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七)六七暴動之中共左派策動政治潮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1967年香港左派在香港憑藉勞工問題製造各種勞資糾紛、政治工潮,發起香港式文化大革命。《工商日報》在1967年4月6日的社論題目“對本報記者被左派威脅的申明”,這篇社論報導了該報記者去荃灣南豐紗廠採訪的路上,遇到正往南豐紗廠來鬧事的左派份子,記者隨即拍攝遭到左派份子的追打,該記者在逃命的過程中跑進了當地荃灣交警總部避難,那群追打他的左派份子並沒有因為他躲進了交警總部而停止對他謾罵攻擊,有左派分子用《毛主席語錄》扔向記者的臉。說到《毛主席語錄》,這是中共國文化大革命時的一個標誌,在大陸所有人特別是紅衛兵都人手一本。在吃飯、睡覺或者做事之前,都必須先背毛主席語錄。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飯前你背給我聽我背給你聽互相監督,單位同事之間也是這樣你背給我聽我背給你聽副相監督學習。香港左派份子和大陸一樣,基本人手一本,在集結鬧事、鬥爭、滋事時高舉《毛主席語錄》,高唱大陸共產黨歌曲,這是香港左派示威遊行時的標誌。香港小部分左派份子在荃灣南風沙場鬧事一個多月,他們企圖用恐嚇的手段來支配這家工廠的內部行政。

圖片來自非常歷史

我們從這一則報導的小部分內容側面可以看出,香港左派在南豐紗廠鬧事有多嚴重。1967年4月左派分子又在中央、上海兩家的士公司因薪金問題怠工,脅迫公司恢復僱請被開除的左派工人,工人不上班導致這家公司停業並把的士賣給沒有參與罷工的司機。一家公司被搞到停業賣掉汽車就不是一般的嚴重了,而是非常可怕。有一個小細節, 4月19日的士公司發遣散費時員工黎福順去拿遣散費被左派打傷。我們從這個小細節可以看到香港左派有多猖獗,他針對的不只是港英政府也有無辜的人。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同時在青洲英泥廠(水泥廠),香港塑膠花廠也出現左派工人鬧事,有意把事情搞大。4月6號青洲英泥廠裏的一個工人報稱被工程師打傷,廠方要求工人去驗傷,但該工人不去,就是指責工程師把人打傷了。這種耍無賴裝可憐的做法中共至今還在用,2019年底發生的CCP病毒是事件,從初期的小範圍病例到大爆發,到全世界爆發,中共除了隱瞞真相,還一直在裝自己是無辜的,自己也不知道病毒是怎麼來的,中國也是受害者。不管國際組織怎麼請求來幫忙,請求來調查事故的起因,中共就是找各種理由不讓國際援助進來。跟幾十年前做法一樣,反正就有這麼一回事就是不讓你來看,不讓調查。青洲英泥廠的另外一個工程師把貨車駛開工廠,也遭左派阻撓打傷,最後導致工廠關門大吉,很多工人因此失業,兩百多個工人靜坐抗議。我們從這個事件也看到,香港左派對普通大眾也是痛下毒手的。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中共香港左派到處製造事端,香港亂成一鍋粥。5月5日在人造花廠又製造勞資糾紛。左派阻撓工廠出貨,記者拍攝也被圍困威脅。第二天左派繼續阻撓出貨,警方來勸阻也無濟於事,最後警察抓人。香港工聯會因此組織上街遊行示威,手持《毛主席語錄》高喊口號。到港英政府貼大字報,什麼“血債血還,造反有理”。熟悉文革的人看到這些手法都明白,這是是國內文化大革命非常典型的作法。香港左派也以同樣的方式批鬥港英政府,真是可恨可笑至極。一群被紅色魔鬼武裝了頭腦失去理智的粉紅。

圖片來自新聞資訊網

我們看1967年5月14日《文匯報》的社論更是看得出香港左派有多瘋狂。激昂的情緒在這篇社論中表現得淋漓盡致。郭文貴先生說過共產黨就是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與神鬥,與一切的力量都鬥爭邪教組織,看完這篇社論你會有同感。社論題目“聯合起來反對港英迫害——支持港警工聯會的重要決議”。「緊急會議討論港英當局血腥鎮壓我工人、學生和廣大中國同胞。會議通過:1)立即組成港九工人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建議港九各界組成聯合鬥爭委員會。2)向港英政府提出四個要求:停止血腥鎮壓保證以後不再發生;嚴懲兇手賠償一切損失;釋放被捕的中國工人學生同胞;港英政府必須賠禮認罪」。這些做法和澳門123事件如出一轍。

