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鼓吹數字人民幣將取代美元(二)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 水星

medium.com

續前​​文:《華爾街日報》鼓吹數字人民幣將取代美元(一)

去年中共國人民幣現金流通量爆發式增長 10%,這表明居民擔心數字人民幣的強制監管,因此開始從銀行提現,以應對政府監管。

比特幣波動性極大,一天漲幅可能會超過 10%,因此不適於做法幣,只適於做交易。數字人民幣的未來是法幣,因此中共國央行將嚴格控制其波動性,全力確保它與紙幣間不存在估值上的差異。

這意味著,投資者和交易員炒作數字人民幣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在國家政策層面不允許它有大的波動性。數字人民幣還將嵌入防偽設計,也就是只有中共國央行才能“鑄造”數字人民幣。

儘管中共尚未公佈針對數字貨幣最終法律條款,但央行表示,剛開始可能會對個人保留數字人民幣的數量設置上限,以此來控制數字人民幣的流通頻率和流通量。

中共國央行不會讓數字人民幣的發行變相引起基礎貨幣的膨脹,為嚴格控制基礎貨幣量,每發行一張數字人民幣基本上就會取消一張以實物形式流通的紙質人民幣。
當比特幣在 2009 年推出時,大多數國家的宏觀政策制定者幾乎都對它的意義進行了淡化處理,但中共國註意到了它未來巨大的潛力。

國家權利層總是對威脅時刻保持高度警惕,擔心如果加密貨幣一旦動搖法幣地位,就可能會削弱政府的權力。 2002 年至 2018 年擔任中共國央行行長的周小川曾表示,比特幣既讓他眼花繚亂,又讓他感到害怕。 2014 年,在他的倡議下正式展開了對未來中共國數字貨幣前景的研究。

中共國看起來不像是一個貨幣市場的探索者。例如,中共對人民幣外匯交易等實施了嚴格管控,這點兒與其他國際主流貨幣在外匯市場上的火爆交易迥異。

與此同時,中共國正在進行一場金融科技革命,阿里支付和微信應用幾乎滲入到各種現金交易場景,逐漸蠶食了大部分現金交易市場。另一方面,移動支付的蓬勃發展也為創業公司提供了新的盈利增長方式。

臉書緊隨其後,在 2019 年中表示將進軍加密貨幣領域。臉書意識到,搭載他的社交平台,加密貨幣便可在一個遠比任何國家人口都龐大的用戶群體中流通,從這里人們馬上認識到數字貨幣技術可以顛覆傳統貨幣。

就在美國監管機構全力狙擊臉書的數字幣,並最終獲得階段性勝利之時,地球的另一邊,中共國悄然就數字化人民幣進程全面提速,搶先於2020 年4 月開始對數字人民幣進行內測。

突然間,關注中共國的資金動向讓人覺得索然無味了。來自美國和其他西方經濟體的央行行長們擔心,臉書謀劃的數字貨幣帝國,現在即將由中共國這個強權政府打造起來了。

“有一種類似對 Uber 的恐懼,” 一位曾與西方同行交談過的歐洲央行行長說,他指的是當打車公司到達全球各城市時,出租車系統承受了前所未有巨大的競爭壓力。 “任何政府都不希望另一個國家的貨幣在您的公民群體中大範圍暢通無阻地流通,”這位銀行家說。

美國作為全球 21000 多家銀行開展業務所需的美元發行方,長期以來一直要求各方實時監測大額跨境貨幣流動情況。華盛頓通過禁止銀行與涉嫌犯罪的個人和機構進行交易,有能力將違反法律之人或機構踢出全球金融體系,但外界藉機批評此舉為 “美元武器化”。

美國對朝鮮和伊朗核計劃的製裁使得兩國經濟發展舉步維艱。瑞士銀行在8年前(2013)宣布放棄了著名的銀行保密製度,以力避與華盛頓在稅收問題上正面對決。緬甸 2 月政變後,美國利用制裁權凍結了緬甸軍方高官的金融資產的流動。財政部的受制裁個人和公司數據庫,即《特別指定國民和被封鎖人員》名單(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又稱《SDN 黑名單》,長達1500 頁,幾乎涉及世界上所有國家的重大違法人員。

北京當局對 SDN 制裁名單中新加入大量中共高官名憤憤不平,其中涉及了 250 多個中共黨員的名字。例如,被美國指責對新疆維族實施暴行或在香港打壓自由民主人士的高級官員。制裁讓中共國駐港高官林鄭月娥(Carrie Lam)在家中被動囤積了大量現金,因為銀行擔心接受她的業務請求會讓銀行自身也面臨被美國凍結的風險。

