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5.3早間(路安墨談):布林肯接受CBS採訪說“美現在正處於面臨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美國人民努力走到了一起”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熊嘟嘟、四十而立、蓉兒(文蓉)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5/3/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布林肯接受CBS採訪說“美現在正處於面臨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美國人民努力走到了一起”意味著什麼?CBS評論“對抗中共國是當今兩黨唯一能夠達成的共識”  

摘要

1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接受CBS節目專訪的時說縱觀美國歷史,當國家面對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時,美國人民努力走到了一起,真正做到了長遠的思考和長遠投資,美國現在處於面臨這樣挑戰的時刻,對抗中共是兩黨唯一達成共識,傳達滅共集結令戰書,強調秩序和控制之間的平衡和互相約束與最高的法則。

2.中共挑戰美國的秩序,要動美國民主自由的製度,美國體系的強大是以法律體係作為依托而用法律的繩索,中共病毒利用美國的脆弱點使醫療體系崩潰,政府運作體系崩潰就是秩序的崩潰,連帶管理體系,稅收體系,美元體系,金融體係與科技軍事,中共最終的目標與動機就是毀滅全人類。

3.美國密蘇里和密西西比兩個州起訴中共政府在全面推進,對中共病毒要追責發了傳票,如果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回复,就會缺席審判,直接默認情況下對中共進行判決,這傳遞重要的信號,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屬於有外交豁免,但中國共產黨,中共國家衛生委等,是沒有外交豁免權。

4.中共宣傳部給習拍馬屁,說什麼多喝奶茶多鍛煉,所以黨內的這種鬥爭已白熱化,絕對是暗中背後捅刀子的;中共國在全世界做下了所有的孽障和所有證據,包括印度疫情越來越嚴厲;幸好有爆料革命有閆博士在去年直接報出來,否則中共可能已經奪了這個地球的權利。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5月3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我們看今天美國國務院的國務卿布林肯接受CBS60分鐘的節目專訪的時候,專門說到咱們標題裡所說的這個現在滅共是兩黨共和黨民主黨唯一達成共識的一個事情;更重要的是,他說縱觀美國歷史,當國家面對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時,美國人民努力走到了一起,真正做到了長遠的思考和長遠投資;他說美國現在就處於這樣一個時刻,並面臨這樣的挑戰。這話太猛了。我們再接下來待會來,美國兩個州都姓田哦倆都姓密,一個叫密蘇里州和密西西比州,都起訴中共國,起訴中共政府,對這個病毒要追責,已經發了傳票給中共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國共產黨,中共國家衛生委員會,中共應急管理辦,中共民政部,湖北省政府和武漢市政府,這些已經發了傳票;如果在規定的時間內它們沒有回复的話,就會缺席審判,直接默認情況下對他們進行判決,來尋求投訴中的救濟。這裡面有很多重要的信號,待會大家要聽什麼呢?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他是屬於有什麼外交豁免,但是中國共產黨,中共國家衛生委,中共應急,中共名頭下的它都是沒有外交豁免的,這裡頭所以這個事,好戲還在後面,都是共和黨的州在全面推進。我們待會還會給大家帶來,就是英國的軍情六處,前的首席執行官總監說這個病毒就是來自於實驗室,他很確鑿的說了。最後我們還會看看,這個中共宣傳部給習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說習說了一句這樣的話,“多喝奶茶多鍛煉”。我看到這句話,我差點我的咖啡全噴出來了,“多喝奶茶”,這都是啥概念?所以你看這個黨內的這種鬥爭白熱化,就是宣傳部裡頭各個方面插刀,你看不出來,這裡就給你插一把刀,這絕對是暗中背後捅刀子的。

好,首先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3:14)

第一條來自我們澳大利亞。三個國會議員呢有一個倡議,就是提出收回達爾文港。我們知道達爾文港呢,是1個澳幣的這個價錢,還是一個美金,記不住了啊,然後呢是出租給中共99年,應該是最早曝光這個消息呢,是在2018年的6月間,應該是這樣的,當時呢是整個澳洲上下,無論是朝野還是民間,真是震動,不知道。那現在呢有人動議如此,那麼我昨天晚上也是發帖發鏈接然後簽字。嗯,華人朋友在澳洲的,你一定要站出來說話,要表示一下你到底站在哪裡,對吧,否則的話真的有排華的時候呢,真的扯不清楚。

第二呢也是我們的這個鄰邦新西蘭,非常有意思啊,本來想親共的,阿德恩表態、說話、發言的時不時的還跟這個共產黨搭點邊,結果很快被他的朋友,因為他畢竟是五眼聯盟之一,同時呢大家都給他壓力,我們真的要磨刀霍霍的要滅共了,你在這個地方跟它在拋媚眼,你到底幹什麼?所以不得已新西蘭之後還得乖乖的回到這個立場上來,就是起碼要問清楚到底什麼是是,什麼是非,應該做什麼,所以呢,不得不重新表態,因為他被他的盟友痛毆。

第三條呢是來自我們的一個香港前沿。這個香港電台證實將刪除YOUTUBE、Facebook等平台,香港電台上架超過一年的那些片段,今日港台的優秀多段影片呢,已經陸續被刪去呢,當中包括那鏗鏘集合英文節目的pose和大量技術,我們知道鏗鏘集本身呢,在這個反送中行動中也表達了很多客觀實時德報導。那麼你想想港共在香港它想實行的話,它一定是從喉舌機關最先開始掐斷別人家喉舌,這種等於是一種鎖鏈的方式。那中共一向如此,更何況昨天節目艾麗女士也提到了大量的刪貼啊,它這個軍民共建的項目,它怕這個留下國際罪證,殊不知可能早就已經被別人備份,鐵證如山,刪也沒用,你刪的這個舉動恰恰是另外一個佐證,正如你心虛。

最後一條呢是一個這個世界排名第二的丹麥羽毛球名將,他叫安賽龍,第2次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呢依然還是陽性反應,這意味著這位前世界冠軍確診成這個新冠,或者說是COVID-19或者是CCP病毒,然後無奈要退出歐洲錦標賽男單決賽。現在呢,他也在他的個人平台上表示呢,就說參賽要承受風險。這個風險呢,是要把自己的命甚至可能家人命都要付出的風險,那隻好呢是希望平安的回家跟妻子兒女團聚。真的也是一種無奈,好謝謝路德。

路德(00:05:57)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5:58)

大家早上好。這里分享一個,就是說因為一個月前這個菲律賓的外長跟王毅正在就是當時進行了一個對話,並盛讚這個中共和這個菲律賓的友誼,但是今天菲律賓這位外長洛欣在一個推特上寫了一句話說,中國我的朋友,我要怎麼有禮貌的說呢,讓我看哦,Get the F* OUT, 就是說現在一個月的時間已經不再談中共和菲律賓的友誼了,而直接是開始罵粗話了,可見中共現在在亞洲地區這種小兄弟面前已經沒有尊嚴了。

還有一點就是說,同樣歐洲現在,因為上次是歐洲那個委員會和中共簽訂的這個中歐投資協定,但是歐洲議會開始進行了反擊,說如果中共如此的話將拒絕投票進行,也就是說現在整個的這個中歐投資協定已經暫停了,沒有辦法推進下去。這也是中共自己把自己作死,歐洲人想幫中共,現在也幫不了了。

