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39-2/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賊們騙吃騙喝,私下還跟共產黨勾兌

簡述:六四的這幫人,這幫騙子,吃屎吃人血饅頭的,如果你們能聯合起來,我求求你們聯合在一起吧,團結一起砸鍋,你們能聯合一次,也能讓我看到咱中國人終於能聯合一次了。砸鍋都行,你不敢砸共產黨就砸我。你要能保證立那樣個所謂的“六四”的鐵皮,或者說你立碑能對付共產黨,哪怕能讓它少活一天,郭文貴和你對賭,咱上美國司法部門。我不聽你說,美國相信法律,寫東西,我拿錢,我拿10億美元。——郭文貴2019年2月24日
海外那些欺民賊們,你到了海外幾十年了,中國共產黨在中國收拾你,你到了海外你自由了,你乾點人事啊,你啥人事也沒乾。就在那兒招搖撞騙,沒工作、沒吃、沒喝!幾乎99%全離婚的,不養孩子,沒飯吃、沒工作、天天口炮黨!騙吃騙喝。你都到美國了,澳大利亞了,歐洲了!幫幫中國老百姓乾點事實,沒有!這是我們民族這個文化,是我們這個族類在全世界丟人現眼! ——郭文貴2019年3月5日
在海外,當年由於偉大的『八九六四』運動,有一幫想和共產黨勾兌沒勾兌成。出賣了『八九六四』的英雄們,一些混賬東西,茍且偷生,用各種私下交易來到了美國。而且以『八九六四』的名義,還拿了“血卡”。到美國以後,三十年來,從來沒有工作;天天也想做新郎,夜夜也想入洞房;一生靠騙捐,一生扛著“反對共產黨”。而且這幫人,無論是得癌癥,還是離婚、還是結婚,還是挨揍、還是挨騙,通通捐款。所有中國人能知道的,所謂的各種組織都被他們用完了,三十年如一日,捐個不停、捐個不夠。
近幾年來,由於中國的經濟發展,更多的人在懷念『六四』和希望中國有法治、民主、自由的時候,又冒出來一大批假的,所謂『六四』民主民運分子。這些人他們相互勾結,做著大量的假政庇生意,並且私下跟共產黨勾兌。
像在美國,利用假政治庇護的身份,大量的輸送間諜,進入美國後,他們藏匿在各個地方。主要以所在地的中國城,例如紐約的法拉盛,紐約的中國城,舊金山、倫敦,加拿大溫哥華,中餐館。並且在海外,威脅在美國居留的,一些還沒有拿到身份的中國人。敲詐、利用這些人白白地給他們打長工,並利用搞假政庇、民主民運的身份玩弄他們。——郭文貴2020年1月24日
這兩天兒所謂的民運代表,老資格代表,當然了咱不能說那名字啊。給我這個托人捎信兒,說給我通個電話,說六四來了,我們這些兄弟覺得跟爆料革命啊,也經歷那麼長啊,這個這什麼酸甜苦辣。誰跟你酸了,誰跟你甜了,誰跟你苦,誰跟你辣了呀,經歷了酸甜苦辣,我們絕對跟文貴站在一起,共同的目標,六四願意跟你一起搞活動,我們要帶著這幾百號弟兄跟你站一起。這位哥們我先告訴你呀,你把你六四那套東西你拿一邊兒去,你的六四經歷跟我的六四經歷完全不一樣!你對六四的理解和我對六四的理解也完全不一樣;你對六四人的回報和我對六四人的回報,完全不一樣。志不同者道不合,謝了,您忙吧。我們爆料革命不跟你們摻乎的,啊,不會跟你們摻乎的。——郭文貴2020年5月21日

封面圖文:“六四”血饅頭的人騙捐,三十年如一日,誰擋了他們的路他罵誰,然後拿著共產黨的微信來募捐。郭文貴2018年8月16日

何頻、陳軍,陳軍就是靠騙戰友們,騙這個所謂六四的同學們,打著六四的幌子,人家叫他拿2萬美元,結果他把錢買房子了。所以我在法庭上我要質問陳軍所有錢的來路,我要質問陳軍所有餐廳的錢的來路,還有陳軍餐廳裏邊有多少現金去了哪兒?何頻不是你不是說了嗎?何頻你說陳軍不是你股東,我一定要叫你在法庭上說你是不是他的股東,這就是你們看到郭寶勝推出的視頻,在法庭上問的話你必須如實回答,你敢說一句(假)話都不行。

