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39-1/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賊們騙吃騙喝,私下還跟共產黨勾兌

簡述:六四的這幫人,這幫騙子,吃屎吃人血饅頭的,如果你們能聯合起來,我求求你們聯合在一起吧,團結一起砸鍋,你們能聯合一次,也能讓我看到咱中國人終於能聯合一次了。砸鍋都行,你不敢砸共產黨就砸我。你要能保證立那樣個所謂的“六四”的鐵皮,或者說你立碑能對付共產黨,哪怕能讓它少活一天,郭文貴和你對賭,咱上美國司法部門。我不聽你說,美國相信法律,寫東西,我拿錢,我拿10億美元。——郭文貴2019年2月24日
海外那些欺民賊們,你到了海外幾十年了,中國共產黨在中國收拾你,你到了海外你自由了,你乾點人事啊,你啥人事也沒乾。就在那兒招搖撞騙,沒工作、沒吃、沒喝!幾乎99%全離婚的,不養孩子,沒飯吃、沒工作、天天口炮黨!騙吃騙喝。你都到美國了,澳大利亞了,歐洲了!幫幫中國老百姓乾點事實,沒有!這是我們民族這個文化,是我們這個族類在全世界丟人現眼! ——郭文貴2019年3月5日
在海外,當年由於偉大的『八九六四』運動,有一幫想和共產黨勾兌沒勾兌成。出賣了『八九六四』的英雄們,一些混賬東西,茍且偷生,用各種私下交易來到了美國。而且以『八九六四』的名義,還拿了“血卡”。到美國以後,三十年來,從來沒有工作;天天也想做新郎,夜夜也想入洞房;一生靠騙捐,一生扛著“反對共產黨”。而且這幫人,無論是得癌癥,還是離婚、還是結婚,還是挨揍、還是挨騙,通通捐款。所有中國人能知道的,所謂的各種組織都被他們用完了,三十年如一日,捐個不停、捐個不夠。
近幾年來,由於中國的經濟發展,更多的人在懷念『六四』和希望中國有法治、民主、自由的時候,又冒出來一大批假的,所謂『六四』民主民運分子。這些人他們相互勾結,做著大量的假政庇生意,並且私下跟共產黨勾兌。
像在美國,利用假政治庇護的身份,大量的輸送間諜,進入美國後,他們藏匿在各個地方。主要以所在地的中國城,例如紐約的法拉盛,紐約的中國城,舊金山、倫敦,加拿大溫哥華,中餐館。並且在海外,威脅在美國居留的,一些還沒有拿到身份的中國人。敲詐、利用這些人白白地給他們打長工,並利用搞假政庇、民主民運的身份玩弄他們。——郭文貴2020年1月24日
這兩天兒所謂的民運代表,老資格代表,當然了咱不能說那名字啊。給我這個托人捎信兒,說給我通個電話,說六四來了,我們這些兄弟覺得跟爆料革命啊,也經歷那麼長啊,這個這什麼酸甜苦辣。誰跟你酸了,誰跟你甜了,誰跟你苦,誰跟你辣了呀,經歷了酸甜苦辣,我們絕對跟文貴站在一起,共同的目標,六四願意跟你一起搞活動,我們要帶著這幾百號弟兄跟你站一起。這位哥們我先告訴你呀,你把你六四那套東西你拿一邊兒去,你的六四經歷跟我的六四經歷完全不一樣!你對六四的理解和我對六四的理解也完全不一樣;你對六四人的回報和我對六四人的回報,完全不一樣。志不同者道不合,謝了,您忙吧。我們爆料革命不跟你們摻乎的,啊,不會跟你們摻乎的。——郭文貴2020年5月21日

