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敗訴谷歌

編譯:康州盤古農場 喜馬拉雅的文雅

2021年4月5日據CNBC,最高法院在與甲骨文的Android軟件長期版權糾紛中裁定谷歌勝訴。該案是本期最重要的案件之一,其特點是對軟件開發未來的競爭性願景進行了高調的爭論。此案在矽谷和其他地方引起了關註。

該案涉及谷歌用於構建Android系統的約1.2萬行代碼,這些代碼抄襲了甲骨文2010年收購的Sun Microsystems公司開發的Java應用編程接口。這被看作是關於哪些類型的計算機代碼受美國版權法保護的標誌性糾紛。

甲骨文曾一度聲稱被拖欠高達90億美元,而谷歌則聲稱其對代碼的使用屬於合理使用原則的範疇,因此不需要承擔版權責任。

甲骨文公司就其代碼的使用問題起訴谷歌,並兩次在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的專門法庭上勝訴,該法院認為,相關代碼是可以享有版權的,谷歌對其的使用不受合理使用的保護。

最高法院推翻了上訴法院的判決,不過並未明確解決涉案代碼是否可受版權保護的問題。

最高法院的裁決是6比2支持谷歌。前總統川普任命大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去年10月份爭論此案時尚未得到參議院的確認,她沒有參與此案。

在此案中撰寫多數意見的布雷耶(Stephen Breyer)法官指出,谷歌“只采取了讓用戶將其積累的才能用於新的變革性程序的需要。”“就谷歌使用Sun Java API的部分內容來創建一個可以被程序員隨時使用的新平臺而言,它的使用符合那種創造性的’進步’”。

布雷耶與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和大法官索尼婭-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尼爾-戈蘇赫( Neil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站在一起。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 Clarence Thomas )和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 )表示反對。

托馬斯法官稱,“多數人意圖將聲明代碼是否可受版權保護的問題留待日後再討論”,“這樣做的唯一明顯原因是,多數人無法將其根本上有缺陷的合理使用分析與聲明代碼可受版權保護的結論對號入座。”他指責多數人跳過了可版權性問題。

谷歌律師稱,“長期以來,重復使用軟件界面的做法已經確定,這對現代軟件開發至關重要。”

微軟認為,聯邦上訴法院的裁決 “威脅到了現代軟件開發的模式”。

甲骨文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谷歌平臺只是變大了,市場力量變大了。進入壁壘更高,競爭能力更低。”“他們偷走了Java,並花了十年時間進行訴訟,因為只有壟斷者才能做到這一點。這種行為正是全球和美國的監管當局審查谷歌商業行為的原因。”

谷歌負責全球事務的高級副總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於判決發布後在推特上發文,稱這一判決是“創新、互操作性與計算的一大勝利”。筆者淺議,這是科技大鱷壟斷者、人類野心統治者的勝利,曾經為支持川普總統競選的籌款人甲骨文公司尚且敗訴,全世界無數平民百姓將更加籠罩在被大科技公司進行數據控制的黑暗之下。可喜的是追求自由、法制、民主的爆料革命在滅共時代中應運而生的G|TV, G|NEWS等G媒體、G生態,讓我們找到了光明的方向。我們期待更多G系列產品如G搜索等的發展壯大,而未來的G生態圈應在新中國聯邦之下堅持爆料革命“唯真不破”的初心,在法制和自由人權的監督下,自由競爭、健康發展。

查看原文 https://www.cnbc.com/2021/04/05/supreme-court-rules-in-googles-favor-in-copyright-dispute-with-oracle-over-android-software.html

文章觀點部分屬於作者本人。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