剛才路德先生發了個信息在群裏邊,我特別感動,這就是為啥我說我支持路德。路德先生說通過郭先生這個視頻,我更加尊重佩服郭先生,這就是路德,有腦子。他腦子是大哦,這腦子裝的都是好東西呀,這腦子越大越好。你像那郭寶勝這個畜生裝的全是騙子。夏葉良你看那畜生樣,你看要看看夏葉良給律師寫過的函,他是什麼教授?你連個驢他都不是,這就是個畜生不如的東西。所以說北京很多人跟我說,說夏葉良這個人,他說簡直是卑鄙可恥,他說你跟他吃一頓飯你不能再見這個人。跟那個什麼袁長風一樣,一桌子有好菜他眼不看閉著眼把那一盤好菜全吃完了,走時候能拿著。就這麼個夏葉良這個畜生,就這麼個東西。說北大就惡心死他了,誰見誰煩,謊言一片,就是個流氓。

2019年2月24日
這就是未來中國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時候,大家要想到,跟人家溝通,你是有權利的。被激情騙了,什麼叫被激情騙了戰友們?不是被激情啊,不是那個激動的激,是那個JI…啊。戰友們,千萬千萬不要再上這個當了,我看到戰友們發的搞一個六四的,在沙漠裏邊搞一個六四雕塑是吧?我看到民運同志又都去了是吧,我都沒搞明白他們想幹啥。

不是,要搞個六四,幾十米的,沙漠裏邊,如果能推翻共產黨的話,憑我郭文貴二十幾歲就能蓋出幾億美元的裕達國貿大酒店,我能蓋出盤古55萬平方米的一條龍的盤古,奧運村唯我獨尊在那,那你說叫我在哪我都蓋一個去,我蓋一個600米的樓,我蓋不起來,我郭文貴讓你給剁了。如果是搞一個沙漠裏的建築,你叫我蓋多高我都給你蓋起來啊。不用你們拿一分錢,我自己拿。如果弄這玩意能反共(笑……),我真覺得太好笑了。我當時在想,這啥意思呢?有人現在要殺你全家,然後你跑了,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沙漠裏邊,然後在那哢嘰,弄了幾塊磚在那立上,我反對你殺我全家。

這個人就不殺你了嗎?是不是這意思?哎呀,咋整呀,都看不起咱們中國老百姓的智商,都把我們中國老百姓當豬狗來耍。我就真的納悶了,有人既然殘害了你們28年,29年是吧,要殺你全家,六四殺了我那麼多兄弟姐妹,那你跟他幹啊,你得以同等手段,超過手段,你要讓他伏法啊。你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誰也看不見的地方,還不花錢,然後弄個抖抖顫顫的立個牌,“我反對你,別打我,別打我,我反對你”。是這意思吧?他就不打你了,王岐山小頭發往後一縷,挎一甩,煙一抽,丫挺的想挑戰我,立個這幾十米的一腳就能踹爛的牌子,我就不殺你啦?這王岐山就不殺你了?王岐山就不弄你錢了?到了對面,算了算了,你到了沙漠裏面立了那麼大一個東西,花了好幾萬,花了好幾大萬,我給你幾萬,走吧走吧,別玩了。

我說你不覺的丟咱中國人嘛?我殺你的人,我殺你的孩子,我殺了你,我拿坦克殺的你。你說,他們拿坦克殺的咱啊,現在咱們拿個破鐵撐在那,反坦克?噗一吹就滅了,你不覺的那人會笑話咱嗎?你說就這幫人不該殺嗎?王岐山,孟建柱一定說:這幫老百姓,不殺他們殺誰啊?一定是這樣。如果在天安門的那些英雄們,被殺害的英雄們在天之靈,他往下一看,“你們就這麼對待我?我被他們開著坦克壓的,拿著槍把我打的,現在死那麼多人他們不認數,結果你弄個這東西立那就管用了?大家想想(指著頭),你說他們不是這有問題嗎?28年了給六四的最大的功勞就是立個這玩意。

