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冠狀病毒定義為中共病毒,淺談命名的重要性

作者:文護念| 校對:Beicy-數學老師| 審核:Beicy-數學老師| Page:小六月

對於肆虐全球的世紀大瘟疫的命名,如今仍是爭論不休,上升到外交層面的罵戰已持續一年有多,但凡國際輿論每每出現對中共國刺耳的聲音,這無疑是“尋釁滋事”,屆時戰狼、戰狗外交便傾巢出動,吠向全球,“打口水戰”中共從未怯懦。

當下對於對冠狀病毒的命名爭議甚多,疾病之名由世衛起,病毒之名由ICTV起,而俗名則是由約定俗成,清楚明白即可。科學研討、學術交流需用官方名字COVID-19或SARS-COV-2稱呼此病毒;市民日常溝通或媒體用語“武漢肺炎”,通俗易懂,方便溝通。

但隨著事態不斷地發展,爆料革命與新中國聯邦在背後不斷地推動對冠狀病毒的真相,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武漢P4實驗室,是中共故意釋放的超限戰生物武器。而此時此刻,把冠狀病毒定義為中共病毒, CCP Virus,則顯得尤為重要,這與每個華族同胞甚至黃種人都休戚相關,沒人可以置身事外。

約定俗成是指事物的名稱,起初由人相約命定,沿用既久,便為社會的接受、公認而通用。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於約則謂不宜,典出荀子《正名篇》。大致意思是:事物名稱沒有本來就合適的,而是由人們共同約定來命名,約定俗成,這個名稱就合適了,反之,這個名稱就是不合適的了。“中共病毒”的命名是爆料革命首次提出,是基於事實與情報。但是對於普通市民而言,由於信息的閉塞,局縮在自己的“信息繭房”,知之甚少,那麼爆料革命的戰友與新中國聯邦的公民肩上的重任就顯得尤為重要了,為世界正義事業添喉舌,傳播病毒真相。

語言文字的主要功能是人際溝通,其字形、字音、字義、語法、修辭等都需要經過“約定俗成”的過程,才能成為社會一致接受的用法,發揮語文的溝通功能。民國語言學家趙元任就語言的第二特徵曾說過,“語言跟語言所表達的事物的關係完全是任意的,完全是約定俗成的關係。這是已然的事實,而沒有天然、必然的關係。 ”

著名音韻學家董同和就語言的性質也談過,語言可以說是一種偶然性的約定俗成的聲音符號,符號與實際事物之所以發生關係,是完全由第三者在那裡牽引的。哪個符號是哪樁事物的代表,可如十字路口的紅綠燈標識與行人車馬的進止。紅示止,綠示進,不過是人們如此規定而已。

語言與事物之間的關係:雖然完全是任意的、人為的,但某一符號之所以代表某一事物除了有人開始如此用了,還要其他人了解他的意思,默認了語言和事物之間由此人所立的關係,並且也跟他同樣的使用,到了這一地步,那一符號才成為了公認的那個事物的名稱,其“約定俗成”的過程才算完成,否則就是“約不定,俗不成”了。

命名本身是人們了解、認識世界的一個手段,很多事物你感覺到了,命名出來就能仔細理解它,而且能夠討論。因此,把冠狀病毒命名為中共病毒,讓世界更深入地了解到這與中國人無關,完全是中共所作之孽債,這顯得尤為關鍵。反而是勇敢的中國人拯救了全世界,先有路德訪談的“1.19”是全世界最早的“吹哨人”,雖已過一年有多,但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如今回想仍是毛骨悚然。再有美麗天使閆博士翻山越嶺,飄洋過海空降美利堅合眾國,秉著人性良知,勇敢地站出來揭露病毒真相,如今閆博士的三份科學報告已被各界廣泛納用,影響深遠,甚至對未來的“生物國防”極有可能奉為圭臬。

一種語言的產生,至少是由成千上萬的共同生活演變而成,在語言的“約定俗成”過程中,“俗成”尤為重要,即是要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可。把冠狀病毒定義為中共病毒,仍需戰友們各操一藝,用自己的方法把病毒真相傳播出去,深信假以時日,冠狀病毒則可約定俗成為中共病毒。名無固實,約之以命實,約定俗成謂之名實。否則,倘若不能把中共病毒與中國人區分開,華族同胞勢必慘遭世人唾罵,厭華、拒華、貶華的氛圍潮漲,炎黃子孫則無所逃遁,世代背負歷史罵名,甚至華人有可能被開除“地球村籍”。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5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