封面圖文:“六四”血饅頭的人騙捐,三十年如一日,誰擋了他們的路他罵誰,然後拿著共產黨的微信來募捐。郭文貴2018年8月16日

2017年11月18日
你比如說,你看看,上訪人員, 你看一個叫李煥君女士, 還有馬永田女士, 這兩個人都是非常非常好的, 人家家破人亡了,跑到美國來, 好嗎,有人攛掇他往車底下鉆, 有人拉著人家天天去抗議, 當槍使, 最後我聽說,我聽說, 我不能說具體是誰說的, 人家女孩進了醫院以後, 咱們的有些律師,一些華人竟然, 把證據給他毀掉, 而且還欺騙人家。 還有一些老不要臉的,像那個李偉東, 對人家騷擾,騷擾。 對人家進行欺騙,自己住院的時候,讓人家馬大姐去伺候, 阿,你看,這是個什麼東西呀, 你李偉東住院,讓人家馬大姐人家馬永田去伺候你, 還對人家進行騷擾, 嚇得人家都不敢說話,李偉東先生,你有本事請你去告我, 你有沒有這個事?你有沒有住院? 讓人家馬永田女士去照顧你 ?照顧你吧,你還性騷擾。 嚇得人家不敢說,說要弄死人家。

所以說,你看看這些海外這些人那, 是個人,在國內犯罪的,犯法的, 當流氓的,當騙子的, 出來全部都是民運人士,民主人士, 你說你是什麼玩意兒, 你想想人家上訪的人員, 人家就是一個維權人士, 我覺得上訪這個詞不太高雅。 嚴格講,也不叫維權, 基本上他們受到極端的壓迫。 但是,這些人 不要臉的李偉東,就這些人, 什麼西諾, 騙人家錢,給人家搞什麼政治庇護, 結果他給搞否了。 更誇張的是,頭兩天BBG把他們幾個給弄去了, 我給美國幾個議員說,你們找了一個美國法院認定的精神病人叫劉剛, 他精神有病,精神病。 精神病的人去給你們做證,這不是美國的悲劇。

結果他們很驚訝,我說你們去查他的檔案去, 多次被告,是被法院認定的精神病,需要吃藥的。 吃藥的精神病, 而且原來劉剛跟我聯系,跟我打電話, 說他就是想回國,想回國。 他壓根就對六四,對民主不感冒。 結果他後來就給文貴說,文貴還把他當個人, 因為他是六四出來的,北大的, 結果他一次次的背後這樣吧那樣吧, 我沒有搭理他,我沒有心情搭理他, 你說一個精神病,這樣的人我搭理他幹嘛呀, 我從來不說他,好,後來他跟夏業良他倆鬥 來鬥去, 結果他倆都成了我的敵人,全否定我。我也沒見過你們,結果要錢不給,就開始罵, 罵不行就開始在背後搗鬼, 你說說這是個什麼東西這是。 這真是, 要是他們成為六四民運分子, 他們要是執掌了這個國家的權力, 這個國家不就完蛋了嗎?

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說, 共產黨的很多說法,我們很多都不認可, 但是就這幫人, 這些民運騙子們, 我完全同意,你們執掌國家,那還得了嗎? 那還不了得了嗎?海外民運騙子們天天躺在六四上面騙吃騙喝, 那個西諾在國內騙錢騙女人,騙了一堆,跑到美國來混來了。 那個韋石是一個,絕對是一個典型的特務,很清楚的一個特務,他的博訊在北京能采訪十九大,到處采訪,張越接待他和他一起吃飯,他給張越許了什麼,這都是我的哥們,在安全部我都是掛了號的。

在美國所有黑郭文貴的推特,這些錢是從哪裏來的?他有錢來告郭文貴,他自己連吃飯的錢都沒有。 是不是啊,他把錢都存給他弟弟,去買房子去了,他不放在這裏洗錢了。 吳征給我的發票和證據證明四十九萬都給他了, 他的律師出了證明,他就是吳征的兵。就這些人, 竟然說是搞民主自由的,你說咱們老百姓, 有多可憐吧。 本來在那麼強大的壓力之下逃到了海外, 想呼吸一點點新鮮的空氣, 就像人被砸在了煤坑裏面,好不容易把小手伸出來, 想弄點新鮮空氣,結果吸的是毒! 而且還是黃毒!

2018年8月16日
那台灣的今天。我為啥不願意講啊?台灣已經不值得講了。為了那點兒錢、為了那點兒利益,都不要臉到極點、到家了!就是騙選民。但是,可悲的是,台灣選民也願意被人家騙。這就是我們海外華人,給那些騙捐黨、民主黨、民運、民主人士,六四的–打著“六四”血饅頭的人騙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騙來騙去。從來都成功,沒有失敗過。誰擋了他們的路他罵誰,誰擋了他們的路,你就是共產黨的特務。然後拿著共產黨的微信來募捐,悲劇嗎?台灣也是這樣,一次次的選舉,都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但最後一分鐘,都被人家操縱了。所以那叫–操作式的民主、金錢式的民主,他不是真實的民主。太過份啦!台灣這爆料,說老實話,你那個柯比–柯文哲,連句人話都說不清楚,嚕嚕、嚕嚕!

