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4.29早間(路安墨談):怎麼看美媒曝馬雲案牽出習親信李強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熊嘟嘟、四十而立、Apple(文渺)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4/29/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怎麼看美媒曝馬雲案牽出習親信李強?澳情報警告12個月內澳可能遭受襲擊?印將和俄舉行2+2會談意味著什麼?

摘要

1. 印度莫迪和俄羅斯普京通話,討論合作對付新冠疫情,並商定“2+2”高層會談;說明俄羅斯並沒有完全支持中共

2. 澳洲情報部門總監國會質詢時發布警告,未來12個月內可能有恐怖襲擊;儘管澳洲媒體解讀威脅是來自宗教極端分子或極右翼分子,路德社分析卻指向中共國生物病毒襲擊

3.路德社分析華爾街日報報導的馬雲與習神心腹李強的關係,指出可能是江曾派離間習派,也可能是其他派別離間江曾與習,總之中共內鬥已經到血腥地步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4月29號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我們首先來看澳大利亞情報總監警告,在澳洲引起轟然巨大騷動,他說澳洲極有可能會在12月之內遭受恐怖襲擊。這個具體內容,我們來看看到底什麼樣的恐怖襲擊,到底他暗指哪種?應該是得到了情報。除此之外我們再看中共國內現在就是有一個消息說這個馬雲的事情牽出了這個李強,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是屬於習的人。這裡面有意思,這裡面這個中共的內鬥,這個馬雲的事情牽扯很多事情出來。這裡頭到底是玩無間道還是說是玩的真的這個各方面出手,到底是江派還是習派在這裡放假消息,還是互相挑撥離間?這裡頭有意思,我們待回來談談。

接下來我們讓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1:50)

路德好墨博士好戰友們好。第一條消息還是來自這個香港前沿,有一個條例入境條例再三修訂,說這個二讀三讀通過了。說這個什麼意思?就是說呢,入境條例修訂再三,賦權入境處長進入出境。就說有任何條件他都可以讓你不能出境,也就是說生殺予奪的入境權,說白了不是掌握在你的手裡,也不完全按照法律,是他們口含天憲,他們說了算。這個保安局說呢,只適用於來港航班,但是呢,真正在具體運作的時候能有什麼樣的那個境遇,我們真的不可以預料。因為畢竟你知道,香港兩年多以來已經幾乎變成了另外一個香港,是我們截然不同的,跟以前所謂的自由港一點也不一樣的這麼一個香港。當時唱票的時候呢,這個是43人出席,40票贊成兩人反對;點票結果;有兩次,還有一次是42個人出場,39個贊成,兩個人反對。這個具體有什麼其他的動靜?我們再繼續觀察。但是這個最起碼這一舉動呢,就是說呢,因為李家超他說了,有團體以不符事實的言論煽動人心如何如何,還批評了很多人在立法會那這個發言的時候呢,說他們煽動人心。重新預報旅客資料的這個系統呢,和這個入境處處長的這個新權利,並且呢,不會針對離港航班,只是對這個入港航班,不會對離港航班。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樣其他的貓膩,我們繼續關注。

第2條消息呢是來自這個,挺有意思的啊,這個感謝這位戰友給我發了有一個,這個說是4月29號下午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一個會議,其中談到了這麼一說,提醒大家對新冠疫情的防控,具有這個艱難性、複雜性、反复性、長期性。我發推的時候問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艱難性、反复性、複雜性、長期性?CCP是怎麼知道的?如果他真是來自自然的話,你見過哪一個自然的病毒是有這樣的艱難性、複雜性、長期性、反复性?第二呢,這文章很有意思啊,它說到什麼呢,無論這些這個病毒變異一直都在發生,只要流行不停,那麼病毒都在變異;無論怎樣變異,我們都能夠阻斷其傳播;只要我們能夠阻斷這種毒株的傳播流行,只要能夠阻止變異毒株的流行,就又可以防止新的變異毒株的發生。我們就直接再問一個非常合乎邏輯的問題:就是說無論怎麼變異,CCP都能阻斷其傳播。這又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是空泛的看它的文章,你就知道它其實已經在把答案寫在文章裡,因為真正可以從說,從側面印證,這個CCP這病毒就是人為造出來的,而不是自然的。好謝謝路德。

路德(00:04:35)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4:37)

大家好,這里分享一條,就是前一陣子這個中共的海軍,特別是遼寧號的這個艦隊出現了各種事情,然後實際是非常的丟人,國內一直不敢吭聲。但是大家知道,我們這個路德社推特上已經傳的很厲害了。好不容易過去了,現在這個離開了以後,中共的國防部又開始發話了,說要對美國提出嚴重交涉,要督促美方嚴格約束其一線部隊,也就是說白了前兩天讓他出手太害怕了,當時又不敢吭聲,現在又開始吭聲,現在國內新聞又開始知道叫什麼擋不住以前的新聞,又開始批說美國的艦艇影響了中國軍隊艦艇的這個航海安全,擅自插入到中國的艦隊。其實說白了中國的海軍沒有能力阻止美國艦艇的這個插入,但是中共總是有它的那種拙劣的說法。

還有一個就是中共國,就前一陣我們不是說中共國為了降低其未來這個食品短缺的這個憂慮,或者是掩蓋其食品短缺的現象,一直想推這個《反食品浪費法》,終於它的人大偽人大今天在周四已經通過了反浪費法,但是加了一條,說對明顯浪費行為予以高額罰款,連這種網絡吃播大胃王或可最高罰10萬人民幣。這就是非常奇怪了,這種網絡吃播大胃王你不可以認定人家是浪費還是真吃了,對吧,人家可能就是胃大,就是需要這個量。那人家吃不吃得飽?人家自己才能知道!你憑什麼認定人家是浪費還要罰款?那我請問,中共所有的高級的這個黨的官員的接待會的浪費誰來監督、誰來管、誰來罰款?對吧,說白了中共的這個反浪費法就是糧食不夠了,要讓老百姓勒頸褲腰帶。

還有一點,也就是說最近中共那個統計局一直,大家知道嗎,我們從去年又開始說中共的人口普查其實已經完成,一直不敢報數據,一直在修改,特別是這兩天外媒已經爆出,實際是中共的普查數據裡面中共的人口已經第1次出現了下降,立馬國家統計局今天就說了,我們會稍後公佈,基本肯定2020年我國的人口是保持增長的。真是此地無銀300兩!如果真的是如外媒所說人口降低,那麼大家想想去年整個的疫情都是死了多少人?這才是真相。好的路德。

路德(00:07:31)

這個,我們今日進入咱們的節目。澳洲的情報總監,澳洲情報總監,稍等,我把安紅給調出來;澳洲情報總監,今天安紅發出來的,澳洲情報局叫ASIO,美國叫CIA,澳洲叫ASIO,它的老闆伯吉斯公開警告說,警告澳洲的年輕人,特別容易被激進組織,為右翼的民族主義者。但這個里頭,他說在未來警告的實際上是這件事,但這個媒體故意這樣說,說在未來的12月,澳洲仍可能遭受恐怖襲擊,這是對該國面臨的安全威脅的直言不畏的評估;在議會對澳大利亞極端主義調查之前,伯吉斯先生髮出警告,該調查正在研究澳大利亞針對宗教動機和意識形態動機的極端主義的準備情況;他在聽證會上說,出於宗教動機的極端主義分子以及有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觀點驅動的極端分子構成了不斷演變的危險,意味著澳大利亞的恐怖主義威脅水平仍然很可能;他在聽證會上說我們預計未來12個月,該國將發生恐怖襲擊,可能來自兩種意識形態;對我來說這並不重要,因為他們都有能力進行暴力,這就是我們關注的重點。

