這個生物學的東西,我也不是特別懂啊,我就是啊,可能講錯就是,但是我的理解是就是說這些動物比如小鼠它的這個啊就是免疫的這個系統或者是它的這個基因被被改造過之後,他能夠有一些類人的這個特征啊,就像這樣的這種這個動物模型,這種這個實驗動物是非常非常貴的啊,就是說這個時候所以能看到的這個情況就是說,他是要通過這種這個幾代的這種就是類人化的這樣的這種動物來進行把它的這個變得適用於就是看上去像是這個啊在自然界經過長期的這個進化產生的,其實是非常快的一個過程,但是它是模擬了這個自然界的這種進化的這樣的一個過程,所以看起來像是一個天然的,其實是一種人工的這種手段,但是它並不是通過基因的這種改造啊,而是通過這種這個動物傳代而實現的,這個我們在節目裏面跟大家說過,好的,路德。

路德:這個艾麗女士,這點你說說。

艾麗:是啊,我們我們以前講過,我記得我最開始的時候經常說錯,這個路德說說錯了,不是完全通過基因改造,不是實驗室完全改造,它是在實驗室裏通過人工的,我記得一直那個時候在講人工,怎麽人工?就是小鼠實驗把它打模,其實通過這些哺乳動物小鼠就類人的,然後呢把它這個武器打造的更加的能夠和人和類似人這樣的動物能夠結合,然後一代一代的傳代,最後把它變成很像來自於自然的,當我們現在看這個這個基因武器這本書的時候,就是中共最近發出來,閆博士推出來的這本基因武器的這個教材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看到,完全是一種打模武器的手段,就是通過類人的這種小鼠啊哺乳動物在他們身上進行傳代實驗,一代一代的傳,傳到最後感覺非常像最後的這一個到人身上的這個冠狀病毒的時候,那麽你就可以把它全完全推給自然,就像果子貍當年的果子貍一樣,所以這個在最早的時候去年二三月份,那個時候就是閆博士路德就,路德社就已經在講了,一直在講,因為俄羅斯講,說這個是有這個基因啊,用的是重組、用的是基因重組、基因編輯這樣的這個詞匯當時就非常的警覺,路德社當時在2月份3月份的時候,去年就已經講到說這個用的就是基因編輯,但是它不是直接編輯,它是自實驗室裏讓你變成自然的編輯傳代,就是這樣的一個一個詞匯,我記得非常非常的非常早就提出這個問題了,那就是閆博士給的這個信息應該講,所以現在今天在講這個今天的這個武器專家啊,就生物武器專家,美國的,可以看到他能夠說出來,說明鑒定和在這個這個這是非常關鍵的一步,就是等於病毒是怎麽來的?武器怎麽在實驗室裏打造的?讓他看似來自自然的,這個是極其關鍵,而且他提到這兩個人Qin Chuan啊,還有這位這個這另外一位先生就兩個人,他把這兩個的照片都放進去,就說明其實這些技術和造技術的人不止這個,之前咱們博士團不是還講過有李放啊,閆博士還講過有一些其他的人都是在美國學成的技術,而這些技術最終用在了什麽?就是這麽高級的技術,最後就用在了這些跟中共的軍方合作來打造他的武器,所以這個武器打造出來又看似非常像自然,所以今天當它的這個武器生物武器專家講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可見就是所有的盟國在這個問題上已經達成一致,而且他是來發布消息的,他是來發布消息的,絕絕,就是告訴你,我知道你的病毒來源,你是怎麽做的武器?這不僅僅是對閆博士這個論文的所有的和她爆料的所有的認證,而是經過認證以後,確認了,現在開始走向定罪和戰略戰術上對他進行打擊的這個時候,所以我覺得他們站出來說,這絕不是,這這太重磅了啊,路德。

路德:你看閆博士的第19頁第5步,看到沒有,你看,serial passage就是叫做動物傳代在實驗室裏頭,看到沒有,第4步第5步這裏頭serial,剛才,你看他的推也是寫著serial passage,serial passage 啊,咱英語不行,但是我這這咱們對對字也總對的出來吧,是不是?然後後面就是有重要的步驟,就是這個serial passage就是快速的啊一個進化的過程,然後呢,找什麽動物?找就是,他這裏說的什麽動物?類humanized的動物模型,閆博士的報告裏,就是用的詞都是閆博士報告裏頭的詞啊,看到沒有,就是這個動物是什麽?人,就是類人模型的,類人模型的,這什麽?首先,我們大家要告訴大家,就是Sellin他是可以說是,可以說是美國軍情部門啊,現在的相當於發言人在這裏一直往前推,推的什麽?推到就是一定是越推越深,就是你深你最後能不能站得住腳,是不是?這是最關鍵的,告訴大家,你的所有的理論站不站得住腳,就是你說啊來自實驗室啊什麽什麽,但是在科學界最終是講驗證,你不能說嘩眾取寵,回頭閆博士說啊這個什麽這個是來自實驗室,問你,證據呢,有沒有理論?沒理論,啥都沒有啊,就嘴巴上說,就來自實驗室,你去找吧,那誰搭理你啊,是不是?就這,你要得到美國人做事,他,我們說美國二戰之後,我們這個世界和之前二戰之前一個巨大的區別就是什麽?科學精神。科學精神最重要是什麽?你必須得有科學素養,你的所有的東西你得要經得起驗證,這個Sellin在這裏提到的,這就是把中共這個最根本的這一個點給他揭露出來了,而這一點是閆博士的報告全世界第1個提出來的,就是啥啊?serial passage,就是什麽?動物傳代,然後變成人容易感染,看到沒有,這個概念。我們再看啊,他裏面兩個人,裏面兩個人,是吧,他這個他推出的兩個人,待會兒我們先說一下,這秦川呢是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所長,動物模型與實驗醫學的主編;領導實驗室動物菌種資源數據庫LasDB軍民融合項目,通過百度CNKI和PubMed構建了一個包含全球所有實驗室動物菌種、種群和突變胚胎幹細胞系的在線數據庫.這些數據和發現將會被用於這個超限生物武器的研發。這一串我都沒法解釋,所以我們今天專門有神秘嘉賓啊來解釋這一串,這個咱們神級嘉賓來給我們觀眾們來解讀一下這個秦川到底是幹什麽?這一系列百度我我搞不懂啊,咱們神秘嘉賓給大家來解釋一下,神秘嘉賓出場啊。

