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大有可為的拉普蘭項目為何衰敗了?

編譯: 老领导

審核: pv0, 莫黎

圖片: YLE

中(共)國希望從凱米亞維(Kemijärvi)獲得空軍基地,這只是中(共)國對芬蘭北部感興趣的一個例子。

近年來,中(共)國各部門在芬蘭北部拉普蘭發起了各種收購項目,但到目前為止,許多項目都以失敗告終失敗或尚未實施。例如一些項目顯示,中(共)國渴望生產更多的能源,但最新曝光的信息還顯示,他們對北極的興趣也與日俱增。

芬蘭電視台Yle曾在一個月前透露,中共欲收購凱米亞維機場。在這篇報導中,凱米亞維市的市長阿特·蘭塔寧(Atte Rantanen)證實了Yle記者聽到的傳言,三年前一個權威代表團曾到訪該市。

兩家中共國北極研究機構的代表以及中共國駐赫爾辛基大使館的一名武官曾提出租用或收購機場,用於去北極的極地研究飛行。

據蘭塔寧說,研究飛行將使用重型噴氣式飛機,為此就需要相當程度地延長跑道。在採訪中,蘭塔寧並沒有提到後來被公開的機場用於旅遊用途的情況。在Yle的新聞發布一周後,另外兩名凱米亞維的重要人物對中共國的意圖做出了不同的描述。

凱米亞維Suomutunturi旅遊中心的業主卡里·蒂爾科寧(Kari Tirkkonen)和凱米亞維的前市長阿托·奧亞拉(Arto Ojala)在接受拉普蘭省報(Lapin Kansa)採訪時告知他們是中共國機場項目的發起人。

自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蒂爾科寧經營著一家旅行社,向芬蘭和歐洲其他地區輸送中國遊客。據蒂爾科寧介紹,他與中國的良好關係得益於他的商業夥伴和妻子楊倩·蒂爾科寧。 “這個想法完全來自於我們,也就是說,我們的目標是把遊客帶到東拉普蘭,這將會促進旅遊業,而且從我們自己的角度來看,這會加快Suomutunturi旅遊中心的發展。蒂爾科寧告訴Yle,這個倡議來自於我們。 “

蒂爾科寧認為,中國人正是因為旅遊業才想要凱米亞維的機場,而跑道需要延長,正是因為承載遊客的客機降落需要。

從另一位當地有影響力的人士那裡可以找到對這個交易不同的觀點。凱米亞維市議會主席韋科·涅梅拉(Veikko Niemelä)與現任市長蘭塔寧(Rantanen)一樣,他告訴Yle,中(共)國的目標是一個用於研究的基地。

“他們表示他們對北極的氣候研究感興趣,並正在北極地區尋找一個空軍基地,在那裡他們可以在北冰洋及其周邊地區操作科研飛機”。涅梅拉說,他們不知從什麼地方聽說,我們凱米亞維這裡有一個閒置的機場,可能適合改建為用於開展大規模的行動。

涅梅拉說,”中共國代表團到達凱米亞維是“毫無徵兆”的,但是我們以欣喜的心情歡迎了他們”。據涅梅拉介紹,中(共)國客人實際上並沒有把旅遊作為機場項目的動機,但是Suomu滑雪場旅遊企業家蒂爾科寧和凱米亞維市都強烈地提到了旅遊。涅梅拉說,三年前,當拉普蘭的國際旅遊業飛速發展時,關於機場的願望就已經浮出水面。

中(共)國公司被趕出凱米亞維紙漿廠項目

在凱米亞維中心的機場並不是中共在該地區關注的唯一項目。五年前,一家中國公司引人注目地加入了凱米亞維的紙漿廠項目。

當時,由凱米亞維市領導和前公務員成立的Boreal Bioref公司正在與中共國有公司中工國際談判建廠事宜,中方計劃投資8億歐元。該紙漿廠被稱為生物精煉廠,它將以中工國際在白俄羅斯的紙廠的技術知識作為榜樣。在談判中,重要的是中方能夠在價格上與俄羅斯和加拿大的低成本生產的紙漿競爭。副總經理王玉航在2016年11月於凱米亞維的新聞發布會上告訴Yle,”我們需要降低成本,使其至少具有與俄羅斯和加拿大產品同等的競爭力”。

