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李鬼遇上李逵—中共偽加密貨幣遇上G系列數字貨幣

作者:Víctor Torres

制图:七白石

據零對沖4月6日報導,中共國的數字貨幣已經結束測試階段,並將向整個國家和地區全面推廣。

僅僅因為一種貨幣的標題中有 “數字 “一詞,並不意味著它是數字貨幣的一種形式。 它只不過是一種政府貨幣,有不同的交付系統。

數字人民幣並不存在於公共賬本上。 它是由中共國當局集中控制的,當政治上有需要時,它就會被改變。

數字人民幣不是一種點對點的貨幣,而是需要使用官方監管的金融中介。

數字人民幣沒有獨立於舊版貨幣的市場化估值。 它們是綁在一起的。

數字人民幣沒有一個算法協議來支配新資產的產生(類似於貨幣的創造),更沒有一個結束日期,在這個日期,不會再產生更多的資產。 它是一種由政府控制的可自由裁量供應量的貨幣。

數字人民幣是可編程的,以至於可以讓貨幣到期,從而迫使消費者在某一日期前用完。 這是被稱為格賽爾貨幣的一種晦澀的、非常規的貨幣政策創新的一個轉折:到期的貨幣,使發行政府對貨幣速度的控製程度提高。

數字元允許一種新的方法來監視民眾,創造出可以被當局追踪的新數據。 加密貨幣則對用戶隱私有假名保護。

比特幣和其他不可審查的、非信託的、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和資產的價值,在很大程度上是基於新貨幣單位的分佈和推動交易所需的處理能力之間的連鎖關係。

加密安全賦予了區塊鏈實際的使用價值。 而國家發行的數字資產則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更準確的說法是偽加密貨幣或政府數字貨幣。

Diem(libra)是Facebook提出的多資產支持(但仍由中央管理)的貨幣,遠不是一個真正的加密貨幣。 儘管如此,世界各地從國家到監管機構的政治實體都躍躍欲試地要將其扼殺。 問題甚至不是去中心化與中心化,而是政府-中心化。 每一個政治動機都是指向一元化控制的,這一點在數字元的設計中表現得很明顯。

簡而言之,中共國的數字貨幣絲毫不具備加密貨幣的特性。 加密貨幣證明了貨幣的存在不需要政府。 它不需要發行機構,也不需要技術官僚的管理。 它可以存在於一個不屬於任何人的去中心化賬本上。

相對於中共國的偽加密貨幣,G系列數字貨幣是真正意義上的加密數字貨幣,具有獨樹一幟的雙幣系統:穩定幣+浮動幣,並且是全球唯一以黃金作為儲備的數字加密貨幣。

傳統的以政府信用為背書的法定貨幣體系,因其內在固有的弊端正逐漸走向沒落和消亡。 其主要的缺點在於:政府為了解決財政危機或者刺激經濟增長等目的,具有難以抑制的超發貨幣的衝動,向市場大量注水,從而引起貨幣購買力的下降,即所謂的通貨膨脹,引發經濟泡沫。 而惡性的通貨膨脹會導致人們對該國貨幣喪失信心,從而導致法定貨幣失去價值。

G系列數字貨幣兼具安全性,保密性,流通性,保值性和增值性等優勢,是人類社會貨幣形態發展的新階段的代表。 現在,市場本身已經可以做出決定。 從長遠來看,市場將選擇它的朋友而不是敵人。

参考资料:

https://www.zerohedge.com/crypto/chinas-digital-currency-has-nothing-do-bitcoi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