還有人搞什麼紀念碑。如果紀念碑管用,我郭文貴現在從美國紐約,能買的地我買一塊,我郭文貴花錢,我馬上拿出10億美元來,我都給他買成碑,寫上共產黨王岐山,寫上共產黨員的名字能管用,你們誰一分錢都不用拿。六四的這幫人,這幫騙子,吃屎吃人血饅頭的,如果你們能聯合起來,我求求你們聯合在一起吧,團結一起砸鍋,你們能聯合一次,也能讓我看到咱中國人終於能聯合一次了。砸鍋都行,你不敢砸共產黨就砸我。你要能保證立那樣個所謂的“六四”的鐵皮,或者說你立碑能對付共產黨,哪怕能讓它少活一天,郭文貴和你對賭,咱上美國司法部門。我不聽你說,美國相信法律,寫東西,我拿錢,我拿10億美元。

你要能把共產黨滅了,我現在就拿,再多都行。不是,我就納了悶了,竟然有人想到這招,跑到沙漠裏去。你說你要是在這中央公園立個這玩意,它也有點意義是吧,大家看著,中央公園立個“六四”,人家看這“六四”啥意思呢?sixtyfour啥意思呢?想想也能知道,也能提醒大家。你要能設計得像個樣,你看蓋的那玩意。沙漠裏面,大家記住今天我說的話,三年內那牌子如果還在那立著,如果還是這樣,你也算牛了。你說我盤古大觀,是花崗巖,整個我在山東買下一座山,我把一座山給買了,花崗巖是白顏色很少,都是深顏色的,蓋了我的盤古大樓。

2019年2月28日
你不能像六四那欺民賤,那六四的人是什麼呀?人家說是口吐蓮花,他是口吐狗屎。上嘴唇是太陽,下嘴唇是月亮,中間一吐就是宇宙。你要按照這個…欺民賊,這些什麼民主民運人士說話,你去看二十八年、三十說那話,全人類的偉大任務都讓他乾完了。他們已經是超過佛祖了,超過耶穌了。天天在那講,弄個沙漠裡面的那個雕塑去,然後天天搞募捐,全沒工作全沒飯吃,就會耍流氓。

你說那個韋石還有那個西諾,這個不要臉的,五年來如一日的全撒謊,沒一件是對的。到法院去他說我是爛訴,你就他不要瞼到啥程度。這美國是有法律的,啥叫爛訴呀?說這些人不要臉到一點兒人性都沒有。連畜生都不如,人家我們的律師、法官都傻了,這郭文貴爛訴?你拿一塊錢,郭文貴得拿一百塊錢,我爛訴你去,我花錢?你給我找一個人去。你花一萬美元,我得可能是花十萬,甚至一百萬美元。所以說我在佛吉尼亞我要求最高的時間,最長的時間,在這個大陪審團上。我要的目的是讓美國看清楚,海外民運這幾十年在美國都乾了啥?我要他看清楚這些假牧師在美國,在西方都乾了啥?我要他看美國人給他們發護照對不對?

我要這個葉寧當這個熊憲民的律師,本來我們有多招,各種法律把他乾掉,你根本不配不能在這。但是我們決定讓他留在這,留在那兒的目的我就是要跟葉寧短兵相接,我要讓美國通過法庭,通過事實讓他看看,葉寧是不是合法的律師,是不是合格的律師。他是不是搞民運,熊憲民到底兒是中共的間碟,還是一個敲詐犯和詐騙犯。這個韋石在美國的資產和在中國國內的資產,他反共他兄弟咋那麼有錢,家裡人,我要讓他們都知道。