數字化人民幣為那些被美國懲罰的人提供了一種在美國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自由兌換貨幣的方式。此時,交易所將不需要藉助由美國政府監控的 SWIFT 即可完成匯兌業務,這樣便可逃脫美國“長臂管轄”。

“數字人民幣能削弱美國製裁威力”,圍繞此核心意義,北京當局不遺餘力地向各國政府推銷數字人民幣並廣結宵小之輩齊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在上個月的一個論壇上,中共國央行官員穆長春多次表示,數字人民幣旨在保護中共國的 “貨幣主權”,還能協助擺脫全球對美元的依賴。

2019 年 11 月哈佛大學在國家安全會議的實驗《數字法幣戰爭:國家安全危機模擬》中,美國老牌政策制定者們爭相制定應對朝鮮用秘密資助的數字人民幣擴大核武器研發的方案。由於這種貨幣具有削弱經濟制裁的力量,與會者以及幾位現任拜登政府的官員,一致認同數字人民幣比核武器對美國國家安全來說更具威懾力。
長期擔任美國外交官和北京大使的熱門人選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告訴與會者,“中共拿走了我們制裁籌碼的同時,還甩給美國一個大麻煩。”

隨著中共國對數字人民幣鋪天蓋地的宣傳,黨媒國家廣播公司(CGTN)在網上發布了一個寓意深刻的動畫,一枚代表著數字人民幣的金幣將一名身穿美國國旗襯衫的男子擊倒在地。

“數字人民幣是中共國加強世界貿易地位、奪取全球經濟框架制定話語權的一個重要砝碼。”旁白這樣說道。

剛開始,數字人民幣只是對貨幣在中共國金融體系中的流通方式略有影響、無關痛癢。在央行的統一指揮下,六大國營銀行會把數字人民幣分發給較小的商業銀行以及移動支付阿里和微信,通過它們管理數字人民幣消費者和商家之間的互動。

與今天銀行間轉賬不同的是,通過數字人民幣匯款是即刻到賬,至少在理論上銀行和金融服務行業從轉賬交接過程中獲利的方式將不復存在,央行自然而然地成為唯一法定中間人。穆先生表示,數字人民幣因為是國家支持的,將減少中共國占主導地位的私營公司的數字支付平台對國家金融系統構成的潛在風險。

當全球電視觀眾將目光轉向明年2 月北京冬奧會上的滑冰運動員和雪橇運動員時,北京當局或許會通過向來訪的運動員提供數字人民幣擴大國際影響力,讓運動員們在聚光燈下消費數字人民幣,起到的宣傳效果事半功倍,中共不斷膨脹的野心已經超過了大洋彼岸的西方政府。

北京業已加入一項倡議,與國際清算銀行以及香港、泰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央行合作,為數字貨幣的跨境支付制定相關政策和協議。

前美聯儲理事、現任職於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凱文·沃什(Kevin Warsh)表示,中共國貨幣數字化的長足發展,讓人們不禁開始關切到美國的想法,華府究竟打算如何建設現代化的金融基礎設施? “如果我們拖上 5 或 10 年,屆時再推出的政策方針很可能會非常被動”。

根據研究組織央行數字貨幣追踪者(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Tracker)的數據,有超過 60 個國家正處於深入研究或全力開發數字貨幣的某個階段。對於世界銀行所說的全球 17 億缺乏銀行賬戶的人來說,數字貨幣擁有最大的潛力。巴哈馬已經發行了一種數字貨幣來解決為金融服務無法企及的人群提供金融服務。一些央行表示,對於那些希望進行小額資金匯兌的移民家庭來說,這種貨幣十分便捷。因為對這些家庭來說,跨境資金匯兌不但繁瑣,而且服務價格高昂。

這位歐洲資深央行行長指出,因跨境個人資金匯兌可能需耗費數天,所以擔心隨著各國與中共國金融往來深度合作,傳統銀行的跨境業務的低效率和高延時最終會迫使各國公民和企業匯款時首選數字人民幣。

隨著工作模式的成熟,中共國打算按既定方案管理數字人民幣。習近平去年呼籲中共國抓住機遇,為數字貨幣制定國際規則,這和北京當局曾試圖影響和主導一系列類似於 5G 電信、無人駕駛汽車和麵部識別等高科技技術標準的做法一樣。

在美聯儲的鮑威爾(Powell)先生最近出席參議院會議時,當被問及美元是否可以數字化幫助美國捍衛其霸主地位時,他表示研究此問題是一個 “優先級極高的計劃”。

“我們不需要成為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國家)”,他說,“但我們需要把它(數字貨幣的研究和開發)做好”。

參考鏈接:
[1] China Creates its Own Digital Currency, a First for Major Economy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2021/04/05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