閆博士:各位觀眾朋友晚上好,路德先生好,咱們的主持人們好,嗯,我是閆博士。

路德:哇,閆博士。

艾麗:鼓掌

路德:鼓掌

閆博士:那個路德先生讓我來解釋一下這兩位(路德:對)這個背景是吧,先從秦川教授開始啊,秦川教授呢你看她這麽多頭銜,基本上可以說明的就是她在中國的動物實驗動物界啊,她是一等一的大拿,然後她在全世界也絕對是排得上的,你們如果去查她的這個所有的這個簡歷呢,就是屬於那種頭銜都多的放不下的那種人,那你們想知道她究竟都幹了哪些事情(路德:對,做什麽的?)讓她這麽厲害嗎?(路德:嗯,做什麽的?)就是你看,當然了,她作為一個這樣的大拿,她肯定掌管著很多資源啊什麽合作啊,就像剛才列的這些,這個都可以先放到一邊。首先秦川教授她是03年非典的抗疫英雄,在非典的時候她是應該是第1個還是,反正是首先這個作為引領了那個科研,然後找到動物模型實驗動物模型的這個科研人員,全世界哦,然後接著在中東呼吸綜合癥MERS的時候,她是全球第1個用這個恒河猴,也就是說大型動物模型來做這個MERS感染,然後查看這個MERS在猴身上這個病理反應並且尋找這些治療靶點啊這樣的那個,不是她先發表他的團隊發表的,那麽我們說到新冠期間她做了什麽呢?那個去年5月份的時候,在Nature雜誌上秦川教授團隊應用人源化轉基因小鼠也就是我說的humanized,hACE2-mice就是我在那個第1份報告裏明確指出的,最簡便最好用,然後應該是他們,就是我們推斷他們用的就是這種動物模型來去做新冠病毒的這個動物,然後他們發的這篇文章是應用,秦川團隊應用hACE2轉基因小鼠闡明新冠病毒的致病性鑒定了國際首個新冠動物模型,所以說當這個Sellin博士他追尋這個humanized mice人員化小鼠模型和人員和這個新冠動物模型在動物傳代當中的應用的時候,他自然而然就會追尋到這一步,因為我已經在我的第1份報告裏面把使用動物模型及為什麽要使用這種模型,它的優缺點都列出來了。

路德:閆博士我想問一下啊,這個這個就是humanized的這個動物模型到底能不能給我們觀眾解釋一下到底是什麽意思?humanized的animal models,你的報告裏專門講了這一塊啊。

閆博士:這個humanized的就是說把那個動物就是你可以理解成它,女人,怎麽個女人法呢?就是因為我們以前不是也跟大家講過嗎,比如說都有血腦屏障的時候,人也有,老鼠也有,人和老鼠的就不一樣,人有頭、老鼠有頭,人和老鼠的頭不一樣,除非有些人故意把它當成一樣的,對吧,就這樣子的,那麽我們在這個做動物的時候,有很多東西我們雖然可以模擬它們,然後那個比如說差不多的環境,模擬人在動物身上做,但它終歸不是人,那麽在這裏的話,她就是說通過把這個小老鼠用那種轉基因基因編輯的方式呢把它體內的這個ACE2受體,就是咱們說的這個新冠模型新冠病毒它最喜歡的這個受體呢把老鼠的替換成人的了,那也就是說這個老鼠本來和人一樣,全身都各個器官啊、血管裏面都有這個受體,但是它是老鼠受體,多多少少和人有些不同,那為了讓這個病毒更好的能夠適應人的ACE2受體,那他就通過轉基因讓這些老鼠出生的時候,身體裏面就沒有老鼠的ACE2受體而全部都換成和人一樣的了,那當然了它這個在分布啊、密度啊上面是有點點分別的,但是不管怎麽說,這已經好過老鼠這個模型本身而且在你不能用人去做實驗的時候,這是一個最好而且最方便的選擇,那麽他們就是在這個實驗室裏面把這個病毒用來感染這種有了人的受體的小鼠,那麽這個病毒進去以後,因為它它一進去就跟磁鐵那個吸鐵石,鐵遇到吸鐵石一樣,它就直奔這個受體而去,然後這個受體本身就已經是人的受體了,所以它這個病毒在通過連續傳代,就是一匹老鼠感染了以後,我從裏面找出最毒的,然後傳給下一批,再下一批再傳給第3批,各種,特別都像養蠱一樣的方式(路德:養蠱)在做這個實驗過程當中呢,這個病毒就已經被主動的選擇為,被人這個強制性的選擇成最喜歡人受體的,最喜歡人受體的,然後一代一代打模出來,我在第1份報告裏面明確寫出來,就是據我的經驗推算的話,它應該不會超過10~15代老鼠,也就是說一代老鼠大概是3~4天、3~5天之內它就可以傳給下一代,這個過程當中還有做一點其他實驗,但是整個這個過程其實是一個非常密集而且非常快速就可以達到的,那麽你就算它是15代老鼠,一代老鼠5天,對不對,這也就是兩個月多一點兩個半月的時間就可以搞定一個從本來它根本就不認識人的受體的病毒,然後轉成一個特別特別喜歡人的受體,一見了以後就啪··就沖過去,然後死扒住不放的這樣的一個病毒,這就是它這個動物傳代最可怕的地方,然後這裏面還涉及一個就是在動物傳代過程當中:第一,它是模擬了自然進化,因為本身的話,這些老鼠如果在自然進化過程當中,那麽它就代表著宿主,對吧,那這個病毒需要去找宿主,找到合適的宿主、合適的環境,然後再去找找找,最後再在一個適當的環境下病毒如果還活著然後又遇到了人,然後它再去進化,那麽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幾十年上百年甚至更久,至少目前我們沒在自然界裏見到過這種進化的病毒,對吧,新冠這個明顯反常,但是她在實驗室把它濃縮了,濃縮了,完全濃縮成一個類似自然進化的過程,就是高強度的,然後同時在這個過程當中因為病毒要經過老鼠體內一代一代的這種適應呢,它有一些在實驗室裏面開始修改過的一些這個基因密碼呢,就是我們說的這個啊,我們說的這些核酸的那個序列,就在這個老鼠體內自然而然會發生一些小小小小的變異,那麽這個就在一定程度上呢又可以掩蓋掉之前在實驗室裏面人工編輯啊什麽的一些痕跡,因為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隨機的一些改變,它也不大影響這個病毒的性能,但是它就是可以,就好像你塗改作業一樣,他就可以塗改掉一些痕跡,所以這個是非常非常狡猾而且是在整個這個新冠病毒的實驗過程設計制作過程當中極為重要的一步,然後這步是除了我以外,應該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報告公開敢說這個新冠病毒是做了動物傳代實驗的。