我要讓陳軍在法庭上說出他的房產是哪來的?錢哪來的?交稅了沒有?餐廳裏現金去了哪?陳軍和明鏡投沒投資?林宇丹結婚到底是為啥?怎麼來的名份?成水炎現在己經被拘了,必須在拉斯維加斯打官司,我要知道成水炎你這個買酒店的錢是怎麼來的,你納稅了嗎?成水炎你這個酒店你賣了錢去哪兒了?你咋拿的美國護照?夏業良你怎麼教授到美國的?你家裡面的房子的錢是咋進美國的?你現在的收入是多少錢?你 Ari bnb 的錢是哪兒來的?你兒子在美到讀書是怎麼來的?包括熊憲民的孩子在美國讀書是乾麼的?我都會讓你在法庭上露出來。包括法拉盛這個…整個China Town 梁冠軍,還是鄭棋,還有趙麗貞,你們所有在法庭上,只要你說一句假話,我就贏了。

只要你說真話,我又贏了。你說我不上法庭乾嘛?我準備好了,每個人都要有個最長的時間。比如說熊憲民在美國,他從州法院,高院,地方院一打,我們就是將計就計。因為在紐約這個法院,詢問時間是不受限制的。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事情,法庭的時間和形式是不一樣的。所以說我就是要通過美國的法律,展示中國以法治國。郭文貴我不僅能跟大老虎鬥,跟一個邪惡的共產黨鬥,還能跟流氓小土匪鬥。我要讓真正的中國老百姓對付這樣的流氓你也得講法治,你也得講事實,你得講真話。對付那些盜國賊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你也得講實話。

你看我這麼反,我這麼樣的乾掉共產黨。但是我給基金所有的律師說,你們不能把中國人當成你們的目標,你不要覺得你失去錢了,你就覺得中國人不行,這我絕對接受不了;第二你也不要說共產黨裡面沒好人,沒好人是不可能,99.9%都是好人,他只是被共產黨的那個體制給綁架了,不乾掉共產黨什麼都是瞎扯!就這麼簡單,我沒改,郭7條不變的。所以反過來說,什麼叫法治中國?什麼叫把戰場拉到國際上來?我在戰場你看我跟誰打仗?偽類、欺民賊、偽民運、吃六四饅頭的人、搞假政屁的人、到美國洗錢的人、盜國賊的子女、騙了中國老百姓P2P錢的人、間諜、在美國操縱美國政治和美國媒體的。

2019年3月2日
所以說咱再回來說欺民賊,你到了海外來了,你有這樣自由民主法治的環境,不要臉到一百美金都打架,幾十美金都打架。你看那個郭寶勝,律師費,捐;家裡住著幾十萬美金的房子,機票,捐;唐柏橋老婆得癌癥,捐。高冰塵啊那個叫,黃河邊加拿大那傢夥,老婆內褲掛出來,就差給他老婆捐款買那什麼紙了。你說這種人要不要臉哪,你在中國那樣,你到了美國歐洲你還這樣,而且這些欺民賊瞪著眼說瞎話,這個說瞎話到了真的你沒法想象。

你看那個博訊網,現在你在華人只要熱點的新聞,你點擊進去50%全是來自於叫博聞社,就當時韋石讓我投資的,說你來投資博聞社,他知道博訊這牌子砸了他現在要玩博聞社,你看到沒有,把博聞社再搞起來,他再騙人,結果現在我們啊,我們在告他的時候在整他資料的時候發現整個博訊過去的新聞,他跟整個西方的新聞有大的一個聯繫網,就是你轉發我的,我轉發你的,他形成了什麼?一個巨大的謊言的網絡,這就是可悲了,我們老百姓本來在網內在豬圈內已經活得很慘了,那麼到了外邊來又是餵的假料又是假信息。

所以說這個欺民賊不僅騙你的錢,不僅騙你的尊嚴,更重要的事情他幫助共產黨在精神上統治我們,幫助共產黨來壓迫我們,這欺民賊的危害絕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們接下來咱們再問一下問題啊,一周前我說世界上發生大事,美國將發生大事,請問路德先生你覺得這星期發生什麼大事了,你點評點評。

2019年3月5日
海外那些欺民賊們,你到了海外幾十年了,中國共產黨在中國收拾你,你到了海外你自由了,你乾點人事啊,你啥人事也沒乾。就在那兒招搖撞騙,沒工作、沒吃、沒喝!幾乎99%全離婚的,不養孩子,沒飯吃、沒工作、天天口炮黨!騙吃騙喝。你都到美國了,澳大利亞了,歐洲了!幫幫中國老百姓乾點事實,沒有!這是我們民族這個文化,是我們這個族類在全世界丟人現眼!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CCP,這種自私、造假、流氓文化 !這才讓人家西方如此看不起我們 !