還有最近就是說國內有一條消息,本來我看了一下還奇怪說,中國一季度對日本出口電動車急增8倍,因為我一想這個中共又要嗨了,再仔細一看,噢,原來只是一個季度只出口了800多輛,比以前是增長了8倍,因為以前只有90來輛,而且絕大部分是上海產的特斯拉也。也就是說說白了跟中共製造沒一點關係,但是中共仍然把它做成標題貼出來,可見中共的工業到頭了。好的路德。

路德(00:07:48)

好,我們看,這個有幾天咱們說習神,大家聽了耳朵都起繭了,咱們現在說美國一系列的這種滅共行動。這個布林肯接受CBS採訪,CBS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布林肯說,美中關係處於低谷的原因在於中國,他說他們處在一個就美中關係處在一個困難時刻,我看到主要兩個原因,我們看到中國近年來在國內採取更加壓制自由的行動,我們看到它在境外採取了更加囂張的行動,北京指責美國在新疆香港問題上乾涉中國內政,在國際問題上太霸道。布林肯拒絕接受中國的指責,說美國完全有理由和責任站出來,抵抗中國的相關行動,他說中國簽定了世界人權宣言,對人權作出了莊嚴承諾,但它違反了這些承諾;他們還承諾會遵守捍衛國際和平與安全的聯合國憲章,但他們正在削弱自己為維持國際秩序作出的承諾。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有那些言行。布林肯表示中國的所作所為將會對自己經濟會帶來負面影響,因為如果它面對來自世界廣大地區的責難時,發展經濟將會越來越困難。這是最後最關鍵的一句話,就是縱觀美國歷史,當國家面對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時,美國人民努力走到了一起,真正做到長遠的思考和長遠投資。他說美國現在就處於這樣一個時刻,並面臨這樣的挑戰。什麼挑戰?面對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敵對勢力那肯定就是中共國,重大挑戰就是中共國的這種超限戰的入侵。

什麼叫重大挑戰?如果說,你想想只是新疆香港問題,那就是重大挑戰嗎?安紅,是不是?如果說只是這個出口的問題,那叫重大挑戰嗎?那不叫重大挑戰,是不是?那都不叫挑戰,那隻能叫競爭。就人權,我們之前說沙特,沙特照樣沒人權,美國有沒有對他說是重大挑戰?沒有。有沒有對他說是敵對勢力?沒有。所以在人權問題上,美國布林肯不會下這個結論。你看美國正處於這樣一個時刻,並面臨這樣的挑戰,現在正處於這個重大挑戰。光“重大”兩個字,你就知道美國歷史上有幾次重大調整?這不是一個冷戰時期!冷戰時期算不算都不知道,二戰肯定算,一戰肯定不算,是吧?那個這個南北戰爭都不能叫做有敵對勢力,所以既是重大挑戰又有敵對勢力,估計那就是二戰,估計就是冷戰。

所以就這幾句話,他肯定不能直接說,我們就知道美國現在布林肯想傳遞的意思,絕對不僅僅是這個香港新疆,不僅僅是這些人權問題,絕對不僅僅是種族滅絕,因為這種族滅絕就對美國來說不算重大挑戰。什麼叫重大挑戰?就打到你美國本土,那才叫重大的挑戰,因為打到本土那才叫敵對勢力。否則沙特他就不是敵對勢力,沙特有沒有天天違反人權,是不是?婦女說不能去把頭巾,然後很嚴格的就是什麼伊斯蘭那種法;照樣沒說他是敵對勢力。更重要的,他說了一點,他說對抗中共是當今民主黨和共和黨唯一能達成的問題,美國不是要抑制中國,美國要對付的那些挑戰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人,這個秩序包括很多。所以布林肯他這裡最後那句話非常重要,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兩個結合在一起,直接有所指:是什麼事、什麼人?什麼樣的人是他的敵對勢力?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12:18)

說白了是很清晰的戰書,只不過呢,他沒有用這個標的式語言,但是呢,它已經直接點出了所有的要點,我們需要啊。

第1條呢就是說他直接拒絕,我們知道這個拜登上台之後呢布林肯的態度,相對而言,相對蓬佩奧而言前國務卿,他其實還是比較優柔有餘,就是說不是那麼嗯針尖對麥芒,當然這一次你就直接給你否了,不同意,我也不承認你說的是對的,我拒絕你說的那個,但是我要表述我闡述的一切。

第二呢,他有一個十足的例證,就是一個是中共國簽署過人權宣言,還有就是它加入了聯合國憲章,本身這兩套都是國際公約,本身這兩條都是約束你的,既然選擇遵從整個這個普世的價值和規則,你就應該按照他的這個章程去行事,可是恰恰中共是說嘴打嘴、指臉打臉,它自己撕毀,它自己做的所有這些行徑全部都是違背的,那麼你從何而談你還有信,對吧?

第3條呢,就是說這個關於這個重大的挑戰,我也想多說幾句啊,這個重大挑戰,其實這個提議已經再明晰不過了,說白了,美國不怕打。這才是中共老說的,不怕打,雖遠必誅;其實美國才是真正的說我們不怕打,為了世界正義,美國願意做這件事情,所以這才是重大挑戰。那前兩次呢,我個人也認為一個是二戰一個是冷戰,二戰呢是因為這個日本突然襲擊,珍珠港突然襲擊,就最後就悍然發動戰爭,美國本來其實遠離戰爭的,最終捲進去,那麼他最終成為一個主旨,或者說領導著世界最終走向和平的一個這麼一個力量。真的是功績不小啊,或者說是可以直接就記載到我們這個整個地球這一波人類史上;第2條就是冷戰時期,要知道當時裡根總統呢是用了這種這個星球大戰的計劃啊,不管有無,但是最終是拖垮前蘇聯。所以這裡面呢排除其他的因素啊,比如說中共國還給他情報等等,但是就是這兩場戰爭其實都是正義跟邪惡的較量,正義最終戰勝了邪惡。那麼這一次呢能夠媲美或者能夠這個平行說起來那個重大挑戰的話,其實就是說,針對這整個邪惡的撒旦是你,說白就是我個人認為啊,這個咱們Yates戰友發了一個推特說呢,毛的這個宗旨是4個字:餓死中國;這個習呢是毒死全球。這樣兩個人你想想他們還能幹什麼?所以真正說起來重大挑戰。

最後一條呢,就是說這是一個共識。我們之前應該是120之後,大家情緒特別低落那幾天,我們路德社的節目就直接點出來了,這個兩黨聯合滅共的共識。川普總統提出任何動議民主黨都可能反對,對吧?你像佩羅西在的時候,他只要一開口還沒說什麼呢,就已經把反對準備好了,對不對?現在呢就是說是民主黨在台上,那麼共和黨本身就是反共,或者說本身有利益需求,就是要這麼做的,那正好沿襲川普總統這個國策,或者說他之前那個策略。但現在再好不過的時機是由布林肯提出來的兩黨聯合滅共是唯一的共識,也就是說黨與黨之間的分歧依舊在美國存在,那是美國的內政,無人知會也不可以乾預,兩黨的共識是對外的。任何人膽敢來觸犯這一條的話,真的是人家兄弟兩個是可以合力斷金的,所以我想只要我們的戰友一直跟過來的話,只要看到這一條其實應該非常的振奮,就是說我們不僅僅預測對了,而且同時是由布林肯直接擲地有聲的宣布,就是這麼回事,你中共還敢怎麼著嗎?謝謝路德。

