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聞收集【4/7】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wenwu

中共政府是跨國犯罪組織。據2021年4月7日娜塔莉·溫特斯的推特中共的抖音主持廣告就如何避免驅逐向非法外國人(包括被定罪的罪犯)提供建議。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那麼接下來美國是要合法制裁抖音還是中共內鬥把江賣給拜登政府,我們不得而知。目前,在習神越來越強大的背景下,德州邊境所隱藏非法移民病毒感染者的安全隱患讓人擔憂。

在美國資本主義社會里也發生了一件奇葩的廣告事情。據2021年4月7日紐約郵報推文百威啤酒,其他品牌敦促人們接種新冠病毒疫苗,附新聞鏈接

在《紐約郵報》的報道中,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營銷教授蒂姆·卡爾金告訴CNBC:「目前,公司和品牌非常關注一個比賺錢更大的目標的想法。」即是,讓美國人的注射疫苗率上升,讓美國恢復正常。由於視打疫苗為不科學,至少十年內都是拿人類做白老鼠實驗。可謂是美國隱形政府開始學中共對老百姓進行「苗苗苗苗苗」央視型洗腦。那麼是否會「亂拳打死老師傅」也令人期待。

動物傳代實驗serial passage:
1 原始毒株感染第一代動物,讓病毒適應動物身體環境 2 從第一代動物體內提取病毒,將其傳給第二代動物,繼續適應 3 重復2,至第n代,直到出現需要的病毒毒株 注意,這裡的動物是「人源化」的老鼠,所以動物傳代是有方向的,以感染人為目的。這是篩選病毒的關鍵步驟


經過多代人源化動物篩選的病毒,就像是程序的迭代,尋找最優解,結果一定是極其優化的,與人體結合極好的。這可能是閆博士在119站出來預測人傳人,全球大爆發的重要原因,因為她看到了一個極優化的病毒,專門為人體設計!

據2021年4月5日爆料革命戰友「火來」的推特(如上)。中共病毒疫苗所針對的是來自武漢實驗室的生化武器,它的目的是為人類的生命進行威脅和恐嚇。另外,閆報告中更提到了該病毒的使用:超限生化武器——無論是戰爭還是和平時期,可隨機向平民投放病毒,對國家的實力進行破壞,從而贏得全人類第三次世界戰爭的勝利。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6日史蒂文·莫捨爾的推特閆博士稱該病毒為「超限生物武器」,稱這是解放軍人工分離的蝙蝠冠狀病毒,已使用「功能增強」研究進行重新設計,使其更具傳染性和致命性。她是對的。我們處於一場第三次世界生物戰中。附新聞鏈接

原文翻譯

中共國專家史蒂文·莫捨認為,新冠病毒是一種生物武器

新聞來源:《生活網站》|作者:史蒂文·莫捨爾|發佈時間:2021年4月6日
看看中共國的生物戰意圖和能力

2021 年 4 月 6 日(LifeSiteNews)——去年 1 月下旬,隨著永遠改變我們生活的冠狀病毒開始在世界各地傳播,人們開始對其起源提出疑問。是自然的還是人造的?

中國共產黨科學家和他們在世界衛生組織的盟友堅持認為,這種病毒來自一種外來哺乳動物——蝙蝠,也許,或穿山甲——出於某種原因,這種哺乳動物正在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出售。在領導美國病毒學家安東尼·福奇博士和其他人贊同這樣一種觀點時,即新冠病毒感染起源於一種作為食物而食用的動物,這是「結案,停止調查」。

從那以後,美國媒體一直在推銷這個故事。2020年1月,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已經報道道:「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正在受到指責,這是當前席捲全球的冠狀病毒爆發的可能來源。」《國家地理》也插嘴說:「海鮮市場發起了冠狀病毒。」

實際上沒有人去過武漢調查——中共國政府在一整年不准讓外國人靠近這座城市——但不知何故,他們都確切地知道病毒來自哪裡。

少數人不同意。其中包括弗朗西斯·博伊爾博士,生物戰專家。他建議「我們在這裡應對的冠狀病毒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在談到位於疫情中心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時,他補充說,「以前有報道稱該實驗室存在問題,以及從中洩漏了東西。」

去年四月逃離中國的閆麗夢博士表示同意。她稱該病毒為「超限生物武器」,稱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人工隔離的蝙蝠冠狀病毒,已通過「功能增強」研究進行重新設計,使其更具傳染性和致命性。

博伊爾和閆說得對,中共國必須心懷「意圖」和「能力」來開發這種生物武器,不是嗎!

