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FA起訴喬治·索羅斯 索取未付工資

翻譯&評論:羅技思維

圖FREE PHOTO

針對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訴訟本周在幾個國家同時展開,這被認為是無政府主義者的第一個法律訴訟。除英國反工會法要求六周的投票來決定結果外,許多ANTIFA團體已經開始無限期罷工。

發言人表示:“我們正在制定規則全面禁止超時工作和嚴格限制搗毀ATM以及警車等物品。但是,我們想向公眾申明,我們將繼續把全部資源用於像布裏斯托爾發生的緊急情況”。國際FSU聯合會 (IFFSU) 在一份聲明中說,與索羅斯的談判已陷入僵局,現在采取法律行動是唯一的選擇。 IFFSU發言人在解釋他們的不滿時說:“對於索羅斯這樣富有的人讓這麽多人入不敷出實在是不可接受的。我們的成員從事的是危險的工作,並且常常是在晚間活動,我們感到價值被低估了,認為我們是免費的做這些事情是不可以的。”

“以波特蘭為例,我們不僅僅是制作了一些燃燒瓶(順便說一句,那是要花錢的)並把它們扔向警察。如果想讓人們積極參與將愛國者變成無麩質同性戀者這樣的全球性的陰謀活動,那麽它必須令人信服。您認為誰會為分發以植物為基礎的食品並且培訓街頭醫務人員和宣傳員使用正確的詞匯而支付費用?是我們,索羅斯必須支付這些。

我們的會員在得克薩斯等南部州所欠的更多。當他們突然被要求襲擊國會山同時確保特朗普受到指責時,他們已經令人遺憾的在面部穿刺上浪費了數百美元。您是否知道將一個瘦小的紫色頭發滑板手變成一個大腹便便的挑釁者,以便可以混入“驕傲男孩”的隊伍裏,需要花費多少金錢和準備?

誠然,“驕傲男孩們”很愚蠢,沒有註意到他們的同性性愛,但這不是重點。芝士漢堡本身的賬單是天文數字,還有那些參加巨型卡車集會和ZZ Top音樂會的票證,以幫助他們融入角色。在事件開始之前,他們幾乎沒有時間留亂草一樣的胡須,但是他們還是做到了。因此,索羅斯可以保持討價還價的一面。”…

評論:

美國大選前一系列的街頭騷亂甚至最後沖擊國會的事件,無一不隱藏著ANTIFA的身影,ANTIFA已經成為反法律、反秩序、反傳統價值觀的象征,曾經有傳說大富豪索羅斯是其背後的金主,在利用這個團體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FREEDOM的這篇文章通過ANTIFA向索羅斯追討工錢的報道證實了這一切。

滑稽的是一向踐踏法律和秩序的ANTIFA竟然要通過法律途徑維護權益,而索羅斯煽動、利用ANTIFA達到目的後既將其拋棄,就像CCP統治集團一樣。CCP當初煽動農民“打土豪分田地”,最後他成為最大的土豪,把14億民眾做為奴役的對象。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原文:ANTIFA to sue George Soros for unpaid wages

審核 &編輯 : Runaway

歡迎加入【澳喜農場】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E6%BE%B3%E5%96%9C%E5%9B%BE%E6%A0%872.jpg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