路德(00:16:07)

安紅說的很對,美國的文化就是這樣,當外部沒有敵人的時候,外部找不到對手的時候,內部先打,把自己變厲害了,越打越厲害。是不是?然後外部一旦有了,兩邊一起上,中共就被他們內部打來打去給迷惑了,你看這是他們自己都打成一鍋粥,是不是?實際上他們內部的互相打就是練兵,中共國的思維就覺得你們內部的鬥爭好像就是你們不能走到一起去,實際上對外他們100%是走到一起的。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16:57)

大家還記得嗎?就是布林肯差不多在一個多月前被我們的楊娘娘不吃美國這一套直接給懟回來了,但是一個月後看到了,這個布林肯直接一開始說出自己心裡話,當時布林肯回到美國的時候被川普總統還嘲諷說,我的官員不會這樣懦弱,實際上布林肯是隱忍了一段時間,但現在還可以看出來他的回擊絕對也可以說是美國不吃中共國這一套,中共這一套是什麼,就是對外咄咄逼人,還有一點就是說我看到他是在星期天哥倫比亞廣播電台的60分鐘節目中接受采訪的,我感覺這應該是全美,甚至全世界廣播的,也就是他說的話,絕對是非常負責任和這個有宣傳力度的,他說中國最早對內採取了更加壓制自由的行動,對外採取了更加囂張的行動,這個“更加”這個詞就是說中共以前就對內壓制自由,對外已經很囂張了,只是最近更加囂張。布林肯就是說美國並不是主動想打中共,關鍵是中共太狂妄了,特別是在香港問題,在國際上問題上太霸道了,說白了你已經做惡做到別人都忍無可忍了。這一點上就是把美國又放到了一個比較高的位置,但是這樣一看,既然他能把美國放到這麼高的一個位置,那麼美國一定要出手,不能光嘴說啊,責任很大,我要出手,但實際上你不出手,我覺得不會。而且這個時間點比較特殊,布林肯發表完這個講話就馬上去G7峰會,可見他這個話絕對會帶給G7,甚至在G7會議上會給這幾個國家定了一個基調,我就是來強力製止和抵制中共的這種囂張行為的。好的路德。

路德(00:19:12)

我們看他具體的內容,原話怎麼說,他有一段,咱們這個喜馬拉雅國際工作站最新的推特號把它翻譯出來了,說中共國是世界上唯一有軍事,經濟和外交能力,可以攻擊破壞並挑戰我們最關切並堅定守護的基於規則的秩序。我要明確指出非常重要的一點是,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控製或壓制中國。

這句話你看說的很到位,就美國不是為了控制,是共同來遵守一種秩序,這就是美國的文化。所以大家就很奇怪,第一不是控制,中共國它覺得秩序就是控制,明白吧,統一控制統一領導,你就沒有自由;美國的規則是我們共同來遵守一個規則,就像籃球場上大家都遵守。你別你犯規了,然後你就不算犯規,你進一個算兩個,就像郝董說的一個頭球算兩個球,這就是規則制定的秩序。秩序和控制之間達到一個平衡,互相約束這是最關鍵的。你看中共國的邏輯都是混亂的,混亂在哪裡,我不想被你控制,不想被你控制,所以我要破壞你的秩序。它這個不被控制的邏輯是破壞秩序,但是它自己又去控制別人,就控制14億老百姓,拉著14億的老百姓來破壞這個秩序,但是它又沒有建立這個秩序的能力。

就你有本事你去建立一個秩序去取代,比如說,大家知道這個橄欖球是怎麼出來的,就當是他們在軍營裡覺得踢足球太累了,而且手不能碰,我直接把球抱起來跑。哎,很多人覺得也挺好玩的,就開發出了橄欖球的規則。後來做成美國第一運動。籃球是怎麼出來的?籃球也是,一個大學的一個老師,一個中學老師,因為先有橄欖球再有籃球,他覺得他們出去玩橄欖球的時候太麻煩了,刮風下雨他就沒法那個,他說我們在室內有個什麼東西玩就更好了,他就搞個籃筐去投,就成了現在的籃球。就是你可以開發你的秩序,但是你不能破壞現有別人的秩序,你可以用你更好的秩序去形成自然的狀態形成你的生態圈,你不能用人工的方式強迫。美國所有現有的這幾十年的秩序它都是自然而然產生的,就像這個病毒一樣,你中共就天天想著彎道超車,用國家的力量集中去實現一種秩序,通過控制的方式形成這種秩序。就像美國很多殭屍的影片,分辨人是不是殭屍就是看它露不露出兩個獠牙,明白吧,而不是說到底它嘴巴上說得多漂亮,獠牙一露出來,就知道它就要吸你的血把你成殭屍,最終是要控制。所以中共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說給你半條被子,然後你看習就說了,青年要鍛煉好身體為革命事業健康工作50年,嚇了我一大跳,就是你要被控制50年,明白嗎?本性就是既要有秩序又不要有控制,美國一直在做這個事,這是最核心的,所以布林肯這一句話其實說的是關鍵點,就是美國一直以來形成的這個秩序是大家共同認可的一種生態環境,自然法則,最終大家共同遵守,然後你可以在這個秩序裡頭變的更強大,就像NBA的規則,你如果天天睡大覺天天想辦法買通裁判,或者在這個里頭拿槍去威脅別人或者放病毒,那就是破壞最基本的秩序規則。所以他的目的不是控製或壓制中國,而是要維護中共國正作勢挑戰基於規則的秩序,如果任何人想要挑戰這個秩序,我們都將與之對抗,這就是秩序規則,就是最高的法則。

二战以后人类的历史上几千年人类都在寻找一个秩序,各有各的秩序,你看之前这个伊斯兰有伊斯兰世界的秩序,天主教有天主教世界的基础,东罗马帝国有东罗马帝国的秩序,西罗马帝国有西罗马帝国的秩序,到后面在一战的时候各个帝国,德意志帝国有德意志帝国秩序,英国有英国的秩序,再到后面冷战,前苏联有前苏联的秩序,虽然他是叫共产,也是有共产秩序的,至少是有秩序,中共国干的就是无秩序,自古以来说白了从苏区或者最早什么安源暴动,就是不断挑战,以破坏秩序为己任,这是中共国一直以来所做的,无论哪个秩序我就钻空子,我就不遵守,然后反过来要挟跟你谈判的这种方式,他现在在之前每天都在赢,现在他要挑战国际秩序,美国意识到这个病毒也是就是挑战这个秩序的一个重要环节。安红。

安红(00:27:01)