路德:那你覺得塞林教授塞林博士他作為美國軍情前的重要的這種人士他發這個推,你覺得啊啥概念、意味著什麽,你看到這個推特你第一反應啥感覺你感覺啊,因為你的動物傳代的概念被他接受,是不是。

閆博士:首先那個你看,塞林博士他其實我個人感覺他上推啊,他並不是想跟別人聯系或者怎麽樣的,因為他其實沒有任何follow的,然後他之前不怎麽發推,他最近開始密集發推,而且中間@過我,@過納瓦羅博士,然後每一次幾乎都是針對這個、他的主題全部都是現在針對中共的一些調查,然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針對新冠病毒來源調查,並且他幾乎裏面絕大部分的文章都會在特意提到我,然後這個所以我感覺就是說,而且他和我其實是有一定互動的,就是在推上公開的這個互動,你們會看到我轉他或者他會轉回我這邊相關的東西,那也就是說我感覺塞林博士他是想通過這樣的一個方法,來告訴大家就是通過他們那邊獨立的調查,那麽在有資質有背景的這個軍情人員的眼中,我的報告和我的這些提出來的這些觀點呢,是在被他們逐漸驗證並且推出來推給大眾的,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你們回去看他最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加上超限生物武器的標簽,他應該是上個月才開始加上的,然後現在他就是加超限生物武器和超限生物戰的標簽,那全部這個都是來源於我的第2篇報告,也就是說在這個過程當中,他通過一點一點的去給大家給一個那個外界講明白這裏面是怎麽回事,通過他去挖掘這裏面腐敗的線索,挖掘人工制造的這個線索,然後一直到現在就是推到這一步,他要告訴大家你們要想到這個動物傳代實驗在這裏面的意義,因為我說了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的報告,目前為止正式發表的或者是運營版的文章,有從科學家嘴裏面直接提到這個新冠病毒的這個來源和動物傳代有關的,那塞林博士在這裏就是告訴所有關註這個問題的人,尤其是能看懂這個問題的人,你們要去追蹤這個問題啊,這個直接與超限生物武器有關,而且另外他要他暗含的一層意思就是大家都在討論gain-of-function功能增強實驗的時候,其實這個動物傳代它並不是我們說的功能增強實驗他們通常說的功能增強實驗裏面,就是特別常用的應該用到的,因為這個病就是這種做法呢,其實他其實目的就是為了得到一種特別特別針對人的東西,但是你要看到就是之前這個新冠狀病毒他已經加了很多很多的功能啊,比如說這個福林酶切位點,比如說讓它在這個那個受體結合域方面要去結合這個人的受體,那麽它再加上一層這個,我不是說否認他這個能增強病毒的功能啊,我是說如果這些都加上以後,那麽你們要想的就是,如果只是在研究一個或者兩個功能的情況下,加上這麽多功能,這是違反實驗的基本原則的,你在一個功能或兩個功能都沒有解決情況下,就貿然加上第3個或者更多的功能,那這個就說明你本身並不是想研究某一個某兩個功能再增減的情況下會造成病毒,比如說你要把它做成疫苗啊,或者比如說你只是想單純的看一下病毒的特性,它已經違反這個原則,你加了這麽多明顯你就已經有惡意了,這就像我說的那個那個弗蘭克斯坦那個怪獸一樣,各種什麽動物腳動物耳動物尾巴,動物蹄子都合到一個動物身上,肯定就是一個怪物,所以他是在用這種方法去告訴大家,並且他把他上一次把陳薇啊江世博啊,這些包括去世的周玉森教授啊這些人都列出來,還有高福,這次他又把這兩位教授列出來,也就是說他們已經追蹤到足夠的線索能夠讓大家去重視,並且大家如果去核實的話也一定會發現問題的。

路德:那個鄧宏魁是做什麽的?能不能說一下?這個男的。

閆博士:鄧宏魁啊,他是這個這方面的就是,怎麽說呢,他,這麽跟你說嘛,自然學術期刊公布2019年十大科學家,十大科學人物啊,他就是唯一入選的中國科學家,他是北京大學生物科學學院的教授,他被自然雜誌評為這個科學家的時候是稱之為CRISPR轉化者,CRISPR就是我們說的最新的基因編輯技術,也就是說他是基因編輯方面的非常牛的人物,然後同時呢,他是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研究這個艾滋病病毒的,包括免疫學的這些東西啊,還有幹細胞啊這些都是他的研究專長,他在這方面應該說是研究做得很不錯,然後並且那個和就是他是在美國,應該是UCLA加州大學,那個洛杉磯分校如果沒記錯的話,在那裏讀的博士或者做的博士後,他的海內外的關系是非常的豐富的,他就是在中國的這個科研團隊這塊當中,這是領軍人物。

路德:他做艾滋病的都跟這個新冠有什麽關系啊?啊,艾滋病的。

閆博士:我不希望大家覺得他是做艾滋病的就一定跟新冠有什麽關系,我們想強調的就是說這裏面其實包括塞林那個博士想強調的也是說就是這些人各有所長,然後他們的就是獨家擅長也好,或者他們廣泛合作也好的這些這個領域呢都被用在了這個新冠病毒的創造和設計過程當中,這裏的話並不是說讓大家單獨去強調艾滋病啊,或者怎麽樣,就像我說的是這個啊,新冠病毒在設計過程當中是融入了很多不同的這個病毒的這種特性,這不能單說他現在就是用了,因為他研究艾滋病,所以就一定用艾滋病,你要知道病毒這個領域的研究是相通的,他有這方面的知識,他可能不是在研究這個的時候看到的,但是他可以理解到並運用它,這個所以這個方面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跟他的這個基因編輯啊,以及他在那個研究幹細胞過程當中的一些經驗有關。

