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國務卿接受采訪,談論中共國威脅

翻譯編輯:臍橙君

拜登總統在任職的頭100天中,主要聚焦於冠狀病毒大流行,但在任期內,拜登總統如何處理美中競爭,將成為評價他任期最重要的標準。預計幾年後,中國的經濟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為了確定美國將如何應對中國日益強大的影響力,拜登總統選擇了他最親密的助手之一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擔任國務卿。以下是布林肯就中美問題接受60分鐘的部分采訪:

布林肯:這(中共國)是世界上一個具有軍事,經濟,外交能力的國家,它有能力破壞或挑戰我們非常關心並決心捍衛的基於規則的秩序。但我想再次重申某些事情,而且這很重要。我們的目的不是遏制中共國,制止中共國,壓制中共國。中共國要面對的挑戰是我們維護基於規則的秩序的決心。任何想要對此秩序構成挑戰的人,我們都將站起來並堅決捍衛。

諾拉·奧多內爾(Norah O’Donnell):我知道您說的目標不是遏制中共國,但您是否看到中共國在軍事上的自信和侵略性?

布林肯:不,並沒有。我認為,過去幾年來我們所看到的是,中國對內表現的高強度鎮壓,而對外顯露出野心,這才是事實。

諾拉:中國的目標是什麽?

布林肯: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相信它自己可以成為,應該成為,並將成為世界上占主導地位的國家。

中國戰機在西太平洋上空的領域中越來越頻繁地出現,而我們美國海軍也在那裏駐紮。過去一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了三艘新軍艦將在南中國海巡邏。它已經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海軍,並可以利用它入侵臺灣——這個民主的島國也是美國長期的盟友。

諾拉:您認為我們正在走向與中國的某種軍事對抗嗎?

布林肯:我認為,如果走向軍事對抗這個點,甚至朝這個方向前進,都是嚴重違背中美雙方的利益。

諾拉:讓我們談談人權。請您描述一下您所看到的新疆正在發生的事情,而這些事情是世界上其他地方可能沒有發生過的。

布林肯:我們已經清楚地表明立場,我們已看到了針對新疆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事件。已經有超過一百萬維吾爾人被送進集中營,再教育營,拘留營。而與此同時,北京卻說:“哦,因為那裏有恐怖主義威脅”,但我們並沒有看到,那與被關押的一百萬維吾爾人沒有關系。

諾拉:如果新疆不是與中國的紅線,那什麽才是?

布林肯:看,現在的情況是我們不得不與中共國打交道。但的確,中美的這種關系確實存在著復雜性,無論是對抗性的部分,還是競爭性的部分,還是合作性的部分。

甚至在阿拉斯加舉行會議之前,習近平就已經警告過新的冷戰即將來臨。在川普總統任職期間內,中國就發現美國現在的對華政策比過去都要難以預測。

諾拉:(即使沒有數萬億美元)中共國也從美國至少盜竊了數千億美元的商業秘密和知識產權。這惡意的行為聽起來像是來自敵人。

布林肯:的確,這些聽起來就像是某人試圖用不公平和日益嚴重的對抗性方式與你競爭。 但是,當我們將具有相同想法,同時也飽受屈辱的同盟國家聚集在一起來對抗北京時,我們會更加有效和強大,因為“這不能忍受,我們也不會忍受。“

諾拉:所以,這算是拜登總統傳達給習近平的消息嗎?

布林肯:當然,在他們的第一次對話中,他們的談話涵蓋了很多方面。

諾拉:您是指,那個被報道過的兩個小時的電話嗎?

布林肯:是的。是那個,我在旁邊。

諾拉:拜登總統告訴習近平要停止這一切嗎?

布林肯:拜登總統明確表示,在許多領域中,我們對中國所采取的措施十分擔憂,包括在經濟領域中,就像你剛剛提到的偷竊知識產權的行為。

諾拉: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最早有望在2028年超過美國。

布林肯:嗯,這是一個大國,有很多人口。

諾拉:如果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這是否也意味著它將成為最強大的國家?

布林肯:是否強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如何利用這些財富。它有老齡化的人口結構,它有很嚴重的環境問題,等等。但諾拉,我的觀點是這樣的,如果我們談論的是究竟什麽使國家真正的富裕。從根本上說,應該是這個國家的人力資源和這個國家是否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其人力資源的潛能。這對我們來說是挑戰,同時對中共國也一樣。我認為,如果我們對此足夠明智的話,我們應該知道,美國現在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更能從最大程度上發揮個人潛能。

諾拉:中國在戰略上提前幾十年進行了布局。美國是否像救火大隊一樣到處滅火,這是不是意味我們並沒有在戰略上有長期考慮?結果,讓中國超越了我們。

布林肯:從我們自己的歷史來看,我發現當我們面對重大挑戰、激烈競爭和重大逆境時,我們都會團結一致,當然也會做長期的思考、長期投資。而此時,我們正處於這樣的時刻,這就是我認為我們所面臨的考驗。我們真的能做到嗎?拜登總統和我都確信無疑。

點評:布林肯國務卿與前任國務卿彭佩奧的風格截然不同。彭佩奧對美國的優勢和能力從不質疑,但布林肯國務卿表達地更為含蓄。從采訪中,我們看到在談論新疆種族滅絕罪上,他表達了堅定的語氣,但說起中共的軍事實力和威脅、中共偷竊知識產權以及中共長期布局的稱霸世界的計劃,布林肯並沒有表達的義正言辭。甚至對於病毒話題,只字未提。因此,說明拜登政府當局對一些並沒有落實到政策的事情,不會用強硬的語氣進行回復,但這是否會釋放給中共一種“示弱“的情緒?這是一種策略還是美國還沒有徹底清醒?我們持續關註。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新聞來源:
Secretary of State Antony Blinken on the threat posed by China – 60 Minutes – CBS News

校對發布:文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