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故事】齷齪副廠長升職記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老槍6 | 編輯:文合 | 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小的時候,隔壁老王家有一個小夥伴,與我同齡,我們常在一起玩耍。文革還沒有開始時,我們剛上小學,在老師的教育下,我們都把自己當成了共產主義的接班人,立志將來一定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至於問到什麼是共產主義?我們各有自己的理解。我說,到了共產主義社會,我們都不用勞動了,想吃什麼好吃的就有什麼好吃的;而他卻說,到了共產主義社會,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都沒有了,完全現代化,人人平等,誰都不會欺負誰,誰都有大房子住,天天吃大魚大肉,手一按開關,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我問他這些都是誰告訴你的,他輕聲地說是他爸爸。我心想,連老師都沒有辦法形容共產主義社會究竟是個啥樣子,可他的父親卻知道得這麼多,說得我恨不得明天就想去共產主義社會看看逛逛,讓我好長一段時間腦子里全是共產主義社會那如同夢幻般的樣子。除此之外,我們的小腦袋瓜里再沒有別的什麼美夢了。

後來我們上了初中。有一天,我見小夥伴低著頭不說話。於是追問他究竟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由於我們是哥們兒,平時有啥說啥,一顆糖都可以掰成兩半。他見旁邊沒別人,故意放低聲音對我說,我父親出事了,被打成了走資派。啊?啥是走資派?他解釋說,就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他接著說,我爸沒有被開除,黨籍也保住了。我很是納悶,他父親不是知道那麼多共產主義的道理嘛,怎麼就給打倒了?

一時間,學校里到處都是:打倒反動權威、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等標語。我問老師,地主資本家不是都沒有了麼,怎麼還有階級鬥爭?老師斬釘截鐵地告訴我,現在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還有階級敵人隱藏在我們革命的隊伍里。還有階級敵人?於是我左顧右盼,也許老師說的階級敵人就隱藏在身邊呢。那個時候,我腦子里完全亂成了一鍋粥,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還這麼復雜?到處都是壞人!難怪人與人之間說話都要特別小心,見人說人話 ,見鬼說鬼話。難怪在各行各業中揪出了那麼多“牛鬼蛇神”!

小夥伴父親的黨籍確實保住了,也被平反恢復了原來的工作。後來,在我們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有一次他父親對我們說,一定要盡快入黨,這個黨籍太重要了,將來提乾就要看你是不是黨員。CCP黨員不怕犯錯誤,只要能保住黨藉,哪怕是留黨查看也行,就證明黨還沒有拋棄你,你就不是普通群眾,就有機會繼續乾。如果被開除了黨籍,就什麼都完了。這話怎麼讓我聽起來覺得有點怪怪的,越嚼越不是滋味。

小夥伴的父親是某廠的副廠長,當時也是被專政的對象,挨過鬥,脖子上掛過牌子。本以為一切前途就此結束了,可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廠里的走資派中他第一個獲得了“解放”。但是聽說在他平反沒多久,又因為有黨員檢舉他,再次被帶走了,弄了個二進宮。可是進去沒多久,小夥伴的父親卻很快夾著包又回家了……

文革過後,小夥伴的父親還步步高升,調到某市當了副市長。 終於小夥伴也跟著他父親搬到了市裡,住進了市領導待遇的大房子。由於他們家身份的變化,我們之間也漸行漸遠了。

有一次,廠里在文革時期當過工宣隊隊長、現在看守廠大門的老劉頭與朋友聊天,說了這樣一番話:王副廠長,文革時要不是黨性強,大義滅親,兩次主動撿舉鄭廠長的右傾言論,他哪裡還有今天,早就被批倒、批臭了。聽到這,我一時無語了。原來他父親是這樣保住黨藉的!乾出了出賣同事、出賣靈魂的事兒。我越想越憤慨!無恥、叛徒、陰謀家,這幾個詞兒不停地在我腦子里浮現,CCP真的可以把人變成鬼。真為老廠長打抱不平,他太冤枉了。

在CCP生態體系,靠出賣同事、檢舉領導獲得升遷的情況稀鬆平常,而這種風氣也助推了民間告密文化。社會各個階層普遍缺乏誠信體系,甚至內鬥和互害。爆料革命所信仰的唯真不破、正道主義,一定會將人性和誠信帶回中華大地。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