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銀、石正麗、李放、鄔開朗再次上榜,李放與MERS是啥關係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Dr. Lawrence [email protected]下午11:42 · 2021年4月6日·Twitter Web App發佈的推文——

·

Kailang Wu, Wuhan University, near the #COVID19 outbreak epicenter & research collaborator of Deyin Guo & Fang Li, coronavirus human binding expert and collaborator with bat woman Zheng-Li Shi, identified (hat tip to @Hlu28849973) #Corona #UnrestrictedBioweapon #OriginOfCOVID19

中文大意:[鄔開朗,武漢大學,靠近中共病毒爆發中心&郭德銀和李放的合作研究者,與蝙蝠女巫石正麗同為人類冠狀病毒合作專家,(小費福利送給@Hlu28849973#冠狀病毒 #超限生化武器 #中共冠狀病毒起源

Lawrence Sellin博士在這則推文裡點出了郭德銀、石正麗、李放、鄔開朗四個中共毒王,我們重點看一下李放,李放博士應該是已經被驚著了,據冠軍的親爹(冠博士)@Guan_PhD上午11:26 · 2021年4月7日·Twitter for iPad發佈的推文——

2020年四月,李放的主頁教育經歷還有北大的本科和哈佛的博士後,2020年九月李放在主頁刪除了自己的照片同時也刪去了這兩段教育經歷,只留下耶魯博士。 是否這兩段經歷有他認為敏感的? 李放和高福的博士後都是在哈佛的Stephen Harrison實驗室做的。高福2001年離開,李放2002年畢業後加入,前後腳差一年。

李放與高福是腳前腳後的關係,那麼李放與鄔開朗是什麼關係呢?據[email protected]上午7:26 · 2021年4月7日·Twitter for Android 發佈的推文——

李放,是誰? 2007年起,他與鄔開朗在合作。 ■“故意投毒”的概念開始推進。既然現在Lawrence Sellin博士已經把郭德銀、石正麗、李放、鄔開朗在中共製造和投放冠狀病毒超限生化武器的角色進行了界定,那麼此前的MERS病毒是不是也是中共故意投放的呢?

為了更多搜集一下李放的論文,我們發現了華人學者首次發現MERS病毒從蝙蝠到人類傳播機制(時間:2014年08月14日 來源:生物通):

[生物通報道:最近,研究人員確定了致命的MERS病毒用以從蝙蝠到人類的傳播機制。蝙蝠是MERS的一種原始宿主,這一研究成果對於瞭解該病毒的動物起源,以及預防和控制MERS及相關病毒在人類的傳播,是至關重要的。

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最近的《PNAS》雜誌。本研究的通訊作者分別是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藥理學副教授李放(Fang Li)博士和復旦大學“****”特聘專家、紐約血液中心的薑世勃(Shibo Jiang)教授。李放教授實驗室的研究生Yang Yang和Chang Liu參與了這項研究。紐約血液中心Lanying Du博士和北卡羅來納大學的Ralph Baric也參與了這項研究工作。

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在2012年被首次診斷,從那以後在全球已經引起800多人感染。大約40%的這類感染者都死於這種疾病。研究已經將MERS與流行性SARS病毒這樣的冠狀病毒家族聯繫在一起。這兩種病毒被認為都起源於蝙蝠。]

這篇論文又牽出了李放博士與[復旦大學“****”特聘專家、紐約血液中心的薑世勃(Shibo Jiang)教授],且慢,為什麼特聘專家前要加“****”呢,看來中共也被打草驚蛇了,連“千人計畫”都要用“****”代替,那麼我們再來看看這篇論文原文——Receptor usage and cell entry of bat coronavirus HKU4 provide insight into bat-to-human transmission of MERS coronavirus(蝙蝠冠狀病毒用HKU4通過受體進入細胞以從蝙蝠到人類的傳播機制),在這篇論文裡我們看到了李放與中共千人計畫引進的軍人出身的姜世勃,在這篇論文裡我們看到了已經被心臟病死的中共毒王周育森的妻子杜蘭英,對於李放教授實驗室的研究生Yang Yang和Chang Liu我們暫時還不知道更多的資訊。 但是作為反人類的科學家的李放和杜蘭英和薑世勃,他們難道只是在中共冠狀病毒COVID-19的時候才開始反人類了嗎?我是不相信的,既然SARS病毒是中共的生化武器,那麼自SARS以來的各種病毒尤其是冠狀病毒中共能逃得了干係嗎?也許中共沒有任何研究成果的病毒是無辜的,那麼只要是中共的毒王研究過的或者出過“研究成果”的,我相信中共都脫不了干係,路德社已經在4/6/2021路德時評(路博冠談):Sellin博士提到類似于二戰研究圖靈機的布萊奇利公園的SIXTA神秘機構正在全面解密….?SIXTA機構到底是幹什麼的?美正聯合全球西方國家抵制北京冬奧會;裡對Dr. Lawrence [email protected]下午10:13 · 2021年4月6日·Twitter Web App發佈的推文進行瞭解讀,

美國的一個神秘機構正在破譯中共病毒的密碼,我相信在未來不僅僅是中共病毒COVID-19,包括MERS,包括此前的禽流感,再包括此前的SARS,所有的秘密都會浮出水面,自2003年以來所有為中共從事反人類超限生化武器的罪犯都跑不掉,而現在李放已經慌了,薑世勃的千人計畫已經用****代替了,再接下來呢?還有那些暫時還未上Lawrence Sellin博士榜單的中共反人類科學家們,還要加把勁兒才行,既然已經做了,這要是不上榜,那可不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