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4.7晚:拜登尚未與習談論病毒起源問題意味著什麽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4/7/2021路德時評(博冠胡談):拜登新聞會上表示他尚未和習近平談過意味著什麽?習近平和默克爾為了挽回雙方合作最後再努力一把意味著什麽?

視頻



文字

博博士: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四月7日星期三,現在是美國東部時間晚上8:30。今天還是路德先生休息,由我來給大家帶來、跟我一起的還有冠博士和胡博士。我們今天有幾個話題跟大家討論和分享,首先,就是拜登今天在記者會上說尚未和習近平談過這個病毒起源問題,這個有意思啊,所以我們來好好掰扯掰扯這句話是什麽意思啊?拜登為什麽說他還沒有跟習近平談過這個病毒起源問題啊,這是一。第二,就是今天還有一個消息,就是習近平和默克爾通話,說為了挽回這個雙方的合作要再努力一把啊,然後習近平還表示了對於中歐關系的這種挑戰之際呢,對於歐盟的各種這個希望和期許啊。所以我們看他的這個希望能不能成為現實,跟我們嘉賓來討論一下啊,好,那再正式進入今天的討論話題之前呢,冠博士你能不能、有什麽新聞要跟大家分享的。

冠博士:好,大家好,今天幾條新聞分享,第1條是這個帕勞總統最近在接受采訪的時候,他說帕勞不會在任何人的霸淩下選擇盟友,尤其是不會被中共脅迫。那他之前透露說中共為了阻止他和這個臺灣來往,那麽曾給他的手機狂打電話,後來他再也不接了,這是在去年大選的時候中共官員多次直接打他手機,是很狂妄啊中國官員,大概打了16次,然後帕勞總統說選舉後就沒有再接聽他們的電話了,因為中共官員直接告訴他說要斷絕跟臺灣的非法交往,但是帕勞總統說呢最後只剩我們和臺灣站在一起,我們也不會改變立場,因為臺灣一開始也是這樣支持帕勞。這個話這個表態其實意思就很明顯了,因為最近這個美國駐帕勞大使跟著帕勞總統一起去訪問臺灣嘛,那這裏面的政治含義就不言而喻了,那這個帕勞的總統他在這個時候敢說出這樣的話,做出這樣的事情,那也就表明說他作為這個小國家現在看到這樣的這種國際形式,去做一個堅決的站隊,那也就是說背後是有美國這樣的強力支持,所以他才在這時候去做這樣的一邊倒的事情,所以這裏面也可以看到全球的這個滅共大事。那第2個說的是今天澳洲總理莫裏森說雖然澳洲政府希望能維持一個積極的對華關系,但絕不會因此犧牲澳洲的價值觀,因為澳洲之前為新疆人權的問題,香港的問題屢次公開發聲,那中共當然是屢次的指責,所以在今天這個發布會上有記者就像莫裏森這麽問,所以莫裏森他的意思就是說,雖然希望能維持積極的這樣對華的關系,但這種積極的關系要符合澳洲的價值觀和民族性,絕不會為了恢復兩國關系在這方面妥協。所以他這話翻譯過來就是說澳大利亞他們這些所謂的價值觀,也就是說他和美國、西方國家,包括日本等等這些國家的同盟他們和中共之間的沖突是價值觀這樣的沖突,如果說中共想要恢復和西方國家特別是澳大利亞這些國家的關系的話,那麽他一定是從這個價值觀上,就從內部上要做出一個徹底的改變。所以現在國際形勢上這些聯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於中共壓迫的大事,對於中共這樣的一個滅共的形勢已經形成,就是如果你不改變的話,如果你體制不改變的話,那麽這樣的壓迫,這樣的制裁就一直會繼續下去。第3個事情呢,想跟幾位討論一下,我覺得也挺有意思的,因為這個是華盛頓時報周一的報道,說當前的非法移民危機中,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正在考慮擴大現有的邊境墻,特別是可能要重啟川普總統倡導並開始的邊境墻建設。那川普總統在這news max接受電話采訪時表示,說如果是真的話這將是一個積極的信號,那本來說那堵墻呢我們基本上就已經完成了,但因為法律訴訟被耽誤了兩年半,但是拜登1月20號上來不是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結束了這個邊境墻建設嘛,但是現在因為非法移民問題越來越多,這個拜登政府可能要在邊境的問題上也要重新繼承川普總統的政策,我覺得這個又是一個重要的信號。那同時呢,川普在接受采訪的時候還向拜登表達了一些良好的祝願,他說我希望他很好,希望拜登身體和精神上一切都好。從這件事我們就會看到美國、中共不是認為美國這兩黨政治是你死我活嘛,但是現在1月20號的事情之後呢,這個川普總統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表達出來的態度是只要拜登做正確的事情,做對美國有利的事情,那麽他就是認可的,他就表達出積極的態度。那我想問博博士您怎麽看川普總統對拜登和邊境墻政策的表態?

博博士:這個邊境墻政策的新聞我也看了,就是說,怎麽說呢?這個某些州還是羞羞答答的,還是要繼續建這個邊境墻,為什麽?因為這個拜登政府上上臺了以後,因為大家都說所有的這個非法移民嘛,就是墨西哥邊境以南的這些非法移民都在等待著拜登上臺,然後大舉進入美國,因為他們都希望在拜登的這個執政時期能得到大赦,能拿到美國的身份,所以這個時候就造成各個邊境州的壓力也非常非常大,為什麽呢?就是雖然說這些非法移民過了邊境以後有的被收容啊,有的被這個遣返,這些都是錢呢對吧?都要花費當地政府大額的資金,所以說到最後還是發現建墻最為實際,建墻最為有效的這個辦法。所以在這個時候大家可以看到,雖然說這是當時川普政府一個非常有爭議的一個動作,但是的確是一個從實際操作上來看,的確是一個非常行之有效的辦法,這也就是為什麽有一些邊境州啊又回到這個建墻的動作上面,就是一。第二,就是說可見啊為了美國的這個國家利益,以及為了美國人民的福祉,在川普時代作出的決定和在拜登時代做出的決定,它的這個是一脈相承的啊,就是說美國這種政策的延續性,就是說它的確是經過了調研和一些這個啊分析以後才得出了建墻這樣的結論,並不是拍腦袋的決定,所以可見這個政策延續性就可以看出來,真正的美國的總統不管是左的還是右的,他都是為了美國人民的利益而做出了這樣的一些政策上的決定。而且從這時候可以看出來,政治正確這個東西真的是一件很害人的事情,當時為了政治正確,把這個什麽墻啊停下來,只要是川普的咱就不要對吧?寧要什麽這個拜登的草也不要川普的苗是吧?但是到後來直接被現實打臉啊,所以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真正的在拜登時期他必須要執行川普時代留下來的一些行之有效的政策,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因為這是為了美國的未來,的確是沒有辦法繞過去的一個坎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川普總統他對於拜登這個行為,他當然肯定是有點揶揄的意思,但是這裏面的確有一點是說只要拜登做的事情是為了美國民眾著想,為了這個美國的未來和為了美國的發展而考慮的話,他也會支持他的。所以說這裏面就可以看出來真正的這個一個熱愛自己的國家,熱愛自己的人民的這個領導人,他所處的這個狀態是什麽樣的,而不像有些獨裁國家這個領導人一換,整個的這個體制全部換掉,整個的所有的前面的決定全部推翻啊,所以這一點上面來說的話,這就是美國為什麽能夠發展200多年依然保持比較旺盛的發展勢頭的原因啊,這我的想法。

冠博士:是的,這個邊境墻的事情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個是美國內政,那另外一方面呢,實際上它和中共的這樣對美國滲透也是分不開的,因為這個邊境的問題,南美移民或拉美移民,在這裏面中共很大程度上利用這些問題去對美國輸入這個芬太尼毒品、非法移民,那包括後面這個病毒以及這個輸入共產主義。所以說川普總統的政策,他當時一方面是作為一個內政來考慮,那另一方面實際上也是有防堵中共滲透的考慮在這裏面。雖然就像剛才博士說拜登在1月20日的時候是為了政治正確去結束了邊境墻的建設,但是現在隨著這個滅共的大勢往下進行,隨著解決美國問題往下進行,這個邊境墻的問題和美國的內政包括外面的事情是一個分不開的事情,它是繞不開的一個問題,所以說在這裏面要真正解決美國的問題,他還是會按照這個川普總統或者說是按照對美國政策有利的這樣的一個方向去做的。那這個就是美國政治的根本,雖然說它是兩黨政治,那1月20號之前或者說11月3號之前吵的非常兇,看起來好像你死我活,但是1月20號之後只要這個背後達成了協議,只要背後達成了妥協,那就真的是接下來該做什麽還是會做什麽。所以說中共在這裏面自以為好像是利用了美國兩黨政治,好像說拜登上來他就能控制美國,但是實際上現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這是事實證明美國的它的政治的穩定性可以使得這個國家方向不以這個總統的變更為轉移。好的博士我就先分享到這兒。

