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是中共的一次生物襲擊之(二):中共軍民融合和生物恐怖主義


以下只是軍民研究計劃融合的更廣泛,更深入的中共內部和國際網絡的小部分介紹:

在2004年和2005年,陳薇少將在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與流行病學研究所工作,在那裡她使用一種稱為RNA干擾的基因技術研究了第一例SARS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以及分析SARS患者的免疫療法。

根據她的出版物記錄,2008年至2013年間,陳偉少將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微生物學系進行了登革熱病毒實驗。根據相關報導,陳薇和北京的生物學家安靜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正在進行以病毒影響人體神經系統,從而“控制大腦“的研究。 (詳情見中共國國防報)

非常重要的需要指出的是爆料人,同時是中共病毒的證人—-閆麗夢博士講述COVID-19 (中共病毒)是以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1為骨架,是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的指導下進行定性和基因編輯的。

2014年左右,陳薇回到軍事醫學科學院擔任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在那裡她負責在非洲對基因工程病毒載體埃博拉疫苗進行人體測試。

週育森博士是中共國軍事科學家之一,他與陳薇合作應對了COVID-19的爆發。週曾接受了軍事醫學博士的培訓,並於2004年在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與流行病學研究所的陳薇少將一樣在同一個研究中心工作,研究了首例SARS冠狀病毒的突觸蛋白。他的2004年科學文章“重症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上的免疫缺陷位的鑑定:對SARS診斷和疫苗開發的意義”的合著者是姜世勃博士。

姜世勃也是軍事醫科大學的畢業生,在紐約血液中心的林茲利·金博爾研究所工作了近二十年,並獲得了超過1700萬美元的美國研究經費,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福奇的“美國過敏反應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在此期間,姜世勃與美國其它病毒研究實驗室建立了廣泛的合作研究網絡,並成為將中共國的軍民研究計劃與美國的研究計劃聯繫起來的紐帶。同時,姜世勃與週育森和解放軍幾個實驗室保持了研究活動,同時邀請其他中共國的科學家進入他在美國的實驗室。

其中一位是杜蘭英博士,據稱是周的妻子,他仍然是紐約林德斯利·金博爾(Lindsley F. Kimball) 研究所的員工,最近還從福奇的“美國過敏反應與傳染病研究所” 那裡獲得了一筆為期5年的撥款,總額為410萬美元。

姜世勃起的美國病毒研究網絡由進行尖端冠狀病毒研究的實驗室組成,其中包括有爭議的“功能增強”實驗, 研究人員名單如下:
1)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Ralph Baric博士

2)明尼蘇達州,明尼蘇達大學獸醫與生物醫學教授---李放

3)新加坡杜克大學-國立醫學院新發傳染病研究項目主任——王林發

4)得克薩斯大學加爾維斯頓醫學分校、國防部資助的生物防禦和新興傳染病中心和高病毒BL-4收容設施的所在地的曾建德(Chien-Te K. Tseng)
以上所有這些都通過週育森或“蝙蝠女”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石正麗博士與中共的軍民融合研究計劃相關。與中共軍隊和美國最高研究計劃有聯繫的另一位中共科學家是高福博士,他又是病毒學家和免疫學家喬治·F·高,曾任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CDC)主任。在2019年,他當選為美國國家醫學科學院、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高福是中共軍隊的長期研究夥伴,他於2002年,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a,2008b,2010、2011、2013、2014a,2014b,2018、2019和2020年發表過論文。同在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也就是他的同事譚文傑博士不僅與姜世勃和周育森有聯繫,而且還是武漢人民解放軍中央戰區司令部總醫院胡振紅博士的親密合作者。胡振紅在第三軍醫大學進行研究,據稱COVID-19病毒的蝙蝠骨架是從那裡起源的。同時這所第三軍醫大學也是陳薇少將的工作地點,在那里呆了五年。

根據患者數據顯示,爆發的震中最早是解放軍中央戰區司令部總醫院(地圖坐標30.53148、114.34356),這也許並非偶然。該位置距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湖北省病毒病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P-3級實驗室不到一英里(地圖坐標30.53941、114.35085)。該信息還與武漢武昌區衛生局發布的數據相符,該數據指出,疫情爆發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方是距醫院約一英里的居民區。

這些觀察結果在時間和位置上都符合從新浪微博平台獲得的社交媒體數據,該平台目的在於為疑似COVID-19 (中共病毒)患者尋求幫助。有趣的是,在2020年5月期間,美國國家科學院發起了中美科學家之間的一系列電話會議,以交流有關正在進行的COVID-19 (中共病毒)大流行的信息。參與電話會議的三名中共國參與者分別是高福、譚文杰和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蝙蝠女“ 石正麗。這些電話也可以說是對中共國軍方所做的簡報。

關於中共病毒的起源有很多是我們不知道的,很大程度上是中共領導的掩蓋行動所導致的,以及在西方科學界成員、一些美國政府官員和唯唯諾諾的媒體協助下掩蓋所導致的。可能會有人說他們都是“生物恐怖主義”的同謀。

勞倫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博士從商業和醫學研究的國際職業退休,在美國陸軍預備役中服務了29年,並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工作。他是國家安全公民委員會的成員。他有一系列推特闡述了相關內容。

新聞來源鏈接

翻譯/整理:阿娜;校對:旦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