這裡頭很多人說這個到底和中共國有沒有關係。首先,他是在一個聽證會上說的話。這個聽證會上。我們到底怎麼看他所說的?聽證會上,他表達的意思很明顯:第一,當然了,這個一般做各種情報的,無論如何在什麼情況下,這句話放之四海皆準;就是這樣,任何一個人12月之內都有可能死亡,你要小心。這句話沒錯,都有可能,是不是?這裡頭他說,因為有這可能;就跟警察一樣,你要小心,你這裡隨時都可能有小偷到你家來,所以我們警察很重要。是不是?傳遞了一個這種信息。這個媒體是這樣的,這個ABC或者是SBS這個寫出來以後,給我們的感覺是這樣的感覺。但是他真正傳遞的是什麼信息?首先我想說,剛才我說的這個觀點是什麼呢?就看完這個媒體以後,媒體的表述得出的這個結論。

但是如果你親自參加這樣的聽證會,我相信,作為一個總幹事、情報總監,他不可能說話跟那個算命先生一樣,是不是?我這說完了放之四海皆準:這個澳洲隨時都會那個。這句話沒錯,永遠不會錯。為啥?恐怖襲擊的評估的標準大小不一樣,是不是?但這裡頭我們要看到什麼呢?他說可能來自兩種意識形態。他說一種是出於宗教動機的極端主義以及有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觀點驅動的極端分子。兩種意識形態,一個就是之前的叫做宗教恐怖分子極端主義,另外一種就是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驅動的。對這兩種意識形態,我覺得是我們應該關注的。因為你要知道,在聽證會上,就是做到情報總監這個位置,他不可能一句話,“你們要小心,12月都有”,那聽證會的參議員不可能就可以放過去。因為他們都已經聽了幾十年了,他們作為參議員都知道該問什麼話,不可能一句話(就可以讓參議員信服),所以你們的情報費用一分錢都不能減。那不可能的!就說這種邏輯是站不住的,就是你這樣說,12月之內會怎麼樣,一定是你必須得有確鑿的東西出來,至少你是要原始的一些情報做基礎的,所以它的確鑿的其實就兩個方向,一個就是出於宗教動機的極端分子,以及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觀點驅動的極端分子。兩大極端分子,對吧?這兩大極端分子,他說是被叫做實施者,是不是?宗教動機的極端分子說的不就是這個中東的這些恐怖組織嗎?這個像阿富汗,是不是?這種可能性大不大?咱們說,可能性肯定有。第2個說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觀點驅動的,這個媒體這裡解讀說是右翼,極右翼,就是像納粹那樣的,就是有點像,說班農就是極右翼,就往這裡頭去靠。因為這是媒體解讀的,原文這個總監他並沒說:這叫做什麼這個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觀點驅動的,其中極端分子就是極右翼。他沒這樣說,是不是?安紅,你知道德國還有光頭黨,澳洲好像沒有這種。是不是?沒有那種納粹黨。(安紅:也可能有,我們不知道;沒見過,不能說有沒有),所以說這裡頭,你看它這裡頭伯吉斯表示,這既反映了國際趨勢,也反映安全機構決定將更多資源用於威脅的決定。他不能說對這種極端主義調查已在澳洲各地進行,稱其中包括地區和農 村地區在內其他形式的極端主義分佈更為廣泛。他補充說,但是將這種威脅置於背景知識(原文意思是框架內)很重要。國家社會主義者,不是伊斯蘭,不是哈里發,你看他說國家社會主義者,不是伊斯蘭國,不是哈里發。這聲明是對一月份事件的參考,那年一群人向納粹致敬並大喊白人力量,在維多利亞的格蘭坪國家公園。這個就是剛才說的,可能類似於這種光頭黨,是不是?安紅,你怎麼看這個伯吉斯?

安紅(00:14:40)

首先呢,因為他以這種形式召告民眾,就說明事態已經是到了一個很嚴重的程度,那麼嚴重到什麼情況下?大家想一想,澳洲本身是74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2550萬人,這個6個大州的那個首府呢,比較適合人類居住;很多的那個中間的沙漠地帶幾乎都沒有什麼人住;那本身又分成這個北領地和堪培拉特區等等特區。所以真正能以這種方式上向全民發出警告,足見事態其實是非常之嚴重。

第二,正好跟剛才路德先生這個分析不謀而合,就是一定是有確鑿的證據,否則不會以這種形式向全國人民發出這麼一個警告。那麼發出警告的啟示或者目的意義在於什麼呢?就是一定要提醒大家。之前也發過,你像我們所在的地方,其實經常練做一些這個購物中心的這個警報性影響訓練,然後或者說這個試驗,然後告訴你警報器響了只是常規試驗。那麼有什麼事情應該是如何如何應對。當然了,在這種國家生活慣了,你任何一個地方,它都有疏散口,有這個通風渠道,有這個緊急撤離的這個地方,所有的這種演習,無論是大公司也好,還是小型的這個門店也好,都有安全撤出的這個後門,都有常規的這種訓練。平時可以說在這20多年了,這種生活裡可能很少,但是我在City上班的時候,曾經碰上過若干次,整個大樓的人,整個那一片街道的人,所有的白領在那個瞬間全都是魚貫而出,馬上都撤離出來,因為發現了什麼情景,比如說火警或者什麼。那麼能夠提示出就是恐怖襲擊的話,足見這背後的證據有多麼的有力和充足,否則不可能以這種方式向大家宣布。

第三,就是說澳洲這個國家相對來說呢,我們大家都知道,從2018年堅決反對中共國的5G,也從他曾經的這個難民政策上,堅決的拒絕超標的或者說太多的難民之間這個投海,一船又一船的人來。還有就是他也曾經這個配合著美國在這個反恐這個事件上,在東中地區它也派過兵,所以到底是哪一類的這個兩類不同的陣營或者是兩類不同的思維方式的這種體系,到底他指的是誰,一定不會在新聞裡跟我們123逐一跟我們說清楚;但是在聽證會上,他一定會給一些資料或者給一些資訊,只不過這些資料跟資訊未必適合放在公共場所。而且我個人也認為一定現場有人提問說能不能問什麼,他也可能就說了那個事關這個國家重要情報,對不起,無可奉告,或者說事關保密,無可奉告。他一定是有這樣的運作,否則不會有這麼一篇重磅的這種新聞出來。同時呢,整個這麼打包說一句話,這是一個非常鮮明的警示,也就是說在澳洲的疫情就算是基本上控制住,因為邊境還沒有完全開放,那麼本身在這個雪上又加了一層霜,就是未來的12月之內,澳洲可能會遭受恐襲,所以,我想澳洲人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一定會有一定的發酵。好,謝謝路德。

路德(00:17:49)

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17:51)