其实这个秩序本身是大家公认的,就是一个规则和章程,那如果说有人说他高调宣布要遵守的话,混到了这个队伍里,最终他是以不作为甚至要彻底拆毁这个秩序为目的的话,那说白了直接就一脚踢飞,就这么一个程序,或者说有它的仲裁机构,但是之前整个世界恐怕都被中共蒙蔽了,中共就直接在那儿撒谎骗人说我们一定要尊重这个秩序,毛当年说的可好了,他说未来的那个新中国就是一个像美国这样的,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做过,真正到该做的时候,他会说我就是那个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所以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新秩序,那真正他能做的是什么,就是所谓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动用一切资源和人力去办,下一个事情出现了也是如法炮制,你可以想象整个从上到下没有一个真正的架构,也没有一个真正的秩序的话,这个国家都没有办法顺利通畅的运转。为什么美国这些先进国家可以,就一定是得益于这个秩序,这个秩序保证所有的运作通畅,决策层只需要在关键节点和大是大非上做出选择就够了,说明我们被中共统治这么多年,并不是我们的老祖先没有,而是说中共彻底把它们全部都隔断了。所以真正到了现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呢,重建这个秩序有多么的难,但是一旦建好了会有多么的好,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尽的职责,如果说新中国联邦能够做的越快越好,尽善尽美的话,重建一个秩序是最重要的,谢谢路德。

路德(00:28:59)

你看在这一段话,之所以和中共国对抗,最重要的就是历史时期的不一样,德国希特勒当时是不同秩序之间的对抗,我们说日本也是有自己的秩序啊,剖腹自杀,然后天皇效忠,然后每个集体意识绝对可以发挥到很强大,个体意识也发挥的很强大啊,在这样一个秩序下。美国是自由世界的秩序,就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一种生态,最终竞争出来的,他最终要有个胜负,现在美国面对的就是无秩序主义,但是这个无秩序和之前的不同秩序之间的对抗相比,他觉得更加重要重大。因为这个无秩序,它就相当于什么,就相当于这个之前的这个权力的游戏里头尸鬼这种.对不对?美国所有的这些秩序,我们刚才说,落实到具体方方面面,就是中共国正是因为要挑战这个秩序,所以要必须跟它对抗;并不是因为什么种族灭绝这些事情,是不是?大家看见没有?就是沙特遵守这个秩序,但是在人权上有瑕疵,没问题;新加坡…说白了就是这个秩序是人去建立的,但是核心你得要遵守,就这个意思,你自己建的你自己遵守。就是你中共哪怕自己建一个,你就像是沙特一样的秩序,是不是?那你也得遵守。你不能说,面上建一个,但是你不遵守,私底下玩另一套;跟美国也是面上给你钱,私底下玩一套,私底下玩的这一套很邪恶,而这种邪恶是无法控制的,无法控制的一个最重要的结果。就是之前,你说美国人难道不知道中共国一直在挑战这个秩序吗?他绝对知道。那现在为什么害怕,要与中共对抗,难道仅仅是偷窃知识产权吗?我告诉你,就算中共国偷美国的知识产权,永远偷的也都是三流,5年以后10年以后(以前)的东西,说白了,就是让你偷的东西,你才偷得到。最核心的就是什么?美国发现,它在挑战这个秩序的过程中,中共找到了一个可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病毒这个武器,这个东西是完全失控的,并且不需要很高超的技术,就你美国的这个知识产权,高科技的东西在这病毒里头不需要。明白了,你对它没法约束了。这是他们最害怕,这是他最最害怕的。你之前偷资产权,哪怕你搞导弹,哪怕你什么巨浪,什么东风,美国都不怕。因为搞了多少年了,你想想,美国都有有办法,直接按死;但如果在篮球场上直接放毒,那他绝对害怕,核心就在这里。因为这是美国发现他们弱点,真正的弱点被中共找到了。这个墨博士你怎么看?

墨博士(00:32:57)

嗯,是的,就是說中共這個挑戰秩序我覺得是非常的就是相當觸動了美國的弱點,就是這個秩序並不是說挑戰秩序,並不是說你建立秩序美國要打;你像包括連朝鮮,俄羅斯還有伊朗,他們建立自己的秩序,即使他們對美國不滿意,敵視美國,美國也不會把自己的秩序強加於他們頭上,閉關鎖國、願意做什麼是你的自由,你們人民的選擇。但是現在他說到這個東西就說是,問題是這個秩序是美國在全世界自己在建立和維持的,中共挑戰這個秩序絕對不是在中共國內,它已經在國際舞台上對美國的秩序的挑戰,說白了就是進攻了。並不是自己搞那一套,它就是說象回到以前的文革時期,回到毛時期其實也不是在挑戰美國的秩序;那隻有一種形式是挑戰美國的秩序,它用美國防不勝防的東西,象路德先生說的,打到了美國就是要滅美國的時候,這是挑戰美國的秩序。

而且還有一點就是說。以前美國不覺得中共有能力挑戰自己,對吧,相當於你海軍你就是10艘遼寧艦,美國也不認為你有能力挑戰這個秩序;你就是你的製造業,你就是全民都變成了富人,跟日本一樣強,他也不認為你會挑戰他的秩序;那麼現在認為你挑戰秩序了,這就是你要動了美國秩序的根,就是美國先賢建立的這套民主自由的製度,這個制度被你挑戰了。那現在大家看到,只有什麼只有病毒超限戰,所以說美國這個時候一定要把中共國在這個挑戰秩序呢,就是沒有辦法,說白了你已經打到我的家門口,甚至打到我家裡來了,如果我再不反擊我就要滅國,滅掉我這個秩序的時候,我一定要還手。所以說布林肯在裡面說白了一句話,有點訴苦樣子,不是我想打你,是你逼我打你。這一點,好的路德。

路德(00:35:09)

這個秩序最重要的就是:秩序是建體系,體係是建生態,對吧?這個因為美國的體係是很強大的,它就是所有的法律體係作為依托,用法律的繩索,就可以說步步為營,他構建了一個很牢的一個這樣的體系,在這個體系上,各種生態長的非常旺盛。這個生態有好的有不好的,就是不好的生態也叫生態。記住,就像這個澳洲說把什麼狼給給殺掉了,然後兔子最後變成破壞生態的。所以我們告訴大家,這個秩序最弱的點,就像現在印度。我告訴你,印度是有秩序有體系的,雖然體系跟美國有區別,還有種姓制度在那裡。這叫什麼?當進入一種危機狀態,你整個醫療體系崩潰,你的政府的運作體系崩潰的時候,這就是你的秩序崩潰。中共在幹這個事,你的體系崩潰。你想想美國這段話,我跟他馬上就要參加G7會議會呀,它絕對嚇死。印度現在去WHO,有接近5億人感染了。你想想醫療體系崩潰,你的接下來是什麼?你想想整個政府的運作,所有的管理體系,稅收體系,稅收體系,美元體系,美元體系,金融體系,金融體係與科技,所有人都沒地方上班,軍事,所有的這就叫體系的崩潰,一個弱點,脆弱點就醫療體系,看見沒有?他這句話重大挑戰。

