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世界向中國的爆料英雄們致敬

《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組出品

美國暢銷書作家,今日醫學雜誌主編,霍普金斯醫學院醫療政策專家馬丁. 馬卡利博士(Martin Makary ),4月6日在今日醫學發表評論文章,向三位中國英雄,醫學同行李文亮(醫學碩士),艾芬(醫學碩士),張永振(病毒學家)致敬,為他們在中共極權下,不顧個人安危,向世界發出中共病毒警告,勇於獻身的科學精神深深感動。 “他們被自己的政府所扼殺,值得全世界的感激。”

馬丁博士開篇直言,他可以理解實驗室發生事故的說法,但是不能理解為什麼,離武漢病毒所五英里以外的武漢市區,許多中國醫師在疫情爆發的早期就被拘留,消音和譴責。

“当我記述他們的故事時,我被這三位醫生的英勇精神深深感動,秉承神聖的醫學原則-將患者放在首位。 這些醫生不僅這樣做,而且還冒著生命危險為民眾謀求更大利益”。

李文亮可能是第一個見到武漢實驗室工作人員的人。 他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工作。 他很早就敲響了中共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警報。 之後,他短暫的餘生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地獄。

李文亮醫生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上,提醒同行們佩戴個人防護裝備,三天后,1月3日,警察出現並拘留了他和另外八個人。 “我們不知道該拘留所發生了什麼,但我們確實知道李文亮被迫簽署供認”,稱他”發表虛假評論””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 這是他被迫簽署的聲明的確切措辭:”我們鄭重告誡你:如果你固執己見,不願悔改,進行非法活動,你將受到法律制裁–你聽明白了嗎?” 李的筆跡在下面寫著:”明白。” 如果您熟悉中國的法治,人們可能在判決的當日,被處決”。

李文良被訓誡後數周,中共(CCP)警告人們避免進入食品市場,甚至開始建醫院來為病毒大流行做準備,但他們從未採取任何措施來保護醫生。 反而向醫生打招呼,禁止他們與任何媒體交談。

2019年12月31日,中共政府禁止了谷歌上對”SARS”首碼的搜索。 2020年1月2日,中央電視台公開譴責醫生散布謠言。 1月10日,李文亮醫生感染了中共病毒,並於2020年2月7日死亡。 “有人說他被殺了,但我想我們永遠不會知道”。 然而,奇怪的是,他是一個健康的34歲年輕人,其風險狀況屬於病死率小於0.1%的範圍。 更令人懷疑的是,中央電視台在報導他的死亡時間時,前後矛盾,最初稱他在當地時間21:30被宣佈死亡,然後將其更改為淩晨2:38。

中國人民似乎確切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生氣並感到被政府背叛。 數百萬人哀悼李文亮的去世。 他們在全國各地的城市中威風地吹口哨,以向他致敬。 每天都有中國人出現在他工作的醫院獻花。 中國人民向英雄致敬-這象徵著公眾對醫學界的高度信任,醫學沒有邊界。

在他去世后,中國出現的兩個最熱門的話題標籤是:「武漢政府欠李文亮博士一個道歉」和「我們要言論自由」。 中共迅速審查了這些言論,將它們從網路上禁止了。

李文亮的親密朋友艾芬,繼續舉起了火炬,警告人們。 她最早發佈了有關中共病毒的警告,並接受了一家中國雜誌的採訪,然後失蹤了幾周。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她是武漢市主要醫院急診科主任,她也沒有成為世界衛生組織在中共病毒溯源調查中,採訪的人之一。

中國著名的病毒學家張永振過去曾對數千種病毒進行測序,當他2020年1月5日拿到中共病毒樣本后,他很清楚這是即將感染世界的寶貴的遺傳密碼。 他發表講話並警告說,這種病毒似乎”比流感更危險”。 他聯繫了中共衛生部,但答覆說,不允許他發表結果,他必須交出樣本或銷毀樣本。 張教授知道,公開發表基因序列,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都可以使用它,並開展重要的科學工作,以應對即將來臨的全球流行病。 但是,違背中共的意願,可能會使他,他的實驗室和他的家人處於危險之中。