首先我覺得情報總監出來說話其實就有兩個意思。首先就是說他是以情報背景出來,但是他不表示對政府的或者行政,他只是告訴一個信息,因為他是情報出身。大家知道作為這個情報,他一定是參加過五眼聯盟,所以說他得到的情報不光是澳洲情報,肯定是整個五眼聯盟所有的情況他都有,但是作為情報這個的負責人,那他肯定是可以說的情報和不可以說的情報都有,但現在他說的是可以說的,那明顯是不可以說的是更加重要的,那這裡面就有很多問題。他站起來說說明這個事情絕對是澳大利亞將面對的一個問題,但是我現在比較奇怪,以澳大利亞包括現在全球疫情,在當下里面他談到了這個右翼和伊斯蘭恐怖主義其實並不是很迫切和主要,但是只有美國現在遇到這種問題,其他國家全部在閉關,在收縮,基本上這種情況可能發生的機率其實反倒不如平常,因為大家知道澳大利亞現在也會限制這個進出口,這個人員的流動。其他國家也在限制,那這種時候你反倒會有恐怖襲擊的加劇,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這種恐怖襲擊應該跟以前所謂的這種恐怖襲擊有不同的東西,能在這種大家都在互相封禁的情況下出現恐怖主義的襲擊,我覺得他這個意味背後的這個警示很嚴謹。而且他說這個12個月,如果是伊斯蘭的這種恐怖襲擊,我覺得很難定義多少長時間,對吧?你有可能在伊斯蘭,只要這個組織在,你可能未來多少年都會有這個襲擊,為什麼說未來一年,他的情報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會說到未來一年會有極大,那未來一年是全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來自哪裡?因為只有主要的矛盾才會挑起主要的這種衝突,對吧,這很明顯。所以說我覺得這個背後可能說的意義有可能是大於表面字面的意義。好路德。

路德(00:20:05)

首先,咱們現在不說具體是什麼事情,咱也不知道,但是根據現在國際的形勢,國際各種形勢來看,我們來分析形勢。現在恐怖主義,就是極端的那種搞爆炸自殺性襲擊,你說有沒有?有,但是你要知道這種,就現在就是它的危害和這個印度一天死五十萬人來比,噢,一天感染50萬人,五個人綁在一起燒,那真的是小巫見大巫,那種感覺,安紅,你說是不是?印度反中共,你看就這下場,一天50萬,10天就500萬,100天就5000萬,並且它速度還越來越快,收不住口。現在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反共的,滅共的都在想會不會成為第二個。澳洲首當其衝,美日印澳,亞約,除了美國之外,三個國家都在亞洲,站出來要反共,要堅決和美國站在一起。唉,這印度首當其衝,一天50萬,太恐怖了,大家想想。這個之前布林肯專門說了生物恐怖。他說生物威脅,生物威脅我們已經解讀了,對於情報系統所有的官方,生物威脅的定義就是生物恐怖主義。這個我們啥都不說,大家可以感受到這個里頭。第二,我告訴大家,就是你去身上綁個炸彈或者綁個啥東西,這些東西你能提前12個月知道嗎?不可能,是不是?你能提前兩三天知道就不錯了。因為這個東西它屬於很難,就跟那個,它是一個隨機的,因為這個太分散了,這是第2點。第三點,就算這些伊斯蘭的,就是極端主義,他要搞也是對著美國,對歐洲去了,澳洲真沒必要,我跟你說。第一澳洲人也不多,人少,搞出來這個影響力還不如那些地方大。像倫敦多少人?美國你給說搞一下,那不得了。就是他們這些澳洲不多嘛,你看,很少嘛,你像倫敦一個地鐵一個,美國一個911,包括波士頓那種,這種影響力很大,這就是對恐怖主義,極端恐怖主義,就他選地方,就相當於你不可能選個農村去搞一下,搞一下有啥意義,你自淫嘛,自嗨嘛,他一定去想辦法搞的那個人多,又是地鐵,然後並且容易混進去這種地方。澳洲人少,他就好管,就是這個情報,他就容易獲得情報,容易分析,容易判斷。你整個2000萬人口,這麼大片,你整個悉尼,就幾個城市加起來,容易分析,容易判斷,總共就加起來三四個大城市嘛,農村你基本上都不用去操心,恐怖分子也不可 能對著這整個農村才幾千個人搞一下。影響力它也不會很大,一定是重點的那幾個點。但是你像對美國,你就可以防不勝防,紐約,波士頓,舊金山,洛杉磯,費城,芝加哥,就你這裡防了,防不了那裡,所以他容易佈局容易做。倫敦也是,就英國也是一樣,人多吧,就一個小島6000萬人,比你澳洲多這麼多。因為這個對情報系統來說,他是一個人多就是海量的情報,海量的情報分析起來就很困難,你的反制就很難,反制,你得去監控,去獲得信息來分析就很難很難,澳洲的話。所以大家想想,因為人少嘛。

所以你看他這個里頭,印度現在50萬一天,並且他現在這個死亡率突然遞增,很恐怖,它是3合1的,三種病毒變異以後合一,3合1功能的,這都出來了,是不是?布林肯又說防著下一次的美國,現在又想防止下一次的生物危險,是不是?所以這裡面,我是很驚訝,很震驚啊,因為他說他在這裡頭專門說出來,並且媒體專門把它報出來。你想想過去多少年,幾十年,哪怕基地組織,哪怕後面ISIS,澳洲這個我相信他們的總幹事也不會做這樣的警告。那個基地組織那比現在猛多了,那個年代,911年代,還包括這個ISIS,到處炸,他也沒提前說,敢說這12個月。所以這裡頭,包含的信息量很大。我覺得它裡頭很多事沒有說,這些沒有說的話裡面其實透露了更多的這種信息,因為印度你看看出這個事,現在澳洲會很緊張,所以你看今天突然說這個,而不是前一段時間。如果是在印度之前,一天感染50萬人之前說這個,那可能咱不會有這個聯想,但是你在印度一天50萬之後,並且你現在又是美日英澳亞約,是吧?日本他不好打,為什麼?日本,第一衛生條件,日本的它的整個的情報系統可以說做得亞洲的鼻祖,水平很高。所以在這裡頭,大家想想,這是我的看法。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26:54)

我也補充一下。第一,中共也在這個對日很強硬。因為指責或者指斥日本這次說他立場站歪了,竟然跑到美國那邊去了。他也發了一些文章和這種標題這種描述,我們就知道了中共其實很不高興,因為當日本明確的表示站在了正義一邊,與美國站在一起。

第二就是說的這個,有另外一條消息來佐證一下我們這個分析,當然我們只是分析,就是說也是同樣這個SBS或者是ABC都報了,就是說澳洲政府表示要求所有澳洲公民在中國有接種過中國疫苗的,返回澳洲後仍需接受隔離,有這麼一條新消息。也是在這個印度一天這個50萬20萬30萬30萬50萬這個之後,突然又發出這麼條消息。那這條消息本身,我們可以理解,就哪怕你拿著這個證明,我已經打過疫苗了,我檢查之後我打過了,但是真得對不起,您只要到澳洲來,還得在這個地方完成至少14天的隔離期。也就是說,這個潛台詞,大家一聽,一看,一讀,就明白那到底是什麼意思,換言之,你打過了疫苗也不行,我們這邊的一個新法律,這個條款是一個新定的,每個人只要是從海外回,尤其是你這個在中國接種過的,你必須遵守這條條例,所以這麼一條這麼一來呢,我們其實多多少少又要想呀,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不對?每個人只要正常腦子有正常的思維邏輯和這個分析推理判斷,你就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第二呢就是說呢,中國的這個我忘了是環球時報還是什麼人民網又在這個挑剔,就是又在嘲弄啊,你看印度都成這個德性了,你們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幹什麼去了?有這麼一篇文章的標題寫得挺有意思的。那中共你聽它這句話就感覺好像是它勝券在握,好像是它已經洋洋得意:這個印度成了這樣了,你看看你們所謂的這個澳日印美,你們幹什麼去了?美國可能這時候顧不上你們,那你們這個日本、澳大利亞,兩個怎麼也不來幫一幫印度,這裡面的潛台詞太豐富了,像一串省略號省略大家自己去猜。那麼從這兩點我們其實就能看出來,到底今天這個信息,它是針對著什麼樣的一種態勢,是針對的什麼樣的一種人或者是什麼樣的一種背景,大家自己去用自己的頭腦做出正確的判斷。好,謝謝路德。

