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毒所的功能增強研究是如何繞過美國政府監督的

新聞來源:《零對沖(ZeroHedge)》| 作者:泰勒·杜登(TYLER DURDEN)| 發佈時間:福奇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屏蔽了美國政府對武漢蝙蝠研究基金的審查監督2021年4月6日

翻譯/簡評:wmorpho |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從中共病毒爆發以來,彼得·達扎克不斷地在各種媒體為武漢病毒研究所站台與脫責,言之鑿鑿地說病毒來自於自然,並同時污衊我們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說法為“陰謀論”。彼得·達扎克那超出科學家思維的奇談怪論終於有了答案,原來他作為機構主席的生態健康聯盟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狀病毒功能增強研究項目的參與者和資助者,其資金來源於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

NIAID是福奇領導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一個分支機構,該款項並沒有通報由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召集的跨學科小組P3CO審查委員會來審批。生態健康聯盟的《了解蝙蝠冠狀病毒的風險》項目獲得了370萬美元NIH的資助款。2014年6月,第一期666442美元付款到賬,直至2019年5月,每年都獲得類似的付款。這就合理地解釋了為什麼在中共病毒剛剛開始傳播的時候,福奇在電視上對中共病毒是那樣地輕描淡寫,並建議大家不用帶口罩,一再否定羥氯喹對病毒的防禦和治療作用,致使無數美國人被中共病毒侵害以至喪命。

福奇的畫皮終於被撕裂,他和彼得·達扎克要講清楚他們與中共的關係和金錢往來,並要對全世界被病毒傷害的人負責,他們是中共在美國成功“藍金黃”的典型案例。除他們之外,在美國的各個領域,還有無數個“福奇”,如果沒有郭文貴先生和閆麗夢博士對中共和中共病毒真相的揭露,中共對美國的“滅白計劃”可能已經實現。我們要感謝郭文貴先生和閆麗夢博士勇敢與無私的付出,並持續吶喊與行動,直到中共被趕出人類的舞台!

原文翻譯:

福奇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屏蔽了美國政府對武漢蝙蝠研究基金的審查監督

據《每日電訊報》報導,2017年,由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領導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一個分支機構恢復了一項有爭議的對中共國武漢蝙蝠冠狀病毒進行基因改造項目的資助,該款項未經美國政府監督機構批准。

就前後關係而言,2014年,奧巴馬政府暫時中止了聯邦政府對功能增強研究的資助,該研究旨在人工編輯蝙蝠冠狀病毒,使其更易於傳播給人類。在做出此決定的四個月前,NIH通過將此款項撥給由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領導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間接資助)方式,將這項研究有效地轉移到了武漢病毒研究所(WIV)。

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扎克。

生態健康聯盟的“了解蝙蝠冠狀病毒的風險”項目獲得了370萬美元的NIH資助款,2014年6月,第一期666442美元付款到賬,直至2019年5月,每年都獲得類似的付款。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喬希·羅金(Josh Rogin)的說法,在“蝙蝠女”石正麗博士領導下的武毒所“與美國大學和機構合作的情況下公開參與了功能增強研究”已有數年之久。

在2017年,“衛生與公共服務部(HHS)成立了潛在大流行病原體控制和監督(P3CO)框架”,其任務是在發放“功能增強”或類似有風險的研究資助之前,對增強性危險病原體進行危險評估,並確認是否有相應的安全保障措施。

NIH發言人告訴《每日電訊報》,福奇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是資助生態健康聯盟的分支機構,認為該資助款無需進行審查,在沒有通報P3CO委員會審批的情況下恢復了與達扎克的(撥款資助)關係。

 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扎克向武毒所的“蝙蝠女”石正麗敬酒

羅格斯大學化學生物學教授理查德·H·埃布賴特(Richard H. Ebright)說:“這是一個系統性問題。”他指出了審查過程中的漏洞——並補充說,NIAID和NIH“通過拒絕標記和提交審查提案,系統性地阻撓——實際上是系統性地否決了HHS的P3CO框架。”

NIH說,這筆款項沒有被標記以進行審查,是因為“ NIAID確定所資助的研究不是功能增強性研究,因為它不涉及所研究病毒的致病性或傳播性的提高,”這位發言人告訴《每日電訊報》,“我們不會提交不符合定義的研究計劃,否則我們將需要提交所有內容。”

