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院判決沙塔爾·沙吾提死刑 反擊“種族滅絕”或此地無銀三百兩?

作者: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人民公敵

據人民網4月7日消息[1],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教育工委副書記、自治區教育廳黨組副書記、廳長、自治區教育基礎課程改革領導小組組長沙塔爾·沙吾提因少數民族語言問題教材事件被新疆高院判決其分裂國家罪,同時還因受賄人民幣1505.27692萬元,數罪併罰,被高院宣判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據稱,自2002年起,沙塔爾·沙吾提“利用主持編寫、出版中小學民族文字教材工作之機”,“以突出’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體現本民族歷史文化’為幌子,極力要求在教材中編入宣揚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極端等思想的內容,以達到’去中國化’的分裂國家目的。”

這些“問題教材”“在新疆印發2500餘萬冊,面向232萬名維吾爾族在校學生及數万名教育工作者,使用時間長達13年之久”。其中,“問題課文”共計84篇,影響了阿不都沙拉木·阿不都外力和木太力甫·庫爾班等人參與烏魯木齊“7·5”事件;阿不力孜·熱西提參與烏魯木齊市火車南站“4·30”事件;阿提坎木·肉孜“參加中央民族大學原教師伊力哈木·吐赫提為首的分裂國家犯罪集團並成為其骨幹”。

84篇“問題課文”具體內容無從得知,但若沙塔爾·沙吾提“分裂國家”罪名屬實。那麼,13年間、2500餘萬冊教材、232萬名受眾,卻只有區區幾人受其影響而成為暴力恐怖分子或“分裂國家”犯罪集團骨幹,以上幾人的行為到底是一種機率的偶然,還是“問題教材”導致的必然?

如果中共司法一定要認定這就是“問題教材”所導致的必然,那麼從這些數據及邏輯常識來看,沙塔爾·沙吾提在其“分裂國家”犯罪行動上實在太無能!這與他在中共體制內的身份和地位所應具備的能力相差太懸殊!到底沙塔爾·沙吾提是“無能”推動其犯罪行為,還是無心“分裂國家”?

無獨有偶,2020年,內蒙古自治區教育界也因中共強制修改民族語言的中小學教材而遭到蒙古族人的強烈反對。可見,突出“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體現本民族歷史文化”的教材是各民族教育的需求,這是每個民族保留自己民族文化的一條重要途徑。

反觀中共在國內對異見者的打壓和迫害,只要未與中共保持一致的意識形態和行為,均會被中共冠之以“反國家”、“反人民”之類的罪名。如以消滅中共、解救中國人​​於中共魔掌為目標的爆料革命這個群體,中共冠之以“反華勢力”。就連“翻牆”尋求事件真相的網民被中共抓住,也會被冠以“尋釁滋事”罪而接受懲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就是中共司法的本質。

回到沙塔爾·沙吾提“分裂國家”罪的事件上來,消息稱“沙塔爾·沙吾提認罪悔罪,未提出上訴”。按照中共司法“認罪認罰從寬”的黑幫操作來看[2],若沙塔爾·沙吾提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則極有可能被立即執行死刑。這就帶來一個問題:沙塔爾·沙吾提為突出民族特色而主持編寫的84篇“問題課文”,到底是為保留本民族文化,還是在“分裂國家”?

在國際社會多國對中共涉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進行切割和製裁之際,中共法院特意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上宣布對一個“無能”至極的“分裂國家”犯罪分子的極刑判決。而這位“犯罪分子”的“犯罪”行為所影響的個體,是任何社會在機率之下都會出現的反社會人格者。如果沒有中共“認罪認罰從寬”的黑幫司法操作,沙塔爾·沙吾提會不服判決提起上訴嗎?

中共的這套玩法到底是在替自己的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洗白,還是因耍弄自己的小聰明而玩出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境界”?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參考鏈接:
[1] 新疆打掉教育系統以沙塔爾·沙吾提為首的分裂國家犯罪集
[2] 從“認罪認罰從寬”司法理念看中共意志對法治的“強姦”

責任編輯:韓國首爾喜韓農場 文跡~見證神蹟
編輯/校對: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發布: Hon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