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湧動》下的暗流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溫哥華戰友團 Shuang

圖片來源:《暗流湧動》

前幾天,CGTN(中國環球電視網)剛剛發布了一部新疆反恐紀錄片《暗流湧動——中國新疆反恐挑戰》,今天就在路德社聽到片中兩位“電視認罪”的維族官員被判死緩。新疆政法委副書記希爾紮提·巴烏東和新疆教育廳廳長沙塔爾·沙吾提不是才電視認罪嗎?怎麽就死緩了呢?

我們先來看看他們到底犯下了什麽滔天罪行吧。《暗流湧動》把新疆的所有問題都歸咎於恐怖主義,而這兩個人就是打入中共內部的“兩面人”,他們利用自己的社會地位,暗中從事著支持恐怖主義的活動。

巴烏東組織了一些富有的維族商人資助維族年輕人出國留學,片中說,這些年輕人搞恐怖主義。這些年輕人有沒有搞恐怖主義,我們不得而知,但至少,你發現這些維族人雖然做了共產黨的高官,但他們對自己的民族有很強的認同感。

至於另一位官員,片中說,沙吾提組織編寫的教材有維族女英雄反抗漢族士兵的故事,它宣傳維族英雄,突出民族主義,這是極端思想,會造成恐怖主義。依照這樣的思路,中共國的歷史課本中,宣傳嶽飛抗金、文天祥抗元、史可法抗清,這是不是也在宣傳民族主義嗎?會不會也造成恐怖主義呢?

《暗流湧動》這部紀錄片,對不明就裏的人來說,可能真的很震憾,可是稍有思考能力的人,都會發現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是為什麽硬要把民族主義和恐怖主義扯在一起?更進一步,為什麽維族人的民族主義是恐怖主義,漢族人的民族主義就不是恐怖主義?

我嘗試用中共的思維解答這個問題。中共所宣傳的“民族英雄”都是符合中共利益的敘事,都是捍衛所謂正統王朝,為帝王而不是百姓賣命的“英雄”。新疆則沒有資格說維族英雄是“民族英雄”。在中共眼裏,“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從這個理論出發,新疆宣傳他的民族英雄不就是暗示他自己是個獨立國家?

新疆,作為一帶一路上的要塞,是中共必須控制的,但從民族和宗教來說,新疆與周圍的幾個“斯坦”國家關系更為密切,這是中共最為害怕的。所以給新疆人洗腦、打壓維族的民族精英,是中共長久以來的一項政策。

反恐是一個極為有利的借口,中共的一切行為都可以以此為幌子,既蒙騙國內民眾,也迷惑國際社會。試問,黨內有哪一個少數民族的高官不是經歷了考驗再考驗的?有哪一本教材不是被層層審查的?所以,哪來的叛黨叛國?哪來的極端主義教材?不過就是以此震懾所有人,警告所有人:新疆必須聽黨話,不能有民族認同,不能有民族記憶。新疆人,不可以同周圍的幾個“斯坦”國家一個民族,雖然他們本是一個民族,但新疆人只能站在中共一邊,否則就是分裂,就是叛黨叛國。

共產黨不僅混淆中共和中國的概念,也混淆民族和國家的概念。民族主義是對本民族文化和傳統的認同,大多數國家都存在著多民族的社會結構,所以民族與國家的概念有交叉但並不相同。可是中共想要灌輸給民眾的概念是“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愛黨主義”,對中共來說,並沒有什麽“民族”的概念,所謂“民族主義”必須是“愛黨主義”,一切脫離“愛黨主義”的“民族主義”都是“恐怖主義”。


編輯、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