博博士:好的,謝謝官博士,那我們請胡博士分享一下,謝謝。

胡博士:今天給大家分享一個,第1個就是之前提到的英國毒株B1.17,現在已經被證明有更高的致死率,有更快的傳播率,這麽一個毒株呢現在已經在美國、現在已經是一個最主流的毒株了,大概是在25%~30%的新發的病例吧,然後大家一定要特別註意這段時間。然後第2個就是這個CDC的剛出爐的、就是終於現在說到呼吸道傳播是一個主要傳播方式,這個接觸傳播他們現在把它調級調為low,就是很低,接觸之間的傳播可能性是比較低的。然後第3點呢就是關於到這個、就是所謂的這個巴西毒株,這個巴西毒株現在初步證據也是基本上確定它的這個傳播率和它的死亡率都會更高,但是現在還沒有非常肯定的這個數據出來,還是發表在這個、所以我們可能還要持續觀察。然後另外一個我覺得是跟閆博士第3篇報告有關的,就是關於這個神經的這個癥狀,這個神經的癥狀現在、今天有一篇這個路透社也報道了,談到了有將近1/3的人,我說的不是說重癥啊你到醫院進了ICU,我說的就是普通的感染者將近有1/3的人感染了以後,都會有神經或者精神的癥狀,包括什麽這個抑郁啊或者是甚至比較嚴重的有這個中風啊,這些都會有可能,它是中風的比較低1%,小於1%,0.5%左右,但是還有腦炎這些癥狀都可能會出現。所以說實際上這個像1/3還是一個蠻大的數字,所以再加上這個之前、現在認識到還有B1.17在美國現在成為主流毒株,相信在世界上肯定很快就會成為主流毒株,希望大家在無論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戰友都一定不要掉以輕心,就這樣,謝謝。

博博士:好的,謝謝胡博士啊,那我也來跟大家分享一、兩條,然後有討論的跟大家啊。首先第一條,就是說今天給大家分享兩條這個航天方面的消息,第1條就是這個space x今天發射了第23批次的這個組網衛星啊,今天中午的時候美國東部時間12點多的時候發射的,所有的發射、然後呢就是第1級的這個返回以及這個、就是衛星的這個入軌和釋放這些東西都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啊一氣呵成,所以說這個space x的成熟的技術我們又一次的看見了,是非常非常成熟的這樣的一個衛星發射技術。所以說它很快就可以、就是說已經進入了這個實用階段了,很多的這個試用都已經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們拭目以待美國這個6g它的這個啊發展的速度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快,很快就可以實現覆蓋了啊,這是一。第二條是這個火星探測的消息啊,這個NASA的這個毅力號探測器,就是它在這個火星上面呢釋放了一個小型的無人機,就是它把這個、它是搭載這個火星車底下,肚皮底下的啊,然後把它給放下來,讓它腿先彈出來然後把它放下來,放下來以後這個火星車離開,然後呢這個飛行器在做好這個地面的一切測試以後,就可以、就是說它是兩個螺旋槳嘛,就是說共軸雙旋翼的,然後它就可以起飛,然後就是說在人類、將會是人類首次在另外一個星球啊,就是說飛上另外一個星球的天空啊,所以說這是一個人類歷史上的又一個創舉啊,雖然是這種無人的遠程的這個技術,但是這次的這個實驗將是人類歷史上又一個裏程碑啊。大家要知道火星它的這個空氣的組成,它的這個空氣的這個密度什麽都跟地球不一樣,而它的這個表面的沙土土質這些東西也跟地球不一樣啊,所以說為了能夠讓這個無人機在火星表面能夠順利的起飛啊降落,進行各種各樣的操作以及拍攝這些動作的話,就是裏面所含的這個科技含量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我們拭目以待,看他們的這個實驗是否能成功啊,已經正在進行準備了,所以全球的航天迷都會、都在就是說熱切的關註這個問題。好,然後下面有一條也不是新聞,是昨天的跟大家討論一下,就是一個很搞笑的一個東西,就是說今天就看到一個消息,這個推裏面我還是從這個早報、聯合早報在上面看到的,其實是兩天以前的一個新聞了啊,它說中國將推動1億脫貧人口進入中等收入群體,這個就是說是中國國家鄉村振興局的一個副局長夏根生,這大家要知道中國國家鄉村振興局就是以前的扶貧辦啊,就連所有的機構啊就是機構啊人員啊,什麽黨組全部都一樣啊,就是把這個國務院扶貧辦牌子摘了,換上一塊國家鄉村振興局,就等於咱們就脫貧了。然後今天這個副局長名字也很有意思啊,叫夏更生啊,自力更生啊,所以這個啊,看來這個扶貧也自力更生啊,咱們開個玩笑。好,接著新聞是這樣,他說推動1億多新的脫貧人口進入中等收入群體,這句話沒毛病啊,然後今年已經確定了脫貧人口的就業規模不少於3000萬的目標,然後官員說目前進展相當順利。這個就有意思了,就是說這1億多新的脫貧人口,在今年要達到有3000萬人就業,那就是說明這1億多、言下之意就是說這1億多的新的脫貧人口都是沒有工作做的,都是沒有進入就業狀態的,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就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如果沒有進入這個就業的話,是怎麽脫貧的呢?因為沒有就業的話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的話它這個貧困是怎麽脫掉的呢?所以說這個裏面就完全有一個邏輯不自洽的問題在裏面啊,所以說這裏面可以看到中共這個搞法真的是很有意思,它這個邏輯很多地方都有說不通的地方,就是說它的這個脫貧到底怎麽樣的一個標準是脫貧?然後,居然現在發現啊這個1億多的脫貧人口都是沒有工作,就是說沒有進入就業市場的他也能脫貧,所以說這個也比較有意思啊,我來問一下這個冠博士,你覺得這個、你聽了這個新聞以後你是什麽反應?你是什麽想法?

冠博士:這件事情確實是因為沒辦法,那總加速師他要連任,連任的話他要有政績,政績,你去哪兒找政績?和美國搞成這樣和歐洲搞成這樣,你內部的這個壓力也上來了,外部的這個所有的脫鉤,所有的經濟制裁,貿易制裁,科技制裁全部都在進行,那你怎麽辦呢?那你就只能從內部想辦法去找政績,所以說這個脫貧呢是為了這個所謂的建黨百年,也是為了這個總加速師連任的一個重要政績。所以說不管你脫不脫貧,不管你有沒有工作,那我既然總加速師或者說是中共現在我有這個需要讓你脫貧的話那你就得脫貧,那脫不脫貧那是我中共說了算的,是我這個現在中共政府說了算,所以這個脫貧辦首先要改成國家鄉、這個扶貧辦要改成國家鄉村振興局,那這個就是脫貧中的非常重要的一步,因為這個貧字已經被脫了,你要脫貧,那這個所謂的1億人口沒有工作的那這也好辦,我把這個線稍微往下劃一點,或者是說我找個其他的理由,那就說他們已經脫離貧困了,反正貧不貧困是我定的。那接下來他說這個什麽所謂的3000萬人的就業目標,你看中共現在這個經濟,之前主要靠的這些外貿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包括加上中共之前的這些所謂的龍頭科技,像華為這些也是都繼續往下走,所以他拿什麽去這個創造就業,拿什麽解決所謂的這個3000萬人的就業的目標。所以中共接下來的搞法,只能是像這個當年希特勒一樣去弄錢投資基建和軍工,去把這個所謂的經濟繼續拉起來,所謂的讓這個3000萬人也好,還是更多的人也好去就業,所以說中共的這樣的一個、現在你去看它的宣傳邏輯不自洽,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為了自身的內部政治鬥爭服務的,所以說搞到最後就到了現在這個不倫不類的宣傳和這樣的完全看起來非常荒唐的說法。

博博士:我是非常同意冠博士的觀點啊,胡博士有沒有什麽要評論的?

胡博士:我覺得這個,首先就像咱們說這個脫貧,脫貧肯定只是一個數字脫貧啊,就是在統計數字上給它全部每個人的收入乘個十就脫貧了嘛。但是這個是數字上的脫了貧,事情還是得做,因為這些人他沒有就業,他在貧困人口,他仍然還有一個吃飯的問題,他吃不了飯又沒有工作,自己遊蕩在街頭,對治安甚至對維穩都是有很大的問題,所以事還得做,這就有點像是老板到了年底年關啊,一定你必須脫貧,好,那在數字上先把Excel表改一下應付老板。好,先脫了貧,脫貧以後第2年該幹嘛還是幹嘛,該怎麽計劃還是怎麽計劃,所以感覺就是這麽一個事情,就是我看法。

