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謊言的紅歌】——《瀏陽河》系民間小調還是原創歌曲?

作者:Vera

一首歌能把一條河唱紅全國,《瀏陽河》算是了。在1992年之前許多人都以為這近似小調的《瀏陽河》是首地道民歌,實為不然。

歌曲的創作要追溯到1950年湖南土改,離長沙市不遠處的黎托鄉被選為試點,當時19歲的湘江文工團的徐叔華基於土改運動創作了花鼓戲《推土車》,《瀏陽河》便出自第三段。

1951年,武漢中南文化局的唐壁光又在湖南花鼓戲的基礎上把這第三段的曲調做了修改。朱立奇、齊芝田進行了樂隊編排,並於當年送到了中南海匯演,並成為周末舞會的固定開場曲目。(中南海舞會是五十年代中共高層政權的娛樂活動,毛澤東、朱德、劉少奇主要在春藕齋跳,周恩來主要是在紫光閣和北京飯店跳。因為國務院領導、各部委辦負責人及部分在京的軍隊領導人,主要都是在這兩個地方跳,所以陪舞的女性主要來自部隊。那時階級鬥爭還激烈,政治審查嚴,部隊的人可靠。除了部隊文藝團體的女性,還包括一些著名演員。——摘自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權延赤編寫的《走進周恩來》)

那麽這樣一首擁有完整詞、曲、編曲作者的《瀏陽河》又是如何被埋沒為失去署名的民間小調的呢?

原來五十年代反右運動初期,詞作者徐叔華便被劃為“中右”,被開除公職,強迫勞動。曲作者唐壁光1957年也被打成右派,第二年3月判刑七年,從此開始了他們各自的不幸命運。因為作者都是“右派”,沒有著作權,署名便改為“湖南民歌”。就這樣,《瀏陽河》真正的詞曲作者就漸漸被人們遺忘了。

1964年3月,唐壁光飽受鐵窗之苦刑滿釋放,被安置在洞庭湖一個農場就業;1970年,他被清理回原籍東安縣,兩手空空,只帶著身有殘疾13歲的兒子回到老家。為了生計,他來到縣采石場,捶石碴,挑土方,風餐露宿,披星戴月,雙手打起血泡,淤積層層厚繭,兩肩磨破皮肉,凝結塊塊血痂,這樣的日子整整過了8年………就是這樣一個可稱之為優秀作曲家的人生卻充滿了艱辛和坎坷,長期以來甚至連一個正當的名份都沒有!

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結束後,《瀏陽河》的詞曲作者都恢復了名譽,也恢復了署名權。於是他們向湖南省文化廳報告,提出了《瀏陽河》的著作權問題。1992年11月,湖南省文化廳向國家文化部政策法規司提交報告:確認《瀏陽河》應以下列方式署名,作詞徐叔華,原曲唐壁光,朱立奇、齊芝田等集體編配。從1951年的創作到1992年的正式署名,整整過去了41年!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南海的周六舞會上,只要毛澤東當天晚上到場,樂隊奏響的第一首開場曲目必是他喜愛的鄉音《瀏陽河》。然而同時,二位詞曲作者卻身陷囹圄,他們想象不到,讓自己蒙受不白之冤、遭受牢獄之災的人,此刻正在舞池中翩翩起舞,響徹中南海上空的音樂就是自己創作的《瀏陽河》!

參考鏈接:🔗著名歌曲《瀏陽河》作曲是東安人,你知道嗎?


審核/校對:Ting Guo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跟GNEWS平臺無關。)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