2019年1月1日
過去的這麼幾十年來,從六四到現在,我們海外的媒體,社交媒體,荒唐到什麼程度,全都是靠嘴說的媒體,沒有一個人去做,但是我們中國人民,是世界上最荒唐的人民,這是為什麼我們今天有人類上最最黑暗的社會,也是我們大家都有責任。

為什麼只相信那些口炮說的,從來不去看他做的。就算他說,像博訊,像多維,像郭寶勝,像唐柏橋,像一個個的這些欺民賊們,說了二三十年了,你把去年說的話跟他對照對照行不行。你看看博訊,動不動出來一個,啊,中南海常委誰要被幹掉了,啊,郭伯雄有二,徐才厚給郭文貴200桿槍,啊,馬建有六個媳婦八個私生子,啊,馬建還有跟外國人搞私生女。馬建案子都審判出來了,說跟郭文貴搞了幾十個億。

2019年1月29日
你以為那美國FBI就不找你嗎?你那錢花了就拉倒嗎?你天天在那詛咒美國你竟然把川普總統罵的一塌糊塗,你還要詛咒川普總統嗎,還要。瘋了,瘋了,簡直是。這幫人是見錢瘋了,沒法弄了簡直是。陳軍這個爛人,這個流氓簡直是,一生都是騙朋友。從1萬5美金到幾千美金到後來拿了人家的錢,人家那些人都在監獄呆著呢!還有人家家人能跟你拉倒嗎!

你開餐廳你弄這些錢,洗錢,陳軍見我就跟我說,老郭需要現金跟我說一百萬美元二百萬美元現金隨時給你。後來過段時間我真找他了,陳軍那幫我取一百萬美元,我給員工發工資。看想一想沒吱聲,還套我呢!哎呦,陳軍呢,我乾這個的時候,我對付黑社會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你。你乾啥了你,你在哪賺金呢你,一幫垃圾簡直是。

還袁健斌,賣給我什麼,發放信息的軟件。陳軍啊,你往回看看,你再往回看看,你所有跟我說的話,你不覺得你無知嗎?你就像一個蒙上眼罩的小偷在我面前來表演,本人是穿著便服的警察,國際警察,不是共產黨警察。所以說戰友們不要人雲亦雲,要睜開眼睛,用智慧的雙眼看待一切。

最近江湖燥動,很多人來紛紛跟我示好。說郭先生只要你願意,我們絕對跟隨你,封你為王,要跟隨你,以死相隨。這些混帳王八蛋們,砸了我兩年了,現在砸了半天沒砸出多少錢,也沒弄出多少油水,錢也花完了,現在要來啥,要封我為王,去你大爺的吧,誰給你當王啊?你們二十九年都沒乾成,天天吃六四的饅頭,你找我當王。你覺得我郭文貴能上你這個當嗎?

郭文貴早就說過,不加入組織,不成立組織,不搞政治,不參與政治,不要任何職務。我只乾倒CCP。你們這幫流氓,簡直是一幫騙子,爛死了。陳軍有沒有說過要給我取一百萬現金啊?郭寶勝這個流氓,這個爛人。在那個書裡面說,我去佛吉尼亞,在律師事務所說,我去紐約,我去FBI,檢舉郭文貴,因為他在海外維穩。你都不知道,郭寶勝,你這個爛人,你就作吧,你就作吧你。那麼昨天,戰友們,司法部這個新聞發佈會,它的意義之重大,就像頭段時間我說的,大家慢慢來,這大事兒,幾個月以前我說出大事,連著出了幾個大事吧,然後這段消停了。

