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科技巨頭齊聚新加坡欲瓜分東南亞市場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 水星

dealstreetasia.com

中共國一些科技巨頭在國內正面臨監管部門的限制,在國內和國際一些重要市場也遇到越來越大的壓力[1]。

在國內,中共監管機構對高科技行業展開持續不斷的突擊檢查,對幾家科技巨頭公司處以重罰。 2020 年 10 月 24 日,在螞蟻集團首次公開募股(IPO)前夕,馬雲演說的政府報告惹怒了習和其他高層官員。習近平下令監管單位開啟調查,並且交代各部門“用盡一切手段,唯獨避免直接叫停螞蟻集團 IPO”。這個命令帶動後續一連串效應,最後造成螞蟻集團原定 11 月 3 日首次公開募股的計劃被喊停。

螞蟻金服旗下的螞蟻金融已經深入到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入到了金融圈,動了權貴利益集團的“奶酪”。中共利益集團猛然發覺,大型科技公司由於體量和影響力巨大,有可能反過來製衡他們的權力和爭奪他們的利益,因此,必須要對大型科技公司進行分割。

於是,以“反壟斷”之名,2020 年 12 月份中共黨魁遂決定對科技巨頭進行敲打和分拆。

2021 年3 月中旬,全國兩會剛閉幕,市場監管總局便對互聯網領域10 起“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 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定格罰款50 萬元,其中涉及阿里、騰訊、京東、字節跳動、美團等多家頭部企業。此次被處罰的 10 起案件違反了《反壟斷法》第 21 條,構成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 50 萬元對科技巨頭是九牛一毛,但敲打科技公司的意味頗濃。

在國外,川普政府2020 年對字節跳動、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微信進行強力打壓。 2021 年 2 月份,字節跳動同意支付 9,200 萬美元以和解抖音美國隱私相關訴訟。自從中印邊境之間發生衝突以來,兩國之間摩擦不斷。截止今日,印度宣布永久下架抖音、百度等 59 款中共國 APP。

內外交困下,這些網絡巨商目前正在新加坡擴展業務,以期新加坡成為權貴和科技巨頭躲避中共黨內政治鬥爭的避風港。

美澳印等市場基本剔除了中共國科技巨頭的業務。今年二季度財報發佈時,騰訊高管曾表示來自美國的遊戲和廣告收入佔整體比均不足 1%。禁用微信影響不大,但在吸金利器遊戲業務上,騰訊有超過20%的收入來自海外市場,考慮到美國、澳洲及印度等市場的敵意,以及國內游戲增長逐漸達到飽和狀態,東南亞已是騰訊為數不多的可開拓海外市場。

在被美國封禁前,字節旗下的抖音( Tik Tok )被視為中國互聯網公司最成功的出海案例,Sensor Tower 數據顯示,2020 年8 月抖音及海外版在全球App Store 和Google Play 吸金超過8810 萬美元,是去年8 月的6.3 倍,再次蟬聯全球移動應用(非遊戲)收入榜冠軍。阿里最新財報顯示,在其 9.60 億的活躍用戶中,有 1.80 億消費者來自海外。

新加坡投資管理協會負責人卡門·維對《金融時報》表示,新加坡有能力以自身為窗口,讓企業接觸到東南亞超6.5 億人口的市場,“鑑於新加坡在東南亞地區的戰略地位,越來越多的中共國資產管理公司對於來這裡建立分支機構感興趣”。

字節跳動最近搬進了新加坡金融區的更大辦公室,並啟動了大規模海外招聘活動。 2020 年 5 月,阿里一舉斥資 12 億美元收購新加坡中央商務區一座寫字樓 50%的股權,這也是迄今為止阿里在海外最大的一筆房地產交易。

2020 年 9 月宣布新加坡擴張計劃的字節跳動和騰訊表示,他們主要關注的是在東南亞這個擁有 6.5 億人口的繁榮地區發展業務和擴張。中共國的三大科技巨頭齊聚獅城後,給這個人口只有 570 萬的城市擴張帶來的一個主要挑戰是招募不到符合要求的工程師。

新加坡也正在努力吸引海外人才,儘管這可能會在這個已經對大量外來人口感到擔憂的國家引起不安。新加坡的學校在開設新的課程,以讓青年人為未來的科技工作做好準備。

此外,有市場分析認為,在中美摩擦加劇,澳洲、歐洲及印度市場對中企不友好的背景下,新加坡一直維持中立,避免被捲入任何一方,投資風險性較低,這也是中共國科技巨頭在海外擴張遇挫之後,選擇將國際業務增長點放置在該地的原因之一。

參考鏈接:
[1] Facing pressure at home, Chinese tech giants expand in Singapore – TAIPEI TIMES – 2021/04/06

[2] 内外交困下 中国科技巨头转往新加坡扩展业务 – 光传媒 – 2021/04/05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