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是中共的一次生物襲擊之(一):中共病毒的起源背景


勞倫斯·塞林 (Lawrence Sellin)博士是COVID-19 (中共病毒)主題專家,並且還專注於國際網絡科技和製藥行業、醫學研究。他從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退休。他發表了“COVID-19是中共的一次生物襲擊” 在美國的門戶網站上,下面是全文的部分翻譯內容。

薩哈得(Sharad S Chauhan)博士在2020年12月的《印度國防評論》上必讀的文章中將“機會生物恐怖主義”定義為:“通過故意或不作為行為隱瞞生物製劑、病原體或疾病的出現,而且知道這種行為會損害或殺死人類的動植物,以恐嚇或脅迫政府或平民而達到進一步政治上的或社會上的目的,或利用情況來獲得其權力或優勢。”

那個“機會”就是中共採取的政策和行動的產物—COVID-19 (中共病毒)。

首先,至關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必須了解,在中共國,軍事研究中心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間沒有區別。

中共“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軍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合成生物學”領域。

甚至在該計劃公佈之前,中共就將軍事研究中心的名稱改為更平民化的名稱,而中共國的科學家掩飾其軍事聯繫是慣例。
中共軍民融合工作的第二個組成部分是將在國外工作的中國科學家納入網絡,甚至在中國科學家已成為美國公民但仍是中共計劃的積極成員。

這樣,外國機構和外國資金來源實際上成為了中共研究計劃的合作夥伴,並為中共國的軍事和經濟實力做出了貢獻。

美國中共軍民研究計劃中最明顯但不是唯一的“有用的白痴” 參與者,是安東尼·福奇博士。他的 “美國過敏反應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 在武漢資助了冠狀病毒研究病毒學研究所通過長期的中共研究合作夥伴Peter Daszak (生態健康聯盟的負責人)。

中共的軍民融合病毒研究是由軍事醫學科學院領導的,也就是中共解放軍少將陳薇兼病毒學家博士和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所在的科學院,她並認定為中共國生物戰計劃的負責人。

2020年1月,中共派遣陳薇少將前往武漢,負責應對日益嚴重的大流行病,她還負責中共國的COVID-19疫苗開發。陳薇她自己的經歷和研究脈絡就是COVID-19的起源背景。

新聞來源

翻譯/整理:阿娜; 校對:旦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