博博士:這個我是很同意胡博士、冠博士的觀點啊,尤其中共它的這個脫貧完全就是一個數字遊戲,就是說名稱遊戲,比方說把那個什麽國務院扶貧辦換成國家鄉村振興局啊,就好像啊跟這個貧字沒關系啦,咱就是脫貧了啊這是沒有問題的。第二就是說,這個到底人民的收入是怎麽樣,我們李克強總理的這個話已經把中共的底褲給扒了,咱就不去重復了,大家都知道怎麽回事啊。這個貧困人口依然是在那個地方,因為你沒有一個完完全全的這個經濟的復蘇,整個經濟的整體向上的這個趨勢的話,你底層人口是沒有辦法脫離貧困的,靠他自己是不可能的啊。第三就是說這個裏面,因為中共它所有東西啊,大家一定要知道中共的所有動作都是政治需要,為什麽呢?脫貧這個東西是習總的一個主要政績,明年能夠順利登基的啊這樣的一個主要政績啊,所以說一定要做成,不管怎麽樣一定都要做成。好,既然這樣的話呢,那先把這個貧困這兩個字給去掉,把這個所有的貧困的帽子給摘了,然後這些人他還是窮嘛,他還沒有錢嘛,他還是沒有辦法生活,或者是沒有辦法、就是說自己能夠自力更生對吧?所以這個時候還是推動他們的這個就業啊,就還是跟以前扶貧是一樣的,當時扶貧工作是什麽?就比方說某一個縣有什麽要增加投資啊興辦企業啊,興辦養殖啊這些東西對吧?來讓群眾脫貧嘛,現在做的事情其實是一模一樣的啊,就等於是跟當年的這個扶貧辦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是換了一個帽子換了一個幌子,說起來好聽一點,叫脫貧人口的推動其就業規模的上升啊。所以可見中共這個虛偽啊,虛偽到什麽程度,就是說完全把一模一樣的事情在做的時候,給它換一個帽子,就好像是很高大上,很冠冕堂皇,這樣領導人臉上就有光了啊,這完全就等於是自欺欺人,掩耳盜鈴的這樣的一種做法,所以可見中共的這種邏輯,它的這種政治邏輯就會誕生像這種怪胎式的這個政策出來啊,讓全世界人民笑掉大牙。好,那我們今天這個分享環節就結束,咱們進入今天進入正題。首先第一條新聞,是一個挺有意思的一個新聞啊,就是拜登今天在這個記者會上面啊,有個記者問他,就是好像是福克斯的記者,福克斯記者問他就說很多家庭都想知道這個事是怎麽發生的對吧?以及它如何傳播到這種程度的,然後他又問關鍵的問題,你是否已經與習近平談起過病毒起源?然後拜登說我還沒有和習近平談起過這個病毒起源的問題。這個就比較有意思了,結合我們這段時間給大家分析這個情況綜合來看,大家聽我們的這個節目啊,就是有一定的這個門檻,就是說一定要前前後後要連續起來聽,才能夠聽懂他的分析是怎麽樣的,綜合最近這段時間對於病毒追責的推動,以及對於病毒起源探究的整個推動來看的話,這這句話其實這個意義、背後的意義非常非常的深啊,我們先問問冠博士你是怎麽想的?

冠博士:這個拜登說的是,不,我還沒有與習主席對話。這裏面信息量很大,首先,我們說拜登他在1月20號上來之後,他和這個中共的關系,他和習近平的關系,一開始確實是有一個試探的過程的。比如說他上來最開始就把中共定成戰略競爭對手,然後上來呢又和習近平打了這雙規電話,打完電話後來又說這個新疆是什麽文化常態。那自從那兩次挨罵之後呢後面就不說了,這個可能罵的也是比較猛烈,所以他就說我幹脆就不說了,不跟你習近平談了。所以後面的事情他試探完畢,也伴隨著這個拜登政府的政策的全面的定位和定向,也就是繼承川普這一桌菜去滅共,去往滅共的方向去走,當美國正式走向這個方向的時候,拜登他就主動和習近平和中共拉開距離,就避嫌,雖然拜登他不說,但是他下面這些人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布林肯,還有這個國家安全顧問等等這些人他們一直都在推動這件事情。那麽今天他問到了和習近平談病毒起源的問題,拜登之回答說我還沒有與習主席對話,所以第1個呢他就是說我和習近平之間的這個關系現在是非常寒冷的,我和中共的關系非常冷的,我就不和他對話。這個是和他之前一貫的動作是延續的,但第2個更重要的是,他在被問到病毒起源的這個事情,他是接著這個話往下說的,他並沒有說病毒起源有什麽好談的?那我覺得我們更應該這個聚焦在疫情合作的這件事情上。假如說拜登他要在這裏面說一個政治正確的話,那就該說我不知道病毒怎麽回事,但我覺得我們現在更應該聚焦在疫情合作,他完全可以把這個話題扯開,或者說把這個話題引導到一些為中共擋子彈的一些方向,他並沒有,他直接就著這話題回答,那就是說病毒起源是一個重要的事情,那病毒起源我現在雖然不和習近平談,但是病毒起源是在我的這個計劃裏面的,是在我的這個本子上的。我們說自從阿拉斯加會談之後,雖然說會談本身當時好像是病毒的事情沒有被放到重點來說,但是後面兩周的時間,CNN報道CDC這個前主任,就說病毒是來自這個武漢的實驗室,那當時CNN的主持人還把這件事情又渲染了一番,說你看他不是代表自己,他是代表一群人,所以這裏面就是CNN或者左派代表民主黨的這個媒體在做一個主動的推動,那在這樣的一個推動過程中,包括拜登身邊的那位梅茲先生,之前是拜登在參議院的這個委員會下面當時就和拜登一起工作了,也出來說這個病毒是來自實驗室的事情。那後面就直到前兩天我們說到的布林肯先生的表態,那直接說這個生物威脅,直接說為了下一代人美國現在要站起來要直面挑戰,直面威脅。所以當這個病毒的事情,雖然阿拉斯加的事看似沒提,但是這個兩三周的時間已經是一直在往上升,一直在往上推進,所以這個很明顯是一個美國現在政府的這樣的一個動作。那拜登這句話他最後一個意思就是說,如果說他和習近平去談病毒起源的問題,那就是最後要和中共攤牌了,因為病毒起源的這個問題,既然它是個問題就肯定不是來自自然的嘛,來自自然你有什麽好說的?如果談到就一定是來自實驗室或者是更進一步說到它本質超限生化武器,那到了那一步的話,只要兩個國家元首,兩個國家領導人談到這一步的話,那就是最後的攤牌,所以說拜登現在呢嘴上不說他讓底下人去做,那如果說這個火候到的話,他自己談到這個問題,那就是最後一擊的這樣的時刻了,博博士。

博博士:好,那個請胡博士,嗯,你有什麽看法?

胡博士:首先我覺得這個他,這個記者提出這個問題就很有意思啊,因為(胡博士:對,這個這個挺壞的啊)如果是,對,你想嘛,2003年的時候當這個SARS一代出來的時候也沒有人會去問,你有沒有跟江澤民主席去談這個病毒疫情的源頭問題,對吧?因為兩個國家元首怎麽怎麽可能解釋的清楚病毒源頭如果這是自然來源的話,他們又不寫論文,是不是這個道理,所以他們不可能兩位國家元首不會談這個事情,但是這次的話你看記者這麽問也就認為,嗯,他這個問題,我相信他能從那兒得到答案,所以我問你你有沒有去問這個問題,對吧?嗯,那那如果他一開始他如果他覺得這個事情他是個純自然的問題,他就會說,哦,那這是個自然問題,你問我也沒用啊,我問習近平也沒有用啊,這個東西你得去問科學家啊,但他也沒這麽說,也就是說在他心裏也默認為這個事情的答案就在習近平那裏,我就要問他,他就能告訴我,這是,這就是你想想他們每個人的回答裏都有一個隱藏的意思在裏面,是不是這麽簡單,所以他就,如果如果他真的是認為這個東西絕對是從自然而來的,他根本就不會這麽回答,他會講這件事情你不應該問我你應該問福奇,我不我問習近平也不可能問出來所以然,我們都不懂這個東西,我們又不是科學家,但中共外交部還會說一下這個事情交給科學家我不回答,但是你看其實拜登就已經給出來,從他的回答就已經知道,他的潛意識裏,他是大概知道這個事情的問題應該從哪兒得到真正的答案,但是這個答案他是說現在我們還沒談,不談是為什麽呢?不談有很多原因,有可能這個問題太棘手了,現在就像咱們這個問題反正絕對不可能談出答案來,你的你的底你的底線我也知道,我的底線我也知道,咱不可能現在達成一致所以就幹脆不談,但是等到要談的時候,那就是大家要說清楚是是東是西是左是右的問題啊,所以說我覺得這就是這個事情的本質,為什麽他們現在不談這個事情,就是他不談反而更說明問題,就說明這個問題裏面有大問題,如果是一個普通,你就想新疆問題都能談,就新疆問題這個事情都已經算頭部貼上問題了,都能談。為什麽病毒問題不能談?那說明病毒問題要遠超過新疆問題,(博博士:對)連談都不能談,就指著這個問題誰碰都不能碰,所以說我們現在先放下來,看後面怎麽樣,但實際上就是隨著新疆的問題,隨著現在一波又一波的這些科學家不斷的表態,不斷的施壓,這個問題就會變得越來越復雜,那等到這個東西你能美國雙方的民意已經解釋清楚了,拜登自己也說,他說這個習近平要理解我,我畢竟是美國總統,我無論如何我得順從美國的民意,我必須說美國人想要這個,讓他們要代表他們的聲音,那最後就是說如果當這個民意慢慢走向的這個真實的病毒真相的時候,他就不得不這麽說,他實際上他的話已經簡單的,就是在那次這個新疆的這個大家說文化常規的時候,其實大家不往後聽,他還說了一句話,習近平要理解我,我必須得順著美國的民意說,我我畢竟是美國總統是吧,也就是說他其實說我已經把話跟你說到這兒了,哪天美國民意到了位置的時候,推了我我該怎麽辦,我就得怎麽辦,你不能,那就怪不得我,我那時候就什麽都記不起來,該幹嘛,我就能記著昨天,該幹嘛我就得幹嘛了。我覺得是這樣,謝謝。