路德(00:29:27)

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29:28)

是的,首先我們再深入想想,就是說右翼,大家知道右翼實際上是在整個西方國家存在了幾十年了,近百年了,一直有右翼的,對吧,哪個國家,白人國家西方歐洲美洲全部是有右翼的,右翼從來沒有消失過,右翼的極端分子也從來沒有消失過,包括德國經歷過納粹以後,德國現在仍然有右翼極端分子,對吧,沒有死絕。伊斯蘭極端分子更不會少,對吧,只要有伊斯蘭只要有,就會有這個東西。所以說你根本就防不勝防,你只能說每年保證情報組織和分析,你不可能說就12個月,他一定會發動,這個除非是什麼澳大利亞主動對這些右翼的和伊斯蘭的國家進行了直接的什麼攻擊啊,或者他們會直接報復,就像美國一樣。直接知道有誰對他們有攻擊,但是澳大利亞明顯沒有。對吧,這裡面如果就像路德先生說的,如果是右翼,如果是伊斯蘭,現在最先攻擊的一定是美國,美國又是大,影響力又大,又可以政治談判,澳大利亞實際真的不值得,而且像這個右翼。“911”才死了2000多人,但是整個恐怖分子籌劃了多久才造了這麼一個,但是這個情況下而且他這個說的說,去年有兩個意大利人被殺,實際上兩個意大利人被殺,比起任何的這種,說句話病毒引起的這種死亡案例,簡直說是太小了。如果說難聽一點,如果我是記者問,你兩個意大利人和澳大利亞人被殺,你的情報總監叫通告全國,那你這個病毒來的話,你是不是要全國禁閉啊?全國禁封,對吧,你明顯兩個是不同級別的,那麼現在這個說出來這個話,其實就是像什麼給全澳大利亞人打個警惕針,未來有恐怖事件。恐怖事件之一可能來自右翼和極端團體,他沒有說沒有其他恐怖主義,對吧?他從來沒有說,除了這兩個,其他恐怖主義,我們不防備,那很可能就是說是只要是恐怖主義,甚至恐怖襲擊,都是情報機關主動防禦的。好的。

路德(00:31:33)

你看莫迪,這個地緣政治,我們再結合莫迪連發三推談及與俄羅斯普京的談話,裡面說:“感謝普京。我們正在討論,我們討論了關於新冠COVID-19的形勢”,他說:“我非常感謝普京俄羅斯的幫助。在支持這個印度現在抗擊這個疫情”,連發三推,“我們也進一步的為推動相互之間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普京和我也同意舉行兩國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2+2部長級對話”。最後他說“我們還回顧了在不同領域的雙邊合作,特別是在太空探索和包括新經濟在內的可再生能源領域;我們在俄羅斯的’衛星V’這個疫苗方面的合作,將有助於人類抗擊疫情”。

看見沒有?這裡面地緣政治,按照中共之前什麼遠交近攻這個概念,印度現在是絕對,莫迪是絕對100%反共的,是絕對站在美國這一邊的。但是印度的歷史,你記得我們之前說過為什麼?他們買的武器全部都是俄羅斯的,俄製的,航母也都是前蘇聯給他們的,就賣給他們的,這就是之前美國為了支持中共國,所有的對印度在軍事方面是有限制的,然後呢,但是呢,讓印度和俄羅斯建立這個關係和前蘇聯。所以這個地緣政治這塊,這就是很複雜。印度和前蘇聯俄羅斯,現在2+2,中共害怕了,絕對怕死。這裡頭因為這個按照中共現在這個思維邏輯,它最害怕的就是你的鄰居之間互相關係好;它就希望你鄰居之間互相打,特別是中間隔著的一個鄰居,左右包夾的鄰居關係好,那它更害怕。明白嗎?

所以你看,它要挑撥日本和韓國,挑撥日本和俄羅斯北方四島,挑撥韓國和北朝鮮,挑撥韓國和這個俄羅斯。對不對?但是永遠沒變的,印度和不管是前蘇聯還是俄羅斯的關係,依然這麼好,更重要的,談論的是關於現在這個COVID-19的形勢,要站在一起。再結合昨天俄羅斯的杜馬主席說“這個病毒就是來自於美國支持的武漢實驗室”。這句話,話裡有話,一听就知道是啥意思,依然來自於武漢實驗室,但是你美國資金支持的。就美國資金全世界無處不在。哪裡沒有美元?你這句話說白了就跟這個你呼吸的空氣,是不是?就是這個概念,感覺就是跟呼吸的空氣一樣,大家都在呼吸,美元無處不在,他這句話沒有矛盾錯誤,沒有邏輯上的錯誤,但是實際上暗指就是武漢試驗室,來自武漢實驗室。

俄羅斯已經搞明白了,俄羅斯的水平。大家知道,這個中共搞這個生物武器是所有的鼻祖,昨天我們做節目說的,都是來自於前蘇聯的那些發不起工資的,他們一個個收回去了。很早以前九幾年,有的叛逃到美國,到美國呢就上紐約時報,但有些要回到中共國,但這些人前期參與策劃,這些人能沒有情報給俄羅斯嗎?大家想想,俄羅斯能不知道嗎?因為中共的所有的軍事的體係就是按照前蘇聯的體係來搭建的,整個管理都是按前蘇聯體繫管理的,前蘇聯雖然垮台了,但是它最核心的,你像俄羅斯就接管了前蘇聯最重要的克格勃,因為普金就是克格勃出來的;烏克蘭就接管了前蘇聯的軍工產業。中共從烏克蘭把這些人搞過來,從俄羅斯把這些科學家搞過來,信息情報俄羅斯他會沒有?肯定有。我告訴大家,是不是?有的住在三亞,所以我也很奇怪當時去三亞,為什麼三亞這麼多俄羅斯人在那裡?很多很多,都是中共把他買過去,各個行業。文貴先生以前說了嗎?有的是飛行員,有的是工程師,在生物行業照樣一樣很多。但這些東西會到哪裡去,你覺得這些。你要知道,俄羅斯人由於民族之間的原因,它不可能會跟中共真正的站在一起,都不可能。知道吧?

