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斥中共駐澳大使的無恥謊言 究竟誰在經濟脅迫與挑釁?

撰稿:特戰一兵

網絡截圖
中共駐澳大使成競業在4月29日對澳洲工商界人士講話中指責澳洲對中國進行經濟脅迫和“挑釁”。
其實我們可以盤點一下中澳之間貿易方面的摩擦。2020年5月18日中共宣布對澳洲的大麥征收80%的懲罰性關稅。然後又對澳洲的4家肉類出口商取消出口到中國的資格。
在此之後,中共又是動作不斷,從葡萄酒到木材,再到幹草,一路走來,到底誰在進行經濟脅迫和“挑釁”?大家應該一目了然。
有人說,中共的這一系列動作是因為澳洲政府挑釁中國在前。他們所舉的例子是澳洲禁止華為的5G以及要求追查新冠病毒的來源。
但正是從這兩件事上,我們更可以看清中共無賴和心虛的本質。
澳洲禁止華為5G通訊設備在澳洲的使用,這是事實。但這是澳洲合乎WTO貿易原則的正當行為,因為他們已經覺察中共正在全方位向澳洲滲透,進行情報收集,而華為的5G設備正是中共的後門之一。
在這一點上,禁止華為設備已經無關貿易,而已經是關乎國家安全的事情。
在WTO國際貿易規則體系中,有一些“國家安全例外”(National Security Exceptions)規則,指允許當事方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終止某種特定貿易。具體包括GATT(《關稅與貿易總協定》)第21條,GATS(《服務貿易總協定》)第14條第二款和TRIPS(《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第73條。
GATT第21條規定:“本協定的任何規定不得解釋為:(a)要求任何締約方提供其認為如披露則會違背其基本安全利益(Essential Security Interests)的任何信息;或(b)阻止任何締約方采取其認為對保護其基本國家安全利益所必需的任何行動。”
WTO《技術性貿易壁壘協定》(The Agreement on Technical Barriers to Trade,簡稱TBT)也包含“國家安全例外”條款。其第2條第2項規定:“成員方應保證技術法規的制定、采用或實施在目的或效果上均不對國際貿易造成不必要的障礙。為此目的,技術法規對貿易的限制不得超過為實現合法目標所必須的限度,同時考慮合法目標未能實現可能造成的風險。此類合法目標特別包括:國家安全需要;防止欺詐行為;保護人類健康或安全、保護動植物生命或健康及保護環境。”該條款規定了貿易限制的程度,強調不應實施超過實現合法目標所必需的貿易限制,認定以國家安全為由實施特定程度的貿易限制是合法的。
WTO《政府采購協議》(2012年版)第三條規定了有關國家安全例外:“本協議不得解釋為阻止任何參加方,在涉及武器、彈藥或戰爭物資采購,或者涉及為國家安全或國防目的所須的采購方面,在其認為保護根本安全利益的必要情形下,采取任何行動或者不披露任何信息。”同時,協議規定了安全例外適用的情形,包括為保護公共道德、秩序或安全所必須的措施、為保護人類、動植物生命或健康所必須的措施以及為保護知識產權所必須的措施。
對於這一些規則,澳洲可以使用,中共也可以使用,作為這些保護國家安全的舉措,絕不能視之為貿易挑釁。
而澳洲提出追查新冠病毒的來源,作為世界上也是遭受新冠病毒侵擾的國家,提出追查病毒來源和真相,這是正當的權利,畢竟全世界付出了這麽多人命和經濟的代價。不但是澳洲,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有這樣的權利。以這一點來打擊澳洲,只能體現中共的流氓和心虛。
中共為了打擊澳大利亞,故意置WTO條款和追查病毒真相的正義呼聲不顧,而蓄意地把輿論歪曲和引向澳洲政府的經濟脅迫和挑釁,其用心極為險惡。1、把中澳交惡的責任推向澳洲,2、誤導不清楚事實真相的中國民眾。
中共所使用的手段才真正稱得上“經濟脅迫”和“挑釁”。除了上述兩個險惡用心以外,中共另有一個最為深層的盤算是:以澳洲挑釁的名義打擊澳洲,使其服軟,借此警告其它國家不要步其後塵。
中共本來以為通過連環經濟打擊和輿論脅迫,澳洲會感受壓力,從而產生內訌,最終認慫。但中共萬萬沒有想到澳洲“不吃這一套”,反而愈戰愈勇,兩黨之間、朝野之間同仇敵愾,讓中共不但計策失效,而且已經無計可施,它現在的賊喊捉賊正是這一現狀的體現。同時,其它國家也看到中共色厲內荏,不過是外強中幹的繡花枕頭而已。
中共的腳被砸了一次又一次,別人砸的不算,最重要的在於其不斷自作孽,天怒人怨,我們且看其能囂張到何時!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審稿:Jenny 編輯:MG4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