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傷要用多久才能撫平

撰稿:童媚

圖片來自網路

“大義滅親”這四個字,對中共國的百姓來說,是一片揮之不去的陰影和心霾。曾幾何時,在中共最黑暗的十年,我們無法相信我們的親人和朋友明天是否會成為葬送我前途的告密人,原因可能只是因為一句話、一本書或一個眼神。

在那個搖搖欲墜的年代,我們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被摧毀地體無完膚,如果細想這個問題:為何中國人在國際社會上普遍沒有契約精神,那麼這個毒瘤的根源就是從那時埋下的禍根。

誰知,幾十年後的今天,在同樣的土地上,同樣的人的後代之間,再次上演了這種世間最殘酷的鬥爭。

今天,中共國的一條新聞,看似無意,但卻意義深遠。一個外甥實名舉報自己的舅舅,這位被舉報人是長沙市的政協幹部,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這條公開舉報資訊,很快就被微博和諧了。

據媒體透露,舉報的原因是這個外甥對一處不動產的權益主張,而其家庭的複雜關係,讓他對財產的分配有自己的想法,於是借著“破罐子破摔”的態度,打起了“就算我分不到,你也別想好過”的主意。

我們姑且不論這樣的解釋是否真實合理,如果真實,那麼一切禍起於利益,這與中共國彌漫的“拜金主義”、“金錢至上”的價值觀如出一轍,甚至為了一點利益,能葬送親情。

但更不容忽視的是,這樣的“大義滅親”會否成為又一輪政治運動的有效抓手。這則消息一出,紀檢委就十分配合地高效地開始調查。我們都知道,在中共國,紀檢委這個組織的存在本身就有諸多非議和另有目的。如果國家本身是一個法治的國家,那麼傳統的公檢法系統就能為所有人去伸張正義,尋求法律的保護。但紀檢委的架設是完全獨立于原來的司法體系,並且無法可依,這個部門的存在名義上打著“反腐監督”的名義,實際淪為政治構陷和清理門戶的合理原由。

僅2020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就處分60.4萬人,其中包括27名省部級幹部。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在中共國“假騙偷”的治國體系下,哪一個國家工作人員能做到他們要求的完全清廉?因為他們沒有統一的標準,更會按照要求隨時改變。比如醫院的紅包問題,大家都知道不能拿,但誰又不拿?

作為中共,最邪惡的就是對這種沒有明文規定的情況睜一眼閉一眼,因為醫生的基本收入不算高,而紅包的利益能讓醫生獲得金錢上的滿足,從而便於中共控制。一旦某個醫生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那麼這些紅包的黑歷史立刻變為讓他身陷囹圄的實錘證據。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中共國正是利用這些法律上的灰色地帶,讓人不知不覺走在了鋼絲上,鋼絲的下面是萬丈深淵,但鋼絲的另一頭是巨大的金山銀山,你的身後卻是斷崖峭壁。你有選擇嗎?在你面前,可能安全到達彼岸,擁抱金山銀山是唯一美好的結局,你只能小心翼翼地走著走著,但鋼絲何時脆斷?這個決定權根本不掌握在你的手裡。

更讓人絕望與不安的是,可能這只剪斷鋼絲的手,是你的枕邊人,是你的腹中子,這種摧毀人倫底線的吃人制度,不僅僅葬送了你的前程,更擊碎了你的心。

誰願意無心地活著?而又有幾個人能看透這一切背後的黑手?誰能跳出對金錢的欲望,對權利的迷戀?誰又能接受被至親背叛的絕望?

“文革”又開始了,那片斑駁的記憶,讓人心傷痕累累,而我們又要用幾個十年去撫平呢?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新聞來源:

2020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處分60.4萬人-中國法院網 (chinacourt.org)

外甥舉報幹部舅舅財產來源不明!紀委已調查_媒體_澎湃新聞-The Paper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