2019年4月13日
吳建民這個畜生根本不值得罵,你說我罵他,這個爛人,你看那個樣子我看著就惡心啊。就那種德行,就是從小學到高中到大學裡面,任何學生看到挨揍的那個,自我感覺,扯著嗓子喊,就大抽,摁在廁所裏一頓胖揍就能老實的那種人,啥都不是。狗屁,混了一輩子,搞個旅遊吧那,弄個「六四」倆字還在那塊收錢,不用臉的東西,哎呦。凡是信仰、理想販賣者都是騙子,都是騙子,全都是騙子。包括現在很多宗教信徒,還有一些組織。

我們有信仰,信仰可以有宗教,但是我們絕不跟上天之間不需要agent(代理人)。這些agent都是騙子。這幫不要臉的一會代表「六四」、一會代表中國民主,你拿啥代表?就像打仗,打美國、打日本,我捐一個月工資,你有那一個月工資麼,你拿啥代表啊?他這個吳野驢這個混賬東西。對他採取的法律措施會更嚴、非常嚴、特別嚴啊。還有那個高冰塵那個畜生,叫什麼高冰塵啊,叫什麼黃河邊你走著看啊,你走著看。這幫流氓、這幫畜生絕對不能放過他們。對他我上次,頭兩天我直播當中,我21天以後我說對他們絕對要很啊。

2019年4月29日
你有錢,你有正義,你有真相,你有理,你就是爺。你要是裝,你是假的,你是壞蛋,你啥都不是,就這麼簡單。我不會對待什麼盜國賊,還有這幫欺民賊,還有什麼谷卓恆,什麼李洪寬、夏業良、韋石、熊憲民、陳軍、郭寶勝、還唐柏橋,這幫孫子,我給他們留臉,我給他們講人道,不可能!他們就不是人,他們就是畜生,我怎麼跟他講人道啊。別勸說我這個啊。老領導啊,你勸說這詞聽上去很文雅,聽上去很高尚。就是你文雅高尚了,才成了共產黨的幫兇,才成了共產黨棄掉的垃圾,利用掉了你的一生,而且你還必須找理由來安慰你自己被利用被拋棄,那是好像是對的。

郭文貴不當這種人。我只相信真的,我只相信合理的,我相信上天。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接受勸說。這幫孫子罵人,騙老百姓的錢,偷老百姓的錢是對的,那是不行的。你像海外這些欺民賊,哪有一個你想想。那個叫張建的,死了,屍體還找不著呢。他跑了,郭寶勝去了趟歐洲,偷偷見一面,回來死了。屍體還找不著呢,他又不要臉地出來要–捐款!搞六四什麼捐款,跟吳建民什麼是一個德性,那個爛人,那個公鴨嗓那個啊。啊,搞一個六四那個什麼,拿個鐵片,弄個什麼不鏽鋼,還花50萬100萬美元。你要花50萬美元,我給你5000萬美元。這幫孫子太能騙了。

所以說郭寶勝,要給人公捐,做雕像,哪有這不要臉那。這種人還不罵他,這種人說不值得罵他。別裝高雅,啊,共產黨就是整的中國老百姓,弄得窮人吧,飯都吃不起還裝高尚。這個整的吧家人都被抓了,還在那裝著有道德還講法律。一坐那侃三四個小時,跟人家講法講理,人家大巴掌一泘就撂倒了。你賣個青菜,人家一腳就給撂翻了。人家共產黨的邏輯,直接把你拿下。

