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歷史之根基 (八)房屋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八章  房屋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英國的圓屋、羅馬別墅和盎格魯-撒克遜的大廳,幾個世紀以來,有許多都建在同一個地方,之後逐漸地倒塌了。幾個廢墟別墅保存下來,成為古代文明的證據,現在大多數還立在那裏。


十一、二世紀,標準的房子是:一個建在地表層的方形屋子,還有一個建在它上面的方形屋子;大部分房子通過一個外部的樓梯,能進入到房子後部。家具是簡樸的,與盎格魯-撒克遜時代的家具幾乎相同。一塊木板放在桌架上做飯桌用,人們大多都坐在長木凳上。石頭建造的房子裏,墻上的壁龕和凹槽都有相同的作用。除了貴族家裏有表示身份的椅子,其他人家很少有椅子和高腳凳。有些富人家裏可能有櫃子、箱子和櫥櫃。床實際上是一個稻草包,放在有雕刻的框架裏。


只有富豪的石頭房子裏,在第一層有一個“廳”。大部分家庭的房子都是木質的,屋頂上覆蓋著稻草或蘆葦或石楠植物。窗戶上沒有玻璃,但為了安全和舒適,可以在晚上把木質的百葉窗拉下來。無論怎樣,木房子總是透風和煙熏的。就像同時代的石房子那樣,木房子通常有二層,一層有一個客廳和廚房,二層是房子主人和家庭的睡房。在窮人的房子裏,家人都睡在鋪著稻草或者石楠植物的地上。這種房子前面可能會有一個售貨棚,用來銷售貨物和產物;房子後面可能是倉庫或者生產貨物的小工廠。

窮人沒有那麽多財力,他們大多數生活在用枝條和膠泥搭建的棚屋裏,這種棚屋與早期英國人的房子幾乎沒有差別。從真正需求的層次上,不存在差別。農村農民的房子受某種生存的限制,經過一兩代人,這些房子要麽倒塌,要麽被毀掉了。它們從地上立起來,然後又被夷為平地。漢普郡有一種房子居住權,被稱為“鎖孔居住權”,如果某人能在一晚上建起一個棚屋或者房子,並且在早晨之前爐火還紅著,那麽他的居住權就有保證了。


農村建築的風格和方法延續著,雖然不超過千年,但也有數百年。例如,二十世紀初,托馬斯·哈代(Thomas Hardy)回憶了他小時候的建築方法,他寫道:“所謂的土墻其實由白堊、粘土和稻草組成——實際上是未烘焙的磚。在靠近建平房的地方,這些東西被混成一塊泥疙瘩。人們要去踩踏和用鏟子攪拌它——有時讓婦女來踩踏——然後再把稻草放進去……幹草叉子把它扔到墻上,那裏……等上一兩天,房子就能住人了。”當墻體和地面在太陽下變幹變硬後,就該給屋頂蓋茅草了。這是羅馬人來之前,英國人蓋房子的方法,維多利亞(Victoria)統治時期,英國人仍然用這種方法。


伍斯特郡(Worcestershire)1281年法庭卷宗中,有一個十三世紀中等房屋的外形尺寸,它是一間平房,30英尺長(9米),14英尺寬(4.25米),帶有三個門和兩個窗戶。房子兩邊各有一個窗戶,當涼風吹來時,窗戶打開,但在惡劣天氣下,人們就用稻草和蕨類植物把它堵上了。這個家庭可能在同一個房間裏吃住。這不是一個所謂個人能生存的年代。伯克郡(Berkshire)挖掘出一間十三世紀的平房,是一個10×12英尺(3×3.6米)的房間。約克郡挖掘出另一間房,面積是10×20英尺(3×6米)。這種房子大體上是平房,中央有一個爐膛。在同一時期的長形屋子裏,房間是人畜共用的,同時還要存放谷物。居民與他們的動物吃睡在一起。


根據時間和條件的要求,房子被加長,或者重建,或者擴大。由於人類的勤奮和善於創造發明,某些改善是可能的。十一世紀的房子是由粘土建造的,沒有圓木的框架;十三世紀之前,大部分房子都有了圓木框架,之後不到一百年,墻體都用了石頭地基,以此來防潮和防腐。被壓實的地面通常是倉促完成的,之後會變得潮濕和骯臟,人們稱之為“濕地”。煙囪爐竈的第一個證據來自於懷特弗利(Whitefriars),它位於倫敦佛利特街(Fleet Street)的南面,1278年,拉夫德(Ralph)正在那個地方銷售用粘土做的煙囪。


