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發生了什麼?冠狀病毒的來源為何仍有疑問?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Mike Li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TrueSky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山東老爺們

據《CBSnews》 採訪者:萊斯利-斯塔爾(Lesley Stahl),2021年3月28日報道:

Jamie Metzls

中共國官員缺乏透明度和迫在眉睫的地緣政治後果破壞了由世衛組織領導的對導致COVID-19病毒起源調查的可信度。萊斯利-斯塔爾報導。

上週五,世界衛生組織一份期待已久–也是備受爭議的–報告再次被推遲。它本應是世界衛生組織領導的國際科學家團隊今年早些時候進行的中國之行的一種事後總結。

問題是:引起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是如何起源的?在被研究的主要理論中:它是意外地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中洩露出來的,還是來自那裡的一個海鮮農貿市場的受感染動物?

世衛組織的調查很不全面,因為自疫情爆發之初,中共國政府就一直隱瞞資訊。

傑米-梅茲爾(Jamie Metzl): 我不會真的稱現在發生的事情為調查。這本質上是一次高度陪同、高度策劃的學習之旅。

Lesley Stahl:學習之旅?

Jamie Metzl: 學習之旅。世界各地的每個人都在想像這是某種形式的全面調查。它不是。這群專家只看到了中共國政府希望他們看到的東西。

傑米-梅茲爾–克林頓政府的前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和世衛組織基因工程諮詢委員會的成員–是包括病毒學家在內的二十多位專家之一,他們在本月早些時候簽署了一封公開信,呼籲進行新的國際調查,並返回中國。信中說,世衛組織小組沒有獨立性或准入權,無法”進行全面和不受限制的調查”,特別是對發生第一次疫情的武漢市病毒學研究所實驗室可能發生的意外洩漏事件進行調查。

傑米-梅茲爾:我們得問”那麼,為什麼在武漢?” 引用韓弗理-鮑嘉的一句話:”在全世界所有城鎮的所有杜松子酒酒館中,為什麼是武漢?” 武漢擁有的是中國的四級病毒學研究所,擁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蝙蝠病毒收藏庫,包括蝙蝠冠狀病毒。 

萊斯利-斯塔爾:我曾看到世界衛生組織的團隊在實驗室只待了3個小時。

傑米-梅茲爾:他們並沒有要求調查記錄和樣本以及關鍵人員。這是因為中共國與世衛組織制定的基本規則,而世衛組織從來沒有權力提出要求或執行國際協議。

傑米-梅茲爾:其次,對於能參加這次任務的名單,中共國擁有否決權

萊斯利-斯塔爾:世衛組織也同意了。

傑米-梅茲爾: 世衛組織同意這一點。最重要的是世衛組織同意在大多數情況下由中共國進行初步調查,然後分享其調查結果

萊斯利-斯塔爾:沒有。

傑米-梅茲爾:–與這些國際專家。所以這些國際專家不允許做他們自己的初步調查。

萊斯利-斯塔爾:等等,你是說中國做了調查,並將結果展示給委員會,僅此而已?

Jamie Metzl: 差不多就是這樣。

萊斯利-斯塔爾:哇哦。

傑米-梅茲爾:–是這樣的。不完全是。但幾乎就是這樣。 –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要求蘇聯做切爾諾貝利的共同調查。這根本說不通。

早在1月14日世衛組織團隊抵達武漢機場之前,中共國就已經排除了實驗室事故的可能,迎接他們的是穿著全套個人防護裝備的人們。 

團隊中包括一些世界上研究病毒如何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頂尖專家。但儘管過去中共國曾發生過實驗室意外洩漏病毒的事件,感染了人,並造成至少一人死亡,但團隊中沒有人接受過如何正式調查實驗室洩漏病毒的培訓。 