所以這裡頭這個印度和俄羅斯的這個2+2高級別的國防對話,實際上,不就是說白了,就相當於美國和俄羅斯建立的這個2+2國外長和防長的對話,因為印度現在加入到了亞約,美日印澳4個國家是簽約的就相當於亞約,並且印度的軍隊體係是完全和美國是結合在一起的,和北約是一起的,因為他們已經參加了幾次北約的聯合軍演,包括法國。能讓你參加美國的系統,說白了就已經經過了考驗;就相當於日本70年,知道你就不會亂來了,是遵守契約的,所以才讓你日本參與進來,美國才會把相應的接口給你,相應的美國的打法、美國所有的信息給你公開。你想,印度一定在這個情況下他的所有的情報系統,包括在軍事的軍情系統,都是要跟美國這邊就是五眼聯盟需要對接的,你的所有都要公開的都要對接。所有的就你印度的所有的情報系統都是要跟那邊完全零對接,就是美國是第一時間可以看到你印度的所有的情報信息,如果你在這兩面三刀,那美國肯定分分鐘…再說印度也不可能,因為印度畢竟是英聯邦國家。知道吧?畢竟這個幾百年英國的這種體制的灌輸,他的思維他已經基本上和這個英聯邦國家是接壤的。更重要的一點,他現在是50萬一天、50萬一天的感染,這個是擋不住的,所以你看他要和俄羅斯普京對話,關鍵就是因為新冠疫情。中共看了這條絕對嚇死了。安紅。

安紅(00:39:33)

这个刚才已经分析了,三种毒株一起变异,然后这个死亡率是陡然上升,它有一个就像类似那种突然一个变加速的这么一个曲线一样,不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和缓的。那么为什么?因为大家可能有很多战友和那个朋友在下面留言哈说印度不是有很多羥氯喹吗?大家不是一直在吃来防护吗?保命吗?那为什么还会这样的话,自己开脑洞去想一下你说他为什么对不对?因为他一贯立场很坚定,同时呢,莫迪再三强调表示的同时还有这个亚约这么一个美日印澳小圈子,那中共自然是怀恨在心的,没有什么再可以这个更合理的原因了。那现在呢?这种疫情中共,昨天节目也谈到了哈,并没有说去帮助他,反而是把那个急需物资还都给停掉了,这个航线也就先暂时关了多少天也不再飞了。所以你看它这种举措,你就知道它是一个什么样的邪恶政府。那好,这么多人肯定日美澳不会袖手旁观,肯定是在夜以继日的商量对策商量应对,而且一定会有一个一个详细的计划。只是说事发的非常突然,所以才导致澳洲直接用公告的方式向全体国民直接说出来。那么这种前提下,我们就其实已经能猜到,或者说能考量到整个这个情节和这个情势有多么的紧急和危险。那日本何尝不会是很审慎的,包括美国,所以一定是有应对的方式,一定正在做。

第二点就是说,这个倒推一下。印度是这种状态:他跟俄罗斯联手,那么澳大利亚一定也一直秉持着澳大利亚一贯强硬的,哪怕你中共国在税收上啊,在一系列的事情上都是对澳洲进行制裁的话,但澳洲已经也真的不指望跟你中共国有什么合作,一定是反到底的。那么这种前提下我们也可以想象一下,暂时的这个重挫,这个被死亡啊,被感染啊,被投毒啊,等等这些,可能都很那个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有点承受不了,但是马上就会投入到状态,或者说投入到战斗中去。这个中共的这种邪行只能让越来越多的人更加坚定的灭共的决心。谢谢路德。

路德(00:41:51)

墨博士怎么看?

墨博士(00:42:00)

我同意安紅女士說的,就是說澳大利亞因為看到那個特別是印度,大家知道印度的疫情爆發是非常的迅速,就是短短幾天內就達到了這個非常高的高峰。這個實際上我相信不光是澳大利亞,全世界只要有情報,對疫情有一定情報的國家都在擔心一件事情,印度的事情會不會發生在自己國家的身上?所以澳大利亞的這個情報人員說的意思,還有意思就是說一旦出現這種苗頭,澳大利亞可以緊急採用某種措施,這種措施可能就是什麼現在打好預防針,我們用一種反恐的方式對國家全面封閉來抵抗這個東西,這可能是澳大利亞應對這種疾病的一個措施之一。

那麼現在就回到這個莫迪這裡,莫迪現在最焦頭爛額的事情就是疫情的爆發和無法控制,那他如果這個時候能跟普京通話,他絕對是有所求或者有所談,而且必定是疫情和病毒。那麼他談完以後能高興的發這三個推,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這個俄羅斯的回复,讓他比較安心和確定了,也就是說這個俄羅斯並沒有站在中共投毒放這一邊,所以說印度最害怕什麼,一方面中共投毒,另一方面俄羅斯還對他施壓,甚至幫助中共。他肯定害怕這個,但是看來談完以後不是這麼回事,俄羅斯的態度居然是站在他們這一方,至少是什麼,讓印度放心,俄羅斯是幫他們不是害他們。這一點的話,我覺得這個俄羅斯的這個叫做態度就非常的微妙。

還有一點就是說,現在的這個問題。俄羅斯說出這個話,俄羅斯從來沒有跟中共站到一條線,這一點我覺得俄羅斯屬於在整個這個戰爭和歷史生涯裡面屬於最牆頭草的一個。不要說是因為中共老宣傳俄羅斯,就像那個前兩天大家去看一下二戰,其實二戰的發起國是兩個國家,德國跟俄羅斯,俄羅斯,前蘇聯最早的時候,整個世界裡面最壞的兩個傢伙,其實是德國跟蘇聯,他們的目標是瓜分世界,只是1941年德國看不過眼了,想把蘇聯幹掉跟蘇聯開戰,蘇聯迫不得已,它其實從一個隱形軸心國變成同盟國的。懂了吧,也就是說即使現在俄羅斯跟中共國站在一起,我也不擔心,因為我知道到一定階段俄羅斯絕對會在後面捅刀,最狠的給中共背後最致命一刀的反倒是俄羅斯。這一點上我覺得俄羅斯跟中共越勾兌,中共死的會越慘。好的路德。

路德(00:45:00)

對,說得太對了。當時二戰的時候,德國跟俄羅斯簽訂了,就是跟前蘇聯,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跟日本也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這個相當於啥?就相當於半個協約國,那邊又跟美國搞在一起,讓美國資助,所以現在中共肯定解讀這個,一定說你看印度找俄羅斯,要來找咱的朋友普京了,是不是?意思就是說印度跟美國玩不下去了,要站在這個中俄這個邪惡軸心國里去了,是不是?很開心,中共一定會這樣意淫的。但是我們未來看,這個莫迪他跟普京談的一定不是說怎麼對著美國去,你對著美國有啥呀?有啥東西你能拿得到?你能收穫啥?啥都收穫不了。我告你,這就是美國的偉大,美國的偉大,藏富於民,每個老百姓都很強大,你就算把美國,就像這希特勒就算對美國怎麼的,如果當時,那你也沒法把所有的每個老百姓身上的錢掏出來了吧。因為當年希特勒至少他本國的國民日耳曼人,他沒有把他的錢全部撈出來,就算他對猶太人,猶太人的錢他們是沒搞走,安紅,因為猶太人他的藏錢體系,你就把他肉體消滅,你都找不到他的錢。當時幾百萬人被那個,這個最終就是那些猶太人他們所有的財產實際上他們是沒有奪走的,只是把這什麼石油、這一些房產給拿走了,什麼礦產,但是真正藏錢的體系他們找不到。所以那對滅共他們很清楚,就那幾個家族滅了不就得了嗎?這幾個家族太爽了,都不需要,所以中共最傻的,就是最傻的就是把錢全部搜刮了,藏到你自己幾戶這個家族裡頭。