中共要挑戰,它得有抓手,唯一的抓手,美國絕對看到了。我告訴大家,別的都它想挑戰它都打不進去,我告訴你,就像美國做了一個強大的航空母艦堡壘,你開個小破船你能上去嗎?你上都上不去,你怎麼挑戰?幾十年它都無法挑戰,前蘇聯都無法挑戰。中共找到了這一點,美國看明白這一點,所以119絕對的,安紅,提前給美國預警,讓美國提前做好準備。這一系列如果沒有這個,我告訴你至少3月份美國就跟近現代印度一樣,真的。美國再加上當時ANTIFA,你看安提法幾月份出來的?6月份出來的,全部準備好,再加什麼那個芬太尼,再加上假美元。中共國這一招,當時去年這一系列的,就已經要把美國的體系和秩序給徹底滅了。你想想,如果那時候美國在這個航母也全感染了,核潛艇也感染了,那個南海,台海不就它控制了嗎?是不是?你整個亞太地區你哪有話語權,第1島鏈不就突破了,所以很多事情大家看明白,咱們所有的觀眾你們一定要自信,這一次拯救這個絕對是咱們中國人。安紅分享一下。

安紅(00:38:40)

沒錯,接著路德先生的話,絕對是我們中國人,只有我們自己站起來。文貴先生在昨天的視頻直播中還在說呢,真的在某種程度上你不能指望著別人來救我們自己,一定是我們自己來站出來要發聲。所有在海外的不發聲的,最終都有可能遭遇一些不測,這個不測,就是說你永遠不可避免當地人對你的歧視,你永遠不可能把所有的原因清清楚楚的解釋給當地的每一個人。我們能取得這個,比如說像美國這樣的國家,大多數包括澳洲五眼聯盟國家,大多數國家裡面大多數大部分人民能夠真正理清楚CCP中共和中國人民關係,就已經非常之不錯了。要知道這個,我們這個我們澳洲的這個議員他發起這個,呼喚啊把這個達爾文港還回來的話,他在他那個公開信裡寫的,其實還點出來的是Chinese government,GOVERNMENT of Chinese people說的是這個,對不對?所以一定要,我們也要做一些事情,只有這樣做,才能真正向世界展示,我們是不願與中共為伍,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和關鍵的節點。因為大戰,說白了其實已經開始,只是說最激烈最白熱化的那場戰鬥,說白了已經迫在眉睫。好謝謝路德。

路德(00:39:55)

你想想這個印度這種情況,多恐怖。如果放在美國,放在澳洲,放在這些自由世界的話。印度這種情況,WHO很多人評估,他們都說,任何國家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印度現在這種情況,因為印度的現在變異的這個病毒非常厲害,死亡率比以前突然間升高,傳染性也急劇升高。這就是我們去年119、120連續幾次節目,從邏輯上跟大家講,為什麼這一定是來自中共軍方?因為說白了只有62例的時候,咱們就敢說這話,大家想想。

我記得是當天晚上1月19號晚上做節目,我就用那個國王的棋盤比喻,至少幾個億:第1個棋盤放一粒米,第2個棋盤兩粒米,第3個棋盤4粒米,一直放,放到最後一個棋盤時候是多少億噸,用這個例子來告訴大家;並且閆博士那時候跟我說,如果是自然的病毒,傳三次,基本上因為病毒它也要存活,他基本上就跟人就會和諧相處,這就是所謂的群體免疫;但是她說這個不可能,不可能有群體免疫,不可能消亡。現在一一驗證了,越來越強。咱們當時說的五點:強變異,現在是不是強變異。第一就是變異速度很快,第二越變越強,就這個概念,哪個沒說對了?大家想想,全世界119咱們說的時候,咱們預警的時候,有誰?那幫砸鍋的砸我們的,我記得是朱萬利還說我們危言聳聽,馬上做個節目又說我們那個,是不是?當時個戰友之家SARA還說我們在這裡危言聳聽,製造恐慌。是不是?所以這些最終都是驗證的,等待驗證。

所以你看很多事情你看包括塞林将军塞林博士,最近一直在挖这个东西,挖的很多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只会(帮助验证),我们的战友很多自发的去挖,从来没有一个是闫博士或者我让他们去。从来没有!我们所有的东西,就跟这个美国一样,建立一个秩序是自己加进来,自发的加入,从来没有说组织大家,包括什么路德视频的所有的文宣没有一个是我安排组织的。从来不组织,我做事永远不组织,永远让大家自发来。这些挖的自发的这些,越挖越验证,安红,这就是科学。如果挖两下之后发现,这路德是胡扯呀,什么舟山蝙蝠跟他完全没关系。每一个人只要懂英文的,基本上因为挖的人我看都是博士啊,都是很多都是越挖他越发现,越来越验证119,越来越每个人都沉浸在里面。所以就经得起千锤百炼,经得起任何人去检验,自己靠实力自己去检测,他们挖专利,挖论文,挖来挖去发现,不可能是来自自然。包括最早的冠博士,康教授他们也是最早听完节目,去年就开始一比对一挖“诶,是哦”,这就叫验证。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去年119到现在,咱们没有一个字调整过,没有一个字改过,说当时说出来几句,就说我们说错了,这不是那个。是不是?有没有说过?没有,每一个字到现在都是掷地有声,全部验证。是不是?这就是什么,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这种秩序里头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要真实,你真正的,你既要逻辑性,你又要什么呢?最终能验证。这个墨博士。

墨博士(00:44:39)

是的,就是說這裡面布林肯他還說到一個,就是一個說是那個評論說是,差不多是兩黨聯合,還有一個美國人民努力走到一起。我覺得如果按布林肯他的國務卿,他說這個話絕對是有一句有底氣的,不可能他說完這個話,馬上那個反對黨共和黨你站出來說我們沒有跟你聯合,你是自作多情。這樣他很丟人,也就是說他出來的時候,已經意味著內部已經得到了共和黨的首肯,是要聯合一起。這基本上是說白了他是在向美國人民在說:我們的政黨即使有分歧,即使我們民主黨跟共和黨這次大選打得如此慘烈,但是我們現在面臨著一個更大的敵人,我們要走到一起。這個實際上是向所有的美國人民喊話,也就是不管現在是民主黨的選民還是共和黨的選民,還是佔中間派的軍隊和其他派系,都應該站在一起,那麼站在一起就只有一個問題:美國面臨一個最大的敵人和最大的挑戰和敵對勢力,那隻能是什麼?現在就是投放這個病毒的罪魁禍首中共。這一點上布林肯一直是沒有明說,但是他的信息量一直傳遞出來,包括塞林博士和大家挖,看到很多的信息塞林博士直接轉,說明他已經對這個信息進行認可和東西,並不是說我們轉的東西只是塞林博士說,他背後有一強大的軍事情報和這種生物情報組織,不然的話布林肯也不會在這麼短短的一個月,這個口吻轉距這麼大,直接什麼從忍氣吞聲看著這個楊娘娘發飆,到現在對整個全世界說出這種話。這個轉變絕對是底氣十足,這個里面絕對的信息量絕對是很大的,而且這個信息量還確定一點,他的老闆就是說美國政府的這些沼澤勢力基本上應該是首肯了,他才能在表面上和前台說出這些話。好的路德。

路德(00:46:50)