他們在那裡執行了為期四周的任務,但其中有兩個星期是躲在酒店的隔離區度過的。隔離結束後,他們與中共國專家團隊進行了一些緊張的交流,而中方拒絕提供原始資料。

如果說病毒來源於動物,那麼其中一個謎團就是:病毒是如何從中國南方的蝙蝠洞千里迢迢來到武漢的?世衛組織團隊認為找到了答案。 

彼得-達紮克:作為此次世衛組織來華考察的一部分,我們發現的是有一條途徑。

彼得-達紮克是世衛組織團隊成員之一,也是動物病毒如何傳染到人類身上的專家,他曾研究過世界上之前的病毒爆發,包括在中共國。 

他說,這條途徑不是通往武漢的實驗室,而是從中國南方的野生動物養殖場直接通往武漢的農貿市場–華南海鮮市場。

彼得-達紮克:理論上說,不知何故,這種病毒從一隻蝙蝠身上傳到了這些野生動物養殖場中。然後這些動物被運進了市場。而當他們處理它們,切碎它們,殺了它們,任何你在煮一個動物之前做的什麼的時候被感染了。 

萊斯利-斯塔爾:野生動物?

彼得-達紮克:是的,這些…

萊斯利-斯塔爾:像什麼?

彼得-達紮克:它們是一種傳統食物。狸貓,這些就像雪貂。還有一種動物叫雪貂獾。兔子,我們知道它可以攜帶病毒。這些動物從1000多英里外的農場進入市場。 

萊斯利-斯塔爾:你是否能對武漢市場上發現的動物進行病毒檢測?

彼得-達紮克

彼得-達紮克:中國團隊已經做了,他們發現了一些留在冰櫃裡的動物。他們對它們進行了檢測,是陰性的。但事實上,這些動物在那裡就是線索。

萊斯利-斯塔爾:但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表明這些動物真的感染了蝙蝠病毒?

彼得-達斯紮克: 是的,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去那些農場調查。和農場主談談,和他們的親戚談談,對他們進行測試,先看看是否在那裡已經開始有病毒的爆發。

萊斯利-斯塔爾:所以,團隊並不真正知道有任何農民或卡車司機曾經被感染?

彼得-達紮克:還沒有人知道。沒有人去過那裡。沒有人問過他們。沒有人測試過他們。那是要做的。 

儘管有這些未解之謎,但世衛組織團隊和他們的中國同行都一致認為,這種途徑的假設–從蝙蝠洞到像他描述的屠宰場–是最有可能的解釋。 

彼得-達紮克:大約75%的新出現的疾病都是從動物傳到人身上的。我們以前也見過這種情況。我們在中國的非典型肺炎中也見過這種情況。

萊斯利-斯塔爾:實驗室洩漏理論是否比你的途徑更多或更少的推測?

彼得-達紮克: 如果是實驗室洩漏導致了COVID的發生,COVID的病毒需要在實驗室中出現,他們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實驗室裡有COVID這種病毒。

萊斯利-斯塔爾:他們從來沒有COVID -19病毒的證據… 

彼得-達紮克:在-

萊斯利-斯塔爾:在那個實驗室裡?

彼得-達紮克:-對在爆發之前,不。絕對沒有,沒有證據證明這一點。

傑米-梅茲爾不敢苟同,指著實驗室自己的報告說,它派了實地研究人員到蝙蝠洞裡去,他們帶回了攜有病毒的樣本

傑米-梅茲爾: 其中一種病毒與SARS -CoV -2病毒的基因關係最為密切。

萊斯利-斯塔爾:但最相近的,但是不一樣,對嗎?

傑米-梅茲爾:是的,沒錯。但我們確實知道至少有9種病毒被帶回來。而且極有可能在這些病毒中,有一種病毒與SARS-CoV-2病毒的關係更為密切。當我把所有這些碎片在一起,我說,”嘿,等一下,這是一個真正的可能性。我們需要調查它。”

萊斯利-斯塔爾: 彼得-達紮克和團隊已經拿出的病毒爆發路徑 – 現在,這聽起來是可信的。

傑米-梅茲爾: 哦,這當然是可信的。

萊斯利-斯塔爾:非常可信。

傑米-梅茲爾: 不,這是可信的。讓我們假設該理論是正確的。你會有一個爆發, 也許在中國南方,因為他們有那些動物養殖場。你可能應該已經看到了某種爆發的證據。

萊斯利-斯塔爾:並沒有?