眾所周知,儘管中國共產黨政權是《生物武器公約》的簽署國,但認為發展生物武器是實現軍事統治的關鍵部分。自2007年以來,中共國政府研究人員一直在公開撰寫關於使用有爭議的「功能增強」研究來開發生物武器的文章,以使病毒更具殺傷力。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副院長賀福初在2015年表示,生物材料是新的戰爭「戰略制高點」。

然後在2017年,中國頂級國家電視台評論員透露,使用病毒進行生物戰是習近平國家安全政策下的新優先事項。

同年,解放軍將領張士波在《戰爭的新高地》一書中更進一步,聲稱「現代生物技術的發展正在逐漸表現出進攻能力的強烈跡象」,包括「特定種族基因攻擊」的潛力。

說得很清楚,張將軍說的是殺死其他種族的生物武器,但長得像他的人有天生或後天免疫。這種武器會選擇性地針對非洲人或高加索人、日本人或朝鮮人,但不會傷害自己的人口。

那些可能反駁說一個野眼將軍不一定代表共產黨領導層的人應該記住,張是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2012-17年)的正式成員,當時是中國國防大學的校長。

因此,毫無疑問,多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致力於開發進攻性生物戰武器。但他們能嗎?我們對中國的能力瞭解多少?

我們知道,中國已經掌握了逆向遺傳學——創造生物超級武器所需的基因拼接技術——因為我們教了他們的頂尖科學家怎麼做。事實上,情況甚至更糟:美國可能實際上一直在向製造中國病毒的中國科學家支付錢,這種病毒現在正在對世界造成嚴重破壞。

在武漢疫情爆發前不久,一個名為生態健康聯盟的組織負責人接受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採訪,他稱之為「世界一流的最高標準的實驗室」。這個人彼得·達扎克解釋說,他一直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資助研究15年。這項工作涉及從自然界收集冠狀病毒,並使用一種被稱為「功能增強」的技術,使其更具傳染性和致命性。

達扎克熱衷於冠狀病毒,非常適合這項工作:「你可以在實驗室里操縱它們。這是一種突刺蛋白。釘蛋白驅動著冠狀病毒的許多變化,即[對人類]人畜共患病的風險。因此,您可以獲得序列,構建蛋白質。我們與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克合作完成此工作。我們將序列插入另一種病毒的主幹中,然後在實驗室做一些工作。」

達扎克聲稱,他與武漢實驗室一起進行的研究對於製造疫苗以防止下一次全球大流行是必要的。然而,鑒於自那以後發生的事情,他的2019年12月9日採訪幾乎讀起來就像懺悔。顯然,這個人不知道中國共產黨除了研究疫苗外,對危險冠狀病毒可能還有其他用途。

底線是,部分由於從美國獲得的培訓和資金,中國擁有製造致命生物武器所需的一切:設施、技術和原始生物材料。

就達扎克本人而言,一旦疫情開始,他最不想談論的就是他在武漢實驗室的工作。他很快贊同中國的說法,即它來自潮濕的市場,並攻擊任何以精神錯亂的陰謀論者的說法。

在 4 月接受《 DemocracyNow》 採訪時,他堅持說:「這種病毒從實驗室逃脫的想法純粹是胡說八道。這根本不是真的。我在那個實驗室工作了15年。他們是世界上最好的科學家之一。」

然而,中國有悠久的實驗室事故歷史。例如,2004年,SARS病毒兩次從北京實驗室洩漏(!)並導致疾病爆發。武漢設施可能是最先進的,但總的來說,中國的安全標準明顯松懈。如果中國科學家匆忙接受研究和開發生物武器的命令,幾乎肯定會被削減。

然後是這樣的:如果第一批冠狀病毒感染只是像聲稱的那樣,是意外的動物人際傳播的結果,這種情況可能發生在中國任何地方。多麼奇怪的是,疫情的震中恰好位於離中國唯一的四級實驗室只有幾英里的地方。機會?我想不是。