中工國際之後成為凱米亞維的Boreal Bioref的大股東。後來還發現,該公司在白俄羅斯的模範工廠出現了技術問題,生產無法按計劃開始。芬中雙方的合作也陷入了僵局。 2019年開始,中工國際被該項目凱米亞維的和其他芬蘭的投資者排擠。然後便開始了從歐洲而不是中(共)國尋找主要融資方,工廠用地的租賃協議也被終止,芬蘭公司Vataset Teollisuus Oy成為新的租戶。據該項目現任經理哈里·瓦塔寧(Harri Vatanen)稱,去年,由於其他投資者拒絕同意中方投資者要求的工廠公司的多數股份,中方的參與最終我有所。瓦塔寧不想向Yle評論其他可能的原因。

中(共)國的凱迪計劃在凱米建立的生物燃料廠因中共國的經濟困難而停滯不前

中共國在芬蘭拉普蘭的第三個項目在最初令人矚目的啟動後也停滯不前。中(共)國企業凱迪公司開始推動在凱米建立生物燃料工廠,並於2016年聘請國會議員和前國防部長卡爾·哈格隆德(Carl Haglund)領導該項目。哈格倫德從議會辭職,加入凱迪。

哈格隆德領導了幾年該項目,並於2018年離開,當時該公司獲得了位於凱米的阿約斯(Ajos)港口附近的生物燃料工廠的環境許可證。據現任首席執行官稱,由於中方母公司的財務困難,工廠的建設被推遲,但項目並未被扼殺。

凱迪芬蘭子公司凱迪芬蘭總經理Pekka Viljakainen說,凱迪生態作為凱迪的母公司部分持股的上市公司,長期以來在中國有財務困難。這也造成了凱米項目的延誤。

維拉卡寧(Viljakainen)表示,除此之外,中(共)國收緊了金融市場,對外國投資的公司債務和貸款條件也收緊了。

林業集團Metsä集團旗下的Metsä Fibre公司(森林工業集團Metsä Group的一部分)對巨大的凱米紙漿廠進行升級和擴建,這給在凱米亞維和凱米的芬中項目的盈利能力蒙上了一層陰影。

有些人認為,這個規模相當於三家普通紙漿廠的項目,是芬蘭森林業阻止外國企業進入其領土的一種手段。而事實上,Metsä Fibre的所有者之一是一家日本企業集團。

中方專家和研究人員指出商業環境的差異

了解中方行事方式的專家表示,中方的林業項目停滯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項目也不盡相同。例如,中共國和芬蘭的商務談判方式大不相同。

中方的承諾超出了他們所能實現的。事實上,中國人之間也以相似的方式做生意。拉普蘭大學教授Matti Nojonen說,首先他們會說出一個大的數字 (畫個大餅),然後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層剝落。

Nojonen認為位於Rovajärvi軍區旁邊的凱米亞維中共國機場項目令人懷疑。 Nojonen指出,此案令人懷疑是否存在雙重用途,這意味著該機場也可用於中共國情報偵察。

Nojonen教授指出,為什麼中共國中央政府下屬的兩個研究所和一名武官來研究這項投資,這是非常可疑的。尤其是當你知道這個機場離歐洲最大的武器實彈射擊區非常近時。

中方代表不想澄清其推動該機場項目的動機

兩個星期前中共國駐芬蘭大使陳立在拉普蘭省報中對凱米亞維機場項目發表了評論。他在文中指出,最近芬蘭媒體上“出現了奇怪的、有意思的報導”。

陳立在拉普蘭省報上寫道,不了解真實情況的讀者可能會認為該文章描述了一個“神秘的”故事,背後似乎藏著隱密的動機。據他介紹,該項目的主要目標是旅遊。

Yle向大使提出關於機場項目進行採訪,陳立未接受采訪。相反,他在電子郵件中強調,芬蘭和中(共)國已在聯合聲明中同意在極地研究,旅遊業以及信息和通信技術等領域加強合作。

這位大使的言論正值中(共)國在芬蘭被描繪成負面形象的時候。去年年底對芬蘭議會的網絡攻擊背後是一個被公開報導為與中共有關聯的實體。在本月初芬蘭安全警察報告了有關黑客事件的調查情況。

過去一周來(注:本文發於2021年4月3日),中(共)國和歐盟之間的製裁談判也在升級,芬蘭人也是中共國報復性制裁的對象。

對中方投資的態度愈髮變得批判性

土爾庫大學政治學教授Mikael Mattlin(馬特林)目前正在研究中共國在芬蘭的商業投資。據馬特林說,在芬蘭,關於中方投資和中(共)國可能的動機的公開批評討論幾乎沒有,但過去三四年來,氣氛發生了變化。

馬特林說:“在許多地方,人們意識到中(共)國的收購和基礎設施項目可能有戰略考慮。”

這種態度的轉變體現在立法等方面。 10月份歐盟關於監督外國投資的條例生效,與此同時,芬蘭的法律也進行了更新。據馬特林說,法律此前對不威脅國家利益的收購給予的干預範圍十分有限,而這項法律在十月進行修訂。去年年初,也有兩部法律生效,賦予國防部干預土地交易的新手段。