2019年6月26日
我們14億中國人像豬狗一樣的活著70年,搞了一個天安門事件,還差點讓這幫孫子給共產黨勾兌了,最後說把這些人都給軋死了,現在一幫人搞旅遊做生意,天天吃六四血饅頭,搞六四捐款,你這些不要臉的東西。一個廣東,廣東幾千萬人,要說有幾千萬人上街共產黨怎麼了?共產黨就沒了!看看台灣2300萬人的台灣,就沒組織過一次說200萬,300萬人上街永遠不可能,為啥?被共產黨藍金黃了。

2019年8月13日
民運,大家還在意有民運嗎?如果再提民運,妳還好意思麼?吃「六四」雪饅頭、拿「血卡」的人,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有妳的份兒嗎?據我聽香港人說,有任何所謂的大咖去,直接罵走,去你媽滾蛋!一幫騙子!不要沾我們的晦氣。

丟人!三十年啦妳們幹什麼了?罵他們。所有人都有一個規定,絕對不和這些所謂的「六四」出來的、逃跑的、蹭飯蹭了幾十年的人,海外民運組織有聯繫,絕不可以!聰明啊!聰明。

香港這次運動。誰想弄點兒錢、騙點兒錢、沾點兒利益,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2019年8月23日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回頭看這兩年所有的全人類上在大是大非共產黨的問題上,還有我們反共的問題上還有這些所謂的海外民運上,最近聽說那民運推特鬧的可熱鬧了在去拉斯維加斯路上有個所謂的六四的標志,結果這個六四的標志是用泡沫做的連不銹鋼都用不起,這幫王八蛋簡直是可恥到了極點。

2019年10月14日
香港人都在問,我也在問香港人,你們過去三十年替六四,替民運捐款上街,你見到一個六四的人現在出來挺你們的嘛?!現在所謂的大咖有一個出來挺香港嘛?!

2019年10月15日
大家想想,「六四」啊!「六四」之後出來的,吃血饅頭的,絕大多數都是騙子!就像我給香港戰友們說的,這是輪迴呀!當年香港是最支持「八九六四」的,是每年……

在什麼地方最多?就在香港的金鐘、太子,還有香港的中環公園。二十九年來香港人的默默付出、真心地挺“六四”,換來的不是“六四”這些活著的騙子和逃兵,是在上天那些“六四”死去的的英雄的天靈,降落到香港,來在背後支持著你們——這就是輪回呀!香港人的善心,善得到了善報——他們在保佑著你們。很多蹊蹺的事情發生,震驚了世界,就是因為上天死去的六四的英靈在幫你們,和你們站在一起。

但是你們也看一看,香港的這個運動,讓所有的騙子,吃“六四”血饅頭和血卡的人,吃著“六四”飯的人,全部大白於天下——還有他們嗎?還有人相信他們嗎?這也是報應!上天這些英雄的神靈,通過香港的運動,幫把所有的海外的以“六四”為理由吃飯的人全部展示在人們的面前。大家看看過去吃了29年的,“八九六四”的各個上千頓飯的海外民運組織所謂英雄們,有幾個人為香港人發聲?有幾個人真實的行動?這些“六四”的在天之靈,已經通過這個運動,開辟的這個戰場,徹底地讓這些混蛋們大白於天下——這也是報應啊!

2019年11月2日
就像這個龔小夏女士,還有海外的所有欺民賊,幾乎100%不傳播香港危機。所有人一個口徑,見好就收,勸香港人收手,那香港死的人怎麼辦呢?再變成了一個中國的六四,培養一批到海外來,又成立什麼這黨那黨的捐款組織?所以戰友們,你從這一次香港的這個事件中就能看出來,誰到底是反共的,誰是希望中國有法治民主自由的,誰是真正有良知的人。

還有我們戰友們,你看看誰在傳播香港危機真相,才是不是我們好戰友,有的所謂的大V,在某國在什麼地方,你根本不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你怎麼可能是我們的戰友。我們的戰友現在衡量的標準非常簡單,堅決反共,堅決不允許捐款,而且絕對無我無欲,不爭名爭利。更不允許打著爆料革命有任何利益之謀,成立各種組織。還有一個必須要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不是這個的就絕對不是戰友。

