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書】【第十九期】-手足家書『國語譯本』

收集/翻譯/整理:【喜馬拉雅-粵語組】sherry/卡西歐/小叮嚀

To 我愛的xxx:

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一獄一世界》?劇中一幕講一名Sexual (即性罪犯)在獄中被狂打圍歐,當然現實中沒那麼誇張的打他們,但監牢裡確實會對sexual有欺凌和歧視。只能說,超出了外面世界的想像,小弟我一進監房就被安排進了(期數)保護組,裡面有三分一的sexual,我們在小說和電影中看到的事這裡都有,有一個性侵自己親生女兒的獸父兒居然恬不知恥地說「我生得她就可以玩她」。不過有保護組,沒人會歧視。

我一直都少理這些,直至自己進到期數,才發現監房其他囚友對Sexual的不齒程度簡直就想把他們五馬分屍,我不禁問手足阿明「大家都是犯人,都不是好人,你有甚麼資格去扮正義?」我當然不是為Sexual平反,只是我不明白,為何大家都是「壞人」,但就會反指他們「更壞」?有人回答說,因為Sexual影響他人身心,會令受害者一生都有陰影,那麼潑硫酸的行為呢?沒有陰影嗎?毀容呀!都是一生一世的事呀 !還有勒索呢?可能受害者以後都不再相信人了。有人說,如果那個受害者是自己的兒子或者女兒呢?所以將心比心,不可以放過Sexual,餵,大佬,如果一個販毒的引誘你的子女吸毒呢?,不是一樣毀了他一世嗎?,怎麼不見你將心比心?難道真的像「門徒」(電影)中所講「有供就有求,我沒有強迫他」嗎? (我發現9成毒販都喜歡用這個做藉口),又或者爆炸,還有小偷偷錢,剛好這筆錢是急等救命的(家人的手術費或醫藥費)這又怎麼看呢?沒發生在你自己身上就沒有問題嗎?

我一連問了好幾位囚友,基本上都是兩個答案,即身心影響的嚴重程度和同理心(將心比心),但老實說,所有犯罪行為都會對受害者造成一定身心影響,另外當然是不希望發生在自己家人身上,所以Sexual(尤其是慣犯),在監獄裡一定會被視為嚴重施害者,即是說如果你是因為販毒或者是強姦犯慣犯,你在監牢裡一定會被嚴重招呼的「我就是有資格打你(甚至雞姦你)」,其實放在以前,強姦犯慣犯的判刑指引甚至比販毒還要重,直至今天量刑才剛好相反,原因就是法庭都是沿用「身心影響」的嚴重程度,那為甚麼現在的量刑標準變了呢?有趣了,因為Sexual只是針對個人或者單一家庭,但毒品的影響可能是數個家庭,1 kg冰毒甚至可以影響數百個家庭,所以毒品嘅判刑指引才會比強姦重,起點甚至可以十多廿十年(所以奉勸諸位千萬不要碰毒品,後果不堪設想),好啦,如果真的如此,那為何竟然不是毒品犯嚴重到被歧視呢?

但好奇怪,答案居然是否定,原因可能因為這裡毒犯佔了多數吧,人一多自然就沒有歧視,這就等同在保護組中Sexual佔大多數一樣。我在想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人都喜歡將自己放在一個德高地上,明明大家都有錯,但就覺得你更加錯,所以我就有權批評你,進到來監獄裡,肯定個個都是犯了事的,但就一定要指出某一類人比自己更嚴重,這樣內心才可以平衡,一定要分出高低,(就像聖經中所說)在拿起石頭擲人之前都沒有想清楚自己有沒有錯、有沒有資格去擲死對方。

我對叫人sexual為「變態」的看法是:「你只是把你的性癖用在好的一面而已,也就是說你只是個正常人,他也並不是天生「特別」,別把自己看得太清高。 」我發覺在牢房中批評Sexual的人往往是歧視他的性癖,而不是他本身的罪。正常邏輯應該是「他有錯有罪是因為他們傷害了他人」,而不應該指性癖本身,性癖可以是天生,如果對方要靠強姦才有快感,或者只對小朋友才有性快感,而沒有去傷害人,那麼你沒錯也沒有問題,他大可以和他的性伴侶在自己房中角色扮演去滿足自己的慾望,所以性癖本身是中性的,這不應該構成罪,只在乎你自己能否控制,如果失控傷害人,就構成了罪,所以sexual這些人被批評的應該是他們傷害人的罪,而不應該單憑一句「變態」去評判他的罪,但在監獄內,對Sexual往往就只停留在「變態」而不是他們犯下的罪行。但我也明白,如果只是因為他的一個罪(傷害人),監房大部份人都應該被(雞姦),所以他們就只能用「變態」去形容sexual,唯有這樣才突顯自己比較清高些罷了。

其實以上的事,在社會中都會發生,只是監房裡是濃縮版而已,說到底當我們想將一些「惡意」加諸在他人身上時,有沒有去思考一下這種「惡意」是來自於哪裡呢?該如何應付呢?更加重要的是,我們真的有資格去評判他人嗎?

15-04-2021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

原文鏈接:TG電報群:香港被捕手足家書

審核/校對:文粵 / 上傳:天網灰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