那我們現在說到中共,這裡頭有一則消息說北京調查馬雲,牽出李強,號稱是總理候選人。說牽出李強是上海市委書記,然後是習的親信,之前浙江省的。然後這個消息是華爾街日報放出來的。華爾街日報既放出之前對著江派的這種消息,打江的,又放出打習的消息,說習怎麼怎麼。所以華爾街日報可以看到成為了什麼呢?成為了中共內鬥放消息的一個渠道,就是華爾街日報放料,他們也針對過放江家的料,也針對習表弟的料。習表弟就在澳洲嘛,對吧,之前,所以說突然放出這裡都牽扯了李強,牽扯李強什麼意思呢?李強作為上海市委書記,巴結馬雲,說我們上海堅決支持你,因為上海證監會,上海幾個交易所都在,上交所,說我堅決支持馬雲怎麼怎麼的,在上海證交所科創板上市,然後還簽署了一個戰略合作協議,馬雲也承諾全力支持李強,李強全力支持馬雲。所以這個消息放出來,你看,習派的人一聽,啥概念?你這李強表面一套背後一套,你這跟著我習,我讓你做上海市委書記,目的是幫我把上海的資源控制住了,江家的資源控制了,然後最後成為一個政治籌碼,然後你不但那個,你這是兩面三刀,這不就兩面人嗎?去巴結馬雲。由於這是華爾街日報放出來的,巴結馬雲,然後馬雲背後那肯定是江家嘛,你這習派的人看到,就習至少自己都覺得,如果他知道這事那就無所謂,他如果不知道的話,這就是挑撥離間,那習肯定對李強不信任,這覺得這個李強表面一套背後一套,因為李強都已經據說習要把他定為什麼總理人選。現在李強、陳敏爾這些都有可能是下一屆的常委之一。說到這個時候你看就黑屏了。咱這裡網絡很好,你看你看,咱們又說到他們點子上了。那對將來說這個事情很明顯,其實就是打的習這裡頭,挑撥離間。我先說到這,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50:42)

嗯,這戲越來越色彩紛呈哈,明明是江的一派,恰恰他還跟這個習的派有瓜葛,那習這一派還要表示對江那一派有扶持。兩個人無論是在政界還是商界都要互相相得益障。那你想習怎麼可能不知道。他那個心性,他那個看上去可能是憨憨傻傻,實際上可能是左右都在這個到處,就像以前的東西廠似的這個設耳目,他完全有可能知道的,別的事情把那個民生民情他為那個操心,但這件事情只要影響到他自己的話,他真的可能還是要看的。有這麼一場熱鬧的戲,還有呢,這個名字正好就差一個字,都已經安排好了,來替代李克強的恰恰就是他自己的親信,要知道我們之前節目曾經分析過,他這個曾經在過的河北正定,他曾經去過的浙江,他曾經呆過的這個福建,他曾經走過和戰鬥過的地方,他都是有他自己的意圖和意願去培養他的人脈,希望能夠把這條路走的順暢一點。那麼他的人竟然如此大膽的,竟然跟他的這個可以說直接挑明的對手直接去這麼搭了這麼一膀子,那麼可想而知他心裡怎麼想。能被這個媒體曝光出來,能直接讓大家看到的話,說明這個內鬥已經真的是白熱化階段了,那就看這個鹿死誰手,看這個群龍薈萃,或者說互相紛爭的時候,到底最後花落誰家。花落誰家都不影響我們徹底滅共,因為他們真正在這展演的就是共產黨CCP之類的多麼的醜,而我們想做的事情,無論是誰,我們不要換湯不換藥,我們連鍋端。好,謝謝路德。

路德(00:52:20)

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52:31)

我可能看法有點不一樣,因為我腦洞開一下。首先這個事情報出來是華爾街日報。我相信在華爾街日報的話,江和王的實力應該是遠大於習的,所以說這個華爾街日報能報出來,可能我覺得幕後推手更可能是江派。而且這個習的風格,我覺得這個李強如果出事的話,這個風格不像是習,習的風格是少說下狠手先,然後再說,但是你發現了嗎?李強這個事情沒有任何的官方通告,也沒有什麼檢查雙規這些東西,只是說牽扯,就是說這個牽扯就很有意思,牽扯有可能不是,有可能是是。我覺得這個是江派在跟習裡面下一天眼藥水。這個李強也是很關鍵,有可能是絕對是習的人,江派拿他給這個習上眼藥水,就是你手下的人,我們也有辦法搞得定,這個人我可以拿馬雲把你拉出來。那麼還有一種就是說這李強真的是江派運作下已經從習過度到江派,成為江家的代理人,讓給習一個下馬威,我覺得這都是有可能。但是總體來說,我覺得這個事件應該是江派和其他派系通過馬雲和螞蟻集團遭到速查,反手給習的一個回招,甚至就是有可能向習開始有點表態:我們會還手的。好的,路德。

路德(00:54:10)

這裡頭,所以大家一想就是江派的花招。說不定還有另外一派,讓他們倆火拼呢?就是兩派火拼,是不是?所以這裡頭可以可見,就是不管是哪派,就是裡面一定有人在挑這個事兒,挑李強這個事。這個馬雲和李強之間有沒有別的關係?肯定有,其實在警告李強,李強,一定是,就是李強你說他有沒有兩面三刀?他肯定100%,他想著這就是什麼呢?就是馬雲可以說是一個什麼呢,就相當於就是江派用馬雲去做什麼事,就是就像之前的王健林一樣,王健林現在是廢掉了,之前王健林他是後面的一股力量,讓他去到各個省市,去攻城拔寨的。你要政績,那行,我萬達,我大連萬達到你這兒來,馬上你的房地產就狂升,房地產一升,你當官的不就有錢了嘛,賣地都可以賺的,錢多了,你就可以…我再給你介紹渠道,你送誰誰誰,你就可以爬得更快。這是一個套路,習上台要把這一點,他手上沒控制,所以這種玩法玩不下去了,這就是大連萬達為什麼越搞越不行,之前為什麼越搞越行?因為那個套路很爽,就是你要出政績搞房地產, 地賣得高,房價高,政績有了。我們之前說了嘛,一般的市委書記一到一個地方,先乾啥?搞規劃,規劃局的先總規,把總體規劃乾一下,說我們要打造成什麼什麼什麼城市,什麼什麼什麼城市,歷史名稱什麼什麼,然後把這做個論證,專家一論證完,論證以後開始搞了,總規完以後,具體找幾個專家一審核,太棒了,然後再找美國來給你畫幾個圖,美國知名的規劃院,這種規劃設計公司做出來,就開始拆遷了,明白嗎?所有的細節的具體規劃就是市委書記說了算,這裡農業、工業用地,變成商業用地,翻多少倍,至少10倍20倍,農業用地,因為我們要搞總規,所以總規一變,你農村那就變成了商業用地,這中間地的倒賣賺多少錢?但是你所有的規劃,你得要有人有商業進來,萬達就是最大的,萬達集商場,集什麼?比如說酒店,一進來它就可以把你這個搞旺,搞旺了房地產,它才起來。所以萬達是某個背後的力量給他攻城拔寨搞定這些人的最重要的一個前台的馬前卒。

