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偷拍屢禁不止 法律形同虛設

作者: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圖片來自網絡)

環球網4月30日轉載央視財經報道,酒店直播、酒店偷拍已經成爲黑色産業鏈,攝像頭安裝、視頻剪輯售賣等環節均有不同人員負責,偷拍設備更加隱蔽、花樣繁多,畫面和聲音都被完整收錄。

近年來酒店偷拍事件在全國各地多有發生,僅慧科新聞搜索研究數據庫5年間就收錄了10萬篇來自網站和報刊的相關報道。2019年濟甯警方打掉一偷拍産業鏈,查獲微型攝像頭300余個,偷拍視頻10萬余部,主犯將觀看賬號以100-300元出售給代理,代理再以200-400元賣給下級代理或網民。2020年12月山西警方查獲一跨省偷拍售賣酒店不雅視頻的産業鏈,僅2020年2月至12月偷拍視頻就達200余部,代理商多達300人。某充斥大量偷拍視頻的網站播放量近2億人次,結合上述10萬余篇被偷拍的報道,受害者都曾被網絡“圍觀”過。此外更有情侶開房40分鍾被4萬余人在線圍觀等惡劣事件發生。

據澎湃新聞綜合66個案例進行分析發現,除近三分之一的偷拍者留存視頻滿足自己私欲外,在偷拍事件中,約29.2%的偷拍者是通過敲詐勒索的方式牟利,而超過37.5%的偷拍者則將偷拍視頻流入成人網站、社交媒體和買賣平台。根據《廣州日報》報道,成人網站社區收購的視頻價格在2-5元不等,某些服務器架設在國外的大型網站收購價格可達幾百幾千不等;收購視頻後上述網站或平台通過會員充值、買觀看賬號等方式進行網絡兜售,而今更衍生出售賣酒店及家庭實時畫面觀看賬號的新招數。

雖然被曝出的偷拍事件繁多,但在上述10萬余篇報道中,真正走到司法程序形成裁判文書的只有66起,其中抓獲偷拍者的只有30%,而42%則是以酒店“不知情”爲由,無法證明酒店有侵權行爲,均給予經濟賠償“打發”了事。提及對酒店懲罰的26起事件中,大多數酒店都沒有收到行政處罰,而判決書中模糊處理酒店位置、名稱及房號等細節信息,更助長了酒店對偷拍現象的無視。

(圖片來自網絡)

司法訴訟的漫長和“罰酒三杯”式的處罰,以及現行法律中對“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責任劃分標准的界定,都使得酒店偷拍無法被杜絕。對比2021年初上海警方以侵權爲由查封人人影視(影視作品2萬余部(集),涉案金額1600余萬),而産業規模和涉及金額更加龐大的酒店偷拍卻依舊屢禁不止,後者無疑給受害人的生活、精神帶來雙重打擊,性質更爲惡劣,更亟待根除。

酒店偷拍産業鏈變相帶動了微型、針孔攝像頭的生産。2019年9月廣東省河源市查獲非法生産、銷售竊聽竊照器材萬余件,涉案金額40余萬元。密拍密錄、竊聽、竊照器材的泛濫,酒店對客人隱私保護的欠缺,法律責任標准的模棱兩可,再加上中共體制下的趨利執法和以權謀私,都使得酒店偷拍這一灰色地帶可以長久存在。酒店偷拍事件的頻發,對酒店偷拍黑色産業鏈的“養魚”式的收割模式也側面驗證了中共的以假治國和以黑治國的本質。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參考鏈接:
不寒而栗!酒店偷拍又有新手段!已形成黑色産業鏈!你的隱私,400元5套公開在網上售賣…
人人影視被查封,危機早有伏筆
情侶開房40分鍾被4萬人在線圍觀,偷拍者該當何罪?
酒店偷拍産業鏈裏,你的隱私還不及一頓飯錢|有數
多個酒店遭偷拍,上百部不雅視頻流出 出差旅行防偷拍神器得備上
酒店偷拍事件頻發誰之過
酒店偷拍現象禁而不止 專家:違法成本偏低

責任編輯:韓國首爾喜韓農場 文迹~見證神迹
編輯/校對:英國喜莊園 AN
發 布:華盛頓DC 騎著毛驢來挺郭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