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三)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義武奮揚 | 編輯、美工、發布:滅共小宇宙

往期鏈接:

【重磅】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政治篇)(一)

【重磅】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政治篇)(二)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一)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二)


(接上文)

如果說改革開放前共產黨經濟體制是1.0版本,那這個改開也只是稍微減弱的0.8版本。他們防民甚於防川的態度也能解釋為何此時,對於中國民營企業是百般刁難,而對於外資是大開綠燈,因為外資不但能給他創匯,而且對他們沒有挑戰,更妙的是通過他們做橋梁可以對西方各國政要進行成本低廉的藍金黃,這樣退可給予共產黨自己一個安全穩定的外部環境,進可以影響西方諸國的輿論環境和塑造自己的形象,時機合適時,把這些國家顛覆也是有可能的。

中國民營企業家在這種夾縫求生存環境下承擔了大多數的經濟生產和就業,真的是難能可貴,以前我對於中國民營企業家的認知是充滿銅臭味的肥頭大耳暴發戶形象,但是自從結識兩個企業家後改變了看法:一個去辦事時,連續一個小時邊打電話邊瀏覽公司文件,語速極快,順便寫寫畫畫,一心二用做完全不相乾的事,精明強乾震撼到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一個是工程老闆,與其員工也相識,講此老闆也是由小工白手起家,並非天生富裕,跟隨多年的手下員工要結婚買房沒錢,一掏口袋拿出一張銀行卡,告訴密碼多少多少,盡管去取,讓這員工自己去取,一查ATM,一大串阿拉伯數字。真是豪邁大氣,重情重義,手下有上百個是跟他十幾年的老員工。

相信中國企業家有不少這樣的人中豪傑,但就是這種人中豪傑,背後被迫要對肥頭大耳、不學無術、卑劣下賤的共產黨姦官刁吏低頭哈腰,茅臺一箱箱送,鈔票一袋袋給,何其哀哉!

期間經歷胡溫時代,他們只不過是上海幫的提線木偶,沿襲既定路線走。到了習近平十八大登基,出身就是紅色貴族,論血統比江澤民上海幫根正苗紅,在父輩時與上海幫的父輩有紅區白區黨之爭,而且自己幾乎幾十年都處於不安全之中,接受共產毛思想加陝西秦地文化熏陶,自然對秦皇漢武這兩暴君產生嚮往之感。既然這樣,那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政治上前文已經講過,這邊不講。經濟上自然還是打破這0.8版本的怪胎經濟,回歸純種原生計劃經濟不止符合自己的想法,而且可以打亂敵對派系的節奏,自己身居大位,可以利用名正言順的行政權力增加自己實力。至於計劃經濟的惡果,要麼是對他太復雜,乾了再說,要麼就是知道會有何種後果,為了權力也顧不得了,再說了,“中國人的死活與我習某人何乾”?

於是雖然上臺初期就去深圳蓮花山參拜鄧小平,傻叉公知們都以為他爹是習仲勛,又第一次就參拜鄧小平,那肯定會繼續改革開放啊,甚至政治開放,讓自己這些嘴炮能去中南坑指點江山(胡錦濤第一次上臺,首先參拜毛澤東,然後還說要學習古巴朝鮮,倒沒出什麼么蛾子)。

但後續打臉,搞經濟供給側改革,把一些民營經濟強制乾掉,2013年,比如煤炭領域,大規模把私人小煤礦通通關閉,並入官煤。當然這些還只是小試牛刀,後來新聞上公開說出要加大國有企業的比重,這已經是在打明牌了。後來越演越烈,借反腐之名乾掉政敵時,順便把一大批企業家白手套也乾掉。這樣做不止符合自己思路,從這些政敵和企業家白手套手裡接過來的錢財資產也讓自己派系吃得盆滿缽滿,實力也開始增強,同時對社會鳴槍表示順我者昌,已成既定事實,可以減少社會對變軌的抵觸心理。

前面說了共產黨每一次政治權力大變,經濟政策也會跟著大變,這是焦不離孟的真理。現在習近平要搶奪權力那無論如何也得跟上配套的經濟政策打破原來的經濟政策,把對方節奏打亂。對方的節奏亂了,自己的優勢就有了。對外則是大撒幣,毛澤東周恩來時代都是大撒幣當道(共產黨其他時期也有,但沒有這兩人明顯),習近平這樣乾,一來向偶像看齊,二來通過對外不計血本大撒幣收買世界各國政客(例如收買奧巴馬拜登等人),改變自己外部形象同時,順便削弱上海幫的外部力量。如果有機會,未必不能通過這類藍金黃手段控制世界,完成比秦皇漢武這兩暴君更巨集偉的大業,所以習近平制定的經濟政策是從搶班奪權的角度去的。

後來貿易協議到期,但條件是雙方沒有談的餘地,沒得法,生物武器病毒爆發後順水推舟傳染給全世界,未必沒有延緩這個問題順便掩飾經濟問題的嚴峻性的可能,當然這應該是兩派聯手才能乾出來的事。當貿易協議沒有,外貿廢了,外匯劇烈減少,就憑人民幣的超發,變成擦屎都嫌硬的紙都是分分鐘的事兒。

共產黨在生物武器大規模危害地球後還能生存到如今,應該是兩派或者三派聯手的結果。習派在國內強勢維穩,上海幫利用外交勢力對各國進行藍金黃,團派發動上不了臺面的內外小五毛和粉紅營造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幾方合力壓制這些問題的爆發。

但如今上海幫明顯已經決定保幫不保黨了,巴不得經濟出問題,不然為何他們地盤實行房貸新政? 本來千瘡百孔的經濟加上內部有人還要在裡面扎刀子,外部因為爆料革命讓共產黨的國際環境一日險過一日,日日加碼。而且因為共產黨外匯大頭都來自外貿,本來因為生物武器讓西方各國經濟遭到重創,而且因為他們經濟的運行規律性,也到達經濟危機的邊緣。生物武器再這樣一搞,不得傷口上下毒?不得加速西方經濟的崩潰?共產黨不止外匯可能減少甚至為零,而且西方經濟的崩潰必然影響共產黨脆弱不堪的經濟。

沒有外匯如何讓必須花費高昂代價的維穩勢力保持忠心?如何讓因失業,維持不了生活的老百姓老老實實不上街?西方經濟的崩潰必然要選擇替罪羊,誰?共產黨尺寸不大不小,正合適。這些共產黨能避免得了嗎?內外合力之下,還能存在嗎?這是共產黨的經濟死穴,沒辦法掩藏。

查看歷史年份可知,往往庚子年是災害或者政治爆發年,而辛醜年就該出結果,在生物武器的情況下,這個結果會更快更狠。那麼什麼最有可能出問題?經濟。

歷史上的經濟危機大多爆發在秋季(1929年10月份,2008年9月份),可能秋季涼爽乾燥,人的性格就會變得冷靜理智甚至怯懦,於是到了時間節點就開始為保住錢財而落袋為安,當所有人都這樣,就會形成共振效應,互相踩踏,崩潰速度加快,力度也空前大。

當然郭先生說最晚不超過八月份,最早可能六月份經濟該出結果,可能有獨家情報支撐,知道真實的世界經濟情況,再判斷因為生物武器的作用,加速這一情況的發展。只要西方發生經濟危機,那麼這股無可抵擋的力量會幾個小時最晚不過幾天時間傳導回共產黨黨內,共產黨除非能自己解救世界經濟,但這可能嗎?

(全文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經濟數據如有失實,與GNews平臺無關)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