傑米-梅茲爾:沒有。

萊斯利-斯塔爾:但你的理論也充滿了漏洞。

傑米-梅茲爾:我不會說這是充滿了漏洞,但它是不完整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獲得資料,以便為另一個假設佐證。

傑米-梅茲爾說,彼得-達紮克有利益衝突,因為他與武漢實驗室長期合作。

武漢海鮮市場

彼得-達紮克:我能在世衛組織團隊中是有原因的。如果你要在中國研究冠狀病毒,並試圖瞭解它們的起源,你應該讓最瞭解它們的人參與進來。不管是好是壞,我都參與其中。

他說,團隊確實在與實驗室科學家的訪問中研究了洩漏理論,並認為它”極不可能”。

彼得-達紮克:我們和他們見面了。我們說:”你們會對實驗室進行審計嗎?” 他們說,”每年都審計”,”病毒爆發後審計了嗎?” ,”是的。”, “什麼發現?”,”沒有”,”你測試工作人員嗎?”,”有” ,沒有人…

萊斯利-斯塔爾:但你只是相信他們所說的話。

彼得-達紮克:好吧,我們還能怎麼做? 

你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度的,我們就到了那個限度。我們問了他們一些棘手的問題,事先沒有經過審查的問題。而他們給出的答案,我們認為是可信的、正確的、令人信服的。 

萊斯利-斯塔爾:但中國人不是在掩蓋事實嗎?他們銷毀了證據,懲罰了那些試圖在起源問題上提供證據的科學家。

彼得-達紮克:好吧,那不是我們的任務,我們的任務是找出中國是否掩蓋了起源問題。

萊斯利-斯塔爾:是,我知道。我只是說難道這不會讓你懷疑嗎?

彼得-達紮克:我們在中國所做的工作中沒有看到任何虛假報告或掩蓋的證據。

萊斯利-斯塔爾:你們每次提問時,房間裡都有中國政府的監督人員嗎? 

彼得-達紮克:在我們逗留期間,房間裡一直有外交部的工作人員。當然,他們在那裡確保一切順利。他們在那裡確保中國方面的一切順利進行。

萊斯利-斯塔爾:或者是為了確保他們沒有告訴你全部的真相,或是說謊-

皮特-達紮克:你和身為科學家的人坐在一個房間裡,你知道什麼是科學聲明,也知道什麼是政治聲明,我們在區分兩者之間沒有問題。

說到政治聲明…

地緣政治籠罩著整個調查,有些針鋒相對。北京稱COVID -19源自美國,川普政府指責中共國掩蓋事實。 

馬特-波廷格:他們也沒有自願分享基因序列。

時任國家安全副顧問的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引用解密的情報資訊說,北京還隱瞞了武漢實驗室的幾名研究人員出現了類似COVID的症狀,而且中國軍方在與實驗室秘密合作。 

馬特-波廷格:中共軍方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合作進行的研究,尚未得到中共國政府的承認。我們已經看到了資料。我個人已經看到了這些資料。 

萊斯利-斯塔爾:為什麼是軍方?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實驗室裡?

馬特・波廷格:我們不知道。這是一條重要的線索,需要媒體,當然也需要世界衛生組織去追查。北京根本沒有興趣讓我們找到這些非常相關問題的答案。

他說,美國政府確實知道的是,武漢實驗室主任發表了關於操縱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使其對人類更具傳染性,而且有報導稱實驗室的安全標準不嚴。

馬特・波廷格:他們在研究能附著在人類肺部的ACE2受體上的冠狀病毒,就像COVID-19病毒一樣。

萊斯利-斯塔爾:這是個確鑿證據嗎?

馬特-波廷格:不是,這是間接證據。不,這是間接證據。但當你考慮到這次疫情出現的地方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只有幾公里遠時,這是一個頗有分量間接證據。

由於缺乏透明度,世衛組織因同意中共國的要求而受到廣泛批評。

馬特-波廷格:我希望世衛組織可以拿起他們的擴音器開始大喊大叫,要求中共國提高透明度,允許美國疾控中心官員和其他世衛組織以及世界各地的專家前來調查並提供幫助。

經過15個月,全球有270多萬人死亡,本來希望團隊能對COVID-19的來源進行一些澄清。但這次“學習之旅”的結果,反而比調查開始之前的問題更多。

由Richard Bonin製作。副製片人,Mirella Brussani。廣播助理,Wren Woodson。編輯: Daniel J. Glucksman.原文連結:https://www.cbsnews.com/news/covid-19-wuhan-origins-60-minutes-2021-03-28/

康州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