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新聞還自由嗎?

撰稿:三只松鼠

圖片來自網絡截圖

1993年,聯合國大會宣布,將每年的5月3日定為世界新聞自由日,旨在提高新聞自由的意識,並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論自由的權利。言論自由是一項基本人權,正如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所述: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幹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今年世界新聞自由日的主題是“將信息視為公共產品”。該主題申明將信息珍視為一項公共產品的重要性,探索在內容生產、傳播和接收方面可采取的舉措,加強新聞發展,提高透明度,並在賦能的同時確保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這一主題對全球所有國家而言都具有緊迫的相關性,因其突出了當下正在影響著我們的健康、人權、民主和可持續發展的不斷變化的傳播系統。

全球媒體自由是一項優先工作。獨立、自由和多元的媒體是新興及老牌的民主國家實現善治的關鍵。自由媒體能夠:保障透明度、問責制及法治;推動人們參與公共和政治話語;並且為抗擊貧困做貢獻。

長期關註全球新聞自由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4月20日發布2021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其中亞太地區的部分極權政府以新冠疫情為由,建立高壓法律來打壓異議人士,並同時強化其政令宣導。在2021年的排名中,中國依然維持在全球第177名,只比土庫曼、朝鮮與厄立特裏亞還好,也就是全球倒數第四。無國界記者在報告中指出,習近平上臺後,中國將網絡審查、監控與政令宣導工作發展到“前所未有的規模”。

昨天德國之聲給來自14個國家的17名記者頒發了“言論自由獎”,表揚他們為捍衛人權和言論自由做出的貢獻。17名記者都是因為報道疫情而被消失、被逮捕、遭到威脅,其中包括三名中國記者李澤華、方斌、陳秋實。據悉中共國也是全世界關押記者人數最多的國家,約有超過120名記者入獄。

2019年中共病毒爆發後,中共政府一直隱瞞疫情,威脅李文亮等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同時宣布“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虛假信息。武漢封城後,中共官媒又被統一封口,上述三名記者因為多方宣傳事實真相,用鏡頭記錄當地的悲慘狀況,而先後被抓。中共國壓制國內言論自由,嚴懲吹哨者及敢於發聲的媒體界新聞人士,包括對真實發聲的律師張展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其所作所為致使真實聲音不能傳遞,讓疫情擴散到全球各地,讓世界各國的經濟巨大倒退,讓世界人民的工作與生活蒙受了巨大損失。

再看看香港的新聞自由度。自從2020年6月香港開始實行《香港國安法》以來,中共國直接幹預香港,公開抓捕,使香港的新聞界受到公然恐嚇,讓他們不能自由發聲。

中共把大量最新的科技技術應用到監控上面,並且利用大批網軍在網路上監視中國人民,並在墻內媒體上為共產黨高唱贊歌。不僅如此,中共國政府還利用藍金黃大肆收買海外政客及媒體界,通過廣播、電視、報刊為其發聲、為其宣傳謬論。大家可以看到現在海外的主流媒體已經墮落到什麽程度,不僅不敢自由發聲,還宣傳了大量疫情的虛假信息,尤其是最近的有關疫苗的虛假信息及推廣,更是讓世界人民遭受滅頂之災。

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那麽,失去新聞與言論自由的影響有多大?就像中共國這種極權國家一樣,根本沒有任何獨立、自由及多元的媒體,更談不上保障透明度、問責制及法治。今年新聞自由日的主題是“將信息視為公共產品”,而中共是將信息視為自己奴役老百姓的工具,視為自己攫取高額利潤的工具,當然不可能作為公共產品與大眾分享。中共國已沒有真正的新聞,真正的新聞已死,就讓粉紅們生活在新聞聯播、人民日報中自嗨吧!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審稿:Gradient Boost 編輯:MG1

參考資料連結:

https://www.un.org/zh/observances/press-freedom-day/background

https://www.dw.com/zh/2021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國倒數第四/a-57259333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5/3/n12079965.htm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