2019年2月7日
郭文貴:剛剛路德先生這個問題特別好。班農先生畢竟還是美國高端的政治家,他還不是很了解我們華人圈裏具體的事實。看來路德先生很關心中國民主民運人士,我們倆之前也沒有跟班農先生有任何這方面的溝通。班農先生私下裏也問我,我也跟他說過,這是中國人的悲哀,一個十四億人的國家,經歷過六四,流亡到海外的民主民運人士。我們再看看一個2000多萬人的委內瑞拉。

2000多萬人的國家,你看看我們身邊一堆的委內瑞拉的人士在搞民運,人家是砸鍋賣鐵在搞民運,各種社交媒體,沒有什麼打架掐架的。全人類只有中國,一個十四億人的國家,就那麼稀稀拉拉的幾個民主民運人士。幹嘛呢?出來了29年,六四到今年29年,募捐,離婚募捐,離婚都募捐!打官司募捐,家裏有豪宅住著,什麼都募捐。30年如一日,沒工作,沒飯吃。成天到美國政府國會去,在那磨嘰,跟個要飯的似得,跟個流街狗似得。

見人家議員,拍個照,拿來開始忽悠去了。有些人啥也不幹,就說是替國內傳輸這個傳那個,搞這證那證。很多中國老百姓,非常熱誠的獻身民主事業的人,結果是受到這幫人的微信上的鼓噪,在國內喊兩嗓子結果被抓起來了。這個危害不僅是被你騙了捐,它的危害的核心是什麼?是他剛剛萌芽的希望,被人連根給拔了。這造成幾十年來,中國的民主運動的火光,那星星之火燎原的那個火種,被滅掉,被共產黨撒泡尿就給滅掉了。

所以說中國海外沒民運,都是一幫流浪漢,都是一幫騙子。中國海外有幾個民運是幹事的?今天班農先生他能給我指出來在華盛頓有一個人,有一個事是所謂的民運搞的嗎?當然有一些成功的人士,咱在這不方便說。不過有哪一個民運組織他能夠記住,班農先生提出來一個民運組織的名字來,他能講出來嗎?都是拿著六四的血饅頭,都是拿著這些英雄的歷史,讓自己騙捐,還拿美國政府的救濟金。你看那博訊,那明鏡,不要臉到啥程度。

天天替共產黨擦屁股,天天替共產黨大罵小幫忙,天天替共產黨收集各種信息,多少人被害?反過來說,我建議班農先生,你的法治基金,你要開始調查在海外打著民主民運幌子的人,幾十年來沒幹成事,而且還向美國政府要求了民主自由基金的人,進行查處,然後將他們送上法庭,不能讓他們打著民主的幌子,來害中國的真正的民主人士,來殘害弱勢群體。像一個叫韋石的,像一個叫熊憲民的屎諾,天天搞政批。班農先生,他搞政批是非法的啊。

他既不是律師,也是不是其他的。幾十美金也要,幾百美金幾千美金。剛剛從大陸跑出來的,被他們做假政批,成千上萬的搞,而且在法拉盛,在中國城形成了規模。而且做視頻在弄。這些女性被他們叫去,天天給他們按摩,裸體按摩。找那些小女孩,為了給人家做假簽證假政批,打著民主民運的幌子,那個叫屎諾的那個畜生,那些打著六四旗號的。

所以說,法治基金,班農先生你首先得打假,假民主假民運,還有拿著假民運殘害這些老百姓,讓這些女性,出了共產黨的魔掌,又入狼窩。這是我強烈的建議法治基金要這麼做,未來我會推動,一定在法拉盛,中國城,中國所有的孔子學院要打假民主假民運假政批,這是我和班農先生,在你問這個問題之前,他不知道,之前我倆沒溝通。這個問題請班農先生回答,怎麼看假民主假民運假政批的事情。請班農先生。

班農:這個也是非常的重要,很感謝文貴給我說明這個事情。一個人所做的事情,我們可以證明他是真是假。其實文貴的力量在於他了解,他是很富有的人,他非常了解這些民運的問題,所以我覺得他對於我是很大的幫助。我們必須要更加的了解這些假民運。第一方面,我們需要調查的是美國國會政府和中共的合作。我們了解凱琳去年夏天去法國調查海航的事情,很多事情發生在國外,我們需要收集證據去調查。