你看,前這個英國軍情六處的局長告訴LBC說:極有可能冠狀病毒來自實驗室。就這些東西,就這個人,他是理查德爵士,連續5年是M16的這個局長。

這裡頭,美國你看密西西比州和密蘇里州,現在正在起訴中共多個部委,裡面已經發了傳票,你看這裡的起訴只是他們現在惡意和危險地散播病毒,就是隱瞞這個東西。由於外國政府有主權豁免,所以只是接到傳票的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中共國家衛生委,中共應急管理部,中共民政部,湖北省政府和武漢市政府,法院還向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發了傳票。這些就是,除了政府之外是有外交豁免,其他的都沒有,看見沒有?什麼中國共產黨,什麼中共國家衛生委都是沒有外交豁免的。我們再說一個,說到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安紅,你看毛賊東在1949年的時候,10月1號,他說的,他宣布的是什麼?你仔細聽明白沒有?他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後面有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是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我告訴你,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央人民政府成立。這裡頭是有問題的,你看明白沒有?就是49年10月1號是一個政府的成立,根本不存在什麼新中國、舊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這個政府,成立了今天,按湖南話講,所以我告訴大家,這裡頭,其實他這裡頭是,就是他是心虛的在那個時候。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我這是話中話,大家還可以體驗一下。然後這個里頭對他們進行傳票,裡面說的很清楚,21天必須做出回應,如果不做回應,地區法院通知他們將默認情況下,對你進行判決來尋求投訴中的救濟。這裡頭中國共產黨,中共國家衛生委,這些所有的會找他們救濟,說白了就是扣押他們在美國的各種資產。先就是一步一步美國就這樣,很多人說,美國你抓不到別人有啥辦法?美國沒問題,美國很簡單,法院先判,哪怕你在天涯海角,無所謂,知道嗎?今年不行,5年,5年以後10年,反正你就始終背著這個東西,總有一天,你會被賞金獵人給抓住。今天判了,可能明天沒錢,沒問題,只要驗證這個錢是你的,100%隨時。所以美國法庭,你根本不用擔心這個抓不到他人或者弄不到他的錢。不用擔心,接下來一個一個官司,這就是步步為營,這就是當他建立了秩序以後,當建立了的法律體係以後,建立了它這個生態以後,他一個點他可以全面的這個網他全給你 網起來。安紅。

安紅(00:50:58)

嗯,沒錯。這個我是有一個很深的體會,就是說西方人(讓)中共鑽了一個最大的空子,就說它以為它這樣胡作非為是別人不敢管也不想管的,或者說哪怕傷及了對方的利益,但因為有私下的其他利益,更大的利益的勾兌,他是不願意站出來管的。真的是中共輕敵,而且低估了整個正義的力量。我們知道真的是很多人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你只要沒有惹著我,真的可以不管你。像我們之前節目分析過的那些香港同胞遭受如此之重的話,只要沒惹著美國人的什麼事,實話實說,他的這個說的同情之心可能是爆棚,但是真正為這個做什麼的話,他一定會考量到美國的利益,可能就會局促不安的這個止步不前。但現在是因為這個病毒這個情況整個影響到全世界,沒有一個人可以躲過的話,那麼那時候就必須要站出來的,所以這個時候就是說步步為營逼著中共。那中共已經在整個這個事件的過程中,截至目前為止我們看到了非常之清晰的中共生動的表演,謊言包天,包藏禍心,沒有一件事情能夠真正讓人服眾,那它所說的所有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想毀滅整個人類,毀滅地球,無外乎只是想把CCP它自己給做大,一旦這個目標或者說中共的這種動機和它的這個運作和它最終的這個目的被美國或者說被正義力量識穿的話,那說白了,我們自己同胞的決心也是這麼一個過程,原來它們放毒是為了想控制全世界,原來它們放毒是絲毫不考量任何人在這個地球上生存的權利,原來它們放毒還是用集中的這個精銳的部隊優勢兵力全部都是科學家甚麼什麼級別以上的,而且是軍方直接出面的。所以所有這些證據呈堂的時候,我們這才能夠真正理解這麼一個邪惡的政府,這麼一個邪惡的政黨,有它在這個地球上真的是多餘。還有也很感愧路德先生剛才說的,的確是。因為畢竟那個聲音,可能大家在國內被洗腦,看紀錄片都無數遍的在耳邊響起來,他真是這麼說的,他停頓了一下。如果從這個地方去糾結的話,還真是它不是一個合法的政府。那麼再反過來用另外一個最好的例證就是71年那當時重返聯合國大會的時候,也是說這個當時是把中華民國台灣的代表移走了,那它是來個代表,中華所謂的那些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它只是個代表 而已,它真正沒有真的其他實權,而恰恰是中華民國才真正的一個這麼一個承接。所以今天把這個話題談出來,真的是讓人好好回想一下,唉呀,天哪,原來這個非法的政府,它當時的宣布者在這個所謂的天安門朝堂廟堂上宣布的時候,它就藏著一個。還有,我們都知道雙十是那個中華民國的國慶,它為什麼是10月1號匆匆忙忙請了個高人掐算了一下時間。那一年應該是1月31號一月最大的日子進城,解放軍進了北京城,然後掐算時間說只有這個10月1號下午3點多少多少分開始才能對它有利,所以就挑了這麼個日子,匆匆忙忙上了天安門,匆匆忙忙宣布,結果今天還有這麼一個話柄被我們抓出來,還真的是讓人覺得原來是一個偽政府的成立。那麼既然是偽政府,就可能成立的話,也可能被徹底宣判無效,徹底被推翻了。好,謝謝路德。

路德(00:54:31)

就是說,那一天他是這樣: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因為一個國家,美國,就國際法對國家的定義,第一,它得有一個政府;第二,它得有立法機構,就說白了你得有老百姓的這個立法機構;然後還得有一片土地,就是一個這樣的一個概念。我們之前做節目專門說過。它只是成立了政府,但是這個國,這個真正國際社會認可的國這個概念,這裡頭還得有幾個別的要素,它沒有,明白吧,它是這個概念。他說,我只是今天成立了個政府,這個政府但是因為成立政府,所以它根本不是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這個咱老百姓都被他騙了,在這裡頭。所以他為什麼要說中央人民政府一直,他一直不是說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今天成立了,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說白了就這:這個物業管理公司今天成立了,就是你這個小區的,政府嘛就是物業管理公司,但是物業管理公司要根據什麼來管理呢?要一系列的法?法是什麼?就必須成立法機構,當時它是忽悠全世界嘛,所以說我們今天先成立一個政府,明天呢,我們再搞個什麼人大,人大就是美國的國會,政協就像美國的什麼參議院類似於這種,我們先成立,然後我們再來搞立法,但是實際上,它後面那些動作,它其實就是騙嘛,就把那個東西搞了來忽悠老百姓,我們成立了共和國,其實那時候根本還沒成立所謂的共和國,因為你根本就不是共和體制,只是成立了一個政府而已,相當於一個臨時的中央政府,最終認可是要全中國人民認可,你才是一個國。這個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56:43)