2019年12月26日
再一個他們所有人都說:海外華人形象的毀壞除了共產黨,就是共產黨派出的這些汙染,他們叫汙染源。就是那些在法拉盛,中國城等各地的一些所謂的中國教會,什麼愛國會,什麼假的傳教士,假牧師,還有打著六四民主的那幾派。他們完全同意,他們說海外三大惡幫一定要讓西方世界知道。

這真是,戰友們,很多人不去行動,我每天,見多少人,開多少會。能深刻的感受到,美國人和海外的華人們對這些欺民賊們,假牧師們,還有吃六四血饅頭的這些混蛋們,以及他們在海外對華人的影響,他們深深的痛恨他們。

2019年12月30日
而這些人一貫地全部去台灣,當年騙台灣。一貫地就是打著民主、民運的幌子,吃六四的血饅頭,騙捐黨。然後吃西藏的血饅頭,拿著新疆人民的痛苦說事。自己一毛錢沒有,天天伸手要錢。六四騙捐黨,這個所謂的反共的改革派黨。而且現在是打著香港的這個騙捐黨。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六四這個饅頭已經被吃得很慘了,已經吃成了騙子招牌了。

不要再吃新疆人的招牌了,別把新疆200萬人民和西藏人民當成騙捐的招牌了。又別把香港人,幾百萬人付出的生命和代價和威脅,當成自己發財的工具,老天會滅你的。

2020年1月11日
說到這的時候,戰友們再去看一看,所有海外欺民賊,這幫王八蛋,過去幾十年幾乎所有人,包括打著六四名義的吃人血饅頭的人,無不到台灣騙錢的。吃台灣飯,連郭寶勝這個爛仔、還有傅希秋這個爛仔到台灣,你給台灣做過啥?還有李偉東那個爛仔流氓。

這一次如果在台灣選舉當中和香港運動當中,大家沒有鬧明白到底誰是真的反共和滅共的,咱們自己真的得摑自己臉了。從這兩件事情,不要說別的,你們就會看出來,這些欺民賊,你們要意識到,當讓你不舒服的虱子咬你的時候,他並不是說老虎咬你讓你疼,虱子盯你的時候也挺難受。

你不是說得了癌癥就死了,你得了皮膚病,你也很惡心,很難受。這幫欺民賊,吃64血饅頭的人,在海外代表全中國14億人民的所謂精英民主人士,就像我們這個民族和中國14億人民身上得了幾塊皮膚病,很爛,流黃水的病,和幾只臭虱子,叮得你難受。

這些人幾個統一現象:全部反川普;全部不支持香港的運動,把香港定義為所有都是暴力份子、流氓,要麼就該收手收手,就香港人你就別嘚瑟;對台灣,堅決不支持蔡英文,堅決支持韓國瑜;然後一定砸郭;再一個,沒有一個人說出來滅共。

我們是第一個提出來“滅共”的,在全人類到現在為止,就我們一個,獨此一家,原創。這個誰也別跟我們爭,到現在還是獨家門戶生意。滅共,不圖賺錢;我們是公主開窯子,不圖賺錢圖快活;就是圖舒服,就是想滅共。

2020年1月24日
但是戰友們,我們從開始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螞蟻挑戰大象群的爆料革命,可以說是螞蟻幹掉紅龍的,人類上前所未有的反邪惡運動當中。我們還面臨了一個巨大的問題,就是老有一些屎殼郎啊、蒼蠅啊,痔瘡黨、肛門黨啊,在挑戰我們,那就是我們所說的欺民賊。

在海外,當年由於偉大的『八九六四』運動,有一幫想和共產黨勾兌沒勾兌成。出賣了『八九六四』的英雄們,一些混賬東西,茍且偷生,用各種私下交易來到了美國。而且以『八九六四』的名義,還拿了“血卡”。

到美國以後,三十年來,從來沒有工作;天天也想做新郎,夜夜也想入洞房;一生靠騙捐,一生扛著“反對共產黨”。而且這幫人,無論是得癌癥,還是離婚、還是結婚,還是挨揍、還是挨騙,通通捐款。所有中國人能知道的,所謂的各種組織都被他們用完了,三十年如一日,捐個不停、捐個不夠。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有時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閆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