這些民運人士,我們要了解有些是保守的人士,也有宗教信仰的組織想要獲得捐款,有人做了很多的事情,有些沒有做太多的事情。現在在美國來說,我們是不太了解其中的情況。但是我們有這個責任,要支持自由的民運人士。我們當然進行了捐款,我要求他們有承擔,要有問責,要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這個捐款。在美國,你可能沒有太多的力量,這使得中共的力量更加的強大,所以你不能戰勝中共。

所以我們是了解的,可能你們的力量不太大。但是最近有些人過來接觸我,想要我幫助他們。我們要在墨西哥邊境的地方建一個欄墻。其實你知道有很多的老百姓,也像是中國的意見份子一樣,就是老百姓聯合起來,去支持特朗普總統建墻的計劃。其實民間人士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他們如果聯合起來,他們就可以做成很多事情。我知道在中國方面,我們希望很多積極的人聯合起來,但是我們必須要了解清楚這些人活動的真相,我們要知道這些人采取什麼樣的行動,我們要從他的現實了解他們做的是什麼事情,主要是要有人站起來對抗中國共產黨。

文貴:剛才班農先生說的已經非常的清楚了,就是說接下來我們對海外的偽民運,欺騙了美國政府,過去申請的民主基金像韋石啊、像李偉東這個畜生啊,還有什麼何頻啊這些家夥啊,還有胡平啊等等等啊,還有什麼夏業良這些人的背景,法治基金要全面開始調查,還有假人權律師滕彪。就這些人到美國來對美國威脅特別大,因為華盛頓就那麼大,除了國會山就是白宮,他們所謂的公關,向美國傳達的信息,他傳達的都是私仇、私恨,根本沒有把新疆100萬人被關在集中營和國內官員所謂反貪抓起來的家人,這種牽連者或滅九族十族的,這種事實傳達給美國。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文貴爆料和班農先生,我們才一次一次的證明給了美國和西方世界。說你看看王健的死,你看看海航的20萬倍的成長,你看看中國孟建柱、孫立軍玩少女、玩女人,在馬來西亞的洗錢和Jho Low,你看看中國共產黨在你美國黑客我的律師,黑客美國的各個機構,你看看美國受到共產黨的多次偷盜波音飛機技術,然後F35的飛機技術,C17的技術,還有無人機的這個技術,都被中國的一個叫孫斌的給弄走了,這些信息是我們多次的揭發,然後用事實和證據,證明給美國看。

那過去的29年,民運幹什麼了?天天搞募捐,離婚募捐、結婚募捐、得了癌癥募捐,你幫助過什麼人吶?剩下的全都是被害的中國老百姓,而且美國人必須意識到,這些人不僅騙了你的錢,他還要你美國人的命。他為啥沒向美國揭發一個間諜系統啊,為什麼沒有披露一個絕密文件呢?這是必須要做到的,這就是法治基金,你必須要對美國人民,對中國真正的民主人士,提供安全的保障和事實、證據來證明共產黨的邪惡。所以說我們說要行動嗎,不能變成中國民主民運的口炮黨。這個比如說昨天,昨天本來我們節目完以後呢,班農先生已經離開了,他到另外一個地方開會去了,我跟他聯系,我說晚上……

班農:還有另外一個事情是假的民運人士,我知道統戰部是有一個很強大的力量,我知道有一些假的民運人士,也有一些真的民運人士,那麼我知道一些民運人士他們是掙很少的錢,他們是真的要致力於要做這樣的民運,但是我也很同意你說我們要必須找到一些假的民運人士,他們其實可能是為幫助統戰部的工作,滲透在民運的組織裏面,那麼他們是想要找到這些的民運人士的行動的一些信息,那麼其實文貴可能你知道文貴要換很多的衣服,其實呢他是一個很謙虛的人,盡管他看起來要換很多的衣服,那麼當然你知道在文貴的家的外面,有很多的人都要在這裏示威,其實他們就是幫忙中國共產黨的,我們知道中共的這一些的人利用很多所謂的假的民運人士做很多的事情,假的事情。

如果是真正的在美國的民運人士,他們幫助民運,那麼這個我在重申,就是我們知道他們必須要是在集中的在看一些金融的詐騙的事情,那麼比如說是華為呀,這個的事情啊他們是非常成熟的一個體制,他們是用了很多的精妙的系統,來到滲透在美國的金融界,好像是George Higginbotham他被收買,他是收了7000萬的金錢被收買,他是成了一個叛徒。但是你知道沒人報道,但是你看到俄羅斯人,他們也都跟那麼這些個俄羅斯他們只是付很少的錢給,比如說收買海軍或者是情報。