路德:好,閆博士先休息一下啊,然後我們跟博博士,博博士你覺得這個啊,這個塞林啊這個博士,美國前軍方啊,專門負責這個這個軍情這塊這個生物技術軍情這塊,他發這個推他又不follow任何人,你覺得這個傳遞什麽信號。

博博士:我覺得他不follow任何人,而他通過這個推,就像閆博士說的剛才這個啊,他開始大量的發這個,關於這個啊推啊就是啊生物武器的就是超限生物武器的這樣的,而且還特意加上#UnrestrictedBiowarfare#UnrestrictedBioweapon,這樣的hashtag,這樣的話就可以看出來,他真的是要開始,他主要的這個目的就是為了傳播這個事情的真相以及他自己所觀測的東西,而且大家要知道他是能看到很多很多就是說在這個普通的這個公眾層面看不到的東西的啊,所以說從他這裏發出來的話可以可以見到,就是說真正的美國的這個啊,怎麽說呢就是局內人啊,真正的這個內部人士,對於這件事情其實是早就心知肚明,而且是對於中共怎麽個搞法是非常非常清楚,而且這種方法是極端邪惡的,為什麽呢,就是說它通過這種快速的這個傳代啊,就是說讓這個啊可以在自然界也可能需要幾萬年的進化,因為你要自然界裏面兩只老鼠對吧,要碰到一起才能夠傳染,還不一定是這種這個啊,特別能夠有益於這個病毒的傳染,對吧,這個時候他把大量的老鼠在一起進行進入這種人工的這種傳染的話,他這種在實驗室裏那個很短時間就達到這種在自然界裏面需要很長時間的這種這個很多這個機遇才能夠達到這種效果,所以可見他就是說,為什麽中共一直說這個病毒來源於自然的原因,因為他們所使用的這種這個制作的這種方式,其實是加速了這種自然的這種這個就是在自然界裏面的這種病毒的這個進化過程啊,就是說那就是說等於是加速了這種進化過程一樣,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由他由Dr.Sellin他把這個情況給跟閆博士說的是一模一樣的,就是跟閆博士的這個paper裏面說的是一模一樣的,這樣的這樣的連用詞都一樣嗎,我們看到了對吧,所以說在這裏可以看出來美國的這個真正的科學界在現在已經開始要把這個準備把這個真正的病毒真相開始要公諸於眾啊,而且他們所掌握什麽的,掌握了這個信息和情報可能也很快會浮出水面。路德。

路德:閆博士,就是有一點就是啊,就是啊,這個動物傳代把自然啊,就把人工的偽裝成自然的這種方式啊,這個在病毒界是一種啊,是一個就是你覺得美國的這些技術人員就是這種病毒學家,能不能想到?還是說之前根本想不到中國這麽邪惡,因為你的報告最終讓他們意識到這一點,你覺得他們之前就想到了,還是說因為你的報道才想到了才看到了這個真相,能不能給我們、你怎麽看啊。

閆博士:我覺得這個根據我在美國接觸的這些專家也好,根據我個人經驗來說,中共這一點吧,就是非常的惡毒的一個想法放在大家常用的一個方式裏面,但是這樣就會顯得非常隱蔽,因為人家一般人想不到你是這麽惡毒的來使用這個方法,我這麽跟你講吧,首先這個動物傳代實驗,它本意並不是用來讓這個東西更加攻擊人的,它是就是像我在這個對這個約翰霍普金斯那個文章裏面的那個回同行評議的回復當中呢,那裏面的那個Gigi他們就是完全不懂這個,然後我就好好給他們講了一課,我說你們不懂這個,看出來你們缺乏實驗室經驗,來我給你們講講課,你們好好聽聽你們犯了多少錯誤,你可以看到我第3份報告從57頁開始就是大段的,然後包括後面第59頁就去那個駁了他們對這個動物傳代的一些指控,那其實這個動物傳代呢,平時用於什麽比如說啊,我在做實驗的時候,我手裏面有這個人的流感病毒,那我為了要讓他這個能用在老鼠身上去做實驗,然後並且能夠反映出這個差不多水平的這種病理特性的時候,那我當時就拿這個人的這個病毒呢,去感染小老鼠,普通的小老鼠,那麽這個方式就是讓它傳代以後,最後就比如說能夠把這個小老鼠產生這個致死性的病毒,這就叫老鼠適應過的這個流感病毒,可以拿去做實驗,那麽這是一種實驗室常用的方式,但是中共呢,就是他把人家常用的方式他換了一個反方向的去做,然後披上它這個就是動物實驗的外衣,而且是這種就是看起來你就算做了別人也不會覺得有什麽問題,因為這是實驗室常用的這個技術,你不可能從他的這個購買動物的這個,這個什麽出貨單啊,發票呀,或者是它是生產了這個人源性動物你就去說你們這個實驗是有問題,明白嗎?就好像是用最普通的原料結果換成了毒品,那你從原料單上你是看不出來的,因為這些原料可能都是常用的,最後是你把它做成了毒品,那在這個情況下,當時我看出這個問題了以後呢,我一直就是想,我也想知道為什麽沒有人站出來說這個,而且包括在《柳葉刀》那個聲明簽名上有一位叫肯塔的這個教授,這位教授是我有個人接觸的,那這位女教授呢,她是原來在美國的啊,應該是FDA還是NIH位置很高,後來她去了澳大利亞那邊的諾貝爾獎得主的實驗室,專門做流感病毒方面的這個研究,她本身就是這方面的很了解的專家,2015年的時候她還專門寫過這個動物模型的文章,分析這個SARS病毒MERS病毒,包括這個當中用過的人源性小鼠的這些模型,但是就包括他這樣的專家,在《柳葉刀》那個聲明上簽名,認為這個新冠來自於自然,並且一直就沒有出來講過任何關於動物傳代的事兒,一直到後來去年大概是年終還是什麽時候,她有一次在文章裏面提到啊,我們可以用這個人源化小鼠來分析這個SARS病毒,SARS2這個病毒就是有點和那個秦川團隊的那個呼應的意思,明白就說他們能看出來,但是他們不講,這個事情一開始我很詫異,後來我也明白了,你們就是故意揣著明白裝糊塗唄,然後等到我開始出第1份報告的時候呢,我那段時間有跟美國一些頂級的專家聊,其中包括一位頂級的生物武器專家,他就跟我說,他說看到我的第1份報告,他覺得最大的感受就是終於有人幫他解開這個答案了,為什麽他作為一個他不是PHD他是一個MD醫生背景的,為什麽作為這個專業人士沒有人站出來說這個傳代的事情,而他和他的一些朋友其實私下都會去討論,用這個動物傳代這個事情有可能會被應用在這裏啊,並且這個裏面可能會有一些其他的東西,他們也沒想明白,也沒有人寫,這一直到我這個報告出來的話,把這個點出來,我相信有很多科學家會像他一樣,就是意識到這裏面有問題,然後再有一點就是說,中共本身就是刻意要把這個偽裝的像來自自然,然後他又在第一時間出了石正麗的那個假的那個科學信息。那麽作為科學家來講,就是絕大部分他是無辜的,他對基於科學家之間的信任,基於頂級雜誌圈子的信任,那麽他都會相信這個發出來的,尤其是像nature Science這種級別的雜誌,或者石正麗這種大佬級別的文章,應該是沒有什麽問題,首先是基於信任,那麽在這裏面呢,石正麗和其他科學家又偽造了品相是來自自然來源,又有RaTG13蝙蝠病毒做祖先,又有一系列穿山甲在那倒黴的當宿主對吧,然後還東找西找,唉呀,中共還跟著配合發各種新聞說,唉呀,中國人吃蝙蝠,中國人各種亂吃野生動物又偷獵又幹嘛,所以這個自然而然的就會模糊外界這些視線,尤其是不了解中共體系的這些科學家,那麽整個的來講呢,當這個動物傳代實驗被認真的對待,然後科學家看到這個東西,再加上看到它基因組序列裏面那些明顯的改動的證據的時候,這個自實驗室來源就已經變得非常堅固,然後那個空洞的自然學說就不攻自破了已經。