博博士:對,其實這裏面真的是,中共把這個拜登給弄上去就是花了很大功夫挺拜登啊,真的是現在是等於哭暈在廁所,所以說在這裏面大家可以看到,這句話其實裏面就是問題其實很大哦,問題其實很大,為什麽?就是說首先這個問題福克斯的記者彼得.杜西問出這個問題來就很有意思,因為大家要知道在這種場合在這個白宮記者會上的這這種問題,他雖然他不像中共那樣是事先安排好的,但是這些問題他都是要有一個框在裏面,比方說有一些比方說涉及個人的問題你就不能提啊或者是這些對吧,就是說因為美國這些他他這大嘴習慣了以後他是他什麽都問是吧,所以說在這些裏面有一些問題它是被建議就是說不要問的,比方說涉及個人的隱私的問題啊,比方說那個白宮的狗咬誰了或者是,知道吧,像這樣的問題對吧,他們就不適合問,或者說啊你家那誰最近啊是不是嗯那個有什麽新的這個情況在哪啊是吧,這些問題都不好問的啊,大家要知道的啊,但是呢,今天這個這個這個啊病毒起源的問題,很多家庭知道想他怎麽發聲的,以及你是否與習近平談過病毒起源,這個問題問出來的話就非常有意思了,就是說結合我們近一段時間以來的這個啊節目裏面跟大家分享的,左派媒體啊現在都開始就是采訪以前的····員就是說對於這個,呃,武毒所的這些的整個這個加深的這種這個調查加深的這種這種追責這個聲音是越來越越想啊,就像我們的華大媽說的對吧,啊,什麽開口啊··開口什麽?開口人權、閉口追責對吧,所以說這個是兩大主題是之一,所以這說的真的沒錯,還有一個問題這個在裏面就是說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我覺得今天拜登說的這個話的意思啊,其實非常的決絕啊,就是說他說,沒,我還沒跟我還沒有跟習主席習主席講這個話,他這個話說的其實啊,他就像冠博士剛才說,他完全有有這個能力完全有這個場合可以幫助中共圓一下,就比方說啊,這個病毒起源我們就交給科學家去討論或者說這個病毒起源我們先不談,這個病毒起源怎麽樣怎麽樣是吧,他可以把它給轉圜一下,但是他一個字都沒有講,就說,沒有,我還沒跟習總書記講過這個話。這裏面有兩層意思,就是說第一,就是說這個事情現在還··他還不能跟··還沒有跟習提,就說還不能跟習提,因為一旦提了的話,按照現在美國所掌握的情報所掌握的信息的話,這個提的話那就是攤牌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還有一個就是說我覺得在這裏面還有一個比較深層的意思,就是說美國已經跟對跟中共繼續玩這種這個遊戲啊已經興趣不大了啊,其實這點對於中共來說的話其實更加的危險,為什麽?我們上一次在節目裏面說過,上次WHO到中國去、到武漢去,然後搞成那樣一個政治秀,然後到最後出了一篇屎一樣的報告啊,這個東西就是其實當時是國際社會以美國為主的西方自由力量給中共最後一次機會啊,就是說如果在這次的這個裏面你能夠啊,起碼認個錯,起碼能夠把這個自己的責任稍微的攬到自己身上一點,能夠做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的樣子啊,這件事情咱們還好說,那這一次以後完完全全中共還是啊繼續各種各樣的撒潑放賴,各種各樣的把這個這個臟水往外潑、臟水往美國人身上潑,所有東西都往往外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幹二凈啊,這樣的話就造成了西方的這種態度,就是說我們最近可以看到,那昨天那個賽林博士的這個推裏面都是美國和西方的這個正義力量、美國和西方的這個所有的這個情報機構都在獨立自主的來分析這個整個整個病毒的來源的這樣的一個情報的追蹤、情報的分析以及從這個各個方面對於這個這個病毒來源作出美國自己的判斷,這些都是跟中共的配合沒有關系的啊,就是說現在我覺得啊,美國和西方它已經有了一種這個這個啊,就是一種,怎麽說呢,讓人有一種感覺,就是說他已經在病毒追責、病毒來源方面它已經喪失了跟中共繼續玩這種口炮遊戲,就繼續玩這種兜圈子的這種遊戲的這個興趣了啊,就是從這上面來看的話,拜登今天一句話就回答說,我沒有,我還沒跟他說過話,意思是什麽?他也許他也許有這幾種意思,就是說第一,我還沒有說,我想說我還沒有說,對吧,我覺得這種情況可能比較··;第二,就是說美國現在根本沒有這個興趣跟中共去繼續玩這種無聊的遊戲,被牽··被中共這種各種各樣的假騙偷,牽著鼻子到處去兜啊,就是東兜西兜,一會兜到三文魚對吧,一會兜到什麽什麽啊什麽什麽什麽冷鏈對吧,一會兜到這一會到那,然後在武漢周圍測了幾千上萬種的這個動物是吧,所有這些東西都是跟真正的病毒追責是沒有關系的,所以說所以說所有的這個美國的這個研究、美國的情報都是病毒指向一個地方就是武毒所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可以可以看到,我是覺得啊,拜登這句話的意思裏面有剛才冠博士和胡博士分享的意思,但是我覺得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說,美國現在已經對於這個跟中共繼續玩這種文字遊戲和口炮遊戲沒有多大興趣了,脫鉤又往前進了一步啊,這個冠博士你是你你你你有什麽想法,這個上面?

冠博士:是,這個如果我們從當時阿拉斯加會談去看的話,阿拉斯加會談為什麽沒談病毒的問題?第1個當然桌子底下有勾兌,中共呃··,美國用這個問題一一上一下,一拉一扯再把中共的利益扯出來,但是第2個那更重要的是美國他當時已經是在就著病毒的這個事情來去布局了,因為如果說美國要把這個病毒的這個事情定了,哪怕是定成實驗室泄漏,哪怕是定成追責,那麽這個中共內部也會必然會產生巨大的這樣的反應包括他這狗急跳墻,那中共狗急跳墻,在現在這個辦法,呃··在現在這個情況下它基本上就一條路,就是去弄臺灣,然後去弄亞洲,然後去弄他數字貨幣,所以說呢,在這個時候美國是先把中共的後路堵死,我去和這個日本韓國2+2的會談,我去把這朝鮮的牌打掉,那我去和這個美日印澳組成這個聯盟,我去和北約組成這個完完全全的,再次的像當年對待蘇聯那樣的緊密的,以價值觀為核心,以價值觀為紐帶的聯盟,當這個聯盟已經做好了之後,當這個聯盟內部對於中共病毒的事情對於對中共的認識已經達成統一,包括滅共之後利益分配達成統一的時候,那就是徹底的把你去走臺灣的這條路線都封死了,因為如果這些盟國達成統一了,那他們在這個軍事上的部署,包括這個北約和這個美國現在正在組建的這個亞洲版的新北約的這樣的一個軍事的聯動,這都是沖著中共的後路去了,那我現在把你後路堵死了,阿拉斯加這個會議過去兩三周之後,現在這病毒的事情飛速的去往前進展,那這事情呢一方面是美國內部的原因,另一方面是中共的WHO報告,把這個全世界的視野重新拉回(博博士:對)病毒的戰場。你如果說這報告不出的話,那也許美國和西方還能在,可以在這個時候再跟你玩一段時間,但你先把這報告推出來,報告裏面測了那麽多樣品,上萬個樣品,沒有,這個動物沒有一個是陽性,然後最後你說呢這東西是來自動物的,來自中間宿主,不是來自實驗室就是這種欺騙全世界人民智商的這種行為,那逼迫的美國在這個時候必須做出回應,因為美國的這裏面核心兩黨政治就是我們之前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共和黨這邊川普總統、納瓦羅先生、班農先生,那麽納瓦羅先生和班農先生對於這個病毒真相的推動,對於這個真相不斷的在這些共和黨或者保守派的媒體上的推動是完完全全基於閆博士爆料內容,完完全全基於閆博士的三篇論文來去做的,所以說因為這裏面是紮紮實實的真相,所以他們的這樣的推動,對於美國民意的這個推動又是一波巨大的這個上揚的這樣的一個過程,那麽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作為一個左派的民主黨政府,當你美國內部的這個保守派右派一半的人民已經有這民意的時候,你必須去順著這個民意去做;那第2個問題,就是美國內部的它的經濟的問題,之前不是印了1.9萬億嗎,當時那個錢印出去的時候,那我們就覺得說這美國應該是對於這個,把中共定死已經有了一個計劃了,因為他敢印這些錢就說明了那最後一戰就是內部出問題,泡沫破的話他知道找誰去把這個錢要回來,那這兩天的這個參議院這樣有21位議員正在推這美國要發第4輪的這個這個紓困方案,那當然這個事還是在這個推動的階段,那既然他們敢這麽推那還是背後就對於這個病毒的事情,對於中共追責的事情是有把握的,因為這麽玩下去,它遲早有一天這個內部經濟會出問題,一旦出問題,所有的問題,所有的這些責任,他要把這個罪魁禍首中共去讓他去負責,所以說之前呢我們說WHO這個報告出來的時候,如果說中共還想和西方世界繼續玩這個遊戲的話,還想再扯皮的話,那你起碼要大概往這個泄漏的方向稍微靠一靠,但是沒想到中共他泄漏的這個事情,因為它內部的內鬥的原因,他不可能去承擔這個泄漏的這個內鬥的風險,所以說他在這裏(博博士:對,這個責任事故啊,這是)對,這個方面他也守得非常死。所以這就造成了這個美國也在加速,中共也在加速,雙方都是在這個加速以病毒真相推動、滅共的這個方向去走,所以說就回到剛才博博士說的這個問題,拜登他這個表態就說非常斬釘截鐵或者是非常冷漠的這個不,那就是說這個美美國和西方在這件事情上配合他們的行動,已經是這個和中共基本上過了這個玩拿病毒真相一上一下套錢的這個遊戲,雖然玩了一段時間可能是有一些利益,但是呢,對比這個自己的安全的問題,對比中共接下來像文貴先生說的要用這個病毒還要把這些黃金都弄走,要徹底把美元打死,還要踩死這樣的一個事情,那美國的這個時間西方的時間也真的不多了,所以這就是為什麽這最近的推動的速度如此之快,博博士。