圖片來自明報

該社論還引用毛澤東的話,「毛主席教導我們,“帝國主義欺負我們這是要認真對付的,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港英有計劃有預謀有目的血腥鎮壓我們,還不斷升級,猖狂進攻。我們必須反抗必須鬥爭。我們要組織起來一致行動對付敵人。港九兄弟們首先組成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這是中國工人階級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旗幟,同英國法西斯暴行進行堅決的鬥爭。英國血腥鎮壓,我們面臨的不僅是階級鬥爭也是民族鬥爭。毛主席教導我們,“組織千千萬萬的民眾調動浩浩蕩蕩的革命軍,是今天革命像反革命進攻的需要”。我們應按照毛澤東思想指導辦事,打退英帝對我進攻,粉碎他一切罪惡陰謀,迫使他接受工聯會所提出的一切正義要求」。整篇文章激情澎湃,血氣方剛,充滿了濃濃的階級鬥爭情緒,非常有煽動力,對於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學生,工人都是很容易被煽起仇恨的。賊喊捉賊喊出了民族的仇恨,喊出了民粹主義。

圖片來自惟工新聞

我們看夏寶龍在“愛國者治港”報告中對異見人士的評價:「⋯竟然有人把對自己祖國的反叛作為政治資本來炫耀,甚至以反對國家、抗拒中央政府、妖魔化自己的民族作為競選口號……真是咄咄怪事。反中亂港分子⋯通過各類選舉進入特別行政區架構……他們利用這些平台散佈港獨主張,抗拒中央管制,煽動對內地不滿情緒,肆意阻撓特別行政區施政,損害香港市民福祉,不惜讓全香港社會付出沉重代價。⋯港獨分子不惜把香港毁掉,以此來裹挾民眾脅迫中央。反中亂黨份子只會給香港帶來破壞、動盪、恐怖的災難……」夏寶龍這篇報告中在多個地方對香港民主派泛民派異見人士的評價,直接冠上“港獨”帽子,並口口聲聲以危害國家安全香港治安最大罪惡的說辭對這些人進行政治打擊。

究竟是誰破壞香港,是誰毀掉香港,是誰在香港實施赤色恐怖,你知道我知道,全世界都知道,共產黨自己更知道。黑白顛倒,賊喊捉賊,謊言欺世是中共的伎倆。美國取消了香港最惠國待遇,香港早已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共內地一個省份,還在稱特區政府,還在自欺欺人。《文匯報》1967年的社論和夏寶龍“愛國者治港”對異見人士的評價兩個對比,同是施暴者,同樣賊喊捉賊,都用民族主義進行煽情。也就是說共產黨的本質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是一樣的一成不變。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資料來源: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4月6日

文匯報社論 1967年5月14日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一)權貴家族在香港的擴張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香港地下黨員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三)中共早期地下黨員梁慕嫻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四)香港早期活躍人物司徒華的前半生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五)司徒華的下半生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六)五區公投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七)五區公投的前因與後果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八)23條之戰與五區公投後果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九)中共十三屆四次會議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梁慕嫻揭露香港中共地下黨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一)梁振英的地下黨員身分之爭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二)林鄭月娥共產黨員身分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三)老鼠窩中聯辦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四)佔領輿論陣地之兩封密電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五)佔領輿論陣地之私營報紙的存亡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六)搶佔香港輿論陣地之共英之約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七)搶佔輿論陣地之雨後春筍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八)搶佔香港輿論陣地之張五場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九)傳媒輿論分析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新時代輿論戰之反送中運動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一) 新時代輿論戰之中共新戰略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二)雙十暴動 (上)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三)雙十暴動 (下)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四)暗殺周恩來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五)六七暴動前的澳門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十六)六七暴動前的香港

審稿:卡西歐 /上傳:天網灰灰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