路德:是,但是就說這麽專業的咱不熟,對於我的話理工科思維就你看他的推裏頭說超限生物武器這個名詞,第一提出的就是閆博士,因為這個在這個名詞之前全世界沒這個詞啊,生物武器有啊大家都知道,還可以翻字典。但超限生物武器是閆博士面膜首提,所以他這個推的意思,其實我們就看到一個重要的信息,什麽信息,就是生物武器往超限生物武器去推,我們之前說啊,如果是生物武器,美國對生物武器的認定是什麽,你必須得用導彈打過來,那才叫生物武器,啊,美國沒有被導彈攻擊啊,是不是啊?所以說啊,在這一點上,只有是超限生物武器,而那本書《當代基因武器》裏的說的很清楚,當代基因武器是什麽?就是在和平時期,可以通過人傳,然後把對方的經濟崩潰政治崩潰,然後所有的社會崩潰,它是一個這樣的概念,所以這個塞林啊,第1次提出這個當然了,這個他之前超限生物武器發過很多次啊,包括這個Maher也發過,我們現在看啊,這個Gordon Chang也在這裏今天也說了,你看,說,中國政府啊,就是武器化DNA看見沒有,明天將會建立更多的這個病毒,所以我們美國科學家還會允許他們來繼續開發這些武器來傷害我們嗎?所以啊,這個艾麗女士你怎麽看?

艾麗:是啊,這個真的是要看到,剛才我聽想聽閆博士講的這個關於這個傳代的問題,我其實剛才聽她一講完,我也想問這個問題,就是說,等於他是把這個小老鼠正常的實驗做實驗的這個順序呢,它倒過來做,專門感染用人感染了人的這個ace ii的小老鼠來去坐他的傳代。這個是非常的邪惡,但是這個這樣的技術提出來以後呢,我覺得很多,因為它在很按照閆博士講,其實它是一個很多人都用的,但是沒有人想到它會用這來基因武器,它倒著來做,用它來感染專門有目的的去感染這個小老鼠,然後把它的這個嗯冠狀病毒打磨的更適合或者更具有毒性啊,居然來這樣去做,這個是非常讓人覺得這個發指。就說超出了大部分科學家的這個想象力,當然閆博士剛才也講了,就是當人們的這個這麽多的疑問啊,在這些關鍵的節點上,閆博士給出了這個答案就是她的解讀,給出這些答案的時候才真正的解惑了,或者是說讓這個邏輯鏈讓更多的專家能夠清晰的看到中共是怎麽放毒的,這個邏輯鏈就連上了,所以呢,我覺得像今天的塞林博士,他出來談這個了,特別是講到這個生物武器和超限生物武器這個絕對是啊,閆博士首提啊,全世界首提,為什麽?因為沒有把它做成武器,或者它不是用來專門攻擊人類,並且使用當作一個超限戰的生物武器來進行,對美國和這個西方國家進行攻擊的話,你就無法給他定罪,所以這個東西就會最後不了了之。(路德:對,艾麗女士說得太對了)對,就是就是這樣,就是真正的把它就坐實,它就是生物武器,而是而且是通過超限站戰的模式,超限戰的概念也是中國提出來,超限生物武器的概念也是中國提出來的,誰把它揭露出來的?閆博士把它而且在她的兩篇論文裏面,第2篇論文裏面已經明確定出來,所以我覺得,他要提這件事情絕不是說提著玩的,咱倆討論討論,他能夠引用,能夠說就是有目的的,有步驟的在穩步往前推進,哦,那個路德。