博博士:對,其實這裏面我們來對比一下這個國與國的關系和人與人的關系啊,那麽大家都知道人與人關系裏面最差的是哪種?它不···,當然最好的是我很愛你,我一天到晚想著你,對吧,其實第二差的是我很恨你的,我一天到晚記著你我恨你,第3種其實最差的是我根本懶得想起你了,是不是,這個裏面這個才是,現在這個我覺得這個拜登現在就有這個意思,他根本就懶得去跟習近平去廢這個話啊,這個意思在這個裏面,所以說這個裏面可以看到這個真的是這個中美關系已經到了這種跌到這種最低的低點了,這是一;第二就是說這個拜登還有一個意思就是,大家可以去看今天的這個這個記者會的實況啊,他其實有···他當時他有很多種辦法去回答這個問題,但他就是這麽簡簡單單斬釘截鐵的這麽說了這一句啊,所以從這裏面我們這個節目一直是通過這個表面的這個現象來給大家分析是什麽情況,為什麽呢?因為最近從病毒的這個推動,病毒的這個來源的這個推動,追責的這個推動以及像那個賽林博士他們的這些軍情和這些人就是比較···走的比較深,看的比較遠,走的比較深的這個人士來看的話,已經把這個超限生物武器已經全部納入納入議事議程了啊,大家一定要知道這個事件的推動是怎麽推動的啊?比方說新疆的這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對吧,幾年以前我們就開始聽到有這樣的聲音,當時很多人覺得是,啊,這是什麽什麽Conspiracy theory陰謀論是吧,所以說都不置可否,但是隨著人的這個民意的推動,隨著這個不斷這個消息越來越多,把這個事情做實了以後,現在怎麽樣?現在新疆的這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已經成為自由世界美國和歐洲所有國家的共識了,這個根本就是中共就沒有什麽好辯駁的這些東西對吧,所以說病毒的來源、病毒追責也是一樣,那現在經過就是說自從閆博士站出來,然後從那個路德節目把這個119就是的這個節目裏···就是爆料革命和這個路德社節目把這個病毒的這個真相公布給世界了以後,這個整個的這個推動它是一步一步的來的啊,他不是說一蹴而就的,就是說真正的現在,很少有人民眾會相信這個病毒是完全來自天然的了,這個已經是基本上跟這個這個種族滅絕、反人類罪一樣啊,基本上是屬於不需要再去研究的這個問題了啊,後面就是說這個裏面,中共如果想洗白的話,現在可能性越來越小,現在拜登不和習去談這個問題,不和習去談這個問題裏面深層次的原因,就是說這個病毒的來源將會是以後和中共攤牌時候的一個重要的一個籌碼、重要的一張牌,為什麽我要對你這個樣子?因為你的病毒來源的問題上面,你的隱瞞、你所做的這些事情,你所做的這些,給你很多次機會,你依然是執迷不悟是吧,那時候到那時候就怨不得我了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可以知道為什麽拜登跟習近平也不談話也不交流,也根本就不提這個病毒起源的問題,這個後面有這個深層次的這個原因在裏面的啊,如果因為什麽東西只要能拿出來談就有就有轉圜的希望,就有這個操作的空間,最怕的就是說根本就不跟你談這個問題,這個才是真正要命的地方啊,胡博士你你認為呢?

胡博士:我是換個角度講這個問題啊,其實這個大家想一想,我們把這個路德社節目其實是個連續劇嘛,剛才博博士也講的很清楚,我們把前幾期的節目想想,其實還有很多東西跟它是相關的,因為前兩期節目還大家還記不記得,布林肯剛才說的生物威脅,美國的未來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再出這樣,我們要做怎麽樣的預防,不能讓生物威脅再成為美國最大的威脅,成為明天我們要面對自己的尺寸,然後今天然後拜登就遇到這個問題,明顯可以看出這個記者是希望他渴望能得到一些答案的,而且他已經有民意在給了一定的壓力,你看到沒有,他說他每一個美國的家庭都想知道這件事,都受到了這個東西的牽連,所以他現在用民意的壓力,希望能得到一··聽到一些東西,但是拜登總統怎麽直接說,不行,沒有,沒談,為什麽呢?我覺得在這裏面的話,他剛剛布林肯昨天說的那些話,如果他不想讓布林肯繼續做這件事,你還記不記得路德節目之前說過就包括在川普的這個內閣裏面也是這樣,如果老板(博博士:對)不想讓底下人繼續這麽幹,他只要說一句他說,嗯,我覺得這個問題這不是我們政府應該去過度幹涉,就(博博士:對,)就像剛才冠博士講的,(博博士:就可能)只要提出一個表明他一個力度馬上布林肯可能兩三天以後他不談這事了,對不對,這是很明顯很直接,但是他選擇不吭聲,不吭聲是一種非常明確的表達,一般來講,當你遇到這種復雜的問題,老板不吭聲,一般就是這個問題很復雜,我還沒有堵,他還不想過多涉入到這裏面,那你底下的人趕緊去辦,你把這事辦成了,我自然就自然出來說,唉,你看我領導的團隊把這事辦的漂漂亮亮的,對不對?我早都去,我一早都已經參與到這裏面,對不對?是不是?是不是就是這樣。第2個的話,大家還是想一想,昨天還想著什麽?SIXTA,他為什麽現在不吭聲?他在等什麽,我覺得難道大家不覺得他有可能就是在等著這些SIXTA這些情報業務,最後把最終的白皮書這些東西拿出來,因為我現在跟你談,我跟他談談什麽?一棒子打下去打不死,兩個人在這裏你捶我一拳,我推你一圈,這從來不是美國辦事的風格,他辦事風格就是所有東西全部準備好,所有的盟友全部團結好,全部都包圍住了,沒有···還要反復再測試個兩三回,確定你突不出來了,好,我跟你談,一談就把問題談死,為什麽這件事現在不能談?因為現在還在包圍圈,還在梳理包圍圈,還在白皮書SIXTA還在工作中,等哪一天你看到Sellin博士涉所SIXTA大功告成的時候可能就是該談了,但那個時候談的越晚結果可能越讓CCP恐懼,這是我講的;在第二第3個大家想想,其實你可以側面的從他們的泄漏說那幫人的反應,這泄漏說最近寫了一個他的open statement,大概就是他們對WHO非常不滿意,希望趕緊開展第3次,但譚德賽說,哦,我們要開展,但是他們底下又回應說,你什麽時候開展?明天後天大後天你得趕緊啊,你不能夠拖啊,不能夠··,現在誰也不願在這個問題上,誰都等不及了,那你現在馬上去開展,當然他們的想法就是說,你趕緊去添加一些這個生物泄漏檢查員,去把這個東西泄漏查清楚,另一方面在這裏面,他們說了一句話,被這個路德社報導出來,他說以後的調查,要麽有動物,要不沒有中共參與,不一定要我不一定要等你,你中共不參與,我也要繼續調查它,但是大家想一想,你們見過去調查中共的頂級病毒研究所沒有中共參與?你們腦海中能想象那樣的情景嗎?這種情景不可能存在,只有一種可能,就中共管不了事兒,(博博士:對)否則的話怎麽可能說他不管中共,所以他說這句話,我敢說這就是背後的這些泄漏的人這一派,說,你們別給臉不要臉,你們再弄我們就等不及了,我們等不及我們去*那後面的話那幫人,人家可就直接把問題的實質就說出來了,但是他現在連這種威脅性的話都說出來,有中共沒中共我都要查了,你們願你們參不參與,沒···有你沒你我都要查,但這種這麽敏感的問題,他們要麽就不了解中共,要麽就是太了解中共,以至於說出這樣的話,直接就是告訴你,如果再,如果你們再拿不出的人抵保再把這個事情解不解釋不清楚,那我們給的這條路再走不下去的話,那對不起,馬上這幫人轉過頭,就問題就是馬上就變性,這就是我覺得實際上所有現在的問題就是在等,這個等才是這個問題現在的核心,他在等什麽?等SIXTA、等中共對這件事情的賴皮拖,如果拖到最後SIXTA那邊出來了結果,這邊還在拖著還在賴皮,那一步就到位了,所以我覺得這個········