這裡實際上說白了,中共就是最早的是一個搶權奪班的一個草台子,跟這個叫做農民中國的這個傳統歷史上的農民起義,跑到皇帝城裡面,坐在皇帝的位置上喊一聲,叫做“稱帝”其實沒有什麼區別。它根本沒有現代國家共和國的這種體制和人民和民主的這個因素在裡面,法律現在看來也是一個什麼一紙空文。這裡面就是會引出一個問題,如果它們中共只是一個政權,它並不是一個完整的國家的話,那麼密蘇這兩個美國的各州就可以對中共的政府進行傳票和傳訊。因為你現在只是一個就像是物業公司,你不是業主,那直接的話就可以對你進行控告。還有它這裡面還對你下屬的各個部門包括武毒所都有傳票,那意味著在未來的審訊當中,即使這些部門缺席審判的話,很多的情報和證據是不是就可以公諸於眾了呢?這裡面會不會這個檢察長和這兩州的法官就可以要求某些證據可以拿出來作為呈堂證供,那麼中共國製毒的東西,是不是有法律程序可以向全美國和全世界公佈呢?我覺得這個如果再繼續下去,絕對是一個很可能的。

這裡面我同意路德先生說的,就是說,美國這個審判有可能很多國家認為,很多人認為這不重要,因為你沒有辦法開出罰單和去執行。我覺得這個執行可能執行的方式,中西方的差距不一樣,就是賞金獵人這個概念,就像以前美國西部片的時候,我看過很多,它的法律有,它沒有執行能力,那怎麼辦呢?就用賞金獵人把這些東西放出去,誰有本事去拿,然後分這個賞金,也就是說白了就是有能力去執行,那麼如果美國各州的法律判完了,那麼就不一定是美國國家執行,你知道嗎?有很多民間組織就可以執行了,它只要有法律,很多,甚至很多其他的國家說不定有特戰隊,你要這個東西,中共這邊欠了10億,我幫你要回來,各自分5億,那麼這些有能力的人說不定就幫助美國人直接去找中共要錢。比如說華爾街,我可以幫你拿中共十億,這裡面你拿走5億,我拿走5億,有人做嗎?絕對有人做,很多華爾街,我知道中共國對你制裁的人錢在哪裡,有些人,包括中共在美國的這些金融的這些黑手,可能是這是乾乾淨淨的錢呀,以前拿咱們中共的錢是黑錢,你要​​藏,你要躲,但是你現在反水把中共的錢拿回來的時候,你可是乾乾淨淨,又是立功,又能拿錢,這種時候我相信整個美國舉國上下,包括華爾街,很多部門都會搶著這單生意,把中共的錢給拿走。好的,德路。

路德(00:59:53)

好,這個我們,你看,這個中共,在這裡頭,這裡有一篇網易的,說華爾街又瘋了,美國人可能正在製造人類史上最大的金融泡沫。這裡面說的這個賈躍亭,賈躍亭說,這個即將他的法拉第未來將正式在美國上市,估值34億美元,說這裡面,他說他是通過什麼呢?美國現在一個新的一種上市方式,就是要所謂的SPAC,就是特殊目的收購公司,是美國和倫敦資本市場特有的上市形式,通常由知名投資人和企業家牽頭成立。說這個公司只有現金,沒有實體,實際經營業務,它創建的唯一目的就是上市後收購一家有實際經營業務的非上市公司,讓被收購公司無需通過IPO即可上市。這就是有點像借殼上市的版本,只不過比借殼上市玩的更野。他說是一開始就以藉殼上市,一上來就擺明是個殼公司。然後說這個SPAC,說賈躍亭準備用用SPAC這個方式來上市,然後他說的就說美國現在這個SPAC玩得很爛,有大量的資金進入到收購這些,然後在股市上市,股市所以推高到33000多點,而這個所謂的點數跟這個入場的這個資金量有關,然後跟入場的交易量,交易的股票數量也有關係,然後他的意思是說美國現在正在製造各種金融泡沫,瘋狂地說SPAC這種方式,來證明說美國可能製造人類史上最大金融泡沫。

我想說什麼呢?就說這美國它就是一種生態,這種生態裡頭既可能產生泡沫,也可能產生實體。泡沫也是生態的其中一種,但是有人就去追泡沫,那有人追;有人他就追實體,那有人追。這個幾年那可能追泡沫的人他可能賺了,有多少年的追實體人他就賺了,但是美國他就什麼,說白了就是這種生態,它就自然而然的存在,因為他發現這種東西存在,所以他就用秩序,用規則的方式,把這種泡沫給它管起來,就是要大家有規則。就是就打籃球吧,說白了就是之前大家都在街上打野球,很多人說這野球也是一個市場啊,這麼多人關注,我們把這個市場變成一種商業化,並且通過商業化變成有規則,有裁判員,然後就所有野球上的這些人,他就變成了精英,否則那野球市場那打著沒錢賺,很多都開始亂搞是不是?野球市場,美國的很多行業都這樣,包括什麼拳擊UFC之前都是地下的,UFC, 打著打著很多人關注,UFC打著打著還死人,沒有規則,然後互相之間報復,甚至形成仇恨,那就引導成一種有規則的,變成了拳壇UFC的這種最牛的,世界上舉世矚目的全都在關注的這種巨大的商業價值,並且最終成為有規則,互相之間純粹變成了一種競爭,而不是一種成為仇家,因為你地下的就會變成仇家。所以就中共國它永遠,像寫這篇的,他就不理解,不理解。美國就是有效地去引導,引導成,最終成為一種行業的規則,在這個規則裡頭,所有的參與的人都把良幣最終驅逐劣幣。中共國我跟你說絕對的啊,就是搞沒規則,最終是劣幣驅逐良幣,誰在這裡頭玩陰的,玩野的,說話不算數,玩心腸黑的,然後玩心理戰,然後互相讓誰控制,誰就贏,最終使整個體系,這個生態是越來越差。安紅。

安紅(01:04:52)

沒錯,同意。這個玩陰的玩,玩不過。這個看似在某個局歷史階段,可能玩陰的真的是把玩陽的,或者說把正義的給做了或者說給辦了,但是這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總有那一天,這個時間能證明一切,時間也能還原很多東西,時間也能最終告訴我們,到底誰是那個邪惡的,是誰那個正義的,這是第1條感觸。

第2條就是說呢,還是回到這個結構問題,就是說當他們已經整個體系能夠充分地意識到再不自己出來說話,再不去反抗和抵製或者說採取措施對CCP的話,那麼自己是最大的那個受害者,所有的體系構架全部都可能在一夜之間崩塌。那麼中共在這個時候放出這麼一篇文章來,我們其實之前說過很多回,說怎麼看中共的文章,你就把它提到中國的地方換成美國,你把它給美國的地方換成中國就對了,這恰恰是最正確的一點,也就是說他在拿著手裡頭指斥美國有這種金融危機,然後這個山呼海嘯般的這個渲染,說美國這個泡沫馬上就要滅掉了,如何如何?那麼其實它自己的國民經濟,它領導,不能說自己,它治下管理和統治下的國民經濟其實已經也是這個岌岌可危,說白了,馬上就要崩盤了。文貴先生直播裡也曾經談到過這個馬上這一波經濟這個大潮可能真的有可能發生。那麼以誰為先?而在中共國或者說在中共治理下的那片廣袤的土地上,很可能是以經濟危機的情況或者情事最先發生的。那他在指斥美國的同時,其實恰恰說的是它自己真的中共別自責了。