我們不得不聽取他們的話,比如P3CO框架沒有要求HHS審查委員會對NIAID的說法——生態健康聯盟資助的研究不包括功能增強性——進行重新審查。

聯邦對功能增強研究的監督是如何被繞過的

武毒所處於被廣泛推測的中心,即COVID-19可能意外地從實驗室洩漏到了人群中。生態健康聯盟在中共國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款項中包括向武毒所轉入60萬美元。

如果將生態健康聯盟授予的款項接受P3CO的審查,那麼HHS小組將獨立評估該筆款項,並在必要時建議採取其他生物防護措施,以防止潛在的實驗室洩漏——甚至會建議完全拒絕該資助款。

武毒所是生物安全級別4的實驗室,是最高級別的生物防護認證,但美國大使館官員在2018年訪問該實驗室後發布了兩條外交電報,警告該實驗室的安全性不足。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其中一條電​​報警告說,該實驗室正在研究蝙蝠型冠狀病毒,這代表了類似SARS的新大流行的潛在風險。

世界衛生組織週二發布的COVID-19起源報告的附件描述了武毒所在涉及蝙蝠冠狀病毒的測試中使用“重組病毒”的工作,埃布賴特說,這是對功能增強研究的描述。

據《紐約時報》報導,在實驗室工作人員被疾病控制中心意外暴露於炭疽病之後,美國政府於2014年暫停了對功能增強研究的資助。該決定是在2011年引起科學界強烈抗議之後發生的,當時有消息顯示,威斯康星州和荷蘭的實驗室正在有意修飾H5N1禽流感病毒,以便使該病毒更有效地在雪貂之間傳播。

實施新的監督程序後,2017年恢復了聯邦資助的功能增強研究。審查框架將監督職責劃分為兩個小組,一個是資助機構(例如NIAID向生態健康聯盟提供資助),另一個是由HHS召集的跨學科小組P3CO審查委員會。

HHS發言人告訴DCNF,該委員會負責建議涉及獲得資助的功能增強研究是否需要降低風險的安全措施。但是委員會對所有資助款項一無所知,除非資助機構通報該資助並供其審查。

P3CO框架不要求HHS審核委員會對NIAID的撥款決定進行第二次審查,因為它確定生態健康聯盟資助款不涉及功能增強研究。

NIH發言人表示,建議要求NIAID將其撥款決定通知HHS審查委員會是“誤導和不正確的”。

HHS的一位發言人證實,該部門的P3CO審核委員會僅審核由像NIAID一樣提供資金的機構通報要求進行進一步審核的研究補助金。當被問及審查委員會是否了解生態健康聯盟資助款時,發言人沒有回答。

生態健康聯盟已有操縱蝙蝠型冠狀病毒的歷史。該組織的主席彼得·達扎克2019年12月在武漢首次報導的COVID-19病例數週前在新加坡進行的廣播採訪中就曾說過。

“你可以在實驗室中輕鬆地操作它們,”達扎克說,“刺突蛋白驅動了冠狀病毒的發生,有人畜共患病的風險。因此,你可以獲得序列,可以構建蛋白——我們與北卡羅萊納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克合作進行此操作——插入另一種病毒的骨架並在實驗室中進行一些工作。”

埃布賴特(Ebright)告訴DCNF,NIAID認為確定給予生態健康聯盟的款項不涉及提高中共國蝙蝠型冠狀病毒的可傳播性是錯誤的。他說,該項目的2019財年摘要引用了冠狀病毒的“體外和體內感染實驗”,“ *明確*要求要在HHS的P3CO框架下進行風險收益評估。”

其他科學家早已表示,NIH資助的生態健康聯盟在中共國開展的工作涉及蝙蝠冠狀病毒的功能增強研究。

喬納森·拉瑟姆(Jonathan Latham)博士和艾莉森·威爾遜(Allison Wilson)博士於去年6月寫到:“很難過分強調,該款項的中心邏輯是通過基因工程或傳代或同時使二者來讓病毒大流行,從而測試與SARS相關的蝙蝠冠狀病毒的大流行潛力。”

NIH於2020年4月終止了給生態健康聯盟的撥款。NIH負責外部研究的副主任邁克爾·勞爾(Michael Lauer)在一封信中告訴該組織,NIH“不相信當前的項目成果與計劃目的和機構優先事項相符。”

福奇在去年6月眾議院能源與商業委員會(House Energy&Commerce Committee)舉行的聽證會上表示,給生態健康聯盟的撥款已經取消了,“因為NIH被告知要取消它”。

“我不知道原因,但我們被告知要取消它。”福奇說。

在聽證會上,福奇告訴Politico新聞,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的白宮曾下令NIH取消該撥款。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