路德:艾麗女士剛才是說的太對了,我告訴大家,如果是只停留在生物武器這塊,我告訴你,你真還沒法給中共定罪,為什麽?美國的生物武器什麽?導彈打過來,美國,沒有證明被導彈攻擊啊,是不是,(博博士:要有武器投送)你這個泄漏,中共說、中共自己說沒法泄露,泄露不了,是不是,所以啊,第一,確實我告訴大家,你如果是泄露,你真就沒法給他定罪,並且你們沒法證明他泄漏。但是超限生物武器是可以驗證的。第一,他武漢關閉以後,他讓這麽多人跑到美國來跑到全世界,這就是當代基因武器那本書裏寫的很清楚的,其中一步。第二,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今天塞林博士說的什麽?動物傳代,把人工變成偽裝成自然,這就是那本書裏說的很清楚的,最重要最邪惡的一步,這是完美犯罪最重要一步,之前什麽基因編輯、什麽功能增強所有的東西,那是必備,那叫做你既可以做生物武器,又可以做超限。但是超限兩個字加上去,就是動物傳代試驗,沒有,然後再加人員投放,這兩步,就決定你就定罪必死,我們之前解釋那本書的時候一直在說,我們要給美國人傳遞概念傳遞概念,你看果真現在有回應了,有第1個後面就有無數個0,有第1個就有10就有100 1000 、1萬,所以美國人這裏頭第1個真正的明白這裏頭,塞林,他是一個圈子啊,我告訴大家這絕對軍情圈的圈子,有人發這個,正兒八經真正明白了,這東西為什麽我們一直啊閆博士一直在說這是超限生物武器,我知道我可以告訴大家,就連班農先生前幾天做節目還說是生物武器,還覺得中共投毒不可能,基本上是泄露,包括啊,納瓦羅先生,當然了,他們可能現在這一步驟還在這一步,但是有可能他們是真的以為這是啊,中共不可能,就是因為美國人的概念裏頭,他就覺得這不是生物武器,為什麽?因為他們對生物武器的定義是不一樣的,但是這個塞林發出來告訴大家,這就是他們就意識到了超限生物武器,再結合布林肯前幾天說的,啊,要建立一個體系防止第2波第3波,就是防止第2波第3波所有的。塞林博士他說這個,他的背書,他這個級別人的背書是不是你想想那是啥意義?大家想想,對吧,就像那個說什麽解釋清楚什麽叫啥意義,就相當於一個北朝鮮的人,來到咱中國,寫個什麽論文,但是如果說沒有咱中國、如果博博士不背書,我們這個圈子估計都覺得半信半疑。但是你要知道啊,這個圈子的、塞林是它一個圈子,一個軍情生物情報圈的全面的背書,這是意義不一樣的,意義不一樣的,因為很多人說啊,因為有些5毛砸閆博士說,閆博士是搞這個的,不是搞生物武器的,你沒資格說是生物武器,對,不需要資格,但是有資格說是超限生物武器,因為別人軍方的人現在來背書,他有資格吧,問你啊,這個5毛,他有資格吧,別人是專門搞軍情部門專門搞生物技術的,他站出來背書。你看倒到沒有?看明白沒有,這是一個突破,我告訴大家絕對是突破,前天納瓦羅評閆博士,提到閆博士工作做得很棒,這絕對是突破,啊,HBO、CNN都提實驗室來源,這是突破,塞林等於說現在是走的最早前面在國內啊,在美國的,美國的這個重要的部門裏頭,他應該是現在走在最前面的,閆博士有個問題啊,你覺得納瓦羅先生啊,這個專門節目說啊,閆博士的工作做得太傑出了,你是怎麽看的啊?你是怎麽看的?

閆博士:我蠻高興的呀,而且他說的那天是3月31號,這個可能有的人會覺得,那他說這話的時候還沒來得及看我的報告,但是因為我的報告已經提前給了內部一些想看的人,所以呢,我相信在他這個位置上,他說我的評價我的工作的時候呢,肯定不可能說明知道Dr.Yan有第3份報告發出來,他不看他只說前兩份,然後不去評價第3份,所以我覺得這個聽到他在warroom這樣講呢,就是那天心情蠻好的吧。

路德:我問你啊,就現在啊,納瓦羅現在已經不在白宮了是吧,很多事情也可以解密了。當時以前納瓦羅先生說,納瓦羅對你是啥感覺啊,能不能方便說一下方不方便,不方便就算了啊。

閆博士:嗯,我說幾點吧,就是啊,納瓦羅博士見到我的時候,那個感覺就肯定不是第1次見我的感覺,其實,當然我不是說我們之前見過,而是說他見到我的時候明顯就認識我,然後那個而且並且態度非常客氣,嗯,然後呢,嗯他就是對這篇報告你知道,他當時我給他看的時候其實是兩份報告,前兩份報告都給他一起看,那個時候兩份的草稿嘛,基本都完工了,然後沒等,他大概看了一下就迫不及待的問,嗯生物武器專家就是問,您的評價是什麽?我覺得很好玩,那生物武器專家,就表現的特別激動,你知道嗎?超出我想象的,就是brilliant brilliant she has done brilliant work, 然後然後我還在那裏,莫名其妙的時候就發現他們倆特別激動。兩個人就哦,她很brilliant,哇,這麽brilliant,是的,她非常brilliant,真的brilliant。哦,然後納瓦羅說了一句,那麽這是生物武器是吧,然後我點頭,然後生物武器專家也點頭,然後班農先生也看著他。納瓦羅前幾天采訪的時候說的就是brilliant,啊,是不是?對,他的原話,原話就是用的那個詞,我當時在想,誒,美國人的詞詞匯量這麽簡單,就只用brilliant。

博博士:這個詞比較準確,對。

路德:博博士,你來解讀一下brilliant到底級別到哪個級別,excellent什麽。

博博士:非常非常高,屬於天才的這個迸發出這種奇思妙想感覺啊,太牛了這個。他們都沒有想到才會用這個brilliant這個詞,知道吧,就比方說哦,我出了一個點子,我跟我一起的朋友們,他們都沒有想到,只有我想到只有我想到,他們就說哦,你這個點子非常牛,知道吧,brilliant,這才是brilliant。

路德:博博士,到底是博士,其實這個詞就是意思就是說,你閆博士的這個報告裏頭給的線索太牛了,就是超出我們美國政府的這種現有的認知,是不是這個概念,啊,博博士,是不是這個詞,能不能這樣理解。

博博士:他說這種思維的方式是跳出他們已經有了這個框架的,所以說就是給他們有一種這種醍醐灌頂的這種感覺,知道嗎?