最後想說一點點是什麼呢?任何這種文章的砲制其實都是為了配合它繼續去撒謊,騙人,蒙蔽天下,但是每一個謊言被戳破的時候,全世界都不再相信它的話,它自己把自己挖坑,陷入在妥妥實實的塔西佗陷阱裡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相信它的時候,你說它怎麼再去寫文章都已經沒人相信的話,它真的是自己把自己給作死了,而且自己還把自己給埋了,好,謝謝路德。

路德(01:07:02)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1:07:04)

嗯,是的,這裡面大家仔細想想,好像我以前看過一本書是一個美國教授寫的,叫做“美元的崩潰”,他其實就是在闡述美國這個經濟體制,應該美元是怎麼來的,就是說白了先有玩家,然後最後才有這個比賽,然後才有裁判,這個是美國人的玩法,就是說這個東西給大家一個自由的市場。大家喜歡玩,那再做市場,做市場,再做規定,再做比賽。但是中共國是什麼?先來個裁判,組織個比賽,然後再找球員,這個說白了最差一點就說,還大家還沒有玩這個東西呢,它已經把框框架架做好了,你只能這麼玩。就像中國的運動員。你這運動員孩子有沒有天賦不重要,我看著你胳膊長腿長,你就應該打籃球對吧?這個哪有這種東西,像如果這樣像艾弗森那種,你永遠進不了中國國家隊,永遠成不了超級巨星。說一下,你個子高,你跑得快,你就應該踢足球,你這個手長腳長就打羽毛球,你這個胖就去舉重,這種情況下,你做的東西基本上全部是玩體制了,不玩人才,不玩技術,這個東西就是真正非自由世界做的事情。

這也就是說美國的秩序,美國的秩序就是美國有自己的行業,就是由市場,由行業自己的發展趨勢,內在趨勢決定未來的情況。誰能抓得上,誰能跟得上,誰就是贏家。而中共不是,不管怎麼樣,先建立自己認為的,這就很奇怪,你怎麼知道未來你建立這個框架就是正確的,對吧,就像中國人傻乎乎的,它建立了新中國就一定要新的中央政府就是最民主的呢,除了你說沒有人知道對吧?這就是一個最大的謬論。中共就是什麼?先做框架,再讓人進來,說白了,其實不是一個自由的,是最早早做了一個牢籠而已,好的,路德。

路德(01:09:10)

 對,這個說得太好了,這裡頭你看,這就是回到剛才說,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首先,誰讓你做中央人民政府的?所有的國家都是先國會,先成立國會;國會怎麼成立的?議員先得要出來是不是?你的人民代表,無議員不納稅當時獨立宣言;有了國會然後才選出或者是用這種方式,有的是通過內閣制還是或者是通過什麼,或者之前你可以先叫臨時政府這種玩法;你一來這就是中央人民政府,把中央放在前面,所以這每一個字,中央和人民本身就是一個矛盾,你又中央又怎麼人民,矛盾的,但是你這個你本身你成立政府,你就是非法的。為什麼?因為你自己宣布自己,這就是非法,你的所有的政府是別人授權給你。政府就相當於一個公司的什麼?就相當於總經理,總經理是董事會認可任命,這是現在國際社會共同認可這個國際秩序,這就叫國際秩序。當然你可以說,憑什麼,我就自己任命自己,我就自己這種玩法。但你這種玩法的結果就沒人承認,你這玩法的結果,第一沒人承認,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三個聯合公報裡頭,中共到現在搞不明白美國為什麼說隨時可以不承認你那個,一個中國沒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祇是中央人民政府而已,你自己宣布自己,就跟山大王一樣,跟山大王一樣,自己宣布自己那就叫山大王。就是你怎麼滴,好歹中華民國當時的出現,第一孫中山是叫臨時大總統,負責組建當時叫國會,然後舉行大選,各方面,最後選出大總統,當時袁世凱,孫中山臨時大總統就退了。這程序的合法性這是很關鍵的,程序合法性。那當時清帝退位,退位什麼?他不是退給哪個中央政府,你去看,退位詔裡寫得很清楚,是交給人民,就是說讓大家去憲政,你走憲政這條路,沒說是給孫中山,也沒說給袁世凱,沒說我這退位退給誰做皇帝,不是這個概念。退位詔裡是自己退,但是權力是放在那個上面,不是這個權利交給某一個人,把權力放在這裡,這個權力是大家回頭來商量一起。所以這就是整個的法理上,你中共就是非法的,所有的就你的中央政府的成立都是非法的,都是不合法的。

很多人說這都過了這麼多年了還怎麼扯?美國,英美的東西,他就過了1000年,他都給你,可以給你追溯,我告訴你,這別人厲害就厲害了,它可以延續1000年,你去看看英美可多這個法國或者那很多城堡,那幾百年1000年以上的照樣地契都是他的。有些這個說是騎士,當時這個天主教教皇給他任命騎士,他就一直都是免稅的,到現在都免稅,不用交稅。這就是什麼,這就是追溯,你要經得起,短短70年算啥,經得起最終追溯,經得起最終的驗證,經得起千錘百煉,說白了,你這玩了70年,最後一定最終法理上是站不住腳的。安紅最後總結分享一下。

安紅(01:13:42)

今天呢,讓我們這個感到很振奮的這個消息就說來自這個被這個楊娘娘這個呵斥什麼不吃那一套的這個讓我們認為比較軟弱的這個布林肯,今天真的是針尖對麥芒,直接就說出來,我拒絕中共的這些,而且是明白的告訴中共:兩黨這個是滅共是唯一的這麼一個公識,那作為他們黨內和國內情況,那是他們美國的事情,但是對付中共,對付這種邪惡勢力和邪惡力量,其實美國已經向全世界宣布,這個統一了思想認識,用這個中共話說。更何況那這個布林肯馬上就要去開這個G7峰會,那可想而知他能夠帶給整個世界的是一種什麼樣的這種這個支持和這種主心骨的力量。所以說呢美國正面臨重大挑戰和敵對勢力的話,其實不言自明,已經就是一個號召令那個集結令戰書,說白了就是要面對中共這麼一個邪魔惡黨,只是他沒有點名而已,當然了,從外交辭令看,意思已經表述得非常清楚。

第二個我們也看到了中共所謂還要讓習近平給大學生髮表什麼講話或者炮製一些文章指斥美國有金融什麼危機如何如何的,那它無外乎就是想再一次忽悠草民,再次轉風向,讓大家與美國半脫鉤。但是隨著整個這個事件的遞進,中共國在全世界做下了所有的這個孽障,所有這些證據,包括我們看到印度本身這個疫情越來越嚴厲的這麼一個實情的話,我們真正這個感愧有爆料革命,有閆博士在去年119直接爆出來,否則今天這種狀況其實早就可以把美國和全世界都摧垮,否則中共可能早就已經奪了這個地球的權力,但是現在他們真的是沒有機會,他們離他們的死期愈發的近了。好,謝謝路德

路德(01:15:30)

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