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見】記住4.19,絕不允許爆料革命之聲被再度斷播

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待命(文曉)


圖片來源

4.19,是爆料革命一個重要的日子。四年前的4月19日,在中共國耳熟能詳的媒體平臺——美國之音,用破例斷播之媒體最最要不得的醜態,直播了一期必將被刻入歷史的“斷播門”節目,宣告了它信譽的破產。

2017年2月,爆料革命的發起人郭文貴先生,利用自媒體開始了旨在推翻邪惡中共,揭露中共醜行的爆料直播。以一己之力挑戰世界人口最大國家的當權政府—–中國共產黨。這無論是在中共國歷史上,還是在世界歷史上都是從未有過的事。於是,各種大小媒體平臺都開始坐臥不安了,既想蹭熱度,提高收視收聽率,又怕得罪中共。在各媒體都在望風不知所措時,美國之音找到了郭文貴先生,請郭文貴先生接受其采訪,而且說可以把采訪地點定在郭文貴先生家裏。說實話,當時少有的先得到信息的人們,都會在心裏為美國之音豎起大拇指,“看吧!到底是美國之音,勇於面對中共,勇於報道真相”。可後來的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采訪期間龔小夏作為美國之音的采訪記者,莫名其妙的跑到外面接電話。後來在和文貴先生共同直播中,龔小夏對此事做了解釋,說是上司讓她立即停止采訪直播,而她堅決的開始了直播,可最終還是迫於上面的壓力,在播出一小時左右被斷播,成了美國之音臭名昭著的“4.19斷播事件”。再後來,龔小夏在爆料革命的進程中暴露了其偽類身份,所以她之前說的話無法得以佐證。但是,四年來的爆料革命,每個戰友都知道了美國之音是拿美國納稅人的錢,聽中共的指揮,為中共發聲。美國之音再也不是文革期間,墻國那些自己裝配收音機,像聽神的聲音那樣去偷聽的人們所期盼的、所信賴的美國之音了。

什麽叫媒體?媒體(media)一詞來源於拉丁語“Medius”,音譯為媒介,意為兩者之間。也就是說,媒體是指傳播信息的媒介。媒體是做什麽的?這個問題請允許我去民主國家—日本的網站上查找答案:
首先,媒體具有“守望功能”,是對社會環境的現狀和變化進行信息預警;
其次,媒體具有“辯論功能”, 是對社會環境發表意見,形成輿論的作用;
最後,媒體具有“教師功能”,是將價值觀、社會規範和知識傳遞給下一代。

以上三項,都要求媒體人必須做到客觀、真實、公正。

而中共國網站上對媒體責任的描述卻是這樣的:
當今,媒體的政治責任是與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代表人民群眾的利益相一致的,其政治色彩(或稱之為政治功能)是不可抹去的自然色。因而,要講政治,學會政治家辦報,也就是對主流媒體從業人員的基本要求。

相比之下,一目了然。媒體一詞在中共國變了味兒了。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麽美國之音對郭文貴先生的重要采訪成了斷播門。

一晃,四年過去了,爆料革命有了自己的媒體平臺,GTV成了全世界唯一的可以直言真相的媒體平臺。它不僅第一個向世界報道了中共病毒的真相,還讓世界知道了中共不等於中國人。不僅是郭文貴先生,GTV上聚集了大批有良知、勇於直言中共惡行的人。於是,中共對GTV怕的要死,以各種手段頻繁攻擊GTV,甚至給GTV的投資人下絆子、迫害投資人。我們的GTV就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茁壯地、快速地成長起來了。我們要記住“4.19”這個日子,用智慧、用心去呵護這來之不易的發聲平臺,絕不允許爆料革命之聲被再度斷播。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煙火1095

0420C103c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