路德:醍醐灌頂,艾麗女士你對英文理解也很高,你怎麽看這個詞到底啥,因為前兩天。

艾麗:醍醐灌頂,天外來音就感覺就是說,這是天才啊,一般講的就說,哇,brilliant就說你這個太棒了,就是確實像博博士解釋的那樣。天外來音,突然間一下解開了他們的這個問題,而且如此的言論,開光了,就是天外來的,這樣的一個一個神來之筆,說到這個工作太棒了!路德。

路德:有網友說太神奇了,能不能這樣翻譯是吧,因為在英文在中文裏面可能找不到,像這樣的一個特定的一個意思,就是說因為我們自己我們這個平時也有這個技術工作,對吧,當某一個比方說一個工程師,他想出了一個解決東西的一個辦法,別人都沒有想到,而且是不在這種傳統的這個解決問題的框架之內的,屬於這種神來之筆,這種恰到好處這種神來之筆,這才能用這個詞,知道吧,它不是說單詞這個詞意匱乏,而是這個詞修飾這個狀況是最好的一種方式,所以說是這樣的一個意思,哦,這個詞特別恰當,所以大家都用這個詞,應該沒錯的,我覺得。

路德:所以,所以這種評價啊這個可見,就是整個的他們當時完全就是給他們打開了,就是把這所有的解讀了,並且是絕了絕了,就是是不是啊值得他們膜拜啊,是不是這概念啊?好,你看這個,納瓦羅那天采訪還是用brilliant,詞都沒換,所以那天大家就知道這所有的推動,就是說美國就是你有科學素養,你寫的東西,你的所有的東西,別人是認實力,是不是實力,你實力強就說白了,別人根本都沒有想到閆博士居然能出一個這麽牛的東西出來,是不是啊?閆博士,你覺得是不是啊?我的理解,因為那天我也在現場,但是因為我沒意識到啊,你能不能給我們觀眾再說一下啊,閆博士,那個打到靜音了,你把靜音解開一下。

閆博士:我想多說一句,其實納瓦羅博士,首先他見到我,他那個表情一點都不陌生,他見到路德先生的時候表情也不陌生啊,路德先生當時是坐在另一間屋裏的嗎,因為路德先生沒有參與我這邊和生物武器專家所有討論,他坐在那邊對吧,納瓦羅過來以後跟路德先生也是一開始打個招呼,走的時候也專門打了招呼。我覺得路德先生你不覺得他見到你的時候,他是明顯認識你的那個狀態嗎,我當時是那樣感覺的,(路德;肯定呀,是呀)然後,我想說其實那天如果不是生物武器專家再看了我,並且不止一位生化武器專家在看了我的那兩份報告以後就分別看的,如果不是他們對這個有背書的話,納瓦羅博士應該是不會出現的,因為當時那天你也知道我們在那裏呆了是多少個小時啊,5、6個小時,他是最後一個小時才來的,應該前面至少是6個小時都是在跟生物武器專家,就是給他們看我的兩份報告,一個看完了再來一個就這個狀態,然後到最後的時候呢,那個就是像我們之前不是講過嗎,生物武器專家那麽用班農先生話說就是極度具有質疑精神的,一般人這個他不問了,他做的預想就是如果這人不問我100個問題,他都覺得這不正常,對吧100個問題能問完,那個他都覺得這個都是一個好事兒的這個專家看完了以後,高呼brilliant然後接著沒多久這個,納瓦羅博士呢就過來,那個時候班農先生一直在發信息啊,打電話這樣的,所以其實我個人感覺就是如果前面沒有過審核的關的話,那麽納瓦羅博士其實根本就不會出現,他根本就不需要過來看這個報告,而他過來的時候,他其實心裏面就是基本有數,就是自己再過來看一下,然後再來問我一下,這個到底是不是,你到底是怎麽看的,然後其實他當時知道這個是食物武器後,他的表情真的也是很震驚的那種感覺,就是當然了,他這個人是比較內斂的,不會說像路德先生表現的這麽誇張,但是他能看出他也是很震驚的,就是說包括那幾個生物武器專家其實之前有人是明著在媒體上就說了,我不是I am not the fan of Dr.Yan我不買Dr.Yan的帳的,我認為這個是來自自然的,結果看完了以後就直接180度轉到brilliant上面了,搞得我都有點這個,莫名其妙的。

路德:是啊,現在啊你看,所有的這個塞林啊這個博士,我就覺得他們,你覺得他們是不是一體的全面的在推動這件事情,包括你現在啊,有沒有想象到現在這個推動的速度如此驚人啊,有沒有感覺到啊?

閆博士:知道他們要推動,而且呢,其實就像我說的,我做得幾份報告,這三份到現在為止,我自己是非常有信心的,這也就是為什麽當時我剛推出第1份報告以後就是接踵而至的,什麽Gallo啊,約翰霍普金斯啊,包括後面《紐約時報》CNN《國家地理》來打我,我都沒當回事,甚至我覺得那個回應都不急著推。因為在我看來,這個真正懂的人,看到他們那些東西都會覺得不屑一顧,然後我這裏面的實打實的證據,能看懂的人都會明白的,所以其實當時我覺得這個就是一個時間問題,你要給別人時間去驗證,要給別人時間去單獨核實,對,以我對美國這個體系了解,因為畢竟我們做這個生物方面的醫學方面的它是跟西方這個體系接軌的嗎,以我對他們的了解,他們甚至不是一個團隊呀去做,他們肯定是分多個系統,然後同步去驗證的,這是最基本的這種科學素養,那所以你要給他們時間對吧,包括看包括討論,但是並不是說他們就那個像中共說的,啊,美國體系反應慢呀,不是這樣,他們其實更多的像是一個點觸發,接下來多個點,然後產生一種基點反應,就好像看一個電腦屏幕,你按了一個鍵之後,他啪啪啪下面一個網格狀的結構就開始依次閃燈,然後它的每一個節點都是一些精英來組成的,因為美國這個體系,它是在一個正向選擇的過程當中,他們之間平行比較可能有好有壞,但是整體來講這些人還都是經過層層選擇,經過層層的這個努力被挑出來的能夠勝任這個位置的人,那麽這個體系它之所以耗時間,是因為首先它精密它復雜,其次它嚴謹,不是說你中國這樣的一個報告堆給領導,領導一看,唉,我名寫的對,我的名字在那個人之前在第2個人之後,這個好,我又沒有犯上,我也壓住下面,那行,那我就可以簽字對吧,中國領導是這個概念。然後你的報告是廢紙,你啥,你上次跟我說過那個,哦,就是喝酒那天說的對吧,喝茅臺那天說的,這個報告我記起來了,你在說那份報告,對對對對,晚上看晚會,那天之前簽字的。哎,你早說,你要不說我不記得,對吧。(博博士:閆博士說得太對了,中共的官都是這樣)(路德:那個說哦唱卡拉OK,哪個歌,唱哪首歌的時候簽的)它不是唱哪首歌,是去我最喜歡的夜總會那天說的,你帶我去我不喜歡的,我還說你這小子不尊重我,你都不了解我喜好,對吧,早知道不給你簽那個字了,等我找補回來,這個這個中國體系是這樣子的,但是西方體系不是,他們是看到以後回去認真做研究,然後再回來大家要討論的,但這個過程它必然要耗時間,而且不可能一個人就做一個事,他必定是同時多線程的處理任務,那麽你不可能說大家每天都只在一件事上只關註這一個對不對?但是它這個周期他不會特別長的,尤其是在這樣一個就是全球危機過程當中,人家做的是嚴謹,就每一步他們要去核實,每一步他們要互相驗證,甚至像納瓦羅博士他們說超過1萬種可能性,說實話他那句話讓我很震驚,他又不是一個滿嘴跑火車的人,今天啊108000啊,明天又上億,他說這個1萬種,雖然不是說這是具體的1萬,但他絕對是說他們做了超級超級多的可能性,接近這個可能性或者甚至超過他說的是over對吧,那當然他們有不同的方法去驗證,但是你們想想這是需要時間的,雖然機器可以去做,還是需要人來匯總,人來篩選,我們現在的這個層次上人總歸是要比機器在最後一層要負責任的,要更懂得怎麽去利用這些信息去處理它的,所以這些東西當他們全部做完的時候,他們才能站出來說,而正好在這個時候WHO又出了一份,就是叫人看了以後簡直就是有辱咱們全體中國人全體華人臉面的這麽一份報告啊,當然它也打臉WHO那些人,當然我們華人也不用太在意,WHO那些人他們在這件事情上表現的更丟人,然後加上我拿出我的報告,又一條一條把之前反駁我們的報告裏面的所有看似有科學性的東西全部都給打回去,並且補充提供了更多其他的觀點和證據以後,這件事情其實到現在為止就已經推進到可以往下一個階段去走了,就說這個時間的驗證,基本上來講說各方已經達成一致了。

