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山影院】《白虎》電影解說

製作:紐約香草山視頻部

每隻雞在雞舍中有固定的空間,每隻雞的飲食作息,生活習性和命運都掌握在它主人的手裡,背後一雙無形的手掌掌控著它的未來。每隻雞每天都看著其他的同類被宰殺,但是它們不會有任何反抗,即使他們知道下一個是自己。

每一隻雞為了生存下去,他必須要獲得足夠的社會資源。來保證它存活下去的希望。困住男主的雞籠是他貧瘠的生存資源,被家族操控命運的綁架,以及作為低等人種無力的掙扎,最終,他萌發了想要逃離雞舍的想法。

他選擇了改變,要想改變命運,必須要有財富。他提供虛假的修車發票獲取補貼,他倒賣車子的汽油謀取利潤,他趁主人不在私自載客賺外快……遺憾的是,他做了這一切之後除了財富多了,但他改變不了身處雞舍的事實。

於是他打起了主人手裡錢的主意,在謀殺了主人,拿著巨款逃之夭夭的時候,他做了他人生中最關鍵的一個決定:“外包”,是的,這才是打破雞籠的方式,他需要一個外包來擺脫自己原來低等人的標籤,最終他成功了,他獲得了自由、身份與別人的尊重。當他得到這一切後,他作為一名企業家給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寫了一封信。諷刺的是,溫家寶訪問印度的主題之一是“向印度蓬勃的外包經濟取經”。

男主的外包讓他成功逃離了雞籠,並成為了一個雞籠的管理者,他的手裡蘸滿了無數勞動人民的鮮血,難怪開頭和結尾男主人都在說,白種人要出局,現在是棕種人和黃種人的天下。

印度,古老的國度,歷史、宗教、等級社會和民主思想的衝擊並存。古代雅利安白人征服了棕色人種原住民,印度教固化了種族等級、社會結構,佛陀釋迦摩尼卻在這裡打破種族和階層觀念,參透萬法皆空、眾生平等、人人是佛的真諦。

低種姓出身的男主人公巴拉姆,在雞籠般的社會中心存在白虎的夢想,期待命運的翻轉。

阿肖克少爺的出現透出改變命運的一絲希望,巴拉姆豪賭三百盧比考到了駕照,成為阿肖克少爺家的二號司機。現實的利益壓倒了信仰和道德準則,人在生存和慾望面前脆弱且渺小。巴拉姆擠走了資歷更老的司機,抓住機會和阿肖克夫婦獨處,前往印度的首都德里。

德里,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的政治中心。莊嚴的建築上上演著骯髒的政治,巴拉姆親身經歷錢權交易。曾經感人的社會主義者,只不過是和利益集團在互相利用。宗教太遙遠、主義很虛偽。在巨大的社會落差下,巴拉姆謙卑討喜的外表後只有僕人階級的無力感。看透了社會主義是烏托邦,卻被這烏托邦的權力和醉生夢死所深深迷惑。

電影《白虎》似乎向人們表達,一切都是種族和階級的罪。階級的仇恨,乃至對人種的仇恨,在主人公巴拉姆心中發芽。他日成為印度著名企業家,不再隱藏對種族的仇恨。影片貫穿的情節之一,是成功後的巴拉姆給中共總理溫家寶寫信:“美國已經是明日黃花了,印度和中國才代表著未來,我相信這個世界的未來,掌握在黃色人種和棕色人種手中……”

電影在潛意識中真正要表達的訴求,早已被中共在世界上實施多年。“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這才是真相。中共幾十年聯合亞非拉和流氓國家,正是輸出革命、飢餓、折騰他們,把所有的社會問題歸咎於白人和資本主義制度。當惡被釋放,社會問題最終都成為種族仇恨,坐收漁利的則是意圖稱霸世界的中共。

一起車禍打破了平靜。巴拉姆積極護主立功,主人卻要巴拉姆頂罪。由於沒有目擊者,虛驚一場。阿肖克少爺的妻子平姬在內疚和對印度社會的反感下返回紐約,巴拉姆的人生更加空虛絕望。

貫穿電影敘事的是色彩的變幻,貴族的藍色、賤民的黃色、奴僕的綠色、暴力的紅色四個階段。最終他選擇了犯罪,在一個雨夜他殺死了主人,帶走了錢袋,獲得了自由和財富,成為了他心中的白虎。

電影《白虎》似乎表示了一種讚賞。主人公巴拉姆為了打破階級和種族的束縛,採取任何手段都是可以理解的。這就是印度的打土豪分田地。《白虎》中鼓吹的所謂覺醒,實際是人性之惡的激發。主人公巴拉姆的行為,早已被中共用流氓無產者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所踐行。現在,中共已經開始給全世界來否定文明的秩序,給全世界流氓無產者洗腦。

《白虎》的圖騰對於主人公巴拉姆來說,就是成為統治者,打倒地主變成地主。釋迦摩尼在印度不厭其煩地講自由的法門,而數千年來無數人不能解決的仍然是如何降伏心魔。巴拉姆認為自己成為了白虎,完成了命運的大逆轉,並且真的開始站在統治者的角度來和中共聯手幹掉白人。陰謀、罪惡、仇恨、反噬,心理的扭曲最終是人性之惡毫無愧疚的釋放。浮華的階級逆襲並不能讓他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向人性墮落無盡的深淵。

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