博博士:對,餵,對,然後這個裏面我我再講兩句啊,就是說這個裏面的啊,其實有一個比較比較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說我今天也看到了這個啊世衛就說有這個有24名專家呼籲重新調查這個病毒起源,重新調查病毒起源,說,北京是否參與也無所謂,這個裏面就是說,說到以前閆博士提到過的一個,因為要想去到武毒所去真正的完完全全不受任何幹擾的去調查這個問題的話,只有一個可能了,只有一個可能啊,就是說等中共滅了以後才能夠做,才能夠做到這樣的一個一個一個效果啊,所以說可見這個裏面的話,這些所有的這個還在在為這個病毒的這個來源這個追責的事情在積極的工作的這些科學家的話,真正他們其實是非常了解這個情況的,一旦中共完完全全把所有的能夠轉圜的地方能夠能夠就是說對病毒追責推動有一點做有一點正面意義的東西全部給堵死的話,那就對不起,那也沒辦法,就是說就得完完全全脫離中共來得出這個西方的這個情報和科學界的這個這個獨立的這個判斷了啊,到那個時候中共你是想,你願意去配合也好,你不願意配合也好,只要西方的這個證據確鑿的話,那西方的國家按照西方的這個所得到的情報和所得到的這個啊這個結果來進行下一步的動作的話,那中共也沒有什麽話好說。所以說從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啊,今天拜登的這一個簡簡單單的這個這個拒絕啊,所以說可見這個背後其實還是有著非常多的這個深層次的這個啊這個意味在裏面的啊。好,那我們今天進入下面一個話題啊。下面話題今天也是一個挺有意思的一個事情啊,今天啊這個國家主席啊習近平啊我們的總加速師啊,總加速師與這個默克爾通電話,然後呢今天這個美國之音的這個標題很有意思啊,為了挽回雙方合作再努力一把,這個標題真是意味深長啊,然後他說今天這個裏面,他說習近平表示啊在中歐關系面臨各種挑戰之際,那什麽挑戰?大家都知道啊,然後希望歐盟能夠獨立的做出正確判斷,什麽叫獨立?就是說啊,不要跟美國參在一塊對吧,美國真是個大哥、是個壞人是吧,而做出正確判斷,就是說你現在跟美國在一起做判斷都是錯誤的,只有跟中共站在一起,你的判斷才是正確的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習近平和默克爾的這個電話的這個溝通啊,其實意味非常深長,大家也都知道,歐洲的這個國家裏面堅定的已經開始就是說反共的國家裏面,其實德國還是一個比較啊就是說扭扭捏捏、猶猶豫豫的這樣的一個國家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其實中共想抓住這個德國的這個啊這個目的和這個意味啊就非常非常的明顯啊,在這個裏面啊,冠博士你是怎麽想的看,到這樣的這個這個新聞以後?

冠博士:是,首先呢,我覺得習近平他在這裏做這個和默克爾去打電話的這動作,他是還是要展現他的統治力和這個影響力,那首先最重要的,當然了,他是想和這個歐盟恢復關系,那更重要的是他要還是要在黨內展現自己對於這個歐盟還是有控制力的,雖然說現在這美國要歐盟站隊,但是呢,他還是想告訴內部人說,我們還是可以通過這些藍金黃外交通過著默克爾可能後面還有這馬克龍也許啊這些人去把這些歐洲拉過來去把這個歐盟分化,其實之前在這個去年12月底的時候,當時這個習近平不就和默克爾和馬克龍去做這視頻會議嗎?是中歐投資協議的事情,那個時候實際上也是在表達出來一個自己非常強勢的對國際形勢有這控制力不論是對內和對外,但是現在呢,美國這拜登政府,它在打造一個全球的反共滅共的聯盟,那其中當然了,這個以北約為基礎的這個歐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那麽德國就像這個剛才幾位說的,確實是現在是扭扭捏捏的這樣的一個動作,因為那畢竟它的元首是默克爾呢是和中共有各種各樣的這種緊密的聯系的,當然另一方面呢,如果我們去看德國最近的這一系列的動作,3月23日的時候德國和日本簽訂了一項協議說促進兩國之間機密信息交流、加強防務合作,那這個是,這德國駐日大使和日本的這外交大臣在這個在東京簽訂的這個情報保護的協定,那麽在周一的時候,這周周一的時候呢,就是日本和德國社決定在4月中旬要以視頻會議的方式舉行外交國防2+2部長級會談,實際上就是把美國的這個會談呢把它這個復制粘貼到德國和日本的時候,那麽最重要的這個兩次的動作都是要保證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並遏制中共強化及霸權的行為,所以說這個就是表明說德國它已經在做一個這個很明顯的站隊的動作,他站隊到了這個,現在都不是,不是美國這邊而是西方的這北約包括新的這個亞洲的北約的這一塊呢去全面的和這些盟友去圍堵中共,但是呢,這個是德國的一個整個國家的一個行為,所以說看起來呢好像和習近平他現在跟默克爾這談話呢不是那麽一致,因為這個默克爾對於中共的態度一直是比較軟的,那包括習近平在這裏面還說到,我們要這個中德要合作,我們是最大貿易夥伴啊,好像是我們還要繼續的進行經貿的關系,不要脫鉤,我們還要在這個疫苗的方面去進行合作,他不是說反對將疫苗政治化或搞疫苗民族主義嗎?那這個就是中共最這個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用疫苗去這個占領歐洲的這些地方,用疫苗去發展它的數字貨幣,去這個施加他在歐盟的影響力,那這個默克爾呢,雖然也說了一些軟的話,說什麽我們要溝通啊,在什麽抗疫呀,氣候變化等等方面的交流合作等等保持溝通,她雖然這麽說,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她和這個德國明顯的這個站隊是不符合的,那一方面呢,這就是她自己這個在中共的這個藍金黃外交面前的可能是什麽東西比較多,她做這個表態她必須這麽說,那另一方面她這麽說對於德國的政治還有多少影響力,默克爾今年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9月份的德國選舉的時候,她已經這個宣布不再參選,也就是說她在9月份,今年的就會卸任,那在這個時候全球反共滅共大勢的這個時候,默克爾在面臨馬上卸任的情況下,她還出來給習近平站這個臺,那對於德國內部有多大影響力呢,我覺得就很難了,那這個只能是幫助總加速師來忽悠黨內這些人說,你看我還是對這些西方歐洲的政客有影響力,當然了,這個另外一點呢就可以看出現在就不管是哪個國家在歐洲也好,在其他國家也好,你這些之前藍金黃的領導人,只要你和中共還是這個說不清楚還是勾兌沒法站隊的話,那你最後必定會在這民主政治面前下臺或者被選下去,因為現在只有是順著這個大潮的這樣的領導人才能上來,那麽我在這兒再多說一句啊,剛才這個實際上幾位都說到了這個24個專家呼籲重新查病毒起源這個問題,那這個問題實際上是這個美國和澳大利亞日本等等24位科學家一封公開信,那公開信是直接回擊世衛調查報告,那裏面呢起草這封信的是,就我剛才說的那個大西洋理事會的這個梅茨也是他之前在拜登手下工作,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他很大程度上可以代表拜登政府,或者說這左派政府的意思,那這裏面呢,他當然是直接回擊了這個WHO報告,比如說就指出裏面很荒謬的部分,說你們查那麽多樣品都是陰性的,結果你還說是來自動物,來自中間宿主,你一共就寫了440個字,就說這個排除實驗室泄漏,但是有很多證據沒有提到等等,但是他在裏面呼籲的時候,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呼籲的這些事情都是中共做不到的,比如說他嗯,最明顯的一點呢,如果你去看他原文,他就提到了說要這個國際建立一個通道,那要讓這個叫做安全的爆料系統,讓這個中共國境內的科學家和其他相關人員,有一個這個安全的渠道,不會被報復的渠道去把他們知道的信息去分享出來,他竟然在這個信裏面去寫這個,那這些和包括之前的透明調查,都是中共不可能做的事情,那既然不可能還要往下寫。所以說這就是這美國的拜登民主黨政府接下來會要用一些這裏面的東西去做為抓手,因為之前班農先生不是說72小時嗎,如果給你72小時,你不全面開放,那我就美元和港幣脫鉤,那麽我就對你進行全面的制裁,打崩你的金融體系,所以說看起來呢,這個報告呢,拜登政府在接下來做的這一系列動作呢,也是有可能會繼承班農先生的這樣的一個這樣的一個想法的,那麽現在今天文貴先生不是說中共內部已經在開始商量,這個病毒到底是讓習近平負責還是習近平再加上幾個人負責嗎?所以說這個也可以看到現在的這個火候已經差不多了,那西方他現在是用這一系列的強硬的表態和強硬的動作去壓迫中共內部,那在中共內部呢,它也不是鐵板一塊,幾個這大家族,最後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一定也是要在這樣的一個危機面前,避免和這所有的中共的現任政權的這些人一起沈船的話,那他們最後也是會想去把現在政府的幾個人推出來去這個做這個把病毒這個事情跟西方去談,做一個這個背鍋追責或者背責這樣的一個動作,所以說現在這個火候已經越來越近了,那習近平不是和這拜登之前關系好嗎?1月20號之前使了那麽大力氣,但是現在看來呢,雖然說他和這個拜登之前有24小時吃飯的這個一日情,但是現在呢,看起來拜登不知道是因為喝了忘情水,還是因為這老年癡呆問題已經不記得這一日情了,所以說現在的這樣的一種情況下,美國它完成了一個這樣的一個態度呢,再加上它和西方盟友的這些關系,那你歐盟肯定要站隊,亞洲亞太及日本這些國家韓國肯定最後都要站隊,那到現在這個時候,你習近平你把這些默克爾這些人拉出來打電話,那最多也就只能做一下表演,他沒有任何這個實質的和歐盟之間重新掛鉤的這樣的作用。博博士。