路德:對,好的,這個博博士啊,最後再分享一下啊,博博士。

博博士:應該這個閆博士能夠來節目來跟大家見面這非常,我是非常非常高興聽閆博士的聲音啊,這個裏面我覺得這個Dr.Sellin他能夠用這樣的hashtag以及他今天發出了這個信號,就是說美國的真正的研究人員軍情成員已經真正的被爆料革命影響,而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就是說他們以前覺得中共這件事情作為一個人作為人類社會的一份子他們做不出來,但是他們現在已經認識到中共的邪惡,這一點其實我覺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就是說如果你要如果是美國的這些政客和美國的這些這個情報人員,他們以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底線去估計中共的話,他們就會完全錯判形勢,因為我們要知道中共這個組織,它是人類最邪惡的組織,它是沒有底線,而且沒有任何的這種像什麽這個啊,就是傳統的,這種什麽人文價值的根本就沒有,只要能夠贏,只要能夠把這個西方拖下水,用什麽辦法都可以啊,所以說他們還會打這個什麽啊這個啊,就打這一個就是所謂的這個什麽啊,就是啊,共產主義的這個幌子來就是說來就是把一切都給抹過去啊,所以說從這點上面來看的話,閆博士的論文以及閆博士和爆料革命路德節目,路德社節目對這個一致推動已經讓美國的這個主流的這個不管是媒體還是情報界還是軍情界,他們都已經意識到了中共的這個邪惡和無底線啊,這點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其次今天我們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像Dr.Sellin他們也想清楚了,中共是怎麽樣做這個病毒,讓它看起來像自然一樣,其實大家想一想是不是就像中共國的那些人做假的這個古董是一樣的,大家想想這個道理其實差不多的,對吧,就把一個東西看起來弄得像自然的,其實都是經過奇思妙想的這個中共所謂的奇思妙想的這種人工手段啊,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中共,它真的是把一些能夠用來造福人類的這些技術,都用來與他的這種邪惡的這個統治和邪惡的這個目的,所以說這就是為什麽大家一定要滅的這個原因。路德。

路德:好,最後閆博士你再給大家啊這個點評一下,分享一下好嗎?我們就結束啊。

閆博士:其實我就是想說,我們從推出這個報告來說,到現在已經超過半年了,第3份報告也已經出來了,逐條把之前那你們中共那邊請來的大佬還有所謂的專家都已經給駁回去了,這個大家如果有空看一看我們這裏面的原文呢,就是基本上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這個相當於範文性質的,告訴大家如何能夠寫好一篇科學論文,如何不要用假信息,然後以免以後被我們這樣的文章來駁倒,這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啊,在這個過程當中呢,我們其實一直也在等待中共的科學家,包括武毒所的,包括軍科院的,甚至包括塞林博士今天提出的,這幾位教授都非常希望他們能夠站出來告訴我們,你們對於來自自然的看法,你們堅定不移的認為這個是非實驗室的產物啊,你們認為這件事情甚至不發生在中國而是被什麽,倒黴的三文魚呀,倒黴的奔馳車配件呀攜帶到中國的,你們請你們站出來認真的回應一下這個問題,而不要只讓外交部的人站出來說好嗎?因為這個事情用外交部的話來講是科學的事情,那麽你外交部在那裏摻和什麽呢?我們來講科學跟你外交部有什麽關系呢?你們現在繼續這樣說話,拿再多的錢,你們能買到更多的科學家來幫你們幹這麽丟人的事情嗎?連譚德賽都已經反水了,Peter Daszak現金流和他的所作所為,現在都已經被美國政府正式開始追蹤,然後開始查了,你們覺得你們還能夠找到幫助你們的小夥伴嗎?所以我覺得吧,在這件事情上,中共那邊也沒有必要再抵賴了是吧,反正那個現在就是明晃晃的放在這裏,基本上呢,這個全球滅共的這個潮呢,我們也都看到了,勢不可擋,想吃點啥好的,吃點啥,想喝點兒啥好的,喝點兒啥,這就是我送給他們最後的話,咱們拭目以待。

路德:好,謝謝閆博士啊,謝謝這個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再見。

發布:文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