馬雲現在就這樣,馬雲什麼,很多人說?第一,他的阿里巴巴,什麼淘寶天貓。首先,你知道馬雲走到那里至少第一點,他先開物流中心。我在你這個省要開物流中心了,物流中心一開,周邊的房地產價格肯定漲嘛,就不玩大連萬達那一套了,大連萬達那一套被習後來說成是大泡沫,所以覺得你這完全是吹泡泡。然後後來他們換了一個打法,打法就是你看我們搞實體經濟,物流,這就是為什麼說後來什麼順風這些都那個,它都是攻城拔寨,就背後的政治力量通過馬雲去這個省,你要出政績那行,跟著我馬雲走,馬雲後面是誰?曾家、江家,你的所有的在這個過程中的所有的黑材料全在我手上,那你要搞這個,你的親戚朋友肯定要撈錢的,你不撈錢你怎麼往上爬?這就是一個套路,所以馬雲肯定他的整個體係就全部介入,所以整個各個地方攻城拔寨,所以馬雲到了上海李強這裡,他就給李強一個最大的一個蛋糕,螞蟻金服到你這來上市。他兩個地方同時上市,一個是香港,一個是上海。哎,你看,為了拍習的馬屁,還專門選的是上海新搞的叫科創板。這個科創是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期間推出的,拍他馬屁,上交所的科創板。它實際上,螞蟻集團是中共的一個換外匯,騙外彙的一個…其實只要在港交所上市就行了,但是故意讓馬雲把這麼一大蛋糕給李強,你看,這說白了這就是誘惑嘛。李強你看,這只要螞蟻到我這上市,你想我的GDP得增加多少,這背後的所有的這個金融板塊和證券得有多少錢賺!

上海怎麼賺錢,他賺什麼?他賺的叫金融證券,賺的比房地產多多了,房地產那才賺幾個錢,上海證監會所有那些人賺的都翻多少倍。至於說我到你上交所上市,由李強你控制,那這就是送一個巨大的蛋糕給你,上海上交所大盤你想怎麼調怎麼調,神不知鬼不覺錢就轉到自己口袋裡,並且還是合法的。比如說,花個100萬人民幣去買,買完以後調一下數據,你到海外就算美國查你都是合法收入,你馬上就變成一兩個億了,連續5個10個漲停板,你不就賺大了嗎?漲停板你要知道普通老百姓散戶是買不到的,連續20個漲停板都翻多少倍了,普通老百姓去買下不了單,第2天又漲停板也下不了單,但漲停板。頭一天,安紅你先借錢,貸款五百萬先買個多少股,連續20個漲停板後馬上套現。就這種玩法,太簡單了,在中共國的股市。這就是為什麼控制了上海和它巨大的吸引財富的能力,他可以搞定任何所有的官員,就哪怕你習做到中南海,根本別人都不會聽你的。為什麼?所有他在海外的子女全部被控制了,你的財富是這邊給你提供的,除了那裡還有個海南,別忘了,海南計劃也在搞什麼類似於交易所這種。這裡頭牽扯出李強,實際上習看了這個100%很快就要把李強給廢了,但是一廢實際上就是把李強推到了這一邊,就往那邊推,那習你再換一個人去到上海。還有沒有人了?那沒人了,這個事情對習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心理打擊。就是你要知道上海的一把手跟他的關係一定是很鐵很鐵的,就相當於當年這個關羽跟劉備鐵成這樣,所以才讓關羽單獨在外面坐鎮荊州,因為太鐵了,張飛都沒讓他去單獨坐鎮在哪個地方,劉備死了以後才那個。為什麼?因為知道關羽對劉備絕對是忠誠的。不管怎麼的絕對忠,所以讓你單獨在那裡。荊州戰略要地太重要了,如果荊州倒向哪裡,你劉備隨時會被別人給滅了。上海就這概念,習絕對百分百信任李強,覺得李強是一定100%忠於他的。突然放出這個,你要知道這裡頭會產生多大的裂縫,這種裂縫未來會產生多大的震盪,你就知道中共內部這個消息放出來。為什麼別的我們不評論?這個可以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信號,這個信號就是習認為最忠誠的、最鐵的這個李強居然都背著他跟 江曾搞到一起。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1:04:27)

天線寶寶恐怕這個很難受哈,我們無法去描摹那種他的心境,但是你想想他畢竟是當時兩派之間算是中和一下選這麼個人上來,沒有人以​​為他有什麼比較大的本事,但是他真的是令人刮目相看啊,不僅把自己弄成一個終身製,同時他也學會了用很多種方式方法讓自己的地位能夠穩定下來,那他的親信如今以這種形式在海外被曝光,絕對對他來說也是個打擊,那看他怎麼想的,我不太清楚這個腦子裡裝了芯片或者做完這個手術,到底會否對他有影響,但是起碼有一點,他不是那種會轉圜的人,所以可能完全就是一意孤行,繼續火拼,繼續死磕,繼續跟對手鬥。那這種方式方法,再加上整個這些盜國賊集團,真正是把他們自己的財富存到了他們所謂信任的瑞士,美國這樣的國家,那將來製裁的時候也非常容易被控制了,一個凍結令就可以了。大家可以去看一下當時那個伊朗是怎麼被美國凍結了,就容易理解了。那現在可見中共內部已經打鬥到了一種什麼狀態,其實真正的較量或者說對決就在這個最高層,到底是何去何從呢?有沒有可能呢?對不對?那江派最終是要反擊,有沒有別的派別站出來,兩派相鬥有沒有第3派,有沒有第4排出來,有沒有那些不願意被他們凌辱,或者說不願意被他欺負,拿捏,很多人有可能都要出來,只是看那一個勢力大,那一個勢力小,最終一定會合成相對而言的兩股勢力,最終看誰會獲勝。謝謝路德。

路德(01:06:18)

楊雄之前是江綿恆馬仔,上海市長,前市長,突發心髒病去世,4月12日凌晨,習都沒有給花圈,最高級別的就是李強和孟建柱,江澤民隨同中共現任高層送了花圈,出席最高的是李強他們,可能習也送了花圈,但是只是叫李強去,比如說有沒有去慰問一下他家人啊,這都沒有。所以你就知道,並且江這裡也沒有相應的人去現場,所以楊雄的去世不簡單,所謂的突發心髒病也是胡扯,這個級別的人像週育森很多都心髒病去世,查不出來的。現在據某情報機構說有一種藥可以讓心髒病去世,查不出來,猝死。我們去年說過,大家想一想。這裡頭到底誰更邪惡,是怎麼死的?咱不知道,因為中共的邪惡,它為了丟車保帥,把這個車弄死都有可能,啥都有可能我告訴你。我絕對沒有證據說楊雄一定是誰害死的,也有可能為了警示自己內部,你看只要你跟馬雲接觸過的都會被滅,楊雄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這樣很多人就會害怕。

之前王健之死都是指向王岐山,現在楊雄之死肯定有黨內很多人懷疑是習,習安排的人出手幹的,然後李強又是對著習去的。那李強這樣的話,如果習在這個事情上馬上廢了李強或者是宣布換人的話,那陳敏爾,丁薛祥,等等這些人腦子會怎麼想?你說李強有沒有兩面三刀?那100%啊,那中共的官員誰不兩面,那100%的毫無疑問。但是這個體制,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所以這裡頭有高手在裡面做局,絕對有高人作局。這裡面到底誰覺得自己是棋子,誰覺得自己是下棋人,到現在都不知道。可能有的人覺得自己給別人挖坑,後來發現自己才是坑里的人。你看上海最近出了很多事:一個周正毅,說60歲生日剛出獄,然後多名東方衛視主持人給他過生日,驚動了上海市委宣傳部,要求電視台調查核實,所有這些主持人不得再用。東方衛視屬於宣傳部門,這可見上海市委宣傳部和本地的東方衛視不是一派的,互相之間不是一條心的。第二就是上海車展特斯拉什麼維權事件,然後後來還有一個什麼上海車展特斯拉展台上的維權橫幅,又是在上海出的事情。為美中關係現在又再加一把火,因為特斯拉這個事情,宣傳口全部抵制特斯拉,民族主義全部上來了;這個時候華為又推出自己的電動車;還有習重提什麼湘江血戰,最困難時期; 大家可以看到中共的內部現在可以說是血雨腥風。墨博士。