不過,幾百年以來,住宅的必要結構都是相同的。家具很少,家裏的東西也簡陋;匙子和盤子都是家人用木頭做的,可能有少量的黃銅鍋和杯子。床在白天就是坐的地方。空蕩的房子裏過著空蕩的生活。可能讓人驚奇的是,英格蘭富人和貧窮的農業工人都願意住在同一類型的房子裏,不論他們經濟狀況怎樣,都還原到了古老的模式。這是農村傳統習慣的另一個標誌。在較大的房子裏,人們能發現用於相同目的的東西,有一個中央大廳,側翼有小房間。一個逐漸發生的變化是:接近十三世紀末,由於適當的引流和汙水處理系統,人們制造了更多的生活物資,起碼在大型城鎮是這樣的。


從十四世紀以後,能保存下來的房子數量遠遠多於以往任何時期。它們大體上比之前的建築物更大更堅固。倫敦的房子通常有三層,高度達到30至40英尺(9至12米)。從農村來的人可能會對這些城市的“摩天大樓”感到驚奇,這是英格蘭的新鮮事情。十四世紀中期,倫敦也出現了小黃磚。從此世紀開始,富裕商人的聯排房有了豪華裝飾,室內有了顏色並有了昂貴飾物;有掛毯、窗簾和墻上的帷幔。瓷磚,而不是燈芯草,被鋪在地面上;精細釉陶都是從法國和西班牙進口的,閃閃發光的玻璃來自於威尼斯,絲綢來自於波斯(Persia)。這些東西與普通英國家庭的簡陋家具相比,有很大的反差,但對豪華和顏色的嗜好緩慢地在富裕家庭中傳播開來。十五世紀,富有家庭的財產目錄包括:靠墊,掛毯,手繪衣服和地毯,水池和屏風,木凳、椅子的腰板和罩子。按照現代的欣賞標準,它們的顏色可能被認為是不和諧的,耀眼的黃色、紫色和綠色被排放在一起,為的是達到明亮和活潑的效果。這就是為什麽太陽圖案有時被放在布料、掛毯和衣服上的原因。以同樣的想法,男人穿不同顏色的鞋子。磚和玻璃變得更常用了。開放的爐膛被壁爐取代。


中世紀生活的物品仍然能從地下發掘出來。木凳和其他家具的蹤跡已經在溫切斯特(Winchester)和貝弗利(Beverley)出土,幾百年的時間沒有遭到破壞。有兩把鎖在扔掉之前,被斧頭砸壞了,另一把鎖被主人修好了。在挖掘現場,出土了大量的中世紀鎖頭和掛鎖,這說明:人們過著一種有威脅或者至少是懷疑和戒備的生活。中世紀生活中,鑰匙占據著重要地位。


鉛銅合金制的燭臺被考古學家從地下挖出來。十五世紀之前,這些燭臺變大了,說明蠟燭增厚了。反過來說明,人們更富有了。所以從材料的小細節中,我們能夠得出大結論。十三世紀末之前,玻璃掛燈開始取代石頭掛燈和陶瓷掛燈。十四世紀初,一根燈芯浮動在小碗裏的油燈被蠟燭取代。人們在各處都能找到木質器皿(通常用來裝灰),但十四世紀之前,在富裕家庭中,玻璃器皿變得普及了,有玻璃長頸瓶,當然,罐子也是玻璃的。玻璃尿壺,用來檢查健康或者疾病,是相當普通的。


其他的死者遺物也在考古中被發現。一個稱硬幣的天平,經過調節,能給出假數值,但之後,它被故意毀掉了,他的主人有可能受到了枷刑。銅合金器皿和陶瓷器皿常常都被包起來,這說明在家庭經濟中,這些最便宜的東西也是值錢的;陶器皿表面的裂痕要用鉛來封住。鐵頭盔加上一個手柄,就變成了做飯的鍋。到處能找到紡錘。所以從男人女人開始縫衣服和有皮革技巧時,就出現了針和頂針,這是普通和必須的家庭工作。有許多勺子和勺柄保存下來,有些上面刻了圖案,或者標出了所有權;這給出了一幅公共餐廳的畫面。有些器皿上被發現刻有銘文:“當你坐在桌邊時,首先想想窮人”。十三世紀的一枚胸針上刻著這樣的話:“我是保護胸脯的一枚胸針,壞蛋不可以把他的手放在其上。”十四世紀的一個戒指上有這樣的銘文:“他這個人消費得比擁有的要多,不用擊打,他就把自己殺死了。”哨子,書夾,書寫工具,鉤子,鉸鏈,櫃子,棺材,皮鞋,所有東西都無聲地證實了一個被人遺忘的生活。


最常見的出土地點自然是那些“墓室”或者地下室,許多地點都有白堊或者燧石層,有些地面仍然蓋著磚瓦。有從街上導引的臺階,在某個層面上,還開有小窗戶。過去的生活在地球上留下了其他痕跡。一片破損的地面可以追溯出一個曾經來來往往的大門。讓我們進去看看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