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病毒蹂躪下的印度想到的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大廢牆

前言:顯然,當下全世界對中共的集體聲討絲毫沒有影響它繼續禍害人類,筆者嘗試從另一個方面去解讀中共的病毒超限戰戰術。

匪夷所思的作案動機

最難定罪的謀殺犯,不一定是銷毀證據的高手,而是常人根本無法理解的作案動機。

香港人民不會想到,中共計劃在香港投毒,僅僅為了驅散香港抗議的人群;中共主動在武漢社區釋放病毒,全然不顧無辜百姓的安危,僅僅為了“預覽”病毒的效果。當武漢病毒失控,地球上因病毒死去的人民不會想到,中共停止所有國內航班的同時開放所有國際航班,利用武漢人民去感染全球以及無辜的美國老百姓,僅僅是為了阻止川普連任。

試想,即便有充足的證據闡述中共故意投毒的事實,作為擁有正常思維的陪審團,要如何才能相信,最初它向自己治下無辜的武漢人民投毒,僅僅就是為了“預覽一下”病毒好不好用?正常人無法理解的作案動機,是除了強大的宣傳機器之外,中共屢屢得手的另一個法寶。

當川普敗選,全球滅共浪潮仍然愈發不可阻擋之際,印度的疫情“在恰當的時機”的再次爆發。如果這一次也是中共投毒,那麼作案動機是什麼?

從表面看中共完全沒有在印度投毒的必要。從正常的政治邏輯來分析,中共向印度投毒由於缺乏“作案動機”是“政治安全”的。然而非常明顯的一點是,印度爆發疫情對全世界都是一場災難,唯獨對中國共產黨有利。基於這一點,分析中共向印度投毒的動機就顯得非常有必要了。

打擊自由民主制度

中共從來不在乎多少無辜的生命被病毒奪走,在病毒把川普趕出白宮後他們似乎更加確信,當今的民主體制在中共病毒這一個超限戰生化武器面前是多麼脆弱,特別是對於印度這樣醫療設施並不先進的民主國家而言,疫情對執政黨連任的打擊是致命的(參考另一位戰友的文章解讀)。

2020年同一時候,國內疫情形勢嚴峻。中共大內宣重點報導歐美髮達國家遭疫情襲擊的慘狀,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給牆內民眾一個暗示:連那些地球上最發達的國家都被病毒折磨的這麼慘,相比之下牆國政府還是很給力的。

然而這一次的印度就不一樣了。在西方世界乃至國內,很多人會不自覺的拿中國與印度,即一個集權一個民主體製做對比。當前展現在牆內百姓眼前的是,在中共的政府高壓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社會生產正在快速恢復,而號稱民主新星的印度卻慘遭病毒蹂躪毫無辦法。

千萬不要小看最近被撤稿的“中印兩國點火對比”圖片,它反映出中共宣傳部門高超的宣傳技巧。被網友罵毫無人性進而被迫撤稿僅僅作為吸引流量的噱頭,牆內百姓的潛意識裡“還是中共政府靠譜”,“慶幸沒有生在印度”的觀念通過這一波嘲諷式的操作得到了非常強烈的刺激與加固,內心則慢慢習慣毫無人性的集權理念。這種通過心理暗示的洗腦比起被動觀看新聞聯播有效的多。

而這種“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論調,不僅非常有利於牆內維穩,還伴著牆內幾乎不再增長的確診數字,通過海外華人的微信朋友圈不斷侵蝕著自由世界。

病毒經濟超限戰

筆者曾在探討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的文章中,嘗試分析中共利用病毒奴役世界的貨幣戰略。然而透過印度的疫情,中共之所做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今國際的局勢雖然還不至於劍拔弩張,但各個領域的大型企業卻實實在在的正在與中共國脫鉤。長期來看,被動脫鉤幾乎一定會導致中共集權體系崩潰。而通過外交、藍金黃等手段阻止國際大資本家與中共脫鉤收效甚微。

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中共國成功的融入全球生產體系,牢牢抓住了低附加值、高污染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與西方的高附加值產業形成互補,共同為全世界供應優質且廉價的商品。對於中共國而言,如果此時全力打擊西方高附加值產業,那麼自己的低附加值產業鏈必然受到牽連。那麼,轉而打擊同為低附加值的“競爭對手”就成為一個較好的選擇。

那麼,在高附加值產業紛紛將工廠從中國遷往印度、南亞甚至南美之際,作為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要據點——印度,就自然而然的成為投毒的首選目標。

同時,印度的慘狀也帶來了一定的威懾效果,國際資本會更加謹慎的將工廠從中共國撤離,以勞動密集型為主的南亞國家政客們也會更加謹慎的考慮建廠帶來的疫情爆發風險。

同時,中共則趁機全力恢復生產,營造出一個製造業“極樂淨土”的假象,誘引國際資本遷回中共國,使得西方世界與中共脫鉤的計劃失敗,進而繼續以低端產業鏈作為籌碼要挾世界。

說到底,只有將病毒真相大白於天下,才能真正打破中共的病毒超限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