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清明節港人沒有 忘記抗爭的孤魂港共政府 派警駐守

搜集/编撰:心听见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守護孩子」成員陳基裘先生(陳伯)

據(獨媒報導)時值清明節翌日,清明節一整天陰雨連綿,暮雨生寒,今日涼風颯颯。在沙嶺墳場,繼昨日後,今日續有零星市民到場悼念。連續第三天在場的「守護孩子」成員陳基裘(陳伯)指,現時政治氣氛嚴峻,故只好「做得多少就多少」,亦盼望勉勵前來拜祭的同路人,「希望大家都不要放棄。」

在早上十時許,從羅湖道入口步行,沿途已有數架警車停泊,亦不有軍裝警員巡邏。初時市民人數頗多,包括一家大細和老人家。沿著斜路和樓梯蜿蜒而上,經過一座座刻有名字的石墓,人漸變得疏落。再順著金塔斜坡段步行,歪過小路,便到達近七年的土葬山坡段。

圖片來源看中國:港共便衣警員截查登記前來拜祭人士的身份證號碼

而警方自早上起便於沙嶺墳場駐守,並要求市民和記者在進入T2019年段與T2020年段時,均需要登記身分證。今日亦不例外,記者欲進入公墓範圍時,在正門守候的便衣警員立刻作截查。從樓梯拾級而上,只見石碑東歪西倒的豎立在兩側;碑上沒有名字,沒有相片,僅得死亡年份和號碼,碑下埋葬著一具具無名屍體。現場稍顯冷清,雜草叢生,惟不少墓碑前擺放著水果、糖果和奶油蛋糕,是市民前來紀念先人的憑証。每當有其他市民到場遭警員截查時,陳伯必會箭步在旁監察,又不忙向市民提供蚊怕水和礦泉水。

身穿黑衣的陳小姐於十一時半抵場,在T2020段的墓區放置近百束白花,其中部分由自己和朋友自製而成。她指自己原本不懂得摺紙,惟希望多行一步,遂與友人據網上影片自學,花近三天時間,以絲帶摺成一束束花朵。她表示因為是初學者,每朵花接近花費逾半個鐘才完成,但希望以此機會向無名手足傳意。

戰友點評: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這是描寫清明時節的一句詩詞,也描述了多少人的心情,然而我們的心情隨著清明的到來,也變得有少許沉重,因為讓我們想起無論是在中共國內地、香港被中共極權迫害而死亡的人,甚至因為中共的邪惡製造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感染至死的幾百萬人,整個世界因為邪惡的暴政在哭泣,多少家庭因為中共的邪惡而失去了親人。我們也看到邪惡的中共極權暴政不會給世界帶來安寧,只給世界帶來了秩序的混亂及死亡的威脅和傷悲。

在中共極權統治的國度,因政見不同而或者因暴政人為的死亡者,到了年的清明時節他們的墓地都會被中共派打手監視。而在暴政統治下的香港,已經沒有了自由也是這樣,拜祭也被極權監控,中共真的無恥到人死了都不放過,真不知道港共政府懼怕什麼?壞事做絕,是怕天網恢恢 ?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派打手黑警自早上起便於沙嶺墳場駐守,進入T2019年段與T2020年段時,警員不但監視,亦截查,是不是已經說明了這些碑上沒有名字,沒有相片,僅得死亡年份和號碼,碑下埋葬著一具具無名屍體與政治有關?令人心痛,難道這裡埋葬了就是暴政之下因政治原因各種「死無可疑」的人士?雖然無名石碑之下的人是一個迷,但是港共政府派出警力戒備,如此誇張的手法已經告訴我們。不但被黑警監視騷擾,仍有市民不畏強權暴政,前來悼念因抗爭而去世的無名手足。

而中共以為濫用權力就可以掩蓋,抹去曾經傷害香港人的罪行,無論中共怎樣的動用權力惡法來阻止,但是他們的初心都會不變,而我相信這個世界是有公義的,中共極權暴政對世界人民所作的惡魔行為,總有一天會被審判,還因中共暴政而死去的人一個公道和早日安息。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新聞來源:獨立媒體

審稿:卡西歐  /  上傳:彩虹( Rainbow )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