博博士:對,哦,我同意這個冠博士的這個說法哦,而且我們先回到這個習近平與默克爾的這個通話裏面,其實今天這個VOA的這個標題啊特有意思,大家有沒有仔細琢磨一下有一種什麽味道啊,比如說呢,習近平與默克爾通話,為了挽回雙方合作再努力一把,大家有沒有說想過什麽啊?是吧,比方說啊,這誰和誰要離婚,為了挽回感情,雙方家長建議啊,再努力一把是不是有是不是有這個意思在裏面是不是?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啊,這個真的是這個友誼的小船啊,已經基本上翻了,已經漏水就船底下都是洞了,已經基本上要沈了,所以說為了完全挽回為了挽回在做最後一次努力,像這樣的感覺,我覺得這個VOA的這個主題啊起的是特別的這個有這個啊意思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你看今天這個裏面他還講到,說習近平說中國的發展對於歐盟是機遇,希望歐盟獨立作出正確判斷,真正實現戰略自主,這是啥意思?是明明白白的就是說要拆這個拆散這個歐盟和這個美國的關系嘛,對吧,言下之意就是說那希望你歐盟不要老跟著美國混,希望你獨立作出正確判斷,就是說啊,你跟著美國混,你做出來的那個判斷都是錯誤的,所以說你要獨立了才能做出正確判斷,獨立是什麽意思呢?就是說跟著中共混就是獨立嘛,是吧?然後呢還要真正實現戰略自主,你現在的戰略自主都是假的對吧,你在美國的這個跟這個美國合作的時候,你的戰略自由都是假的,只有你跟我中共在一起,你的戰略自主才是真的對吧,所以說從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中共,它完完全全是以為用這樣的這種這個話術就能夠完完全全欺騙這個歐洲的這個國家的領導人啊,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麽想的。這個裏面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是吧,就是說你只要這麽講兩句話,別人就能夠這個啊回心轉意,別人就能夠真正就相信你說的話,這個裏面真的是實在太一廂情願了啊,而且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最近發生了什麽事情,歐盟和英國加拿大對吧,聯手宣布啊,就是對於這個嗯,迫害這個新疆維吾爾人的這個官員實施制裁,這可是非常非常大的一個事情,在歐盟和這個英國發生制裁,然後當時北京立刻回懟對吧,在這個節目裏面跟大家分享的對吧,然後同時像這個北京的在這個叫什麽法國那個什麽盧沙野啊什麽的那些大使也都是一副戰狼的樣子,各種戰狼出擊啊,他說因為他沒有辦法,他到那個時候跟這個中共它只有兩種做法,要麽就是說你看韜光養晦對吧,這個藏著掖著,然後什麽然後假騙偷,然後一天到晚在積蓄力量,然後呢,等到積蓄力量積蓄差不多了,立刻戰狼出擊啊,就這兩種模式啊,中共是它是它有一個問題就是它不會啊,和這個其它世界其它國家共處,因為為什麽?就是說中共它的所有的這個這個習不是說要不忘初心嘛,對吧?他的這個初心就是共產主義那一套,而共產主義那套是什麽?就是說要把紅旗插遍全球解放全世界勞苦大眾,對吧,所有的這些資本家這些東西全部都是要殺光的是吧?全部都要幹掉的,都是要把他們專政的是吧,就是從這裏面看出來就說中共國它是沒有一個想和世界其他的這個國家,其他的這個民族,其他的這種政治體制和政治制度共存的這樣的一種希望啊,他根本就沒有抱這種希望,所以說在這個時候病毒的這件事情,他所做的這些操作以及後面這種什麽,否則什麽什麽窮則這個啊韜光養晦,達則戰狼出擊啊,他們這種有這種說法的話,有這種這個心理這個因素的話,這可以看得非常非常的明顯啊,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現在就是屬於戰狼出擊的這個時候,所以說從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像這個中共國的這些領導人,包括就像我們的習總加速師他在他的這個怎麽說?他覺得這是歷史所賦予他的這個責任啊,所以說從這個時候真的是只能加速到底,真的是沒有什麽可以挽回的這樣的一個余地了啊,所以說從這點上面來看出來真的是啊,步子真的是越來越快啊,那我們請這個胡博士給大家分享一下。

