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監控公司製定針對少數族裔的標準

新聞來源:《 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 》| 作者:Avi Asher-Schapiro |2021年3月30日

翻譯/簡評:MikeHua |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2019年1月在新疆喀什,正在離開艾提尕爾清真寺(Id Kah Mosque)的伊瑪目和政府官員從保安攝像頭下經過。(© Ben Blanchard/Reuters)

簡評:

在中共國出生長大的人對中共的邪惡都有認知,中共會利用任何他們掌控的手段維持他們的統治,無論殺多少人,犧牲多少利益。現代技術特別是人工智能的發展讓中共有了極其強大的手段控制不服從他們統治的任何人,精準到個體。中共明目張膽地和海康威視等公司合作開發監控少數族裔的攝像頭,這並不令人意外。

然而這些技術並不是中共的原創,這些技術都來自西方。沒有西方的幫助,中共在中國大地上做的惡是絕對不可能到達今天如此邪惡的地步。但是中國人民自己也有責任,如果中國人民沒有容忍這樣一個政權七十年,中共也沒有實力讓西方與他們合作,一同奴役中國人民。新中國聯邦在這樣一個內賊外寇共同壓迫中國人民的情況下橫空出世,拯救中國人民和世界,絕對是正義的需要,是人類存在的需要。

原文翻譯:

中共國發現,利用監控公司幫助定制種族追踪規範

IPVM監控研究集團發布的技術標準規定瞭如何根據幾十個特徵對數據進行分割——從眉毛尺寸到膚色

  • 報告指出,大公司幫助制定了臉部識別標準
  • 標準描述了對不同種族群體的追踪
  • 報告發表在全球關注維吾爾種族所受待遇之際

3月30日(湯森·路透基金會)- 研究人員在周二稱,中共國招募了一些監控公司幫助他們為大規模面部識別系統制定標準,並警告稱,對種族等特徵的追踪異常強調,造成了廣泛的濫用。

該技術標準由監控研究集團IPVM發布,規定了中共國各地面部識別攝像頭捕捉到的數據應如何根據幾十個特徵進行分割——從眉毛大小到膚色和種族。

“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公共安全攝像頭網絡以如此規模明確地追踪這些敏感類別的人。”報告的作者查爾斯·羅萊特(Charles Rollet)稱。

他說,這些標準正在推動全國范圍內的監控網絡建設——從首都北京的住宅開發到中部省份湖北的警察系統。

該報告舉了一個例子,2020年11月北京一個小型“智能”住宅項目的招標,要求其監控攝像系統的供應商達到一個標準,允許根據膚色、種族和髮型進行分類。

“濫用的時機已經成熟。”羅萊特稱,他的報告正值全世界對北京對待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日益關注之際。中共國政府否認在該地區有任何侵犯人權的行為。

新疆的維吾爾族男子即便在自己家中也無法有獨自的清靜,中國官員可以強行住進他們的私宅

全世界對面部識別系統中種族檢測的擔憂正在增長,人權組織國際隱私(Privacy International)的行動官員凱特琳·畢曉普(Caitlin Bishop)稱。

雖然紐約、意大利、新西蘭和其他地方的警察都在尋求技術,根據種族或者民族特徵過濾人臉,但畢曉普表示,中共國的辦法的規模和集中度是無與倫比的。

鑑於中共國是監控技術的主要出口國,這可能會引起國際關注。

“如果你在中共國遇到了這些有壓迫性的標準,這已經是一個大問題了,”畢曉普說,“但是當你把這些技術出口到全世界,這是更令人擔憂的事情。”

2020年3月6日,中國遭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衝擊,在北京的中共國電子製造商漢王科技的開發實驗室,一名軟件工程師正在開發一款面部識別程序,當人們戴上口罩時就能識別出他們。照片攝於2020年3月6日。路透/托馬斯•彼得。

攝像頭生產商

羅萊特的報告著眼於中共國公安部和河南、新疆以及深圳等地的警察部門製定的監控系統標準。

報告說,這些標準是政府與該國一些最大的監控公司聯合起草的,政府機構(包括警察)在尋求建立任何類型的攝像系統時都要遵循這些標準。。

這些監控公司包括安防攝像頭製造商宇視科技(Uniview)、海康威視和大華。華盛頓在2019年將海康威視和大華列入黑名單,因為它們被控在針對中國少數民族的“高科技監控”中扮演了角色。

大華稱媒體的報導是“虛假的”,媒體報導稱它幫助起草了檢測個別民族的政府標準。

“大華沒有參與創建文件中提到的有關少數民族的數據庫部分。”該公司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補充說。

被問到IPVM報告時,海康威視的一名發言人稱,他們公司“致力於維護最高標準、尊重人權”。

他補充說:“作為一家不監督產品運行的製造商,我們能確保我們的攝像頭是為保護社區和財產而設計的。”

宇視科技和中共國駐華盛頓大使館都沒有回應評論請求。

2020年10月1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維吾爾族示威者參加了反對中共國的抗議活動。路透社/穆拉德·塞澤爾

“不是中立技術”

IPVM的報告發現,其中一些標準——包括北京住房計劃中引用的規則——已經實施了幾年,而其他一些標準將在不久的將來生效。

用於公共安全視頻監控系統的一項標準將於2021年5月使用,該標準將膚色分為五類——白色、黑色、棕色、黃色和其他。

雖然一些標準把民族分類設為“可選”項,但IPVM表示,在實踐中,它們被理解為(必選)要求。

該報告和人權活動人士稱,使用這些標準會讓當局更容易地梳理特定個人或特定民族(如新疆維吾爾族)的不同數據庫。

“我們不是在討論鉛筆該是多長的標準——監控技術不是中立的。”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 中國高級研究員瑪雅·王(Maya Wang)說。

活動人士和聯合國人權專家稱,至少100萬穆斯林被關押在新疆集中營。這些活動人士和一些西方政客指控中共使用酷刑、強迫勞動和絕育。

中共國一再否認所有有關虐待的指控,並聲稱這些集中營提供職業培訓,是打擊端主義所必需的。

瑪雅·王稱,IPVM報告中記錄的面部識別標準,為中共國政府和地方監控科技公司在可能針對少數群體的措施上進行合作提供了新的證據。

“他們在大規模監控上合作,在大範圍內監控人群——這絕對和基本人權標準相違背。”她說。

一月,IPVM稱,中共國一些主要的人工智能公司已經申請了專利,這些專利描述了分析維吾爾人存在時圖像的技術,並與正在進行的監控攝像頭和麵部識別網絡相連接。

然而,專家們稱,尚不清楚民族面部識別系統或相關的國家數據庫在中共國全面運行的程度。

加拿大智庫SecDev的中國監視專家格雷格•沃爾頓(Greg Walton)表示,這份新報告中詳細闡述的標準,可能反映出中共國政府未來開發大規模人工智能驅動跟踪系統的計劃。研究現場警察數據庫的沃爾頓說:“這些標準表明,中共國政府希望從城市居民那裡收集所有數據。”

他說,許多特徵被包含在標準中——眉毛長度、人種和膚色——雖然這些領域並不總是被填進去。

“他們想要收集數據的細節程度是對隱私的嚴重侵犯。”他補充道。

在計算機視覺公司Clarifai Inc工作的莉茲·奧沙利文(Liz O’Sullivan)稱,政府標準的另一個目的可能是以這種方式組織數據,以便在未來幾年開發更加強大的面部識別系統。

“想像一個越來越精確的生物識別檢測和收集系統,捕捉到如此多的詳細信息,並可能針對少數族裔,這是非常可怕的。”她說。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