墨博士(01:11:24)

我覺得正好是江派看到習最近的這個精神狀態有問題,可能故意下的狠招,但是中共國就像路德先生說的,馬雲一定向習派包括習本人伸出橄欖枝,送了大量的利益過去,特別是通過李強。那麼很簡單,就是中共的特色,給習輸送利益,那他手下的人會。不會順手牽羊,順手拔毛呢,肯定會的,不然的話錢都給上面他們怎麼活,他們也得活呀。所以習下面,包括習現在覺得親近的幾個人,以習的名義下為家里人肯定伸過手,那這些就是把柄。我相信不管是江派還是其他派系,現在把李強推出來其實也是給李強這種人一個信息,我們手裡有你們不忠於習或者對習有二心的證據,沒有人是乾淨的,這裡面沒有什麼忠心耿耿,中心就是利益。大家說白了都是為了在裡面多吃一口利益而去玩陰謀詭計的,沒有忠心,但是絕對有各種把柄,現江派能把李強拉出來,說白了習周邊的人一定被抓到了把柄,這就很複雜了,你要忠於習,那很可能當這些把柄曝光後習能不能再信任你,能不能給你活口都是問題了;還有如果你現在不幫著江我反習,有可能兩邊都得罪。這對習那一派的人的衝擊是非常大的,他們都會在想我的把柄一定被人拿了,那我現在是要反習還是幫習,一定會琢磨。因為大家都會看到習現在有個狀態,一旦不信任誰立馬弄死,這個事情可大了,誰都不想死,誰都不想辛辛苦苦爬到這麼高的位置,一朝之內就被人下藥弄死,對吧,總得奔條活路,這個時候黨內的鬥爭絕對會趨於一種非常血腥的狀態。好的路德。

路德(01:13:53)

對,這個習神很敏感,絕對的。這裡頭華爾街日報放的這一點點料,就說李強跟馬雲之前簽署了這個協議,李強跟馬雲私下會晤的時候有說過什麼話?有沒有說過,“哎呀,馬董,幫我給江老爺子捎句話,我的心始終是向著什麼什麼的”。如果這幾句話如果被錄下來的話,他肯定會說這些,就中共的這些官員兩面三刀,那100%的,但是他想肯定錄不下來,但是這些說不定都已經被錄下來,那李強一定是驚弓之鳥。因為之前不是焦點。那所謂的華爾街日報突然把這個弄出來,這就是一個信號,這就叫焦點。就你成為焦點的時候,說實話,那你就是聚光燈了,就是各種光照都給你照死。是不是?並且這個李強還是之前浙江省前省長,所以跟馬雲的這一系列的這些到底會怎麼樣?李強一定現在肯定是驚弓之鳥,非常緊張。因為習現在,首先考慮幾點嘛,第一,本來計劃把李強弄到這個常委去,但是按照黨內的規矩,習是沒有這個資格去弄的,因為下一任常委是上一任退休的來認定的,就是下一任接班人是應該是胡來認定;胡當時認定習,是江認定的,中共都是隔代指認,是不是?胡是鄧指定的。然後在鄧之後他們定下這個規矩,隔代指定,江認了習,胡,權力是交給胡的。但是現在…

李強在想,你有沒有這個能力,把所有的以前的老的規矩全推翻,對不對?你哪怕放在大清朝,還有八旗,是不是?這個八旗你也沒法去全部推翻,你必須得至少籠絡4旗以上,4個旗上跟你站在一起你才可以;哪怕放在毛時代,那毛他也要拉幾個人跟他站在一起,有四人幫,有葉劍英。對吧?前期他還有他的政治同盟劉少奇,後期有林彪,是不是?他都有自己的同盟。現在習等於說,所有的政治勢力好像都沒跟他站在一起,是不是?習你一個人,李強可能在想,如果習倒了,他會不會跟著習進入到一個要做炮灰跟他一起殉葬的境地,對吧?但是又希望習不要倒。但是萬一倒了那怎麼辦?那這個退路你得選好。而這個中共國現在這個退路,明眼人都知道,退路第一就是勢力嘛,是不是?勢力的前提條件就是錢嘛。誰控制了資本,誰控制了經濟,誰就控制了你所有的退路。如果,我們講上海江家經營了這麼多年,那這個毫無疑問,上海江家勢力最強。王在北京經營那麼多銀行業,在背景王岐山勢力最強。那他們一聯合,整個中共國基本上就是他們的,你不管搞什麼華為,不管你是搞實體,你最終別人都要在資本市場上套現;別人只要控制資本市場,就把你所有的全控制了。

剛開始我可以不認識你,你的企業很小,但是你只要往資本市場走的時候…你知道我之前,我們朋友他們去上市,之前根本就上不了,後來一個什麼關係找到了,一個什麼什麼某的兒子,號稱什麼將軍的或者什麼,說乾股先劃給某人15%,先給他15%乾股。好,一劃,第一時間,所有的手續,之前都準備了幾年,一個禮拜就排名第一直接創業板,排名第一。那個公司很爛很爛的,我們太了解了,比我們公司好不了多少;直接所有的報表全造好。開玩笑,都這樣的!就是這些人只要掌握了資本市場,所有的上市的渠道只要控制住了,所有的,最終你賺多少錢,你都要跟他們拉在一起,你的關係鏈,這就是它的控制的方式。所以這就是最核心的。安紅,最後總結分享一下。

安紅(01:20:20)

總結分享一下,我們今天本身先向大家報告了一下澳大利亞,發布了12個月之內澳大利亞有可能遭受到這個恐怖襲擊的這麼一個通知,那麼一定是背後有確鑿的實錘的原因和證據,才能讓澳洲政府如此方式來警示。當然他文章裡面該提的和不該提的,他不該提的沒提,但該談到的它都談到了,我們可以繼續關注,因為畢竟發布這個緊急通告的前提是因為在印度每天20萬30萬,甚至一天已經達到50萬人,幾乎是屍體要摞起來焚燒這種境地的話,而且中共又狂噴:你們4個國家啊印度如何?澳日印三個國家尤其是日本和澳大利亞幹什麼去了?

第二呢跟大家分析一下,這個俄羅斯日本,印度要將和俄羅斯舉行2+2這個會談,那麼一貫是遠交近攻,那中共國將面臨的是北邊一貫的這個北極熊俄羅斯和它的這個一直現在開始懟它的這個印度,隨時要有這個2+2的這種對話、溝通、聯合,所以真正俄羅斯作為牆頭草也好,作為是他真正願來資助和幫助印度也好,中共國都會陷於非常尷尬的境地。

第三個就是馬雲,這個華爾街日報曝出馬雲案子,結果竟然牽涉出了習的親信李強,被認定是下任的總理這個直接是總理,有可能是總理這個後續的接班人,那麼如此前提下有這麼一個這個演繹,到底是說明了中共內鬥到了一種什麼樣的地步。

所以呢總而言之,每日都有不同的進度,每日都有色彩紛呈,所以希望大家繼續關注我們。

謝謝路德。

路德(01:22:07)

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