胡博士:我幫大家看這個新聞的時候最大的吃驚點在哪裏啊?對我來講的話,嗯,我們都知道這個習近平和默克爾他們可以說是在歐洲歐盟裏面關系是最好的,也就是說就好像是我們看到一直常年非常和睦的夫妻,每天都一起手拉手散步,突然有一天,丈母娘來了以後突然說你們倆千萬別離婚啊,誒,你們倆什麽時候鬧離婚?大家就是一臉懵逼啊,我最早看的就是這種感覺,都不知道他們什麽時候都已經快要鬧離婚了,這事已經鬧得要分手了,才說挽回就剛才博博士講的實在太生動了,那麽這個我認為其實這就是說明,新疆還有病毒這些事情加在一起後早已經改變了最後背後的深水,在表面上看到我們看到湖面是平靜的,底下早已掀起了滔天大浪,我們都沒看到,已經鬧到分手的邊緣了,這時候竟然還要挽回,這就是第1個給大家傳遞的一個信息,我覺得非常明顯,然後大家你可以知道這個咱先不說病毒的事,光說這個新疆種族,你知道在VOA裏面,不是別的新聞,是VOA裏面講到新疆種族滅絕是被比作納粹,也就是說現在已經公開就把這個說了,現在就是納粹,你知道美國把這個東西比作納粹,那德國對這件事情有多麽敏感,也就默克爾你無論如何你都不敢跟納粹合作,是不是這個道理?所以說,而且他那裏面就講我們像今天早上,路德剛剛講到那個教育廳長就是為了在教材裏面多寫一些文化多樣性的問題,宣揚自己民族美好的一些品質、民族文化特點,來讓維吾爾族人更加愛自己的民族這件事情就被槍殺了,就被槍斃,就要判死刑,你知道把這件事你翻譯成這件事情就好像噢這個啊在這舊金山的教育局局長,希望能夠讓這個本地的黑人美國人能夠能多了解他們民族的優秀的這個特點,能夠多了解他們這個民族的獨特性有多少啊善於體育的明星、有多少善於Rap.的這個高級的歌手,然後這個教育廳長就被槍殺、就被判處了死刑,這種比喻會讓美國人或者是讓直接BLM聽到這種比喻,直接拿著大刀轉過頭就劈過來了,是不是這個道理,你想想他們這種事情,他辦這種事情就是說不想跟他們再談了,但與此同時他現在這邊還在打電話,只能說這個東西要麽就是那個新聞實在是出來的不是時候。你想默克爾,我們先說這個談話,咱們先預測一下這次談話能成功嗎?我們先看他手上,他準備他拿什麽東西換,就這篇文章裏面他已經提到了疫苗,我可能我給你疫苗,但是德國需要嗎,德國會有英國的support的多余的疫苗,有美國多余的疫苗,以前,如果還是川普時代的話,他必須先解決美國,但是現在是拜登時期,這問題不是問題,肯定多余疫苗肯定能就能分享給德國,英國也能分享給德國,那麽這疫苗可能我覺得不會對德國是個很大的問題,而且德國本身的這個生物科技非常的發達,第2個,那麽在你這個你的第2個就是大的一個東西,就是歐洲投資協議,歐洲投資協議它已經講到了,你像我們在想想澳大利亞的表態,英聯邦國家澳大利亞的表態就很明顯,我們絕對不會因為我們想要貿易就放棄我們的價值觀,這邊澳大利亞表完態後默克爾能頂得住哦,那我就我行,我願意錢我就去跟納粹合作,這些都是在互相給他們壓力,對不對?那這個時候默克爾能頂的說,你那邊是納粹是反人類,是一個宣揚自己民族文化就要被槍斃的一個國家,然後我跟你合作,然後不要我的不要我們的民族價值觀,你要知道默克爾是個什麽樣的人,這個正是打到她的痛點,她可是當年讓難民都湧進歐盟的人。她是多麽在意這個問題,人設就立在那裏了,你現在要把她人設搬倒,這我覺得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啊,何況你剛剛做了一件基本是超級打臉她人設的事情,將一個那樣子的一個宣揚自己民族文化的人,就以宣揚自己民族文化為罪行,將他槍殺了,那麽默克爾怎麽可能跟你合作,這是我覺得一個。第2個呢,就是它裏面講到他做出的攻擊是攻擊什麽?攻擊的就是說希望你獨立作出判斷,他要拆你聯盟,這個東西我覺得如果是碰上了,之前川普的話可能不care,他說拆就拆吧,反正我們各管各自,但是對拜登來講,對現在的這個民主黨執政的美國來講,聯盟是他們的number one,幾乎是他們的最重要的議題之一,你這時候你說我要拆你的盟,我要把你這個東西離間開,我要是像這個連橫從橫給你把你這個聯盟全部破壞掉,這實際上就是對美國實際上構成了它最根本的威脅,所以他這一個動作,實際上是既攻擊了德國的基本價值觀又攻擊了美國在這個聯盟上的根本的利益,所以說我覺得這個成功的可能性是比較小,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博博士:好的啊,謝謝胡博士,分析的非常精彩啊,這裏面我覺得非常,哦我很同意的一點就是說,嗯,怎麽說呢,這個默克爾她是今年是反正她的這個任期也快到頭了,這是一。第二她在她任期裏面犯不著繼續給這個中共,就是說啊,就是嗯,搞得太怎麽說呢,太這個面子上過不去對吧,因為他跟中共一直是關系是不錯的啊,也就是一個親中的這樣一個形象啊,這是一。這就是說我覺得她是為什麽要來還接習近平電話的這個原因啊。真是不想這個撕破這個臉皮,但是這個問題大家一定要知道,現在中共的問題在歐洲啊,在歐洲,其實大家要知道在世界各地的這個中共的這個問題其實不一樣的,在歐洲其實這個新疆的問題其實和香港問題,可能這個重要性更比在美國更大啊,就是因為歐洲他以前是尤其是德國,他是有過像納粹的這個對於這個猶太人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個種族屠殺這樣的情況發生過的事情,所以他們對於這種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這個事情是非常非常敏感的,你看今天習近平和這個默克爾在這個談話裏面根本就沒有提到關於新疆的事情,因為這個東西默克爾根本就不敢提啊,這在國內屬於政治自殺這個事,這樣的一個情況啊,而且歐洲他對於中共的這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已經形成共識,這不是德國一個國家他能夠說了算的,就算是德國想跟中共搞在一起的話,他也是沒有辦法的,因為德國畢竟是歐盟的一個組織者,他是德國他一直有這種這個大歐洲的這樣的這種這個想法,就是說就跟這個,嗯,怎麽說呢,德國在歷史上大家可以看一看歐洲的中世紀和文藝復興以後的歷史,德國他一直是有一個從有一個大歐洲的這樣的一個統一的歐洲這樣的一個夢想的啊,就是說嗯,這個是他的一個民族情結在這裏,所以說他自詡為這個歐洲的領導的話,和歐盟的領導人的話,領導國的話,它對於這個中共這樣做出明顯違反這個歐盟的價值觀的這個事情的話,他是絕對不可能在這上面退讓的啊,這是一個鐵定的事情。這是說到哪裏可能這個事情上面都是繞不過去的一個坎啊,然後還有香港的問題,香港問題,英國在香港問題上面已經被中共已經可以說英國是一般來說它的這個整個國家形象和他的這個整個的這個民族性都是比較紳士的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在香港事情上面已經把英國搞的是灰頭土臉,這個事情上面肯定沒完啊,所以說歐洲想和中共把這個關系重新修好的話,幾乎已經不可能了,因為歐盟並不是說只有像德國,法國這樣的國家,法國就不說了,這個盧沙野大使已經把這個關系給攪得差不多黃了啊,然後你看還有像捷克像這樣的國家,對於中共的這個嗯本性有著非常非常清楚的認識的這種國家,你以為他們他們像就會允許像中共的這樣這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被批評為納粹的被形容為納粹的這樣一種行為,能夠就這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絕對不可能啊,所以說像,只要有像這個叫什麽?嗯,像捷克這樣的國家以及像英國這樣的國家在的話,就算德國想跟中共勾兌的話,可能性都是可以說幾乎為0,更不要說像以前的以前後面加入歐盟,以前前身是這個共產主義國家,就是說在蘇聯時代是華約的這個共產主義國家的這樣的一些國家啊,這樣的話對於中共的這個邪惡的本質有著非常非常清醒的認識,所以說要讓這些國家想跟中共在一起,歐盟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所以說德國如果他想脫開歐盟,單獨跟中共去媾和的話,那可以說他的大歐洲的這個夢想就可以說完蛋了啊,所以我覺得默克爾跟這個習近平的通話禮節性的這個意義,要大於它真正的這個實際的意義,所以說他這個話裏面講的也都是一些比較冠冕堂皇的這樣的一些話題,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歐洲的這樣的這個滅共的這個形式也是已經形成,而且正在快速的這個推動之中啊。好,那冠博士給我們最後總結分享一下,謝謝。

冠博士:好的,這個我們今天主要說兩個問題,第1個是拜登,他在這個接受采訪的時候被問到這病毒起源的問題之後,那他就直接說有沒有病毒起源的問題,有沒有和習近平談的,他就直接說,不,我還沒有與習主席對話,所以說他這話呢,就是很明確的去表態了,因為他當他問到病毒起源這個問題,他這麽直接回答了,就代表病毒起源是個問題,他已經承認了,那既然它是個問題,它就不是來自自然的,它不是來自自然的,就是來自實驗室到這個生化武器和超限生化武器,所以說拜登他這表面上說不的這個表態,實際上它裏面是有一個承認這件事情的內涵在裏面的,那包括美國他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左派政府,他這CCN他這個采訪了之前的CDC的這樣的一個主席主任,那麽包括今天的這24位科學家,其中牽頭的就是之前拜登這個委員會手下的這個梅茨先生,那他作為這個牽頭去出了一篇報告,那直接回應中共的WHO來自自然的這個報告,所以這幾件事情聯系起來,看的話再加上布林肯先生前兩天說的非常非常明確的理念,要這個防止生物威脅的,並且美國要站起來要直面這個問題,這樣的話,所以就可以看到美國的左派政府,它已經是把這個病毒的問題在全面的推進,那拜登今天表面上說不,實際上是在承認這個問題本身,所以說美國接下來這動手是越來越近了,因為這裏面一方面是中共主動把戰場拉回到病毒,出了一個這個笑死全世界人的WHO的報告,那你逼著美國政府表態,美國政府你要表態的話,那你必須參考這美國一半的力量的保守派,這個共和黨的像納瓦羅先生,班農先生,他們一直在用閆博士的這個報告真相,閆博士爆料的真相去推病毒的事情,因為是唯真不破,因為是真的,所以這個推進的速度,在這個美國一半的群眾裏人民裏面是非常非常快的,所以說在這個壓力下,那左派他也必須去推進這個病毒的真相,另外一個方面美國的它的這個印了這麽多錢經濟的問題,如果這個泡沫破的話,他一定要去找中共算賬,所以說這就是我們說到的現在的這樣的一個滅共的形式,那今天包括文貴先生也已經說過了,中共內部不是在討論讓習近平出來擔責,還是讓習近平再加幾個人出來擔責嗎?所以這個事情的火候,美國表現出的決心和這個動作已經讓中共內部意識到說,如果說他們在美國動手前不采取行動的話,那最後一定是這個病毒的事情所有人都得完,所以說中共內部現在也是蠢蠢欲動,那第2個我們說到這個習近平和默克爾打電話這事情啊,這個實際上就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政治表演,那就是把這個中共的藍金黃外交的默克爾拿出來給習近平做一個站臺,給習近平在內部添加這信心,好像讓這個所有的人都覺得習近平對於這歐盟的還是有控制,中共對於歐盟還是可以離間歐盟,你不是和美國站隊嗎?但是中共對歐盟還是有影響力,但是我們在這裏面可以看到默克爾,首先她作為一個這個今年即將卸任的這個領袖,他的政治影響力是非常是這個非常有限的,第2個她在和習近平通話的時候,她完完全全說的,都是一些這個場面的套話,因為政治上我們說你像在這種全球滅共的大趨勢下,她說親共的話那是絕對是表演,那如果說她要真正想幫中共的話,她必須要小罵大幫忙,她必須要提人權問題,必須要提醒新疆問題,然後提了半天說,即使我們在這些問題有分歧,我們還是有合作的部分,合作部分我們是不是在貿易在其他方面要進行合作,那默克爾並沒有這麽說,她完完全全是這個和習近平一樣的口氣,所以說這個就代表這個是就是一場純粹的作秀,那最後呢,我想說你中共這共產黨新聞網,你習近平和默克爾打電話你就不說是這個表演,那你不是要求人家歐盟求這個德國和你好嗎?他在這個報道裏面把習近平說的話分成了4段,那習近平強調兩點指出兩點,那最後默克爾說的一小段呢還是表示,那它在這個時候就是這種戰狼外交的這種狂妄,他這種對內部的需求已經把他的這個位置和這個德國領袖的位置完完全全這個放到了一個不平等的位置,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這個東西,它只能是一場作秀,好的,博博士。

博博士:好的啊,今天的節目咱們就到此結束,謝謝冠博士,謝謝胡博士,請大家點贊分享,大家一定要點贊,一定要分享,那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發布:文顧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4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