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政治漩渦而不能討論的實驗室泄漏論【一】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溫哥華戰友團
翻譯/評論:清平世界

最近,在Undark上發表了一篇題為“實驗室泄漏:一場陷入政治漩渦,尚未解決的科學辯論(Lab Leak: A Scientific Debate Mired in Politics — and Unresolved)”的文章。作者查爾斯·施密特(Charles Schmidt)是美國國家科學作家協會社會科學新聞獎的獲得者。他的文章大多發表在《科學》,《自然生物技術》,《科學美國人》,《發現》雜誌和《華盛頓郵報》等著名出版物中。

雖然沒有深刻談到中共釋放病毒的真相,但本篇文章中肯地采訪了各方意見,對科學討論病毒真相如何受到輿論影響提供了有價值的信息。值得介紹給讀者。

文章開頭評論說,進入中共病毒大流行已經一年多了,一些科學家表示,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從未得到過公正的評價。

早在2020年1月上旬,免疫學家彼得羅夫斯基(Petrovsky)在科羅拉多州基斯通(Keystone)與家人一起度假時,一則中共國武漢市出現了一系列神秘的肺炎病例的報道引起了他的註意。他很快就驚訝於對此肺炎病例的描述方式的奇怪差異。他說,中共當局和世界衛生組織都說沒什麽擔心的,但是武漢當地人都在發布有關“屍體被從武漢的家中拉出,警察封鎖公寓門” 的消息。

圖片來源:newsapi.com

彼得羅夫斯基是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的教授,他還是一家名為Vaxine的公司的創始人兼董事長,公司開發用於傳染病的免疫接種等項目。自2005年以來,他獲得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數千萬美元資助,以支持疫苗和可增強其效果的佐劑化合物的開發。在中共國科學家發布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元兇SARS-CoV-2的基因組草圖後,彼得羅夫斯基當即在科羅拉多州的度假地指示他的同事開始了病毒序列的計算機建模研究,這是設計疫苗的第一步。

研究得出了驚人的結果:SARS-CoV-2刺突蛋白與人類細胞受體(一種稱為ACE2的蛋白質)的結合比其他任何靶標物種的受體都緊密結合。換句話說,SARS-CoV-2令人驚訝地很適應人類,這對於新興病原體而言是極不尋常的。彼得羅夫斯基回憶道:“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正當彼得羅夫斯基在考慮SARS-CoV-2是否可能是在實驗室裏與人類細胞的培養物中出現的,或是在表達人類ACE2蛋白的基因工程改造細胞中出現的時候,一封由27位科學家撰寫的通信於2月19日突然出現在享有盛名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上。作者們堅持認為,SARS-CoV-2是自然起源,他們譴責任何其它假說為陰謀論,只會產生“恐懼、謠言和偏見”。

彼得羅夫斯基說,這封信簡直令人發指。他說,“我們最不可能是陰謀論者,而它似乎是在針對像我們這樣的人。”

後續文章請看:

實驗室泄漏:陷入政治漩渦而未解的科學辯論【二】
實驗室泄漏:陷入政治漩渦而未解的科學辯論【三】

原文鏈接


編輯 發稿 雲起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