六天后,1月11日,張永振教授通過澳大利亞合作者,將病毒基因序列發表在在線基因資料庫Genbank。幾天之內,一個德國科學家小組發佈了COVID-19測試工具組,供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使用。 但是中共政府隨後關閉了他享有聲望的實驗室以示懲罰。

在中共力推接觸動物才有可能感染病毒的謬論時,中國科學家發表的文章中也堅持發佈了關鍵資訊,三分之一的受感染者與海鮮市場沒有任何聯繫。

爆料革命的英雄,閆麗夢博士,2020年1月19日,借路德社節目向世界傳遞真相,第一個,發佈了中共病毒來源於中共軍方舟山蝙蝠病毒的重磅資訊,為全世界揭開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真相。

可以說,在中共發動生化武器戰的前前後後,中共國有良心的醫生,科學家們都在忠誠履行著醫者父母心,普濟眾生的神聖職責,只有中共,從始至終,都在監視,打壓,追捕,甚至迫害這些維護人類利益的白衣天使,而且反應迅速,毫不手軟。 另一方面,對待民眾,中共遲遲不承認病毒的社區傳播,否認人傳人,甚至還大張旗鼓地在在社區舉行百家宴,完全不顧百姓生命安危。

正因為有了中共這樣的喪心病狂,有了這些不畏生死的中國英雄,世界才更深刻地認識到,中共不等於中國人,中共綁架了14億中國老百姓,如果沒有中共,中國人民將和世界人民一樣,過上自由,安全,和平的生活。

馬丁醫生說:醫生是無聲者的聲音。 中國英雄們冒著巨大的個人風險堅持這一信念。 作為醫生和科學家,我們所有人都應受到這些醫生的啟發並堅守將患者放在首位的悠久傳統。

他同時對比了世衛組織的醫學專家,”不幸的是,同為醫學專家,而且是受世衛組織派遣的獨立調查專家,對中共病毒源頭調查嚴重不足”。 沒有訪問關鍵人物或資訊,也沒有獲得病毒樣本。 這樣不負責任的調查,讓這些「醫學專家」的公信力嚴重下降。 在這場病毒浩劫中,從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高福,到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的福奇; 從傳染病專家達紮克到功能增強之父巴里克; 還有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和自然雜誌,無不向人們展示,天使的隊伍里還有惡魔,而且這些惡魔掌握了醫學界的話語權。

如果沒有像閆麗夢博士, 李文亮醫生這樣勇敢的報料人,吹哨人, 沒有像捍衛羥氯喹的澤連科 (Dr. Zelenko)醫生,以及更多站出來揭發疫苗危害的科學家們,人類歷史不可能走到今天,這是那些妄圖拿病毒武器,基因疫苗控制人類的黑暗科學家們永遠無法戰勝的光明力量。

馬丁的文章在讀者中,引起強烈反響,一位讀者說,中國英雄應該被全世界的醫學界所認可和尊重,以激勵我們所有人。 在極權國家的統治下,我們發現了世界所有人類的偉大,永恆的榜樣。

另一位讀者評論,世界各國領導人必須站起來反抗中共,他們的行為將影響世界,作為世界公民,我們應該讓中共負責,這將是最大的追責案例。

還有一位評論寫道,我們不能忘記一個威權政府會是什麼樣子,特別是當世界受中共經濟影響而對他們的極權習以為常時。 我們不能忘記這個有關病毒的故事,這些勇敢的醫生試圖揭露真相。

這場人類世界的終極之戰,淘盡多少人性的善良和醜惡,讓人們更清醒的認識人類的敵人,又從人類英雄的身上獲得無窮的力量。

援引原文

本文作者:Sherryok水雲間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路德社精选

路德社精选栏目-喜马拉雅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新闻组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4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