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相向而行”已接近結盟

丁過

The Russia, China Alliance: What Does “The Dragonbear” Aim To Achieve In  Global Affairs? | by Velina Tchakarova | Medium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曾經要求加入北約。強人普京在2001年、2004年和2008年先後三次要求加入北約,但是都遭到了拒絕。北約不接納俄羅斯有復雜的歷史和現實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不信任俄羅斯這部“為擴張領土而誕生的機器(布熱津斯基)”,北約認為俄羅斯加入北約的目的是為了阻緩北約東擴,改善戰略環境以圖逐漸坐大。

由於美蘇冷戰後前蘇聯的眾多小弟紛紛加入西方民主陣營,北約得以快速東擴,俄羅斯迅速衰落。但普京並不放棄讓俄羅斯再次成為超級大國的夢想,他和北約對烏克蘭的血腥爭奪就是證明。烏克蘭是俄羅斯進入歐洲的第一站,美國前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指出:只有擁有烏克蘭,俄羅斯才可能成為其夢想中的“歐亞帝國”,而失去了烏克蘭的俄羅斯,則最多成為一個亞洲帝國。

因此,北約和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沖突不可避免,但是,拜登選擇在這個時候支持烏克蘭收復克裏米亞,必然引發烏俄戰爭,是在錯誤的時間啟動一場錯誤的戰爭。因為GDP不及廣東、從今年開始大幅削減軍費的俄羅斯,對當前的北約沒有形成實質性的戰略威脅。而對臺灣蠢蠢欲動的中共才是西方迫在眉睫的敵人,單是對付要取代美國的中共已經令西方足夠頭疼。

中共可以利用烏俄戰爭謀取極大的戰略利益。可以預見,為了在烏克蘭的爭奪戰中勝出,俄羅斯不得不向中共靠攏,和中共進行利益交換。中俄之間現實而迫切的交易是,俄羅斯需要中共支持其在烏克蘭的戰爭,中共則需要在臺海戰爭中得到俄羅斯的站臺。

中(共)國有龐大的產業鏈,但支撐產業經濟的油氣能源高度依賴進口,而俄羅斯油氣資源豐富,當中共發動臺海戰爭時,美日及其盟友肯定封鎖中共的能源運輸線,俄羅斯可以從加大對中共的油氣供給中獲取暴利以彌補戰爭中的財政短缺,中共的能源安全也得以維持;俄羅斯從中共獲得在交戰中消耗巨大的戰爭物資補給,作為交換,中共則從俄羅斯獲得更多更先進的武器技術和裝備;中俄都是幅員遼闊的大國,即使烏克蘭及臺海戰爭同時爆發,中俄只要聯手就有了足夠的戰略縱深;另外,中俄都有借助戰爭鏟除異已、轉移國內矛盾的需要,都有通過發展戰時經濟來實行更高壓的專制統治以維持政權的存續的企圖。因此,不要低估了中俄統治集團險惡的戰爭欲望。

按照以上邏輯,中俄將“相向而行”。回顧2014年3月,西方對俄羅斯侵占克裏米亞實施嚴厲制裁,中共卻對俄羅斯實施了救援,雙方簽署了價值4000億美元的天然氣管道協議。中共此舉除了出於在能源安全上的考量,更是尋求和普京結盟的籌碼。去年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多次強調“俄羅斯是美國最大的敵人”,和普京在去年10月瓦爾代年會上表示“不排除中俄結盟的可能”有很大的關系。

在大國關系中,防止出現敵人是更大的戰略成功。從中共去年發動超限生物戰可以判斷,中共為了取代美國的霸主地位,已經確立美國及其盟友當作敵人並發動了戰爭,為了應對西方隨之而來的猛烈反擊,中共有十足的動力和俄羅斯、朝鮮、伊朗等結成更緊密的同盟,這就是王毅3月下旬密集對伊朗、沙特、土耳其、阿聯酋、巴林及阿曼進行訪問的原因。

王毅在中東訪問期間,在美國還未解除對伊朗全面制裁的情況下,和伊朗正式簽署為期25年價值達4000億美元的合作協議,使中伊成為安全與政治領域的合作夥伴,說直白一點就是兩國結盟對抗美國,據悉中伊合作得到俄羅斯的支持。值得關註的是,該協議已醞釀多年,為什麽在全世界對CCP病毒來源的調查快速推進,罪魁禍首即將浮出水面的時候簽訂呢?說明中伊俄已經不再考慮美國的感受,不再顧忌美國的制裁,是要和美國對抗到底的節奏。可以確信,沙特、伊朗、俄羅斯等國家的情報部門,已經充分掌握了中共造毒放毒的證據,但當前他們仍然和要毀滅人類文明的中共沆瀣一氣。

新聞來源:
歷史上俄羅斯曾三次要求加入北約,實現和解,為何一直被拒絕

中國和美國:避免崩潰


編輯、發稿 文錦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