就連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現在也認為冠狀病毒可能來自武漢的實驗室。

然而,從一開始,《華盛頓郵報》和其他主流媒體就試圖說服我們,致命的冠狀病毒是自然的產物,而不是邪惡的產物。例如,作為對雷德菲爾德採訪的回應,《紐約時報》立即發表了一篇熱門文章,題為「前疾控中心主任支持揭穿新冠病毒起源理論」。

世界衛生組織也在努力否認冠狀病毒來自實驗室。它最近只派彼得·達扎克前往武漢,幫助對冠狀病毒的起源進行「調查」。毫不奇怪,這份長達120頁的報告只用了幾頁紙給武漢實驗室,並得出結論,病毒「極不可能」來自武漢實驗室。為什麼我不感到驚訝?

曾擔任奧巴馬政府國家安全官員的傑米·梅茨爾上周告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他根本不會稱世衛組織的努力為「調查」。梅茨爾說:「這本質上是一次高度贊揚、精心策劃的考察旅行。」「這群專家組只看到了中國政府希望他們看到的東西……首先同意中國對誰甚至要參加這次任務擁有否決權……世衛組織同意……想象一下,如果我們[已經]要求蘇聯對切爾諾貝利進行共同調查。這真的沒有意義。」

國務院調查新冠病毒起源特別工作組前負責人大衛·阿什對這個問題進行了最好的研究。阿什不僅認為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逃脫,而且認為這是生物武器研究的結果。

大衛·阿什說:「武漢病毒研究所不是國家衛生研究院。」「它正在運營一個秘密的機密項目。在我看來,我只是一個人,我的觀點是這是一個生物武器計劃。」

最後一項證據表明,作為中國人,我支持冠狀病毒是中國逃脫的生物武器的理論。

中國互聯網上流傳著美國故意向中國人口釋放美國生物武器。很可言的是,當局沒有審查這些荒謬的說法,而準確報道疫情是。事實上,中國推遲、顛覆和偏離了世衛組織對武漢實驗室的「調查」,現在要求世衛組織調查位於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反生物戰中心。

中共領導人將自己犯下的罪行歸咎於他們的主要地緣政治對手,這非常具有特點。

中共撒謊和逃避,只是試圖掩蓋其在控制疫情方面的無能嗎?還是其領導人也試圖隱藏更嚴重的東西:他們在疫情起源中的犯罪共謀?即使考慮到中共黨規有保密癖好,過去幾個月共產黨官員,包括最高層官員,參與的多重欺騙行為也是不尋常的。

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新型冠狀病毒是否打算用作生物武器。但我們知道,西方主要的報紙、廣播和社交媒體都在盡最大努力將這種可能性視為妄想症。

但是——就像老笑話所說——如果他們真的來抓你,那不是妄想症。在這一點上,證據是明確的。我們知道,因為解放軍將軍們告訴我們,他們的研究人員正在盡快開發致命的生物武器,因為他們竊取西方技術和被盜的病毒樣本。假設,由於這種開發致命生物武器的推動,武漢病毒研究所忽視了安全標準,致命的冠狀病毒設法逃離了實驗室,這是一個非常合理的假設。

歸根結底,新型冠狀病毒在到達武漢街頭之前是否已經被修補,這(幾乎)是次要的。因為中共領導人顯然正在努力開發這種武器,作為他們取代美國成為地球上主導力量的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換句話說,有人認為中共當局一旦完善了一種自己擁有自然或誘導免疫力的生物武器,就會猶豫不決地向西方發動致命的流行病,以實現他們統治世界的「中國夢」?那些懷疑中共領導人會使用這種「殺手鐧」的人需要確切地告訴我們,中共有什麼理由不對全人類宣戰。因為我想不出中共不向全人類宣戰的理由。

史蒂文·W.莫捨爾是人口研究所所長,也是《亞洲霸凌:為什麼中國夢是世界秩序的新威脅》一書的作者。作為一名前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研究員,他在斯坦福大學著名遺傳學家路易吉·卡瓦利-斯福爾扎的指導下學習人類生物學。他擁有生物海洋學、東亞研究和文化人類學的高級學位。作為美國領先的中國觀察家之一,他於1979年被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選為第一位在中國進行實地研究的美國社會科學家。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