顯然,在實踐中,法律變更的影響也可以從對凱米亞維機場的初步收購的態度中看出,馬特林說。

芬蘭甚至超越了東歐的“絲綢之路項目”

也許有些出人意料的是,近年來芬蘭已躍升為中(共)國在歐洲投資的首選目的地之一。中方的大部分投資都是收購,這也反映在芬蘭的排名中。芬蘭所佔的份額主要由兩次重大收購來解釋。 2016年,中共國的騰訊以75億歐元的價格收購了遊戲公司Supercell,而在2019年,運動器材集團Amer Sports又以46億歐元的價格轉讓給了中方。

中(共)國在歐洲的投資“熱潮”始於2014年左右。馬特林說,主要針對英國和德國等大國。但是芬蘭以有趣的方式在統計中脫穎而出。芬蘭是人均獲得了最多的來自中(共)國投資的國家,於投資到法國的錢相當,並超過了東歐國家的總和。

關於中(共)國在東歐和中歐投資的討論很多。中(共)國打算在所謂的“絲綢之路”重大項目中改善基礎設施等,但有很多項目被取消或沒有按預期實現。

馬特林說,匈牙利和希​​​​臘等國家有些項目已經完成,但總體而言,東歐和中歐的廣大地區獲得的投資要少於芬蘭。重大的新基礎設施項目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它們從商業角度看也不總是可行的。馬特林出,由此也令人懷疑其背後是否還有非商業動機。

“我相信,未來我們將看到更多來自中共國的更具針對性或更具戰略意義的併購,目標將側重於關鍵的技術知識和基礎設施。正是由於這些原因,歐洲現在正在覺醒。 “

芬蘭與中(共)國的良好關係助長了投資

芬蘭和中(共)國之間傳統的友好關係可以看作是良好經貿關係的至少一部分的原因。中(共)國對芬蘭的投資一直居高不下,正由於芬蘭對中(共)國的批評和其他北歐國家相比很少。

總理桑納·馬林(Sanna Marin)一反傳統路線,於2月份在推特上評論了中共侵犯人權和對維吾爾族壓迫的行為。對中共的公開批評並不是芬蘭領導人的習慣,而態度的變化在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出來。在芬蘭新的外交與安全政策報告中,數十次提及人權和中(共)國。

新制裁將收緊歐盟國家與中共國之間的關係

中(共)國和歐盟近幾週互相實施的製裁是罕見的。歐盟上一次對中(共)國實施制裁是在1989年天安門屠殺之後,當時實施的武器禁運目前仍然有效。

芬蘭外交部一位官員說:制裁是在去年年底已經生效的歐盟人權制裁制度的基礎上通過的,對中共實施制裁的原因是中共待維吾爾族少數民族的方式。

外交部美洲和亞洲事務部負責人皮里塔·阿松瑪(Piritta Asunmaa)表示,歐盟在新疆問題上的立場對中共來說並不意外,但這種處理確屬例外。

中共宣布對包括芬蘭環境保護部海蒂·豪塔拉(Heidi Hautala)在內的八名歐洲政客實施了製裁。此外,還有兩個研究所和兩個歐盟機構也是製裁對象。

瑪特林指出,中共國對歐盟實施如此正式的反制裁,這是新鮮的。據外交部阿松瑪稱,與歐盟對中共國實施的製裁相比,中共的反制裁非常廣泛且不相稱。儘管中共的不滿並非主要針對芬蘭,但一些芬蘭人也間接成為中共國的反制裁對象。馬特林說,可以說芬蘭也面臨著新形勢,存在進一部外交摩擦的可能性

外交部的阿松瑪表示,目前仍難以評估制裁爭端對芬中關係的影響。制裁主要是對歐盟與中(共)國的關係造成壓力。無論是芬蘭與中(共)國的關係,還是歐盟與中(共)國的關係,即使有分歧,也要能夠繼續合作。無論在官方層面還是在政治層面都必須保持對話。制裁爭端可能會對已經達成的中歐投資協議的生效產生影響。該協議旨在促進歐洲公司進入中國市場。

實際上,中共的報復性制裁主要針對歐洲議會,而該協議必須由歐洲議會批准。瑪特林預計,該協議有可能因此得不到批准。

新聞來源:

Miksi Kiinan lupaavat Lapin-hankkeet ovat hiipuneet? Samaan aikaan Kiinan yritysostot Suomesta ovat olleet Euroopan huippuluokkaa


發佈: 法國巴黎七星編輯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