……
文貴:班農先生剛才已經解釋的非常的清楚,特別的好這個補充啊。中國這個海外民運已經很多人被共產黨收買了,文貴過去兩年的爆料就是個照妖鏡,證明了誰到底是真反共,你反共不支持郭文貴爆料,那你就是假反共,而且不但不支持郭文貴爆料,你還迫害支持郭文貴爆料的戰友們,然後在社交媒體上大罵侮辱,像梁冠軍這個畜生啊,什麼海外華人領袖,天天跑中南海開會,跟共產黨人民大會堂那開會,跟李克強、跟王岐山、跟孟建柱孫立軍在一起,而且拿著美國護照,這個事我們肯定是要向美國FBI、國土安全部、美國情報部門肯定是一定會到底的。

所以我給班農先生說,這個法治基金必須挖出法拉盛還有中國城的,拿著美國護照,為中國共產黨幹情報工作,傷害美國的,向梁冠軍帶著幾十個人、上百個人舉著一個牌子,郭文貴是強奸犯,美國在沒有審判之前誰都沒有犯,說我是強奸犯,要滾出美國,因為郭文貴傷害了我的領導,誰的領導?國家領導,誰是你的國家?你拿美國護照,美國是你的國家,川普是你的總統。

班農:我還要說一個事情,你有很多啊,其實在紐約市,我覺得大家都很認識這個文貴的,你看到的文貴的門前,家的門前是有一個很漂亮的一個廣場,它外面是有一個的人像,每一天你看到的這個謝爾曼總將軍的這個的人像的隔壁都有很多的人站著示威,大家其實都很認識了文貴了,文貴其實是很出名的,那麼當中是有一個相關系的,那麼就是說現實是充滿力量。

那麼這些展示了外面的這一些的示威都是得到共產黨支持的,那麼他們共產黨就是讓人們,讓這個郭文貴,把他趕出去美國,那麼其實你看到其他地方

沒有示威,那麼但是就是文貴的門前就是有CCP來的支持,然後有很多人來到這裏示威,但是其實呢你知道因為文貴太過熟悉的中國共產黨,而且是非常的熟悉是這個的金融這些的問題,但是你知道文貴的爆料是真實的,很多的事情也是成真了,所以的話是不可以是爭議的,所以這個事實是勝於一切。所以因此也是引起了很多的調查,對於這個其實我們和文貴的調查是有成果的,因此讓我們可以借鑒與他的調查,他的爆料,然後我們可以發現更加多的真相,而且找出更加多的如何可以幫助中國的方法。

2019年2月19日
我就想要一個兒子一個閨女。當時我想要一個,後來說要倆,一個兒子一個閨女。十五歲結婚,十六歲當爹。吹牛呢?一個人要看你的歷史。你說這些欺民賊爛仔們有啥資格評價我郭文貴呀你說,我在那青峰看守所關的時候,我在裏邊也是老大,在那裏邊就是天津話,狗走哪都吃屎狼走哪都吃肉。我那裏邊所有人都在教我文化、教我宗教、教我學習,我能把監獄變成我的學堂,我能把監獄變成了我走向了宗教的廟堂。

不論是武警還是看守們,沒有一個人敢罵我的,因為他當時罵我的時候我就跟他對著罵,最後把我摁那兒打,把我屁股打成黑的,肩部打成黑的,到底兒沒跪下。最後他們說這是唯一一個漢子,所以誰也不罵我,都知道,你可以打郭文貴,你甭想罵他。所以說戰友們,一個人要有你的經歷、事實來告訴你曾經做過什麼,你未來想做什麼。現在突然冒出一人來說,說過去壓根像郭寶勝這號子、唐柏橋,那一輩子天天老婆這個得乳腺癌也募捐,然後這個熊憲民這個屎諾這個畜生天天住地下室,天天騙人家,然後找這些女訪民給他按摩,就這種爛人能給你什麼呀?他給你的都是災難。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有時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閆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