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虛構法國記者為此新疆種族滅絕行為洗地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水星

ratherexposethem.org

中共國官媒《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3月28日日刊出署名“布望”(Laurène Beaumond)的法國自由記者評論,此文章的標題是《我的新疆,阻止虛假新聞橫行霸道!》。作者布望自稱是法國獨立記者,該記者稱新疆並不存在迫害有害氧化物,種族滅絕等[1]。

她自我介紹自己是法國公民,在中共國生活了7年,還有家人生活在烏魯木齊。在2014年至2019年期間曾多次訪問新疆,她說,法國媒體所描述的新疆與她自己的所見所聞完全風馬牛不相及。

隨即,法國《世界報》(Le Monde)進行人進行查證。首先,在CGTN宣稱的巴黎第四大學(Sorbonne-Paris IV University)大學名冊中找到找到此人。其次,《世界報》進一步向法國負責核發記者證的“法國職業記者證委員會”查詢後,也沒有經過認證的使用此名字的法國記者。最後,在她據稱工作過的法國報紙上也沒有發現署名“布望”的文章。而且,“布望”的推特賬號是一個月前才剛剛創建的,除了3月31日在另一家中共國國營媒體網站上的文章,谷歌搜索也沒有發現她之前寫的文章。這不禁讓人懷疑,“布望”的突然出現就是為了洗白中共維吾爾族種族滅絕絕對而發聲。

這位所謂獨立記者的名字出現在去年年底,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分析師彭達茲Antoine Bondaz最早發現了這名獨立記者的可疑之處,他在推特上嘲諷說:“我實在不敢想像,剛剛獲得法國高級視聽管理委員會(CSA)准許,在法國用法語播放的中共國國際電視台的網站居然膽敢用化名發表文章。

此外,“布望”的文章引發學者懷疑,她曾有所為,“我停留最久的地方是烏魯木齊,也去過喀什和阿克蘇。喀納斯的美麗讓我難以忘懷,那裡的綠色山谷有人想起瑞士的阿爾卑斯山。”

熱衷中共國問題,在法國居住10年的網友羅傑·博德(Roger Beaud)指,這文章看起來出自華人手筆,或者由華人“捉刀”。因為,“一位真正的法國女人會想起起法國的阿爾卑斯山,而不是瑞士的阿爾卑斯山!” [2]

另一家法國報紙《費加羅報》隨後稱,雖然“布望”是個化名,但作者確實是真實存在的人,至少有人回應了《費加羅報》記者自稱她就是“布望”。就是“布望”的人對《費加羅報》說,使用化名是因為“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CGTN也為“布望”進行辯解,使用另一個名字常常可以讓人更自由,不受約束地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這種做法在新聞領域,在歷史中也屢見不鮮,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抗戰報導就曾出現過這種情況。知名,民眾不禁要反問的是,為什麼以前長期生活在中共國的法國女人,寫了一篇為中共辯護的評論後,如何改變自己的安全性?

此事迅速在國際社會發酵,中共外交部也迅速組織力量為虛構的法國記者“布望”洗地。

中共國外交部部長華春瑩在近期的例行記者會上指出,“布望”是在中共國生活多年的獨立撰稿人,曾多次到訪新疆。製造假新聞?最初我剛才所說,這個問題本身就反映了一些國家和媒體的不健康思維,他們認為凡是不符合他們想像以及所謂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東西就一定是假的。”華春瑩開啟戰狼外交模式惡狠狠地说。

她本身就是法籍人士,至於“布望”的詳細身份信息,華春瑩卻擊倒法國《世界報》根本就沒有經過嚴格核實,“布望”此人確實存在,反而宣稱有人對中共國說句公道話,就會遭到惡意攻擊。[3]

緊隨外交部其後,CGTN洋洋灑灑寫了一篇“暴跳如雷”的評論。指責“反華”的社交媒體助推了《世界報》的“誤導性內容”,“世界必須清醒地認識到這樣一個現實,即關於新疆的報導並非出於善意。”

參考鏈接:

[1] French Media: China Made Up a Fake French Reporter to Defend Uyghur Genocide – BREITBART – 2021/04/05

[2] 中共被指虚构法国记者 文章露馅惹国际笑话 – 大纪元 – 2021/04/02

[3] 中国官媒编造出一位法国记者 – RFI – 2021/04/01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